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福明

出处:甲午网栏目:人物述评发表日期:2011年8月5日

摘要:袁方乔(1891—1964),字宇南,荣成唐家庄人,民-国海军少将。历任“海圻”巡洋舰舰长、东北海军海防舰队舰队长、海防第二舰队舰队长、青岛港务局长等职务…

关键词: 第41期馆刊袁方乔

(二)

据荣成市成山镇窑上村人孙学忠(1905年生人)当年回忆,民-国二十六年(1937),他曾去青岛,经人介绍,给“海圻”舰大车许约海(南京人)当听差,袁方乔的公寓就在大车许约海的楼上。袁方乔见孙学忠办事利落,因而也常遣其为自己跑腿办事,历时一年。

袁方乔身材中等,仪表堂堂,性情温良,和蔼待人。爱护官兵,官兵都非常喜欢、拥护他。虽身居要职,但处事公正无私,厌弃邪恶,对其亲属从不搞“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之事。因其兄弟姊妹多,其侄子、外甥赴青岛找袁方乔谋生的也较多,袁方乔均安排他们干下等兵或雇员。有一外号叫老黑的同村人,嫌一等兵职衔小,曾多次要求袁方乔将其袖口上镶有黄色一道杠的一等兵标记换掉,改升上士军衔标志,始终被其拒绝,说他不够上士军衔资格。袁方乔的外甥赵某,成山夏疃人,在海圻舰上当头等兵,认为舅父是高官将领,有恃无恐,仗势欺人,民愤较大。袁方乔得知后,当即将其逮捕入狱,关押达一年之久。部下长官念赵某系方乔之亲属,纷纷为其说情求饶释放,袁方乔均不应允。直到一年后某天,袁方乔设家宴敬请长官宾客。席间,趁众人酒兴之际,由海圻舰长出面,突然将刚从监狱解押出来污头垢面的赵某带到袁方乔面前认罪。袁方乔为之惊诧,继而领悟舰长之意,勉强答应释放了他的外甥。当时凡赴袁方乔处吃闲饭的亲属,袁方乔从不给予特殊待遇,一律安排到厨房里帮灶打杂工。

袁方乔热爱家乡人,对家乡人有危难之事或求谋生之路者,总是有求必应。一位老荣成籍在青岛失业的闲员,靠在街头卖西瓜度日,秋冬之时无法糊口,饥寒交迫之下,求见老乡袁方乔,被领到公馆楼上。袁方乔正在伏案办公,当说明来意之后,随即从身上掏出仅有的三块大洋交给来人,并好言加以抚慰。窑上村孙玉章去青岛谋生,找到门上。袁方乔根据他有耍手艺的特长,安排到运粮舰上当了技术兵。

他体察民情,尝试工人生活。当时,在青岛东镇有一家洋火公司。袁方乔曾利用公余时间,多次去东镇洋火公司当糊火柴匣的工人,达一年之久。一般工人每天能糊一百个火柴匣,袁方乔只能糊三四十个,但他却乐在其中。这一民-国海军将领糊火柴匣之事,当年曾在青岛市广为流传,誉为趣话。

袁方乔为人忠厚孝悌。1932年父亲去世时,他曾回家办理丧事。成山镇肖水河村86岁的老者唐锦锷、本村85岁的老者李中书曾亲眼目睹殡葬“袁三先生”的隆重场面。袁方乔和他的司令卫队100多人,分乘1辆军用吉普车和4辆军用大卡车,从烟台回家。在其家门口到村街路口都竖有用松枝搭起的牌坊,从外地雇来三台吹鼓手。出殡时,棺柩外罩有花、鱼、云、伞盖等图案的棺罩,棺材四边铆有大铁环,扛夫32人。据说棺罩是从烟台租来,租用一次需付500块大洋。出殡时的铭旌、锣、伞、扇和鹤童虎判、把门神仙等各种彩扎及出殡仪仗用具、用物,一应俱全。从唐家庄家门口到车祝沟村东“袁三先生”茔地,不到1公里的路面,光苇席就铺有1000多领。因参加出殡的人特多,凡佩戴白花者,均可凭白花到袁家就餐。此事虽表明袁方乔孝心,但过于铺张则不可取。

袁方乔热心公益,关心故里教育。沈鸿烈就任青岛市长后,於1934年1月,任命袁方乔为青岛市港务局长。为使家乡更多的孩子能够上学读书,袁方乔在青岛与邻村(马山刘家庄)时任海军第二舰队司令部驻青办事处书记官长的李任山、本村在渤海海军陆战队任团长的袁世绪商量,归乡带头募捐。用捐款在袁宅的东北角、长春庵旧址兴建学堂。据唐家庄村立宇光初级小学校碑记,本村及周边参加募捐建校的社会各界人士有198人。本地加上旅、青、烟、威外地人士,总计捐款二千六百六十五块大洋,其中袁方乔助洋一千元。于1934年4月鸠工建筑,历时3个月,建造校舍十间。该校特在募捐发起人袁方乔(字宇南)、袁世绪(字光裕)两人姓名中各取一字,为新建学校命名:唐家庄村立宇光初级小学校。周边村庄的孩子能就近入学接受教育。后在其校基础上,又发展扩建为唐家庄完小。

