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谷美清 邹 兰

出处:甲午网栏目:学苑杂谈发表日期:2011年8月5日

摘要:近年,在深入开展文物普查时,在胶东地区发现多处“圩墙”遗迹,经有关文物专家考证,这些规模不等的石墙,为清末抗击捻军东进所筑。

关键词: 圩子墙第41期馆刊

据山东省情网《捻军在山东的战斗》载:1867年6月,东捻军经枣阳入河南,不久转入山东。东捻军进入山东后,李鸿章又提出新的战略计划,以胶莱河为内围防线,修筑长墙工事,调兵把守,阻东捻军于滨海地区围歼之。

近年,在深入开展文物普查时,在胶东地区发现多处“圩墙”遗迹,经有关文物专家考证,这些规模不等的石墙,为清末抗击捻军东进所筑。其中:

2008年12月10日,烟台“水母网”报道:牟平区博物馆工作人员在王格庄镇张家村发现了一处约150年左右历史的抗击捻军的“圩子墙”。石墙最高处约两米,宽约3米,全长600多米,由各种形态不一的石头垒砌而成。

2010年,威海市文物管理部门第三次文物普查资料显示,昆嵛山“胶东长城”遗迹——位于文登市葛家镇谭家口村西的一段石墙,目前可见其最高处约2米,宽0.9米,长约300米,由不规则的石块堆砌而成。石墙中部有一堆坍塌的石块,不与墙体相连,据推测为“瞭望塔”……

1986年版《威海市志》载:“清咸丰十一年(1861年)十月,捻军攻入宁海、文登一带,威海卫戒严。”为防捻军再次东进,官府一方面办团练,一方面征调当地民众,在文登西部至宁海东境修筑一条毗连相接的石墙。该石墙南起文登县南海边,向北经上庄口延至宁海州西丰山,全长约82公里,费时三年始筑成。

上文提到的“长墙”,就是今人所称的“胶东长城”遗迹;所提“圩子墙”则是“胶东长城”的姊妹遗迹。在目前所发现的“圩子墙”遗迹比较典型的,为福山区门楼镇围子山上的圩墙,其原始风貌比较完整,本文将给以重点介绍。

一、“长毛子”在胶东记略

捻军,是太平天国革命时期的北方农民起义军。其中,由赖文光等人率领活动于山东、河南、湖北等地的队伍称东捻军。

清朝规定男子剃额发并蓄辫,捻军不剃额发不扎辫子,民间习称“长毛子”。

据《增修登州府志》(光绪七年本)记载:咸丰三年(1853年)春,山东巡抚丁宝桢即下令各县,办团练武装青壮乡民,调集民众修筑圩子,坚壁清野,防捻军来袭。同时下令各村订立“守圩条约”,如“箱笼宜集、器械勿离、垛守勿动、贼临无哗、贼退勿追、虏回勿杀”等等。

《增修登州府志》、《捻匪志实》等记载:同治六年(1867年)五月,捻军首领赖文光等率十余万众再入山东。六月底抵烟台……进犯文登边境,文登知县调集全县团丁、民众在昆嵛山及沿圩子一线布防。时,剿捻统领李鸿章采取“弃地灭贼,驱贼东驶,蹙之一隅”的策略,以图将捻军逼向胶东犄角地带全歼之。

新版《福山市志》载:“清咸丰、同治年间,县衙于胡家夼、张格庄、高疃、古现一带办团练,抵御东进捻军。”

捻军长期流动作战,没有稳定的根据地。同治六年七月中旬,东捻军在福山、宁海(今牟平)一带就粮,“闻知清军在胶莱河西岸修墙筑垒,分段扼守,才急速西驰”。

每当长毛子来犯,当地百姓不得不躲进圩子或深山避乱,民间习称“跑长毛子”。据《增修登州府志》记载:“(同治六年)一圩聚万人,炎暑蒸灼……”

在围子山一带实地踏访时,如下两个细节引起笔者关注:

