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戚俊杰

出处:甲午网栏目:(暂缺)发表日期:2012年2月12日

摘要:6月21日(清光绪十年五月二十八日),丁汝昌率“超勇”、“扬威”、“威远”、“康济”四船齐集天津大沽口外,待命巡洋……

关键词: (暂缺)

1889年

3月初(清光绪十五年二月初),丁提督率舰队由上海启航,驶回北洋驻泊。

3月7日(二月初六日),丁提督收到汉春转来刘铭传的复电,得知保案春末夏初出奏,张九的保案由海军提督丁汝昌送呈。

3月8日(二月初七日),致信禀报刘铭传爵帅:后山一捷,各处来函请托附保衔条如九秋落叶,扫却不尽。明知事有限制,故每有托函当即婉谢,怨讟之兴所不敢计也。张纫翁令弟佩绪,旧岁曾有友人函托附保,汝昌因请保人员已觉溢分,不敢冒渎。昨日汉春兄转到宪台复电得知,保案春末夏初上奏,张九兄保案令汝昌送呈。兹谨将张公衔条、履历一并遵寄。又汉春兄部下洪、唐两弁亦函挽代求列保,第有一同附呈。祈酌察行之。

3月22日(二月二十一日),致信复州朱得轩司马:前敝军派朱游击在复州圆台子订购燃煤后,该窑未能交足原购煤数,剩余银两应令退还敝军,此案前曾蒙贵处前任陈司马代为讯追,迄今尚未了结。伏望阁下俯查前情,饬其速缴,以期尽早结案为幸。

3月25日(二月二十四日),丁汝昌率带“定远”、“经远”两舰抵达大沽,锚泊于沙外海域。

3月31日(三月初一日),丁提督在天津致电海署禀报,二月初由沪回北洋,二十四日带“定远”、“经远”两舰泊大沽沙外。“济远”、“来远”在沪上坞油修未回,“康济”船在福州船政改修,其余舰船均在威海卫操练。

是日,还在天津复信东局沈、潘、刘、张四位管事:昨奉手毕,祗悉一切。客岁尊复装药各节,并签出四条一笺。时将南行,当在威防传知各船遵照,并函复贵局,俟来春再为办理。未经见收,不知浮沉何处。今准函示各项,容事竣再饬各船照办。

4月1日(三月初二日),在天津复信唐景星(即唐廷枢):来函及咨稿读悉。查敝军订用贵局煤斤,如何起运装卸,记得原议结果并入咨稿。其中,并照办已久,从无他说。今乃大作变更,此条款无从消纳。此后烟台、威海两口交收煤斤,无论敝军有无码头,仍由尊局包送到堆煤处所。至于各船领用时,由煤堆处复运到船之费,概由敝军自费认帐。烟台煤栈一时亦难自设,且贵局在烟台发售煤斤亦不仅仅只水师一处,似宜照旧办理,未为不善,不必又作一番举动也。尊示将咨稿奉缴,无须另备文牍。希俯照行之。

4月4日(三月初五日),丁提督在天津拜谒李中堂,回答李鸿章询问闽省船厂及“龙威”船的有关事项。

4月5日(三月初六日),在天津致信福建船政大臣裴樾岑(即裴荫森)节使:新正舰船由福建起程直抵歇浦(指黄浦江),勾当快船进坞,住将一月始归北洋。昨来津谒相,询及闽中情形,昌对以尊者谕及“龙威”约四月齐竣,台旆尚欲乘以北来商筹闽厂经费之事。相帅问新坞及广东订造快船情形,驾如北来,希望将两项图纸及说明带来为幸。起程时间议定后,请先赐一电,汝昌在威海迓楼船随从去天津,以便相帅咨询一切。届时伏祈行尊过威,幸得接迓为前导之趋。“康济”船工程如何?是否先来?抑系同“龙威”船一齐北来,恳请告知为叩。

4月8日(三月初九日),丁汝昌在天津复信吕庭芷:请假之管轮学生除刘、周、汤、赵四生尚未来天津外,其张葆蓉等十五名今蒙来船。查名单中郭之骏一名尚未随来,据称系临时患病,应准予赶速调治,俟刘国桢等四名到天津时,请饬郭之骏随同到船供职,不得久旷致误。