1937年8月,日军大批舰船、飞机和海军陆战队,云集青岛海面。国-民-党青岛当局实行“死守青岛、寸土不失、放弃海战、决定陆战”及“焦土抗战政策”。市长沈鸿烈命令焚毁日资在青岛的企业,炸沉不能开走的船舰,并劝市民走避。港务局长袁方乔积极配合,于12月28日晚,对青岛四方、沧口、水清沟等方圆数十里九个日资纱厂同时点火起爆,使日本在青岛的主要敌产在轰鸣声中被彻底炸毁。日资纱厂炸毁后,沈鸿烈命令袁方乔,将早已备好不堪作战的小型舰船装满砂石,驶到大港和小港附近的入港航道上,打开舱底的海底门,放水入舱自沉。其时,海军的镇海、永翔、楚豫、同安、江利5艘军舰和港务局所属的飞鲸、金星、土星等5只小火轮,都参加了此次沉舰封港行动。

1938年1月,日寇占领青岛。袁方乔於青岛、烟台等地安置处理好善后事宜,便携带妻子小巧(俗名)、女儿袁洪娟移居上海做寓公。

(三)

1939年4月,汪精卫集团投敌,在日本操纵下,于1940年3月在南京组成伪国民政府。其时,原东北海军不少与袁方乔共过事的高级将领先后投降日伪,并担任汪伪军政要职。近悉,有人以袁方乔曾任汪伪政府“中央政治委员会军事专门委员”之职,指斥其投降日伪。笔者为此查阅汪伪海军及海军部等职官任职情况,但见与袁方乔同期为东北海军高级军官、后投降日伪的凌霄、尹祚乾、姜西园等人,均赫然在册,而袁方乔不在其内。

抗战胜利后,袁方乔在上海、烟台与老家唐家庄的房屋资产未作为敌伪资产没收,袁本人亦未以汉奸论罪。访袁方乔家乡周边老者,均持否定袁方乔为汉奸之说,但对与袁方乔同村、同时期在渤海舰队任职的袁世绪为汉奸被枪毙,则记忆犹新。当年曾在青岛担任渤海海军陆战队团长、与袁方乔同村的袁世绪,因私自扩充部众、触怒沈鸿烈要被枪毙,经袁方乔说情被解职还乡(后因投敌被荣成县人民政府以汉奸罪枪决)。

据唐家庄现年85岁、解放前曾在上海海关干税警的袁春维先生讲述,青岛沦陷后,袁方乔由青移沪,在上海租住了一幢二层小楼房,每天深居简出,从不过问政事。袁春维闲时,经常前去串门看望这位远房伯父。汪伪政权曾请袁方乔出来担任汪伪海军司令一职,被袁方乔婉言拒绝。汪伪政府为造声势,给袁方乔冠以“中央政治委员会军事专门委员”的虚衔,被拉去参加了几次会议。另据成山镇北泊子村退休教师、现年88岁的葛增英先生回忆,1940~1941年,他曾在上海青年会中学读书,他的父亲葛珍庭与许多胶东人一起,都在上海公共租界“利泰昌”货栈租住做生意。当年,袁方乔家中的内勤杂务,均由其侄子袁凤池负责打理。袁凤池经常到“利泰昌”货栈找家乡人玩,顺便探听股市、期货行情。故许多人都知悉袁方乔在上海隐居,对社会上的政治活动概不参加。

袁方乔虽系武职,然颇具文采,曾写有《沈鸿烈是怎样起家的》文章,向世人介绍有关东北办海军、渤海舰队及海圻兵舰等海军有关史料。上世纪三十年代初,还曾撰写过悼念荣成辛亥革命牺牲者《李烈士培之传》,被收编入民-国《荣成县志》稿内。

解放后,袁方乔回到烟台。袁方乔的第四夫人系烟台人,为袁方乔生有一子袁恩周。袁恩周大学毕业后,从事我国的船舶工程专业研究。袁方乔曾被邀回到青岛,参与我军事院校及地方政府组织编写近代海军发展史及有关海洋军事方面的教材。1964年去世,终年73岁。

参考资料:

(1)民-国《荣成县志》续卷三•选举。

(2)刘传标编纂:《中国近代海军职官志》,福建人民出版社,2005年3月第1版。

(3)陆儒德著:《中国海军之路》,大连出版社,2009年7月第1版。

(4)朱汉国主编:《南京国民政府纪实》,安徽人民出版社,1993年7月第1版。

(5)《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全鉴》,团结出版社,1998年3月第1版。

(6)孙德耕编辑:《初级小学荣成乡土地理教本》,石岛新华印字馆,中华-民-国十七年一月初版。

(7)荣成政协1991年(内部文史资料.17).孙学深:袁方乔先生二三事。


声明:本网转载刊登此文仅以传递更多信息为目的,不代表本网支持或赞同文中观点。

关于作者  (请作者来信告知我们您的相关资料,点击这里查看我们的联系方式。)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百家争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