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戚俊杰

出处:甲午网栏目:47期甲午研究馆刊发表日期:2014年6月27日

摘要:8月1日(七月初一日),丁提督在刘公岛为部分员弁水勇改换工作之事,致信龚鲁卿:现“敏捷”待改“海镜”,所有“敏捷”船原配弁勇、升火人等……

关键词: 丁汝昌

8月1日(七月初一日),丁提督在刘公岛为部分员弁水勇改换工作之事,致信龚鲁卿:现“敏捷”待改“海镜”,所有“敏捷”船原配弁勇、升火人等,万祈费神切实会商蓝管带察实。除在旅顺期间有工作者,酌情留其奉行做事外,其余希望均饬随“康济”船来威海应用。因此间增加战备防务之事甚繁,悉派生手未尽可靠也。再恳。

下午,丁提督在刘公岛收到李鸿章中午来电:前雇英国商船“北河”轮船前往仁川密探,刚才回烟台发来电报称,该船于七月初一凌晨回到烟台。驻仁川英国领事致裴税务司函中写到,西历7月27、28日,即农历六月二十五、二十六日,叶军屡胜,倭兵死2000余人,叶军死200余人。叶军现离汉城80余里,汉城倭兵皆前往抵敌,只留守王宫之兵。请税司速电中堂,催北路速进兵等。又据“北河”船主面告裴税司说,已在仁川德国兵船面见汉纳根,系逃在山上,先雇高丽渔船送信。德国兵船前往救回“高升”船弁兵共计154名,现皆在德国兵船。唐绍仪来信,已到英兵船矣。已电催卫汝贵、马玉昆、左宝贵统将,相机火速进兵接应。

同日下午,丁提督在刘公岛又收到李鸿章中午来电:叶军既获大胜,倭必添兵。总署催你统带铁快各船,速往仁川附近,截击其运兵船,机不可失。南口防守可责令张文宣等布置。“定远”、“镇远”等6船,不必开赴旅顺,立即督同起锚前去,相机截击,如倭船此前袭击我船之法,甚可仿照,速去速回,保全坚船为要。

8月2日(七月初二日),丁提督统带“定远”、“镇远”等6舰第二次开赴朝鲜洋面巡弋。

8月3日(七月初三日),丁提督统带各船在海上巡游。

中午,光绪下旨李鸿章,其中涉及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的内容为:“至叶军后路,欠断接济,由海军护运不能得力。前据电称,丁汝昌寻倭船不遇,折回威海,布置防务。威海僻处东境,并非敌锋所指,究竟有何措置,抑借此为藏身之地?丁汝昌屡被参劾,前寄谕令李鸿章察看,有无畏葸纵寇情事,著即日据实复奏,毋得稍涉瞻徇,致误戎机。如必须更换,并将接统之员,妥筹具奏。钦此。”

是日,李鸿章将与丁汝昌商谈护送运兵之事,致电总署:初二日来电敬悉。叶军接济难通,深为焦急。本欲派用海军护运,但丁提督认为,我军无侦探快船为前驱,日军于汉江口内外布置已久,倘我深入,敌人暗设碰雷,猝出雷艇四面抄袭,我军缺少快船和速射炮,行驶较迟缓,恐遭敌人奸计。若驰驶大海洋面,敌以船快炮速,我以炮大甲坚,明战可望获胜;若进入口内,则不是稳妥之举。我海军精锐,只有“定远”、“镇远”、“致远”、“靖远”、“经远”、“来远”、“济远”7舰,不可稍有疏失,海军事关大局,昌惟随时亲率7舰,远巡大同冰洋,遇敌即痛剿,近顾北洋门户,往来梭巡细查,使敌人诡计猝无所施。细想丁提督所虑,也似老成之见。该提督昨日又带6船开赴朝鲜洋面,查有日本运兵船南来,即行截击。叶军距各口内尚有百余里,恐其无法运送。现拟与叶通信,另设他法。

同日,丁汝昌、吴安康被礼部右侍郎志锐弹劾。志锐奏请将丁汝昌、吴安康拿交刑部审明正法(称吴在甲申之役自凿兵船未置重典),还要求将在丰岛海战中轰坏日船之“济远”舰管带方伯谦接替丁汝昌之职。

8月4日(七月初四日),丁提督率海军舰队在大同江外海游弋巡查。

是日,丁汝昌被吏科给事中余联沅奏请严惩,他还奏请御敌设防方略六条。

8月5日(七月初五日),丁提督率舰队回到威海卫。是日,丁提督为威海至烟台电线突断及“广乙”船事,致信刘含芳:“广乙”船水勇9名乘民船先至成山,其内有2名由陆地前来报信,顷到威防。称该船在牙山外与倭接仗,船伤子尽。时倭船同逐“济远”,该船驶泰安内澳浅沙处,未即就沉。伤亡学生、炮弁各1名,水勇、升火等30余名。余悉登岸。大副带数北路弁勇乘韩船取道关东一带内渡报信,尚然未至;其管带尚在泰安境上。惟刻下该船是否复被倭击,竟究浮沉,仍无确耗。业经据情电帅,惟自昨日下午至今,威至烟电线突断未修楚。兹遣“镇边”前去送电转发。所有“广乙”船应各察办之处,候相帅复电再遵照酌行。罗哲士船应当已至烟台,所报有何闻见,祈详示为祷。

