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记华

出处:甲午网栏目:文博论坛发表日期:2011年9月16日

摘要:专题性纪念类博物馆,即纪念馆,以其独有的历史特征、丰厚的陈列资源、多样的表达手法,率先成为陈列艺术的试验田,且收获颇丰。本文将主要以纪念馆为典型标本,谈点粗浅认识。

关键词: 环境塑造纪念馆陈列艺术

一、引言

新中国的建立,可以看作是中国现代博物馆事业的起点。60年来,在保护传承中华民族灿烂的历史文明、弘扬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建设繁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提高全民族文明素养的过程中,中国博物馆做出了卓越贡献。同时中国博物馆自身也不断走向成熟和自信。从建国初期照搬模仿苏联模式,到改革开放学习借鉴欧美日本模式,再到近10年的自我创新,逐步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博物馆事业发展模式。

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院陈列馆(刘巍峰 摄)

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院陈列馆(刘巍峰 摄)

最近10年来,中国博物馆在学习借鉴国际先进文博理念的同时,立足中国国情实际,以“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为指导思想,进行了积极的实践探索和理论创新。这期间崛起了一大批特色鲜明、理念与时俱进的博物馆,使中国博物馆事业实现了质的飞跃。其中,陈列艺术的实践及其对陈列艺术理念的自我否定,为陈列艺术的理论突破和理论创新奠定了基础。

陈列展示是博物馆实现社会教育功能的手段和途径,陈列艺术则是决定陈列能否达此目标的决定因素。中国博物馆在不断走向成熟和形成个性化过程中,表现出两个鲜明特征,其一,陈列对于一座博物馆存在的意义愈显重要,陈列艺术日益走到博物馆工作的前台。其二,陈列艺术统筹博物馆的总体陈列,不再局限于博物馆展厅之陈列空间,而是外延至外围环境空间,并日益显示出其在博物馆建设中不可取代的地位。
专题性纪念类博物馆,即纪念馆,以其独有的历史特征、丰厚的陈列资源、多样的表达手法,率先成为陈列艺术的试验田,且收获颇丰。本文将主要以纪念馆为典型标本,谈点粗浅认识。

二、重新认识“陈列艺术”

1、确立博物馆陈列艺术的统筹地位

什么是“陈列艺术”?“陈列艺术”在陈列中占有怎样的地位?笔者认为,陈列艺术是将陈列内容与表现形式完美融合的综合艺术表达,是博物馆陈列不可或缺的关键要素,对于博物馆陈列具有指导和综合统筹作用。

陈列艺术是贯穿于博物馆陈列中的一根看不见、摸不着却能感觉得到的“线”。广义而言,博物馆陈列艺术应涵盖两大空间,即博物馆的外围环境(与“外部陈列”相对应)和核心环境(与“展厅陈列”相对应),二者均属陈列艺术表达的总体范畴。

陈列是博物馆特色的最集中体现,陈列设计是关系陈列成功与否的关键。传统设计流程上,“陈列艺术”作为陈列设计的一个要素,虽然被提出来,但往往被置于从属的地位,依附于形式设计而存在;或者被置于可有可无的地位,无形之中被虚无化;或者成为脱离内容的纯粹表面化的外衣。重展厅陈列、轻外围环境,重主题内容、轻表达形式,这种理念占据主导地位,从而导致外围环境与核心环境脱节、主题内容与表达形式脱节。纪念馆千篇一律、面目雷同,缺少特色。究其原因,陈列艺术的统筹地位没有得到重视和凸显。

2、陈列艺术认识的几个误区及辩证

首先,陈列艺术之“艺术”,非绘画、雕塑等纯线条、结构、色彩、意境的表现艺术,而是从陈列主题需求出发的、为实现陈列目标所采取的综合艺术表现手法。陈列艺术应涵盖陈列设计所涉及的各个方面,是一种综合的艺术。如对陈列主题的深度发掘、对陈列空间的有效利用、对陈列对象的优化展示、对陈列手段的合理取舍、对照明运用的恰到好处、对环境噪音的精心控制、对材料使用的节约环保、对展具制作的精益求精、对设计细节人性化的充分关注,等等。这些都是陈列艺术统筹把握的要点,其最终目的是为了取得上述诸方面完美的统一。