同日,丁提督还在天津大估致信张次韩:在津期间诸多叨扰,兼承惠派小轮摆渡,合军官兵全无濡滞之虑,感激尤深。所需作样品的子弹,一时照捡奉,实在来不及。兹先将急需作样之哈乞开士各样子弹等件,饬令“定远”查所有者各捡两颗附呈。外具清单,祈查收为幸。计开清单如下:哈乞开士四十七密里钢子贰颗(撞信与五十七密里同,未配,毡垫无),铜壳贰个;三十七密里开花子贰颗,群子贰颗(座子太大,与铜壳不对),钢子贰颗(撞信子未配),铜壳贰个,毡垫贰个;五十七密里开花子贰颗,群子贰颗,钢子贰颗,钢子贰颗,铜壳贰颗,撞信子贰个,毡垫贰个。

4月11日(三月十二日),丁汝昌统带“定远”、“经远”两舰,由大沽口启航,抵达威海卫。

4月12日(三月十三日),在威海致电李鸿章:由大沽口带“定远”、“经远”船已抵达威海卫。至此,北洋海军各船除“镇南”、“镇西”在沽油底外,余船均驻操威海,将新章程规定之重要事项清理完结,再报出海操巡计划。

4月13日(三月十四日),在威海刘公岛收到吴徵三(即吴安康)来信。

4月14日(三月十五日),在威海给吴徵三复信:昨由津门旋威奉手谕,祗承一切。藉念雄师已安旋沪上,维勋履胜常为颂。敝军鱼雷大副林立金,现已禀请咨补中军中营守备,业经奏准在案。甫行定章,旋又轻易更动,自问殊不成事。昨已饬邓管带速电该员,克日回来驻防。望执事得此信后,倘彼仍未动身,恳请转饬他星夜北来,以重职守。倘执事诚以该弁为贵军不可少之人,须禀南洋大臣咨明北洋大臣达部开缺,似尚可办。日后敝军遇有本船升调本船之缺,仍应禀请咨明办理。既讲南北一家,更须事归一律也。祈老哥俯察行之。

4月15日(三月十六日),在威海致信罗稷臣:“镇远”舰总管轮德国人衣甫兰脱刻销差回国,其应领薪水截至西历4月底止。其应赏一个月薪水,以及回德国途中上等舱位船价,伏请查照定章付给。两项是否以前领过,亦望查明后再行核发。至于应行分别详咨之处,会衔与否?希望照以往成案规定办理。办理结束,请示复为叩。到威海后,逐饬纠办新章饷册以及查核资俸等事,俟略有眉目,即带领各船出海操阵,驶至大连湾演炮打靶,并逐试鱼雷。“威远”、“敏捷”两练船拟先令出海,在北洋一带驾驶训练。

4月19日(三月二十日),在威海致信大沽船坞高仲瀛、顾廷一:兹令“威远”、“敏捷”两船出海操练,有需领之件饬先过沽上。查“敏捷”船前经该管带禀请航海应备要件急须候领者外,照开一摺,祈即查照发给,俾资应用为幸。

同日,又致信张次韩:本月初九日曾泐一书,并附哈乞开士作样品之子弹,外具清单交“快马”轮带去,当蒙照数收入。兹复由“经远”查取四十密里快炮钢弹、开花弹各两个,又前面嘱全军格林作样品子弹,兹查取共六个,外具清单一并奉去,统祈点收。再,“威远”船前由贵局领到新购十生地零半炮未曾随带炮表前来,致使放炮时一切无从查考。伏望跟查捡交“威远”林管带为幸。倘原来随炮并无此件,可速致函该厂补送前来。“威远”、“敏捷”两船出操经过天津,已嘱如短军火,可出具关领由尊处请发,祈查照。列单详开如下:格林炮子叁包,壹包两颗(“康济”、“威远”相同,“超勇”、“扬威”、“镇东”、“镇西”、“镇南”、“镇北”、“镇边”、“镇中”均相同,“致远”、“靖远”相同);克虏伯四十密里快炮(钢弹两个,开花弹两个,开花弹两个,毡垫、撞信全)。