是日,为丁汝昌事,军机处电寄李鸿章谕旨曰:“初三日电饬李鸿章察看丁汝昌有无畏葸纵寇情事,即日据实复奏。昨据该大臣复总理衙门电称,丁汝昌又带6船赴朝鲜洋面,尚未见接奉电旨复奏。丁汝昌前称追倭船不遇,今又称带船出洋,倘日久无功,安知不仍以未遇敌船为诿卸地步。近日,奏劾该提督怯懦规避、偷生纵寇者几于异口同声,若众论属实,该大臣不行参办,则贻误军机,该大臣身当其咎矣!著接奉此旨后,即日据实电复,不得有片词粉饰。钦此。”

下午4时许,因丁汝昌事,李鸿章致电译署:昨奉初三日来电,谕旨令察看丁汝昌有无畏葸纵寇情事。因丁汝昌已统带6舰赴朝鲜洋面巡缉,先将筹办实在情形电复总理衙门转陈在案。顷奉本日电旨,饬即日复奏,惶悚莫名。……臣与丁汝昌不敢不加意慎重。局外责备,恐未深知局中苦心。海军全仿西法,事理精奥,绝非未学者所可胜任。且临敌易将,古人所忌,似宜随时训励,责令丁汝昌振刷精神,竭力防剿。如果实有畏葸纵寇各情,贻误大局,定行据实参办,断不敢稍有徇饰。请代奏。

8月6日(七月初六日),丁汝昌在威海收到由“利运”船带来龚照玙信函。

上午,丁提督在刘公岛收到李鸿章紧急来电:总署初五日来电传旨:“初三日电饬李鸿章察看丁汝昌有无畏葸纵寇情事,不得有片词粉饰等因。钦此。”近日掺折甚多,谕旨极严,你当振刷精神,训励将士,放胆出力。如林泰曾前在仁川畏日舰多遁走;方伯谦牙山之役敌炮开时躲入舱内,仅大、二副在天桥上站立,请令开炮,尚迟不发,此间中西人传为笑谈,流言布满都城上下。你一味颟顸袒庇,不加觉察,不肯纠参,祸将不测,吾为你危之。

下午,丁提督在威海又收到李鸿章中午来电:总署初五日来电称,叶军既挫,倭必专力于北路,至尤为要著矣。闻叶军廿八日失利,卫汝贵、马玉昆各军,初四日抵达平壤。仁川来信告知,倭军派兵船赴大同江。你此行为什么不到大同江口?途间何以未遇日军舰船?岂真避敌而行,实不可解。已电饬卫等确探,如铁岛一带果有日军舰船驻守扼口,后患甚多。你须预备带船前往击逐,仍留船扼守驻扎,多设水雷为要。

8月7日(七月初七日),丁提督为枪炮弹药、鱼雷料件及弁兵练勇事,复信龚鲁卿:昨“利运”船来,奉手示,读悉。运来雷件及“扬威”等补领军火,并楚宝电请尊处筹解之克鹿卜十五生的、阿摩士庄六寸口径等炮所需药弹、引信各宗一批,均已分饬该管员按照摺批收发应用。“敏捷”练勇除拨付“济远”20余人外,余者既经该船声称难以再抽,只得如请办理。惟承抽拨雷件,猝尔请匀,已料难各如数筹齐。台从已于无可高潮之中曲为接济,而津中再望续运,度亦非易。以此拼凑零星带往前敌守口,断难济事。惟有竟交星斋(即牛昶昞),就所有者匀配分布刘公岛至日岛一段,聊资拦蔽耳。

是日,丁提督因谕旨严厉、清流党交替弹劾,再次致信龚鲁卿:昨于中夜奉相帅3电,谕旨严厉,言官交弹,汝昌固早料有此一段公案于复上月,望属慎密缄,盖亦足察微志所在矣。大同江一口,当肇衅之始,叠经电请,并屡函楚宝恳为代陈,预筹水陆进踞协守,实见此着。水军中途有所驻足,陆军后路恃以疏通,并足以杜穷寇西窥之路。乃上月廿日相帅电谓为不急。而防守该口之具,必期悉臻严固,实非咄可立办。遂从此四处函索电搜,虽未尝搁歇此志,而阅期将近一月,所筹亦不过聊堪固圉耳。今内意,事到临头遽以赴守大同江口为急务,多布水雷,而水雷究何从出耶?此外,如协守之陆队,防口之炮台,漫无筹议。现在水军能出海远行之船,合坚窳计之,现仅得有10艘。此外势皆勉强,岂能足恃?兹者,似以东路辽阔之海,概以系之轻减数舶之师,不计数力,战守兼属,虽绝有智虑者亦为搔首也。数战而后,船若有一须修,复力单而无补。存煤及军械数量本不丰厚,再冀筹添,立待断难应手。后顾无据,伊谁知之!

事已至此,惟有驱此一旅,搜与痛战,敢曰图功先塞群谤,利钝之机听天默运而已。所有后路各事,吾弟有一分力所能到者,切望曲念伯仲同袍之旧,力措接济,则感纫万万矣。

兹将自上月廿起以至目前与相帅往来电底汇录一摺附阅。察有乖谬处,幸无吝其指摘焉。匆达。

下午,丁提督在刘公岛收到李鸿章中午来电:顷见福来舍所开定购船艇报价单,猎船鱼雷带快炮8尊,未开详细价值,行28迈,极速,似小快船,倘不甚贵,可商订1艘,包括各类料件齐全。又,雷艇两只,每艘约需银11万9千余两,连雷炮3、快炮4约共价银需多少?请问明是否有现成船艇,抑系定制?包运来华,何时可到?共计马克多少?福来舍还算忠诚,应当不会朦弊,立即令其电询确切细致,具复核办。如果真是得力实用,何能惜费!