其次,要避免陈列艺术走入误区。陈列艺术与艺术展品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和含义,二者不能等同,也不能混同。陈列艺术不排斥艺术展品在陈列中的合理使用。艺术展品是陈列艺术表现的一个方面,但并非艺术展品数量上的简单堆砌,更非艺术展品种类的混合集成。艺术展品所占的比重,应该服从总体的比例关系;艺术展品的体量,应该置于全局的统一协调之下;艺术展品的表现形式,应该符合内容的表现需要。时下有一种倾向,认为在博物馆陈列中,似乎艺术展品所占比重越高、体量越大、种类越多,这个陈列就越成功。这种倾向是应该引起我们关注的。如果我们任其扩展蔓延开来,或者形成某种陈列艺术定式,将会损害博物馆陈列艺术的健康发展,也会误导博物馆陈列的发展方向。

其三,陈列艺术不是高科技、新手段的同义词;声光电、多媒体、电脑三维,并非多多益善。博物馆是以陈列展示为桥梁,通过观众的参观活动,实现其社会效益。新技术、新产品在陈列中的恰当运用,无疑丰富了陈列表现手段,为再现历史、还原场景提供了可能。它能增强陈列的生动性、趣味性,激发观众的参观情绪和参与热情。有目共睹的是,国内近年来新建扩建或改造的博物馆特别是纪念馆,展示效果、观众反响,大多都一鸣惊人,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新展示技术和新手段的采用。不过,时下有一种异化倾向,即言必称声光电、多媒体,一味地把陈列展示搞成新技术博览会、出新猎奇的西洋镜。这是不足取的。应该认识到,这些新技术新手段也是一把双刃剑,不能把它们等同于陈列艺术,不能替代陈列艺术。新技术、新手段的选用要恰如其分,过分滥用是对陈列艺术的阉割,是对观众的不负责任。在新技术、新手段的选用上,陈列艺术要有所作为,要有所控制,不能放任自流。

其四、陈列艺术的实现要贯彻简约适度、经济实用的原则;把高额投入、豪华装修等同于陈列艺术,是对博物馆本质的偏离。博物馆作为公共文化活动场所,应以满足其社会功能要求为追求目标。近年来,国内博物馆建设投入资金日益攀高,装饰日趋奢华,装潢讲究星级标准,而在人性化方面下功夫不够。这种脱离博物馆功能本质,偏重于外在形式的追求,是对陈列艺术认识的误解。某些方面的误导,更加剧这种风气的蔓延。这与目前我们的国情国力还不太相称,不宜提倡,更不宜攀比。应该把有限资金投放到文物藏品的征集上来,投放到博物馆陈列艺术的研究上来,投放到博物馆人性化环境的完善上来。

三、重新界定“博物馆环境”

1、陈列艺术的提高促进博物馆发展

以笔者之浅见,“博物馆环境”与“博物馆陈列”,是从不同角度对同一个事物所作的不同表述。就博物馆环境空间而言,可以分为“外围环境”和“核心环境”两大空间;就陈列空间而言,则可以分为“外部陈列”和“展厅陈列”两大空间,它们分别与“外围环境”和“核心环境”相对应。陈列艺术创造博物馆环境,陈列艺术的外向延展,创造了中国博物馆环境的新境界。不同时期,陈列艺术对于博物馆内外环境的创造,其表现形式和影响力度是有所不同的。

此处仍以纪念馆为标本说明之。纪念馆的外围环境(外部陈列),过去大多是作为纯工程进行设计建设,并未把它作为核心陈列的外向延伸和扩展,而纳入到陈列艺术的统筹之中。纪念馆的外围环境,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广场环境,应属于纪念馆主题陈列的外在扩展。故应把它作为陈列内容的有机组成部分,在工程设计上纳入陈列艺术范畴。这样有利于创造一个合乎主题要求的外部环境,为内部陈列烘托主题气氛、营造情感氛围。

20世纪80年代之前,囿于国内落后的经济条件、落后的博物馆理念,对于纪念馆馆舍建筑造型、外围环境营造的重要性的认识,远没有达到应有的高度。纪念馆馆舍建筑,大多是利用旧有建筑,新建馆舍较少,绝少与陈列表现主题相契合者;外围环境营造(外部陈列)认识不足,重视不够,最多不过是采用一座纪念塔、两尊雕塑烘托而已。纪念馆核心环境(展厅陈列)的营造,因表现手段相当贫乏落后,大多也乏善可陈。陈列无非是图片加说明文字。版面空缺的地方,采用油画或国画补充,再加文物展柜,绝少声光电等参与性、互动性的陈列展示手段。整馆缺少由外到内的统一风格,缺少一气呵成的整体协调性。