同日,又致信东局沈:本月初在天津曾答一笺,当邀察及。承嘱送各种药袋作样品仿装一节,由津回威海后,当饬各船将未经送样者,分别药袋、袋式捡呈前来,并将装法情形一律注明。所呈袋中有药者应由贵局装就发给,无药者请照制空袋发由敝军自装。外具清单并药袋、袋式各壹箱,统祈查照,见收示复。

同日,在威海又致信罗稷臣:兹令“威远”、“敏捷”出海操练,先过沽上藉领应需各件。吕文经在贵处应办事件如已办完,即请知照前往“敏捷”船供差,仍食该员原领薪水。到该船暂行大副职事,随同出海,俾可研究北洋练船操艺程途,待日后得以遴用。希查照转知为幸。

“镇远”舰总管轮衣甫兰脱销差前已函告,当邀省识。兹将“定远”舰迈思脱调赴“镇远”舰顶替衣甫兰脱职事。特此告知。

是日,在威海还致信大沽船坞管事:前由贵局请领焦炭50吨,已经发交“定远”舰5吨,到威海过磅,仅3吨有奇,数目甚为悬绝。祈饬查清。“镇西”、“镇南”进坞,修竣如东来时,请发给两船焦炭各10吨,带回威海应用为幸。另外,“威远”船请领各件清单呈附,祈照发。

4月23日(三月二十四日),在威海致电李鸿章报告:今日“威远”、“敏捷”两船出海,在北洋一带操训。余船二十六日演阵,到大连湾打靶、操鱼雷。“康济”船在船政修改,据该管带电称,五月底方可竣工。南洋各船北驶会操的时间,吴安康来电称,下月初来威海会操。

4月25日(三月二十六日),丁提督率北洋海军“定远”、“镇远”、“济远”、“致远”、“靖远”、“经远”、“来远”、“超勇”、“扬威”9船离开威海,举行巡洋演阵,并前往大连湾打靶、施放鱼雷等。

4月26日(三月二十七日),统率北洋舰队抵达大连湾,捡军火粗备之炮,先行打靶。

是日,在大连湾致信刘含芳:三春将尽,适当稍暇,亟须乘间一操。带各船齐集大连湾,捡军火粗备之炮,先行打靶。然后校演鱼雷,还须请福来舍前来会同考验,望转知,并请他立即乘去船来大连湾为祷。尊处倘有仍需该员之处,操演结束立即送回旅顺口。再,各船请领军火一节,兹先将欠缺各件但应该补足的数目汇开一摺,送请核发。其军操应需军火数目曾与执事议有定章在案,敢请查照咨会,运解来旅顺。大约何时到齐,请提前示悉,以便专船走领,以备军实而重操防。实深同幸。

再启者:“定远”、“镇远”打靶所存黑药未能合用,兹将该两船三十零半生地各捡八出,十五生地各捡十二出送呈,请查照饬换黄药,速交“来远”舰带到大连湾等候打靶用。倘若贵局惠允抵换,固属省事,若有不便之处,只得将送去黑药作为缴项,由贵局照数给一收条,发下黄药作为领项,随后令两船补具关领送请备案,酌裁行之。再,五船素常炸弹一概缺乏,用外国所购钢弹打靶,未免可惜。便中咨提军火时,先将此项注明急需,期可速运。再者,现试鱼雷还须罗哲士前来帮同校验,允许可即转告他同福来舍同乘“来远”舰前来为幸。操竣,如暇过旅,再面谢。

4月29日(三月三十日),丁汝昌给刘含芳发去书函文件,禀呈军功作把总、外委奉批全案,以及履历格式等。

4月30日(四月初一日),在大连湾致信旅顺刘含芳:昨由马递驰寄之信函,谅已收到。“来远”舰到大连湾,欣承手示及分示表格帐单,均敬阅悉。旅库无存等项,蒙即筹办,纫感良深。俟“利运”装载来旅,祈查运到某件,赐函见示,以便专船一齐请领,免得零星散涣,难归划一也。此批军火,前函声明专系补足各船欲存缺数。其本年年操应需军火,前议定数具在冰案,仍恳请费神预为知照天津管员,遇船续运来旅,以便汇领为幸。开列提取样品各件清单,已饬各船,容查送前来再呈可也。鱼雷木靶尚在威海,日后遇有方便之时,定当即时运缴。呈去黑色药已蒙饬存,并准如数换到栗色饼药。甚为感谢!