是日,丁提督还就如何筹守大同江口防务筹事,再次致电报告李鸿章。

8月8日(七月初八日),丁提督在刘公岛收到李鸿章于晨6时来电:初七日来电筹守大同江繁难,未尽稳妥。各口雷营均正在防守,岂能遽挪下雷?小火轮岂能远行?留一、二船协守,必然蹈牙山口覆辙!卫汝贵、马玉昆各军本单,距大同江口尚远,忆能分扎?你身为提督,于此等筹议,强人所难,不明大局。鄙意应统大队,由威海径赴大同江口一带游巡,于口内外相机击逐日本运兵船,并就近开赴鸭绿江口巡查,俾倭船不敢肆意行驶窜扰,再转回威海。一月内必须往来两次,则我局势可稍固矣。

是日,丁汝昌在刘公岛提督署,召开了由北洋海军主要将领及新任海军总教习汉纳根参加的军事会议,研究讨论出海远巡和近顾门户的行动计划。

晚间,丁提督收到李鸿章复电:总署传圣谕,催问你在朝鲜洋面何事,不得以煤、水将罄,多方推托,致于重咎。左宝贵在平壤来电称,铁岛有日本舰船往来,但无准确数字。倭快船岂能遽入北洋?学生胆怯,你亦随之。今“威远”及蚊船等偶一出巡旅顺、庙岛一带包管无事,违者则参劾严办不贷。

夜间,丁提督在刘公岛收到李鸿章晚6时来电:兵船开赴大同江,遇敌船势将接仗,无论胜负,不必再往鸭绿江口游巡,恐日本海军大队舰船尾追入北洋,妥慎防之。

8月9日(七月初九日)晨,丁提督统率北洋舰队“定远”、“镇远”、“致远”、“靖远”、“经远”、“来远”、“平远”、“广甲”、“广丙”、“扬威”10艘舰船开赴大同江巡戈,仅留下“超勇”及三蚊船防守威海卫基地。

是日,丁提督又被御史安维峻奏请详查,“是否遵旨进剿,现屯船何处”。

同日,丁提督呈报防止日本海军借名假冒的呈文,由李鸿章向总署转呈上报。丁汝昌提出,为防日舰做假,中国军舰在朝鲜遇见各国轮船,拟开空炮一声,示令停轮稽查。

8月10日(七月初十日),丁提督率舰队抵达大同江口外海,但未搜寻到日舰踪影。当日夜晚,舰队寄泊樵岛,并立即派出两鱼雷艇进口侦察,探巡至许岛时,因太晚两艇返航回队。

是日,丁提督没有收到整队速回迎剿的电令。

8月11日(七月十一日)清晨,丁提督又令“广甲”舰及两艘鱼雷艇进口探寻日舰情况,至铁岛。丁提督随后即率大队舰船开往冰洋大小青岛游弋。至下午2时许,到各岛巡视,均没有发现日本海军舰船。是日夜晚,率北洋舰队仍回樵岛寄泊。“广甲”因港道生,泊狼岛。两艇直探至铁岛,无倭船。

中午,皇上针对近日威海接仗情形下达圣旨:“李鸿章奏威海接仗情形各电具悉。李鸿章已电饬丁汝昌回防迎剿。威海为南北要冲、津沽门户,京责成该提督实力严防。其余北洋沿海各口,亦应咸往梭巡,遇敌即击。至敌情变诈百出,飘忽靡定,著李鸿章随时相机调度,朝廷不为遥制。行军纪律,裳罚为先,畏葸者不可姑容,……。”

是日,丁提督仍未收到令其回防迎头痛剿的电令。

8月12日(七月十二日)晨,丁提督率带大队舰船向西巡查,行至海洋岛附近,接到了由海关巡船“金龙”号转递速回威防的谕令,即率队启航返程,直驶回防。

下午2时许,李鸿章给还在率队巡查的丁汝昌去电:成山头来电,汝已带船回防。连日来,日本海军20多艘舰船及民船10多只,乘虚往来威海、旅顺肆扰,各处告警,并有赴山海关、秦皇岛截夺铁路之谣传。此正值海军将士拼命出头之日。务必立即跟踪,尽力剿洗,肃清洋面为要,不可偷懒畏葸干咎。

8月13日(七月十三日)清晨6时许,丁提督率带北洋海军巡查舰船回到威海,并令各舰连夜赶添煤水,迅速完成各种补给,以便待命出航。

上午8时许,丁提督在刘公岛就本次出巡概情,致电李鸿章:初十日到达大同江口,无倭船,寄泊樵岛,即令两艇进口,探巡至许岛,因天时太晚回队。十一日早,复令“广甲”并两雷艇进察,探至铁岛,大队舰船随即开往冰洋大小青岛游弋。下午2时许,到各岛巡视,均无倭船,夜晚仍回樵岛寄泊,两雷艇及“广甲”至晚上6时仍未回队。“广甲”船港道不熟,在狼岛抛锚寄泊,两艇直探至铁岛,会晤韩佥使安国良,他讲无倭船在港。惟今年五月十九日来一兵船名为“赤诚”,住一夜开去;六月二十日又来一兵船,名为“大岛”当日即出口。询陆军情形,均答不知晓。铁岛在平壤西南130里,据雷艇管带蔡廷干查称,沿途至铁岛路途艰险,内口港仄水,以后铁岛,碍难深入。十二日清早,大队西巡,将至海洋岛寄泊,下午2时许,“金龙”洋轮到达,奉传谕,即开行。今早6点钟到威海,令各船连夜赶添煤、水,上齐速开西行剿逐,以清洋面。