20世纪90年代后,博物馆迎来了新的发展高潮,以纪念馆类为代表的新建馆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一个显著的特征,就是陈列艺术的统筹地位大为加强,大放光彩。以陈列艺术统领纪念馆的软硬件设计,纪念馆设计之初就将主题特性要素融入每个设计细节;更加注重馆舍建筑、外围环境、直至核心环境的统筹设计;通过独有的历史符号、独特的设计元素、独到的博物馆理念,彰显其独一无二的纪念馆气质,成为所在城市的文化新地标乃至文化风景线。

2、经典纪念馆外围环境陈列艺术剖析

近20年间,不同时期国内颇具代表性的纪念馆,陈列艺术构成了一条上升的标示线,标明了纪念馆不断进步成熟的足迹。纪念馆外部陈列布局的表达方式,根据场馆的空间环境与地势,大致可以归纳为中轴对称式、阶梯渐进抬升式、广场辐射式。三者并非完全独立存在,有时也互相融合。下面谨选取部分经典纪念馆加以简略点评。

卢沟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由牌楼造型馆舍、醒狮主雕、抗日战争大型主题雕塑广场组成。牌楼体现庆祝抗战伟大胜利的主题,醒狮寓意中华民族精神的苏醒与同仇敌忾,与外围的宛平城、卢沟桥历史遗迹交相呼应,产生了巨大的历史和艺术张力。

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空旷的广场上,矗立着一座高大堡垒式建筑,外观由大块花岗岩构成巨大的日历造型。放大的、黑色的“1931年9月18日,星期五”的日历、斑驳的弹孔,传达着强烈的压迫感和沉重感。它预示日本侵占东北14年历史的第一页从此揭开。

上海龙华革命烈士纪念馆,是纪念馆环境陈列艺术的代表作。其艺术特点是在空间布局上,将主题、主轴线、立体建筑相融合,将时间的“过去”、“现在”、“未来”实现了在空间中的交替转换。这种布局,成功地将烈士陵园与纪念馆合而为一,使龙华烈士陵园成为上海标志性纪念建筑。在陵园南北主轴线上,依次布置了红岩石、园名牌楼、纪念广场、纪念碑、纪念馆、无名烈士陵等一系列建筑,从而营造出庄严凝重肃穆的纪念氛围和开阔轩昂的意境。寓意烈士的崇高精神令高山仰止、不朽业绩丰碑如山。

辽宁锦州辽沈战役纪念馆,堪称为陈列艺术的大手笔,是纪念馆外围环境改造最成功的范例之一。建成之初,就纪念馆外围空间陈列艺术而言,纪念碑、烈士名录墙等建筑对于总体环境的影响较为薄弱。

改造后的纪念馆园区占地18万平方米。设计者采用中轴对称、长远纵深、逐级提升的手法,依山就势,通过强化中轴线台阶步道和各个广场的连接,赋予门、塔、馆等主体建筑主题意义,形成纪念性功能的三个层次,营造出恢宏大气、气势磅礴、排山倒海般的环境气氛。“V”字构成的“胜利之门”是点睛之作,独具视觉冲击力,寓意胜利与和平;纪念塔集朱德元帅题词和巨型浮雕、铜像于一体,被誉为国内纪念性建筑的精品;馆舍主体建筑为城堞式,加之全景画馆碉堡式造型,突出了气势恢宏的军事战争特色。外部改造工程以陈列艺术的手法诠释了三大战役之序幕战,充分彰显辽沈战役为全中国解放胜利奠基的重要历史地位。

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足以列入21世纪以来的纪念馆典范行列,是陈列艺术统筹外围环境与核心环境的经典之作。扩建后的纪念馆与原馆迥然而异,占地面积达到7.4万平方米,建筑面积为2.5万平方米,由东部新建陈列展厅、庄严肃穆的广场、中部原馆遗址悼念区、西部新辟建的和平公园3大空间构成。