其一,上许家村一位七十多岁的梁姓村民曾听其祖父讲过:其曾祖父小时候“跑长毛子”,没来得及上圩子山,长毛子就开了过来,慌乱中藏在村南河沿的柳条墩子里,被“剥刺毛”刺蜇。此公之曾祖如在世约150岁上下,据此推算,此地圩子修筑时间,最晚当在清同治年间(1862~1874)。民间记忆,与史志资料一致。

其二,围子山所在地——原福山县一带,民间农历六月初六“炒焦麦”的习俗流传至今。每年农历六月初六,乡下家家户户炒新麦,炒熟的大麦再经石磨磨成粉,叫“焦面”。现汲的井水,当地叫“井冰凉”,用井冰凉冲泡焦面,沁凉可口解暑,而且喝了不拉肚子。至于这一习俗始于何年?民间的说法依然是“打从老爷爷的爷爷那辈就流传下来”。根据“东捻军在福山、宁海一带就粮”这一情况分析,易于保存、食用方便、老少咸宜的“焦面”,不失为民间“跑长毛子”时的首选食物;此外,捻军就粮与民间麦收在时间上的吻合,以及民间传说当时此地并无“瘟疫大作”之类情形发生,无疑都为上述分析提供了可靠佐证。

经以百年,“炒焦麦”的风俗在民间代相沿袭,至今在福山一带,“焦麦”仍是夏季广受欢迎的时令风味小吃。

踏访胶东“长城”

踏访胶东“长城”

二、踏访围子山

循着“圩子墙”被风化的骨骼,7月中旬,笔者背起简单行装一路西行,来到位于烟台、栖霞、莱山三市交界处的围子山。当年,福山县18村百姓筑圩墙“反长毛子”的斗争就发生在这里。

在上许家4天时间,房东老K两次陪我踏访圩子遗址。

行至险峻奇绝处,内心的震撼不亚于攀登八达岭长城带给人的冲击力。

老K对此不以为然,说是:“圩子?怎么能跟长城比!我们小时候哪天不上来捡柴禾、挖野菜、掀圩子上的石头玩打仗?近些年,村民上山抓蝎子成风,几年功夫围子就拆得没了模样,没谁拿它当回事。”

“万里长城,始于战国,经秦代大规模扩展,在此后上千年时间里,相继经由多个朝代,集倾国之人财物力持续修筑,才有了后来这规模的。圩子却是18村百姓凭双手创造的奇迹。试想?清末全国人口大约在四万万左右,现在才百十来户的上许家,在当时能有多少人口?由此不难推算出,其时18村所能集结起来的青壮年劳力又能有多少?尤其是在没有任何起重设备的年代,在地形如此险要的山脊之上,那些数百上千斤重的整块石材,是如何凭人抬肩扛砌上数丈高的圩子墙?就凭这,把这项工程也称为‘胶东长城’毫不过分。”我一路攀爬、拍照,一路气喘吁吁发着感慨。

对此,老K未置可否,不知是不是觉得我有点小题大做。据老K说,就连当地文物部门也从未有人来过这里。

三、遗址上的传说

由于年代久远,圩子以及发生在这里的故事,早已被风化成民间传说的零星片断。

据当地七八十岁上的老者说,有关筑圩子的原由始末,当年曾留下一通石碑。此碑是围子山西边哈姑顶(“哈姑”为谐音)上的一座天然大石硼,碑文就刻在石硼上。只是,碑记早已毁损殆尽,石硼残基所剩无几。

围子山海拔约300米,圩子随山脊修筑,方圆达十余华里,最高点达至山顶。目前所见,圩子最高处接近3米,墙体上端“驰道”最宽处约1~1.2米。作为正门的南大门,是遗址中保存相对完好的一段。正门左侧门垛高达4米以上,门垛内侧筑有略低于门垛的半圆形石墩,形似瞭望台,从形势上看为防守南大门之重地。大门左侧一段圩墙上,保存较完整的几处垛堞高约1.8米以上。其他地段大部分围墙毁损严重或仅存墙基。西南、东北两道圩门遗址依稀可辨。