同时,丁提督又致电李鸿章:据福来舍称,鱼雷猎船,每艘约需银32万两,如果多购,每艘可省5000余两;大雷艇每艘约需银20万两,如果多购,每艘可省4000余两;约明雷炮、快炮,一切俱全,6个月包送到华。并声称,每种须购6艘,方能得力等。查大小长短各数,目前已呈禀明白。

下午,丁提督在刘公岛收到李鸿章中午来电:总署来电,奉十二日旨:“丁汝昌所带兵船,现在何处?著李鸿章严饬令火速赴山海关一带,遇贼截击,若能毁其数船,亦足以赎前愆等因。”倭船是否远去,查明相机兜剿。少迟,须赴山海关,秦皇岛、洋河口一带,测探水势深浅,详复核办。

深夜,丁提督在刘公岛接到李鸿章于晚10时复电:威海防地绥、巩、护军,各添一营,兵力已不甚单,除守炮台外,分顾就近陆路汊口游击,应当能够应付。且此后海军大队必不远出,有警,则兵船应全出口近剿。日本装载运兵船只岂能肆志横行?此禀徒张皇而近畏葸,未便准行。

接着丁提督又收到李鸿章于晚10时许来电:总署来电,日本船借挂英国旗之事,英国大使电允水师提督严查。中国兵船与各国轮船相遇先放空炮一节,空使以为不可,仍照章用旗传语为妥,乞酌办等。你自应照办。

丁提督、戴宗骞还收到李鸿章于晚间10时来电:倭船究系何往?戴道来电称,今早“大帮”南行,见我船,即退向北。丁提督又讲,明日向西剿洗巡查。岂可回威海一天,并没有探确敌人行踪,即讲向西剿洗,又空走一遭,徒令各处猜疑恐惧耶?必须顾及全局,以出剿何时何地为宜,要慎审酌定,并立即来电告知。

军机处又传下圣旨:“丁汝昌巡洋数日,何以未遇一船?刻下究在何处?尚无消息。李鸿章已派专船往调,著再设法催令速回北洋海面,跟踪击剿。该提督此次统带兵船出洋,未见寸功,若再迟迴观望,致令敌舰肆扰畿疆,定必重治其罪。”

8月14日(七月十四日)清晨,丁提督再次率10舰2艇启航,开始了自7月25日丰岛之战以来的第四次海上巡剿。

丁提督致电李鸿章:今早仍率10舰2艇出巡庙岛、洋河口、秦皇岛、山海关,绕金州澳,约4日可进旅顺口。因昨日只择要添煤,必须在旅顺再添储煤水,并有一、二艘舰船小修后再开赴烟台,沿途巡缉,遇敌剿擒,冀清洋面等。

丁提督为舰队各船上煤事,再次致电李鸿章:昨日早6时回威海,即令各船连夜赶添煤炭,到今日早上开船检查时,只有“定远”、“镇远”两舰各装100吨,“致远”装40吨,“靖远”装12吨,“经远”、“来远”各装50吨,皆由商业煤轮所上;“平远”、“广丙”两舰各80吨,“广甲”20吨,“扬威”12吨,两雷艇32吨,此由码头装上。上煤不多,系因码头拥挤,小工难雇,故所上无几。特请批准煤厂常雇小工100名,平日预储,临时有用,可行否?乞示遵办。

是日夜,丁提督收到李鸿章于晚6时许复电:煤上齐,想已开驶。沿途细查,如有日船,必须痛剿。到达榆关、旅顺及时电报。煤厂准雇小工100名,报明开支。奉旨令仰蘧定购阿摩士庄小快船1艘、智利现成快船2艘,均可行20余迈,包送来华。届时拟派洋员有胆识者管驾,所需弁勇须预筹调拨。

同日,北洋军械局总办张士珩、开平煤矿督办张燕谋、津海关道及总理后路转运事宜盛宣怀3人,通过榆关卞军门将电报转给丁提督:孝侯、达三嘱将军火送山海关交贵兵船带回,恐兵舰难装,特派“图南”船赶在十六日装好,十七日开榆关随大队船赴驶威海。“四平”船装煤,船主不肯出口,或令来榆随行,或请派船来大沽护送。乞酌复。

8月15日(七月十五日),丁提督率10舰2艇继续在直奉洋面按行动计划巡查,并于当天晚上抵达榆关。

夜里,他下令快速测量秦皇岛和洋河口两处水势深浅,为加强北洋战备防务提供可靠依据。

8月16日(七月十六日),丁提督率舰队继续在海上游弋巡查。

丁提督在榆关致电李鸿章:昨晚到此。连夜派量两处水势深浅,回来报称,秦皇岛西边一带浅沙,岛东至南礁,石离岛2迈有余,水深2至3托不等,洋河口宽约2丈有余,枯潮约尺余,满潮7尺有余,离口2迈余,水深4至5托不等。如果备防,以洋河口为是。今晚开至大沽,因“图南”装军火,“四平”载煤要保护,由大沽到旅顺,随带“济远”、“威远”、“康济”、“镇边”4船回威海。