纪念馆新建筑呈黑灰色,其倾斜的造型、压抑的色调、凝重的空间分割构成,完全颠覆了传统的馆舍建筑理念。它犹如一柄倾斜插入地下的刀剑,又似一张耕耘的犁杖,也象征一艘巨大的“和平之舟”,寓意化剑为犁的和平追求。馆区中部的遗址悼念区体现为外部陈列,由群雕、立雕、浮雕、标志碑、纪念碑、诗碑、赎罪碑、断垣残壁、遇难者名单墙、和平钟等诸多陈列组成。此次扩建工程进一步强化了陈列艺术的表现力、感染力、震撼力,强化了环境氛围。特别是母亲怀抱着死去的儿子尸体等一系列雕像,凸显了战争制造人类悲剧的历史命题。西部的和平公园,由烛光祭奠堂、胜利纪念墙、延伸的水池通道、高大的和平母亲雕像纪念碑组成。通过简洁凝炼的陈列艺术语言,实现对纪念馆主题思想的精神升华。从而构成了生与死、悲与愤、人性与残暴、战争与和平为主题的纪念性建筑风格。

此外,江西井冈山革命博物馆、延安革命纪念馆、重庆红岩革命纪念馆等新馆,无不在馆舍建筑设计、外围环境陈列、展厅陈列等方面达到了陈列艺术的相当境界,堪称典范。

四、陈列艺术对博物馆核心环境的塑造

1、陈列艺术在博物馆陈列中的共性

陈列展示中,贯穿交织着两条“线”,一条是陈列主题的“线”,一条是表达手法的“线”,将二者合二为一的艺术,就是陈列艺术的理想境界。陈列艺术既要坚持思想性与科学性、真实性与艺术性的统一,又要坚持高雅性与通俗性、生动性与趣味性的统一;既要坚持“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又要坚持以革命性、思想性、科学性、艺术性为导向,弘扬优秀文化,不庸俗、不流俗、不媚俗,切实履行社会宣传教育职能。

陈列艺术,是通过最适宜的形式手段对陈列主题的有效表达。它力图用不同的表现手段,创造独特的博物馆环境,以充分调动观众视觉、听觉、触觉、乃至味觉,把丰富的陈列信息传达给观众,从而实现博物馆社会教育的目标。

虽然纪念馆主题千差万别,陈列艺术也各有千秋,但陈列艺术是有共性可循的。就展厅陈列的空间布局而言,可以归纳为“三段式”,即序厅、主题展厅和尾厅。曾有陈列艺术专家将之生动地比喻为“虎头”、“龙身”、“豹尾”。意思是,序厅要气势磅礴,富有冲击力、感染力和震撼力;主题展厅要跌宕起伏,富有情节性、生动性和变化性;尾厅要收束有力,产生共鸣、提升境界、升华主题。在“三段式”陈列空间中,陈列艺术既遵循着共性的表达规律,又具有百变的面孔,从而创造出不同风格的陈列展示。这就是陈列艺术的魅力所在。

陈列主题驾驭陈列艺术,陈列艺术统筹博物馆陈列。一直以来,以展版设计作为陈列设计的重点,而对核心环境的氛围塑造,则是陈列艺术设计的一块短板。核心环境是一个由多种要素有机构成的,“三段式”空间布局成为塑造核心环境氛围的一种较为理想的模式。在纪念馆中,尤其以序厅和尾厅的运用具有普遍性。可以认为,这是陈列艺术在空间布局和艺术表现上的成功融合。序厅多以高大空间,以高度概括的艺术手法,表现博物馆主题,以营造崇高、壮烈、庄严、肃穆、激昂、振奋、悲壮、怀念等氛围。通过进一步对外部陈列提炼定向,引导观众情绪转换进入特定的主题,为主题陈列的展开做好铺垫。下文通过解剖两例时隔20年的成功的序厅陈列艺术说明之。

抗日战争纪念馆序厅,通过《义勇军进行曲》概括提炼出“血肉长城”的主题;塑造了中华儿女以血肉之躯筑成坚不可摧的铜墙铁壁的雕塑;辅以两侧墙壁上的抗战歌曲浮雕,以凝练的艺术手法体现了中华民族同仇敌忾、团结抗战、不畏强敌、英勇牺牲的爱国主义和民族精神,令人肃然起敬,热血沸腾。使人仿佛回到了战火纷飞的抗日战场,从而对抗战胜利的来之不易加深了理解。时至今日,该馆序厅的陈列艺术水平仍然具有范例意义。美中不足的是,在序厅空间方面,从外围环境进入到核心环境,氛围变换上显得有些突兀,中间缺少有效的缓和过渡空间。