当年,每当长毛子来犯,周边18村百姓便汇集于此避乱并进行抵抗。武器除了种田、砍柴的家什之外,一是削竹为矛,二是用乱石砸。圩子上分段筑有垛堞,垛堞及沿圩子一周驰道上码放成堆的石头,长毛子攻山时,村民便全力以赴从圩墙顶上往下掀石头砸,直到长毛子暂时退却或逃遁。接下来,利用击退长毛子的间隙,抢搬石头重新码在驰道上以备用,如是往复,夜以继日。据说,时间最长的一次,整整和长毛子对抗了将近半个月。经过十多天鏖战之后,令长毛子想不到的是:几台箱白面馒头和数十条活蹦乱跳的鲤鱼,从圩子垛堞上忽啦啦掀下山……长毛子由是打消了攻克圩子的念头。老人们说:“当年圩子里的淡水井、荷花湾,水势旺得很哩!”

首登围子山,自东南“角门”起,沿圩子西侧遗址攀行。据说,韩湘儿庙遗址就在这一线沿途。有村民说,韩湘儿庙的残瓦,早几年偶可寻得。韩湘子传为韩愈的族侄,据传五代时已仙化。据此推断,围子山上的韩湘儿庙当建于五代以后。目前,全国范围内的湘子庙有十多处,关于韩湘子出家之地尚无最终定论。上许家几位耄耋老者的口气毋庸置疑:从老祖辈传下来,韩湘儿就是在围子山上出的家。

韩湘子在此地习称“韩湘儿”。“儿”化口音是当地方言的显著特征之一。

站在圩子的“驰道”上放眼望去,目光所及,圩子残垣有如一条蜿蜒起伏的苍龙骨骼,在松海和繁茂的植被中时隐时现直达山顶。此处也是圩子的制高点。稍感遗憾的是,尽管我和老K仔细留心每一处可能的目标,最终还是没发现韩湘儿庙的遗址或相关文物。

二次登围子山,路径改由围子山东坡。直接登顶后沿圩子遗址东侧下行,到达圩子正门——南大门。这一段圩子遗址的雄奇险峻和保存的完好程度,相对高于西侧一段。据说点将台、旗杆座、淡水井、荷花湾等遗址,大多在这一区域内,可惜无一发现。在东北角朝阳高地一爿数丈见方的赭色石硼上,发现一处4×4的方格图形,单位规格约6公分左右,造型极是规整。于是打趣道:“这都是当年你们一伙捣蛋鬼干得好事,大概是上山捡柴禾时玩‘狼叼孩子’的游戏罢?”老K仔细端详了一阵子,说:“这游戏当地叫‘走成’。看样子是錾子凿的,小孩子没这能耐。”后经打听始知,这方不起眼的“走成格”同样是早年遗迹,却被我不经意地忽略了。

国庆长假再登围子山,一行人决定把圩子遗址“篦”一遍,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意味。

此次,我们选择了由南大门朝围子东北“角门”所在的山顶穿插这条路线:沿圩子东侧遗址前行,兼顾两道山岭——即两侧圩子遗址的中间区域。主要目标在于寻找前两次尚未被发现的几处遗址。出乎意料的是,行至离南大门约五六百米开外的一处低谷地带,在松树、柳条、芦苇和杂草丛中发现了一堵人工垒砌的、近于“C”字形的散石矮墙。目前所见“C”形墙内淤积层直径约4米左右,淤积层及周围洼地上芦苇丛生,湿地植被种类丰富。根据石墙造型、沙土淤积情况、植被种类以及周边地形地貌来看,这里早年应该是一处池塘。经村民认证,此处果然是传说中的荷花湾遗址。

据传,水井及荷花湾,与韩湘庙为同期遗迹。据推测,圩子所以选址在此,与这一水源地不无关系。

由此朝西北方向继续上行,在圩子靠西北角朝阳的高坡上,土质呈褚黄色,有石砌高台一座,传说中的“点将台”,当属这一所在了。在整个圩子遗址中,“点将台”是保存最为完好的一处。主台呈南北长、东西宽走向,两侧筑有“副台”,造型对称。主台除上半部被泥沙淤积部分,总面积约在20平方米左右。上铺青黑色的、闪着不规则光点或光纤的片石,属民间俗称“鸦雀石”的一种。台子前脸石墙高约2米,同样为青石垒成。点将台朝阳而背风,居高临下,视野开阔,东、西、南三个方位数里之内的山形水势乃至“风吹草动”无不尽收眼底。整座建筑即使在今天看来,也肃穆壮观颇具气势。据分析,点将台应该与当年反长毛子的一应战事密切相关。传说点将台前原有旗杆座一座,经反复寻觅,在可能范围内未见踪迹。可喜的是,在夕阳西下的绝佳时刻,拍摄下首次登顶时被我忽略的“走成格”。村里老人说,打从老爷爷的爷爷记事起,“走成格”就刻在这石硼上,至晚是“反长毛子”,或者更早的韩湘子时代留下的遗迹。总之,如今已没人说得清它的具体年头了。