丁汝昌又被礼部右侍郎志锐以贻误军机之罪奏请议处。其内容为:“丁汝昌始而失机不罪,令其带船出洋。倭人攻威海已四五日,未闻战舰折回堵截击之。倭人来时,丁汝昌先一日放洋,无不相遇之理;知其来而先避之,与之相遇而不击之,谓之无消息、非畏敌,将谁欺乎?李鸿章尚谓新进少年不足与论老成持重;与此观之,所谓‘老成’者迟缓耳,‘持重’者怯懦耳。丁汝昌如此玩误,朝廷若不迅发明威,立正军法,欲海军得力,恐未能也。”

当晚,丁提督率舰队抵达大沽口。

当夜,丁汝昌在大沽收到罗荣光将军转译盛宣怀之来电:相帅谕新购快船欲与阁下面商,明早到沽,请坐子轮至塘沽,再乘火车到天津上院,是日晚即回沽。“图南”等船亦必须十七日午后出大沽口。

8月17日(七月十七日),丁提督遵照盛宣怀来电之意,到天津面见李鸿章等,共同协商研究新购快船及中日开战之后的局势问题。

针对朝鲜平壤战守局势,丁提督言道:“现宜稳守平壤,勿轻敌深入;再进,须取黄州谷山,免被抄后。与倭对枪难取胜,须设伏出奇,大同江迤北海浅,平壤东北山高,但有人巡防,敌人难来。”周馥、盛宣怀将丁提督所议于十八日电告驻平壤之卫汝贵。

当天晚上,丁提督便从天津返回大沽口,率舰队护送“图南”等船,由大沽口驶往旅顺口。

8月18日(七月十八日),丁提督率舰队抵达旅顺口。

8月19日(七月十九日),丁提督、龚鲁卿在旅顺收到盛宣怀来电:“新裕”船十九日下午4时许出大沽口。二十日早先到大连湾起卸军火,再到旅顺卸左宝贵炮12尊,请鲁翁代收,民船运往九连城。“新裕”船卸空后,即请丁军门令其返回天津。

翁同和收到盛宣怀来电:丁提督来天津,已与约定,敌船再搁入北洋门户,即与海战,并多募英、德将弁以助闽人胆气。

晚间,丁提督率舰队由旅顺再往大沽,护送“图南”船装运军火。

8月20日(七月二十日),丁提督率舰队巡查,抵达大沽口。

8月21日(七月二十一日),丁提督率队巡查到旅顺口,下令各舰连夜赶添燃煤,小修之船也须赶时竣工,以保证舰队明日继续出行。

丁提督收到李鸿章来电:总署来电,本日奉旨:“前据李鸿章电奏,倭船东去,海军各舰赴旅顺添媒,再赴烟台,沿途巡缉。今又数日,未据电奏。丁汝昌现在何处?倭船自东去后,有无消息,著即日电复。嗣后,海军各船巡至何口,即由该口电报。李鸿章将何时到口、何时起行、往何处转奏。再至别口亦然,不得数日无电,致劳厪系。”已先电复,仍希随时详电报告,以凭转奏。

丁提督致电李鸿章:各船的煤连夜赶添,须明日午时前上齐,并立即陆续开出口外寄泊,晚间开船,绕行烟台,再回到威海。遵照圣谕巡缉探剿。

8月22日(七月二十二日)上午,丁提督收到李鸿章来电:香港英国人讲,北洋兵船须聚泊海面,不宜入口内,缘因兵舰须处在活地,相机攻敌。若日舰攻各口岸,兵舰从口外拦截,与炮台内外夹击,可断其归路。各兵舰须联络一气,声息相通,不可分散,散则势孤,聚则气壮。舰在口外,使敌船莫能测我欲趋何向,声东击西,日军防不胜防,乘其粮煤缺乏起而击之,无不胜云。此意颇有见识。

丁提督致电李鸿章:各船定于今天晚上开航,绕行烟台之外,派船先探威海东无倭船再进口。赶快料理各要紧之事,约数日后,再电请出巡探剿。

晚9时许,丁提督收到李鸿章转译署来电,本日奉旨:“……倭船东去之后,再无消息,难保不别有诡谋。丁汝昌周历各口,迄无所遇。彼前者乘虚至威海等处开炮,既系避船而行,现在丁汝昌由旅顺开行,安知敌船不复来旅顺?务当料敌意后,侦敌踪迹,以冀适与相值,痛加截剿。旅、威两口对峙,为北洋吃紧门户,倘遇倭船临近,务须迎头奋击,勿令阑入一步,是为至要。钦此。”

晚10时许,丁提督率舰队启航,由旅顺前往烟台。

8月23日(七月二十三日)晨8时许,丁提督率舰队到达烟台与威海之间海上寄泊。先令两鱼雷艇到威海东至成山一带海域探测敌船活动情况;又令“镇远”、“威远”两舰开进烟台港,装载威海机器厂与守口重要料件。至下午3时许,两鱼雷艇回来向丁提督报告,成山灯塔及沿岸渔民皆称,10多天未见日军船。遂下令大队起锚开行,前往威海。是日傍晚率舰队进入威海湾口。

自8月14日至8月23日,丁提督此次率队巡海缉敌,护送运弹、粮、煤货船历时10天。

23日晚6时许,丁提督在刘公岛致电李鸿章:昨日晚10时许,由旅顺起锚开驶,今早8时许到达烟台与威海之间海域寄泊。“威远”、“镇远”两船进烟台载威厂并守口要件。早间,先令两雷艇探威海至成山一带,申初两艇回称,据成山灯塔并民船及岸上民人均讲,10余日未见倭船。大队随起锚,刻抵威海。

