作者:孙宝印出处:CCTV发表日期:2011年6月20日

[新闻调查]军国的背影

以下为文字采访稿

被采访人:

蒋立峰 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 研究员

吕万和 天津社科院 研究员

吴广义 中国社科院 研究员

武寅 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 教授

戚俊杰 刘公岛甲午战争博物馆 研究员

王珍仁 旅顺日俄监狱博物馆 研究员

刘天纯 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 教授

有一个岛国,100多年前的一个维新不但让它产业发展,更走上了一条强兵、富国、再强兵、再富国的军国道路,有一天它发现由于自己以兵为基本国策霸占来 的土地居然延伸到了大陆,达到了29万平方公里,相当于本国土地的百分之八十,而又有一天,它终于发现这不过是一场太平洋上的黄粱梦,日本,一百多年前军 国毒瘤如何在这个国家生成、发育、恶性膨胀及至自取灭亡,今天的《新闻调查》和您一起探讨。

中国旅美画家李自健的油画——《南京大屠杀》

中国旅美画家李自健的油画——《南京大屠杀》

既生性好斗而又温和谦让,既穷兵黩武而又崇尚美感,既桀骜自大而又彬彬有礼,既顽固不化而又能伸能屈,既忠诚而又心存叛逆,既勇敢而又怯懦,这就是社会学家眼中的日本。

孙宝印:这就是我在下关拍到的李鸿章道。

记者:它记录的是什么呢?

孙宝印:就是当时甲午战争以后,李鸿章作为清朝的全权代表去下关跟伊藤博文去谈判,当时由于受到了日本暴徒的袭击,最后李鸿章只能顺着这条小道回到他的住所,每天往返。

110年前,李鸿章赴日本签署那个使近代中国险入深渊的《马关条约》时曾经在这条道上走过。

蒋立峰:甲午中日战争以后,应该说在日本的老百姓当中一种厌华情绪、蔑华情绪大大的发展,清国人不都还梳着辫子呢,像猪尾巴一样,这样的中国人不堪一击,像福泽谕吉所说的,我们日本民族不能和他们为伍。

发生在111年前中日两国之间的那场甲午战争颠覆了日本国民对中国的心态,同时也震惊中国朝野,当时没有多少中国人知道为什么一个岛国竟能打败一个泱泱大国。因为就在这场战争的前50年,两国的状况还是如此相似,但此后的50年,两国的命运迥异。

记者:我们在1840年的时候面对西方列强的侵略,然后呢其实当时在1953年的时候日本也曾经面临这个黑船事件,实际上也已经是兵临城下了,但只过了不到50年的时间,日本就从一个当年几乎被侵略的一个国家变成了一个侵略者。

吕万和:原因何在,是不是?同样是在东方,同样的国际环境,我经常引用这么一条史料。

福泽谕吉,1862年在伦敦遇到了一个中国人,问这个福泽,你们现在日本有多少懂英文的,福泽谕吉说,我们能教英文的大概就有500多人,那福泽反过来 就问,这位唐学埙,你中国现在有多少人,他说恐怕只有十几个人,具体数字我记不准确了,这福泽谕吉说,完了,清国完了。

福泽谕吉被尊为日本的“国父”,著有《脱亚论》,认为日本应脱离亚洲而成为欧洲国家。

吕万和:鸦片战争1840年。实际上在对日本的震醒比中国,虽然中国挨的打很疼,震醒不大。

1853年美国人佩里率领东印度舰队到达日本,强迫与之建交,在美国舰队的威胁下,幕府统治下的日本签署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这段历史被日本史学界称作“黑船来临”,外强的入侵引发了日本社会的强烈震动,一个以赶走外强、废除不平等条约为目的的“尊王攘夷”运动开始了。

记者:但实际上一开始的时候,他们提出的口号是尊王攘夷,就是说中国当时遭到外强入侵的时候,也是有一个很排外的这样一个倾向,这一点上也有某种相似的地方。

蒋立峰:因为他攘夷,想得挺好,但是在实际的过程当中,也是在下关那个海峡那块儿,结果被英美的这些西方的船舰,给打得一塌糊涂,他们基本上是没有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