在习习晚风和夕阳余辉中,我轻轻蹲下身来,小心翼翼触摸一个个格子。不由地遐想:千年前的韩湘子曾与哪一位仙人在此演绎过玄妙道法么?抑或与哪一位牛倌、樵夫一道打发过恬淡时光?当年避乱于此的18村乡民,在击退长毛子进攻间隙——自然是有人把守关隘或逡巡在驰道上。此外或许有人瞅空子吧嗒两口旱烟醒脑提神儿,也有人背靠背相互倚坐着打个盹儿;却注定有那么几条汉子,团团围坐在“走成格”四周,全神贯注投入一场自小就玩惯了的游戏。那一刻,风餐露宿食不果腹的处境、刚刚才击退长毛子的疲惫或亢奋、随时可能暴发的另一轮激战或对峙……丝毫都干扰不了他们的心态、心境。

逍遥世外,壶中日月,只属于仙人。土生土长的庶民百姓,惟有土地一样的真实、厚道以及担当——尤其是每处逆境或面对苦难乃至劫难,这坚忍的品质往往显示出超乎寻常的韧性和光芒。

这,就是我们的先人。

壮哉——胶东长城!

雄哉——圩子墙!

伟哉——胶东精神!


声明:本网转载刊登此文仅以传递更多信息为目的,不代表本网支持或赞同文中观点。

关于作者  (请作者来信告知我们您的相关资料,点击这里查看我们的联系方式。)

相关文章


Comments are closed.

百家争鸣

  • 北洋舰船为何要去长崎油修?——再与马幼垣先生商榷

    确切地说,我并非对马先生所有的意见都不接受。写这篇文章的主旨是,我承认马先生所指出的错误,并就新的疑问向马先生请教。请马先生容忍我“不可教也”的顽固。

  • 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院免费对外开放

    关于纪念馆应对免费开放的几点思考

    博物馆、纪念馆是陈列、展示、宣传人类文化和自然遗存的重要场所,是国民教育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博物馆、纪念馆向全社会免费开放是党的十七大关于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具体实践,是进一步落实政府为全社会提供公共文化权益的积极行动。

  • 替代图

    关于《威海街道名称古今谈》的说明

    《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馆刊》(以下简称《甲午馆刊》)2011年第3期刊登了李仁海先生的文章《威海街道名称的历史发展及其他》(以下简称《其他》),文中提到了笔者……

  • 替代图

    辛亥革命烈士于春暄

    辛亥革命,是孙中山先生领导的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反封建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它推翻了在中国统治了两千多年的腐朽的封建君主专制主义的统治,掀开了中国近代历史崭新的一页。

  • 替代图

    北洋海军刘公岛练勇学堂探源

    《北洋海军章程》“船制”规定,北洋海军舰船序列,按每艘舰艇为一营建制。9艘主力战舰被分别编为左翼、右翼、中军各3营;6艘“镇”字号炮舰被编为后军6营;6艘鱼雷艇被编为左队、右队各3营;3艘练习舰和练勇学堂被编为精练前、左、右、后4营;运输舰为督运中营 ……

  • 替代图

    还历史的本来面目 ——日清战争是怎样发生的

    第三节 编纂《日清战史》时有无编纂提纲……

  • 替代图

    文登营与明清军制

    文登营作为一种军事设施,自明朝宣德二年(1427年)设置,至1912年1月文登辛亥革命爆发而解体,前后几乎整整经历明清两个朝代(1 )。在这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它既没有被毁坏过,也没有因朝代更替而被废弃,军用始终无中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