是日,丁汝昌收到军机处电寄皇上谕旨:“倭船前在威海、旅顺等处施放空炮,旋即远扬,难保不乘我之懈,再来猛扑。威海、大连湾、烟台、旅顺等处,为北洋要隘,大沽门户,海军各舰应在此数处来往梭巡,严行扼守,不得远离,勿令一船阑入。倘有疏虞,定将丁汝昌从重治罪。又闻,津郡倭奸最多,一经拿获,即应照例惩办,不准轻予开释,致堕诡谋。钦此。”

8月24日(七月二十四日),丁提督在刘公岛为船用燃煤之事,复信张燕谋:

连奉初八、十六寄言,均敬读悉。知前所陈述煤屑难以迁就一笺,业邀台览,嘱代派司事收发煤斤,接逃走陈司事下手。查敝军厂委杨宾本可兼理,就近招呼。事属一体,无庸另开薪水,别增局费也。另具公文,希即查照。

至询问3万吨是否敷用,纵然是绝大智慧者亦未敢横以论断。不常行、速行、齐行,则3万吨可以全数不动;若大队不时周巡,一次须添2千吨左右,则3万吨不过仅供10余次之用耳。新峒质既难齐,前嘱在威筛捡,何不可于出矿时,另将整块筛捡,单存一处?除先运老峒、五槽尽数外,再以新峒实经筛捡继运,未始不可备资接济。总之,不论新峒老峒,但求煤质整壮适用,能多运期必多运为妥耳。

大队不远行,倭船似不得骤来窥伺。招商局船近在北洋,自行来往矿船似亦无别。若每次运煤必须船护,数少则非徒无益;若护以全队,则一次所运之煤仅足供一次护行之用,这与不运有何特殊区别耶?日后倘须煤船随队远行,必设法护持,若大队仅巡烟、威、旅一带。煤船去旅来威,海面当可无虞。望高明有以审度,剖告各平船中外人等知之,当谅其非妄也。

再,威海机器厂需焦炭甚迫,前于初九曾电花农转告随煤船便运30吨应用。久未见到,而待用颇殷,敢祈再遇煤船来威,饬照运寄为叩。

丁提督为储备松白煤事,致电李鸿章:松白煤必须千吨上下,留备缓急。烟台无存,闻上海有,每吨21两,运费等在外。可否托洋商代购运至烟台,交洋商收存,再由水师拨运?请妥筹示遵。

丁提督为戴理尔及新聘洋员薪水事,复信德璀琳:十三及二十日所寄两书,均皆诵悉。至承区画,纫感良深。戴理尔现与汉总查同住一处,当能辅助,尽展所长。应支薪水已悉,谅已由尊处知照罗营务处也。其有续至各员应给薪银,自亦一例由台从商同罗稷臣公,禀请相帅核夺办理。“飞虎”船虽由总税司饬其来威协办防务,足证畛域无分,急公好义至意。然非台从旋斡其间,焉得有此敏速耶?总税司处望为代达感忱,待经事竣,再专函奉谢。

丁提督又被御史钟德祥参奏。

丁汝昌被侍郎长麟弹劾,称丁提督“退缩不前,巧猾推宕,并未在海战中一战,但见倭船旗色,辄已飞扬——屡经言者论列,不待奴才烦渎矣”。

丁汝昌又被广西道监察御史高燮曾弹劾,奏请更易丁汝昌的海军提督之职。

丁汝昌再次被河南道监察御史易俊弹劾,奏道:“近有人自天津来者,佥谓水陆各军莫不同声痛恨丁汝昌之畏葸无能也。……不重治丁汝昌之罪,何足伸国法以快人心?即姑予宽容,不加显戮,亦当从严惩处,即时更替,俾收海军之效。”

是日,军机大臣们在廷议讨论上述3份奏折时,也是辩论异常激烈。最后军机处的大臣们酌商的上报意见是:“查丁汝昌畏葸迁延,叠经诸臣劾奏,几于异口同声。应请旨将丁汝昌即行革职,带罪自效,其海军提督一缺,请旨饬令李鸿章遴迁堪充海军之员,酌保数人,候旨简放。”

8月25日(七月二十五日),丁提督在刘公岛去电给盛宣怀:“图南”船明日回大沽。现在海上平静就好。大可知会矿局,赶调各“平”船抢运燃煤来威海。至要。

丁提督在刘公岛收到盛宣怀来电:燕谋讲,老五槽日出煤2至3百吨,不能大批装运,无庸局船,自难护送,总期封河前运完3万吨,明日两“平船”到旅顺,乞多备小工,起卸能快速,转运亦要快速。

丁提督为“镇南”、“镇西”两船修竣出坞及人员薪费支出等事项,致信顾廷一:“镇西”、“镇南”两船,前承电复,业经修楚。兹派都司蓝建枢管带“镇南”,带同各船拨配及招募各员弁勇役等,齐搭“图南”赴大沽驾驶;其“镇西”即委潘兆培管带,均于八月初一起,照全船额饷开支。已详请中堂并支应局立案。惟该两船应由公费中购用之件,一时急促购买难齐,贵处如有存储,望问询该船应需某宗,暂为发给应用,该价若干,开与清单,以便日后领款照缴。两船久泊坞中,车之转动、炮之机括、须就近一试,再驶海外,遇用始较有准。已饬蓝都司督同演试。倘经试后设有差累,仍请饬照赶修妥固,早日旋防,实纫公谊。此恳。

8月26日(七月二十六日),丁提督为威海湾口防务布署之事项,致信威海陆军统领戴宗骞:

本月十九日奉相帅文,据津关德璀琳税司禀称,奉总税司允准,“飞虎”船主倪额森暂往威海,随同办理防口事宜,当饬该员即赴威海,将严防口门,阻遏鱼雷章程妥议。凡有益海防事务,务必适宜随时禀商,合同妥办各等因。兹查该员管带,业经开缺。应与以威海防口司名目。贵军防口以及水雷各事,如该员前往阅视,应请准与献议,以资采择。伏望俯赐查照。再,昨据该员声称,现办北口栏木、铁练,仍有不敷,曾见贵雷营有寸半径铁练存放,拟请转恳暂允移用,以济急需。倘邀见诺,惠饬该营遵照。经用后,或损坏,当仍照购还也。

翰林院侍读学士文廷式又弹劾丁汝昌及海军高级将领,奏请“应请旨特撤丁汝昌及林泰曾、刘步蟾三人,令李鸿章督饬海军,力图功效”。

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又被给事中余联沅在“疆臣贻误大局沥陈危急情形”奏摺中弹劾。

光绪皇帝降旨:“海军提督丁汝昌,著即行革职,仍责令戴罪自效,以赎前愆。倘再不知奋勉,定当按律严惩,决不决贷。”

因丁汝昌海军提督事,军机处电寄李鸿章谕旨:“前因叶军接济难通,李鸿章屡商丁汝昌,欲用海军护运,乃丁汝昌以恐坠奸计为词,迄不照办,以致叶志超孤军无援,几遭覆没。当“高升”轮船被倭击沉之后,该提督不敢前往追剿,……将丁汝昌革职,戴罪自效。所有海军提督一缺,关系紧要,著李鸿章于诸将中,悉心遴选,择堪以胜任者酌保数员,候旨简放。钦此。”

8月27日(七月二十七日),丁提督在刘公岛给盛宣怀去电:由烟台赴登州再至猴矶岛,均为内海,民船最稳妥。粮食如何?请电复。

丁提督在刘公岛收到盛宣怀来电:粮事不知。猴矶岛用民船已询芗翁(刘含芳)。

丁提督为码头起卸快捷方便事致电盛宣怀:威海只有一处合用码头,“致远”船舱深口小,起卸甚艰,工贵时久。请嗣后裔轮运煤交旅顺靠搁,起卸较便之船留威海码头,俾矿局煤到速卸,免得两误延时。

因丁汝昌革职事、李鸿章收到译署来电称,本日奉旨:“现在倭船屡窥海口,海军防剿统将亟须得人。丁汝昌畏葸无能,巧滑避敌,卿贰科道,连章纠劾,异口同声。前据李鸿章电称,因叶军接济难通,屡商该提督用海军护运,辄以恐堕奸计为词,迄不照办。当‘高升’轮船被击后,正倭船纵横无忌之时,乃丁汝昌报称:统带各船于廿五、六日往返汉江口外,并无所遇,折回威海。其为捏饰,显而易见。按其先后迁延观望情形,参以众人公论,断难胜任统带之任,若不早为更换,直待偾事之日,虽治以重罪,亦复何济于事。兹特严谕李鸿章,迅即于海军将领中,遴选可胜统领之员,于日内复奏。丁汝昌庸懦至此,万不可用。该督不得再以临敌易将,及接替无人等词曲为回护,致误大局。懔之。钦此。”

8月28日(七月二十八日)上午,丁提督在刘公岛收到李鸿章来电:旅顺龚道来电,顷东沟电局委员来电称,昨日早卸米时,有红色船2只,似鱼雷艇,在口外巡视探望,恐系日军船。各军饷械甚多,均须由此道转运,必须得水师舰船时常游弋三山、海洋、大鹿各岛一带,庶保无虞。东沟转运饷械只此一线,海路极关紧要,汝应酌带兵船速往梭巡,遇敌即击。威海仍留船协防,倘日船闻信西来,亦即迎头痛剿。朝廷责备甚严,勿稍玩忽。

下午,丁提督为保黄海海面运输安全,复电李鸿章:明早统带“定远”、“镇远”、“靖远”、“致远”、“经远”、“来远”、“济远”、“平远”等船往海洋岛一带巡缉,并由大鹿岛、三山各岛附近海域巡查,遇敌即击。如见日军舰船西来,立即迎头痛剿。

丁汝昌又被福建道监察御史安维峻弹劾,奏请谕丁汝昌来京声明其贻误军机之罪。安维峻在奏折中写到:“尚书衔海军提督丁汝昌,性情浮华,毫无韬略,虽为海军统帅,而平日宿娼聚赌,并不在营中居住;且一登兵轮,即患头晕之疾。左右翼总兵林泰曾、刘步蟾,轻其为人,不服调度。该提督奉委进剿,乃声称未见敌船,藉词退避。……丁汝昌为罪魁,律以国法,岂复可容?……应请将该提督谕以来京陛见,面询机宜,俟到京后,再降旨声明其罪,庶不至激而生变。似此办理,较为稳妥。……”

8月29日(七月二十九日),因丁汝昌之海军提督职务确实难以更换,李鸿章在复奏折中指出:“提督丁汝昌叠被弹劾,屡蒙谕旨垂询,当此军事紧急之时,果有迁延避敌情事,亟应随时严参,断不敢稍涉徇护。惟现在密筹彼此情势,海军战守得失,不得不求保船制敌之方。敬方我皇上详晰陈之。……伏读叠次电旨,令海军严防旅顺、威海,勿令阑入一步;又令在威海、大连湾、烟台、旅顺各处梭巡扼守,不得远离等因。丁汝昌各将领屡求添购新式快船,……盖今日海军之力量,以之攻人则不足,以之自守尚有余。……丁汝昌从前剿办粤捻,曾经大敌,迭著战功。留直隶后,即令统带水师,屡至西洋,藉资阅历。创办海军,特蒙简授提督,情形熟悉,目前海军将才,尚无出其右者。各将领中,如总兵刘步蟾、林泰曾等,階资较崇,……且全队并出,功罪相同,若提督以罪去官,而总兵以无功超擢,亦无以服众心。若另调他省水师人员,于海军机轮理法全未娴习,情形又生,更虑偾事贻误,臣所不敢出也。……”