对此,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新馆进行了大胆的探索和成功的尝试。在外部陈列的一系列充分铺垫后,观众进入展厅空间,在这里,并没有那种直接进入序厅、与主题迎面相见的安排。随着一段下沉式阶梯,光线渐渐变暗,一面古城残垣、一座水泥碉堡映入眼帘,一阵阵机枪的射击震撼耳鼓,观众恍然进入1938年那场残酷的南京之战。随之,面前空间突然开阔起来,周边光线愈加黑暗,天花板正中区域,“遇难者300000”的字样,透过明亮的灯光凸现出来;天花板对应的地面中心区域,密集着一颗颗闪亮的星光,寓意着九泉之下30万遇难者的灵魂;迎面远处的立墙上,滔滔江水奔流不息,江面上一盏盏祭奠的水灯飘摇而来,每间隔12秒,上面就会映出一位遇难者的形象,又渐渐消隐而去,寄托着对30万遇难者的祭奠和哀思。两侧立墙上,密密麻麻地铸刻着遇难者的名字。这些构成了纪念馆的序厅,为的是激起观众震惊、悲愤、哀思、怀念的情感。继续前行,立墙的背面则以厚重的凸凹文字,合盘托出主题——“人类的浩劫”。
该馆序厅的陈列艺术设计,可谓匠心独运。从空间变化、照明渐变,到氛围营造、主题揭示,采用了层层递进的手法,水到渠成。主序厅前面的空间照明过渡和氛围铺垫,起到了有效引导观众情绪的作用。窃以为,如对该空间环节加以概括,称之为“序厅前奏”是否更为妥帖些?

2、陈列艺术对于展厅核心环境的塑造

博物馆核心环境,是指博物馆展厅陈列所创造的观众参观环境。那么,陈列艺术通过哪些方面来塑造博物馆核心环境呢?

这需要从博物馆陈列展示的构成要素,与展厅核心环境的关系来寻找答案。构成陈列展示的要素,一是陈列展示空间与观众参观路线,二是陈列展示内容与版面,三是陈列展示手段与设备,四是整体环境氛围与照明、色调、乃至声音等。博物馆核心环境是由展厅空间、陈列以及其他服务于观众的软硬件设施构成的综合环境。从另一个角度则可以细分为空间、照明、色调、温湿度等经过人工改造的自然要素,陈列展示内容、展示设备、展示效果等人文要素。二者在陈列艺术的统一作用下,共同塑造了博物馆核心环境,而以人文要素为塑造核心环境的灵魂要素。由此可见,陈列展示“四要素”对于核心环境的重要性。

纪念馆核心环境要满足安全性、舒适性、方便性要求。例如要尽量减少或消除台阶踏步,以便于特殊人群参观;参观路线要顺畅,尽量减少人流交叉、回流;展厅通道要足够宽敞,以便于紧急情况下安全疏散;展板设计、展具设计、展品布置,要符合人体工程学,为观众提供舒适的参观角度;灯光照明要适度,以满足文物展品的保护要求,避免眩光;版面文字要醒目、大小适宜,以便于观众参观阅读;各种音响效果要减少相互干扰。

陈列艺术与核心环境密切相关,不合理设计会造成核心环境的污染,这点目前尚未引起足够注意。展厅核心环境是一个声、光、电等展示设备高度集中的空间,也是一个观众高度密集的空间。展示设备也与观众有密切关系。制作材料会造成核心环境的空气污染,此外,声光电等手段运用不当会产生噪声、眩光光波、电磁辐射等污染。因此,陈列艺术在付诸实施过程中,会因滥用材料和设备而造成污染。