早间,丁提督率舰队驶离威海,前往三山、海洋、大鹿各岛一带,晚过海洋岛北寄泊,派人询问岛民及船户是否见倭船,均答未见。

8月30日(七月三十日),丁提督率舰队开赴大鹿岛泊巡,途中分别看到陆军用民船5只运送军需,其中2船由大沽运米,3船由旅顺运军火。

8月31日(八月初一日),丁提督率舰队巡缉至光禄岛、三山岛海域,夜晚到达大连湾后,接烟台探事西员来电称,旅顺北有两艘日本船,当夜寄泊大连湾。

丁汝昌等北洋海军高级将领又被编修张百熙弹劾:“海军统领丁汝昌迭经参劾,蒙恩贷其一死,虽僅予薄谴,亦足以激士气而警效尤。惟闻丁汝昌固属无能,而其左右翼总兵林泰曾、刘步蟾两员尤为庸懦无耻,调遣赴援之始,该总兵即战慄无人色,开轮后匿伏内舱不出。丁汝昌为所牵制,不得自由,以致恇怯退缩,为天下诟詈。”

光绪帝降旨:“……丁汝昌暂免处分,著李鸿章严切诫饬,嗣后务须仰体朝廷曲予保全之意,振刷精神,尽心防剿,倘遇敌船猝至,有畏缩退避情事,定按军法从事,决不姑宽。……该提督仍应驰回威、旅一带梭巡固守,并随时勤加侦探,相机迎击,以期力挫敌锋,藉观后效。钦此。”


声明:本网转载刊登此文仅以传递更多信息为目的,不代表本网支持或赞同文中观点。

关于作者  (请作者来信告知我们您的相关资料,点击这里查看我们的联系方式。)

avatar

戚俊杰,1949年生,山东威海人。现任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研究员、山东省历史学会副会长、山东社科院甲午战争研究中心副主任、威海市文物保护技术协会会长。长期从事文物保护与史学研究,主编、合著各类图书10多部,发表论文近30篇。被评为山东处文化系统优秀专业人才,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主要著作有: 《北洋海军研究》(第一、二、三辑)、《姜书璞治砚艺术》、“《勿忘甲午》”丛书。


相关文章

百家争鸣

  • 替代图

    略述丁汝昌在逆境中之作为

    中日甲午战争爆发后,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虽然尽职尽责……甲午黄海大战之后,丁汝昌与北洋海军的处境更为艰难。特别是旅顺失守,战伤未愈的丁汝昌更加成为反对派攻击的靶子。他们把旅顺基地丢失的责任一股脑地推到了丁汝昌的头上……

  • 替代图

    唐置登州与登州海行入高丽、渤海道

    唐代设置登州至民国年间废止,登州成为山东半岛东部的政治经济中心历时1300余年。唐朝再置登州与当时海上运输事业的发展和半岛东部军事上的重要地位有关,“登州海行入高丽、渤海道”,在与朝鲜半岛及日本诸岛的外交与贸易上发挥了重要作用……

  • 威海卫老照片

    “威海卫”的变迁

    威海地处山东半岛要冲。史料记载,自元代以来,经常受到日本海盗(史称“倭寇”)的侵扰。明朝建立以后,深以倭患为忧,奠都不久,即整饬海防,以资御敌。明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明朝政府将文登辛汪都三里东北近海划出,设威海卫(寓意“威镇海疆”),派兵驻屯。当时威海卫有防无城,直到明永乐元年(1403年),魏国公徐辉祖征集文登、宁海(牟平)军民数万人构筑卫城,由时任威海卫指挥佥事的安徽凤阳人陶钺主持事务。

  • 戚其章

    一个学者的追梦之旅 ——怀念戚其章先生

    戚其章先生就是一个有梦而且一生追梦不舍,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而不罢休的学者。人贵有梦,有梦就有理想,就有目标和追求。梦是实现人生价值和事业成功的起点。但更重要的,是追梦不舍的行动和不屈不挠、百折不回的毅力,以及“不到长城非好汉”的决心和信心。否则梦是难以圆满的。

  • 替代图

    关于吴长庆的生年问题

    吴长庆是清代淮军“庆字营”统领,光绪八年(1882年),因戡定朝鲜“壬午兵变”而受世人所重。他究竟生于何年,史学界至今并无定论。究其原因,主要是在吴长庆的早期文献材料中,大多数没有述及吴长庆的生年。如兵部侍郎江苏学政黄体芳撰的《诰授建威将军广东 ...

  • 替代图

    关于清末以前威海、文登三部旧志时间断限的探讨

    因为考证“威海八景”产生的年代,对清康熙年间编修的《威海卫志》(以下简称康熙威海志)的时间断限进行了一番研究……

  • 替代图

    过年祭宗

    据考,邹氏先祖,于明朝年间,迁自云南。前不久老家来人说,曾一度传说在文革中被焚的家谱,竟被一位有心人收藏。此公德莫大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