第一,把握各种展示手段的合理比例,协调控制,掌握平衡,对陈列艺术起着重要作用。陈列主题是统率整个展馆陈列展示的灵魂,陈列主题通过陈列艺术的综合表达得到体现。陈列艺术好比一面“筛子”,通过对内容大纲的消化吸收,提炼精选出最能表现陈列主题的历史人物、事件、场景、文物,并确定其轻重地位;选择最适合的展示形式和手段,以获得最佳的展示效果。在陈列艺术的表达中,比较传统的展示技术譬如文物、照片、沙盘、模型、原状复原等,或艺术类辅助展品如塑像、浮雕、油画、国画等,或现代的声光电科技类展示技术如平面投影、垂直地面投影、魔幻电子图书、多媒体复合场景、幻影成像、电脑三维影视、半景画、全景画等等,只是展示技术的新旧之分,没有孰优孰劣之别。传统类、艺术类展示手段仍然应该得到运用。还是那句老话:“只要是合适的,就是最好的”。

第二,陈列艺术的滥用会造成核心环境的污染。近年来,声光电展示技术在纪念馆陈列中得到普遍大量应用,确实赋予陈列展示以极大的生动性和趣味性、感染力和震撼力,并拓宽了陈列艺术的表达空间。但也存在一系列需要克服的问题,如空间布局、设备布局不合理,多个声源互相干扰,或者空间处理不到位,声音产生回声,都会产生噪音污染;展示空间的技术处理、展示手段的相互避让,相邻展区,避免采用同一展示手法;场景复原、半景画、多媒体等,大量使用高照度艺术照明,或展柜、玻璃通柜、展示材料产生眩光,都会产生光污染;设计时需要注意照度适度,消除产生眩光的条件,既不影响文物安全,又满足观众参观需求;艺术照明讲求立体性和节能性,尽量减少高耗能照明灯具,以符合节能环保的环境要求。

第三,展厅陈列的人性化设计,是陈列艺术有待提高的空间。以人为本的人性化设计理念,应该作为陈列艺术的指导思想,而付诸于陈列展示实践。要研究不同年龄观众的不同需求,如文字大小、光线明暗、色彩色调、展线流畅、展柜高低等,这些尺度把握不准确,会造成观众生理疲劳,影响观众心理情绪。

3、把握对陈列艺术的主导权

陈列艺术对陈列展示的成功统筹把握,是一个从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的过程。那么,在此过程中,如何把握陈列艺术的主导权呢?

这看似是一个不待讨论的问题。从理论上讲,博物馆陈列的策划者、设计者、实施者,共同主导着陈列艺术的全局方向。大家集思广益、齐心协力,必定会取得圆满成功。其实不然,策划者和设计者代表甲方,实施者代表乙方,勿庸讳言,甲乙双方存在不同的利益和价值取向。方案制定与实施过程中,存在着时间、成本投入方面的利益矛盾。如何解决处理这一矛盾。直接决定了甲乙双方在主导陈列艺术中的地位,必然影响到陈列艺术是否得到完美体现。

一个好的陈列,必然是一次陈列艺术的成功实践。博物馆陈列策划者和设计者,在前期策划和内容设计时,基于对陈列主题的深入研究、对表达对象的深刻认识、对陈列空间的了然于胸,经过反复讨论、概括提炼,形成陈列大纲。陈列大纲决定陈列的总体框架和陈列艺术的风格方向,必须充分论证不断完善,然后才能进入内容设计阶段。如果陈列艺术设计实行招标,此时就要根据陈列大纲和内容设计,同步推进陈列艺术设计,齐头并进,相互融合。这个过程会比较漫长,甚至比较痛苦,相互之间的碰撞、否定、推翻、反复,是产生灵感火花的土壤,是创新陈列艺术方案的熔炉。在实际实施阶段,对陈列艺术方案进行某些局部修改和调整,是不可避免的,但完全依赖于在实施过程中完善陈列艺术,是过于天真的想法和做法,除了会造成时间和财力的浪费之外,严重的会造成陈列艺术手法杂乱无章、风格不够鲜明,逻辑表达混乱、甚至前后相悖的后果。

经过陈列策划者、内容设计者、陈列艺术设计者、陈列艺术专家共同论证形成的陈列艺术方案,具有实践指导意义。在陈列实施过程中,陈列策划和内容设计者,仍要保持对陈列艺术的主导和掌控。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专业艺术设计公司参与博物馆陈列艺术设计,带来了清新的陈列设计思想,从而拓宽了陈列艺术的表现渠道,并推出了许多成功之作,并推动了陈列艺术境界的提升。另一方面,极短的介入时间、紧张的设计施工工期、降低成本的要求,极易使艺术设计公司的设计方案、乃至实际展示效果,与博物馆的理想需求产生较大落差甚至脱节。因此,在陈列工程实施中,保持对陈列内容和表达对象的历史真实性的把握,保持对陈列艺术表现手段的清醒选择,保持对制作质量的严格监控,确保这几个环节不失控,就能确保陈列艺术不打折扣。

五、结语

中国博物馆陈列艺术,是随着中国博物馆事业的发展繁荣逐步走向成熟的;经过几代博物馆人与艺术设计者共同的实践摸索和理论探索,逐渐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陈列艺术理论体系;陈列艺术具有实践和理论双重指导价值,具体而微,是洗练博物馆主题特色、统筹陈列全局的不可或缺的“总裁”。宏观而言,陈列艺术是指导陈列实践不断自我否定、自觉提高的“加压泵”,是提升博物馆陈列效果、实现社会效益的“助推器”。

陈列是陈列艺术表现的有效载体,陈列艺术是陈列语言的艺术表达。陈列艺术的实现途径,是对陈列对象的深刻理解,是对陈列艺术规律的高超把握,是真正对观众体贴入微的人性化关怀。陈列艺术的理想境界,是通过对博物馆环境不露声色、不着痕迹的塑造,使陈列艺术消隐于陈列形式幕后,达到“此时无声胜有声”、“遥看青青近却无”、“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意境。


声明:本网转载刊登此文仅以传递更多信息为目的,不代表本网支持或赞同文中观点。

关于作者  (请作者来信告知我们您的相关资料,点击这里查看我们的联系方式。)

avatar

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副馆长、研究馆员


相关文章

百家争鸣

  • 替代图

    关于吴长庆的生年问题

    吴长庆是清代淮军“庆字营”统领,光绪八年(1882年),因戡定朝鲜“壬午兵变”而受世人所重。他究竟生于何年,史学界至今并无定论。究其原因,主要是在吴长庆的早期文献材料中,大多数没有述及吴长庆的生年。如兵部侍郎江苏学政黄体芳撰的《诰授建威将军广东 ...

  • 替代图

    走近大家——戚其章《走近甲午》读后

    齐鲁自古以来就是文化之邦,令人想起泰山和黄河:泰山巍巍,虽不自显其高,却被尊为五岳之首;黄河浩荡,虽非中国第一大河,却培育了古老的华夏文明。二十世纪的齐鲁大地,虽饱经蹂躏和磨难,却仍锻炼栽培出众多的俊彦之士,仅驰名于学术文化界各领域的大 ...

  • 替代图

    丁汝昌考略

    今年是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诞辰170周年。特殊的历史背景,决定了丁汝昌的悲剧人生,但丁汝昌仍无愧是一位理应受到尊敬的中国近代史上具有民族气节的高级爱国将领。然而,对于他的家世与早年生平事迹多有纰漏之处,历来著述多有舛误,以至后人因循旧说,以 ...

  • 替代图

    王家俭先生个人珍籍 入藏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

    近日,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又传来喜讯,著名甲午战争史研究专家王家俭先生个人专著、手稿及珍藏书籍入藏该馆甲午战争研究资料中心。

  • 替代图

    先生虽逝,风范犹存 ——追念中国甲午战争史研究的领军人物、历史学家戚其章先生

    从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馆刊上惊悉戚其章先生去世,不胜哀痛。回想与先生交往的情景,尤历历在目。仓促草此短文,以示对先生的悼念。

  • 替代图

    浅谈革命纪念地(馆)功能的延伸与拓展

    革命纪念地(馆)是时代的产物。一百多年来,特别是近八十年来,风起云涌的革命斗争席卷神州大地,谱写了中华民族独立解放的新篇章。这些革命斗争,创造了惊天撼地的业绩,留下了可歌可泣的故事,涌现了世人仰慕的英雄伟人。为了寄托后人的缅怀和敬仰之情, ...

  • 替代图

    瑞乃尔关于威海卫投降的报告

    致《京津泰晤士报》编辑:尊敬的先生,在去年十一月的《布莱克伍德杂志》(Blackwood’s Magazine)上,有一篇上述标题的文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