南船北来会操,二十五日电告知,四月六日由沪直程。弟原拟初八日由湾回威海,大人既偕祝老来大连湾,难得一晤,会商各事。决定候驾一日,初九日再为南渡。

福来舍之事,查原来饭资每月90元(此项仍按月给领),后经该弁与琅威理私议每月只需30两,弟处据其所拟禀办。今如公言,须另为设法。俟回威海倘有可以置议之方,胡不乐该员益加鼓励耶?陈文祺,敝军除号衣书外,别无给事,一经蒇事,即令回旅供职。

5月4日(四月初五日),在大连湾复信刘含芳:“遇顺”船来,敬承手毕,聆悉种种。前时见寄一单,仅查取三宗。素有存样,送请查照。其余均无存样。现在行次,匆促难以绘图。望阁下先找有样者先为办理可也。单开送图样各件如下:救生球用方蓝火号壹个;“定远”名电拉火、“济远”名电气,均铜螺管电火壹个(带线),电信子一个(雷用)。无图样各件如下:电信引火帽;速着火引(洋火罐用);慢着火引(慢着火引、引火绳同一物);铜碰引(配长火号用);手火罐(洋火罐、火罐同一物)。

5月5日(四月初六日),在大连湾致电李鸿章:北洋舰队各船操巡打靶,演试鱼雷已经完毕,明日即启航回威海。

5月6日(四月初七日),丁汝昌统率参加操演打靶的北洋舰队,由大连湾启航,开赴威海卫。

5月9日(四月初十日),丁提督在威海致电李鸿章报告:顷接吴安康来电称,各船修理刚刚竣工,现因水小,须待十五潮高水大,方可出口北来。

5月10日(四月十一日),在威海收到德璀琳税司来信,其中还有怡和洋行的有关单据。

5月11日(四月十二日),在威海复信德璀琳:来函与怡和各单据,收到均阅悉。乐童教习之事,在大连湾曾电复,当陈省览。乐童须俟五月领饷船顺便载赴天津,教习薪水数目即照原议,届该学童们开学之日,方能起支。惟查照办理为幸。怡和船撞“济远”事,“济远”方管带称,按公法规定,行船碰锚泊船,一切花费均应归行船付偿。在上海时,方管带同状师与该行议明照办。查怡和与水师素称念好,似此区区之款原不必一味认真,然事非曲直既以公法为准,担文及管轮两酬款自应仍归该行照例付给,公论使然,非故吝也。洋单一并缴还,望照实转达,实纫公谊。

5月13日(四月十四日),丁汝昌在威海收到萨镇冰由船政发来的电报:“康济”舰鱼雷机筒若回北洋配装,甚费事,恳请速将该机筒寄运闽厂装配。

5月14日(四月十五日),在威海致信刘含芳:所呈石胆的正确用法,前函曾经陈述明白。嗣“镇西”舰管带归来,据他讲,可当作握在手中的弹丸,逐日摩娑,未曾钻取内含清液一为点试,殊觉非当。号衣书已画就,精致已极,微陈文祺之力不及此也。惟尊处旷公多日,自问殊不近情耳。现派“镇西”船送他去旅顺,石胆用法已嘱其当面详陈,请按法一试,俾期速效。敝军前作屯船两艇早经腾出,除护军拨用一只外,余者一只应请派人驶去应用。弟所请出各等品功牌,现拟将历年发给某某各衔名,汇案禀请咨部。除本军得有功牌之弁勇等,已由弟处查取外,所有贵营先后由弟处发给功牌各弁,即祈饬开姓名、籍贯、年岁以及现供何差,一并逐名汇录一摺寄下,以凭合案出详。还有,海军提标欲设两员,其游击一员已会商议定,拟请以副都统成鹤借补;其守备一缺,拟请以阁下前议之郝弁升署。该弁出身、年籍、三代履历,即请饬照赶造,速送前来,以凭禀办为幸。

再者,“康济”管带萨镇冰来电:据辛格立讲,鱼雷机筒若在北洋配,甚为费事,恳请寄闽装配。查此项机筒,前由尊处购买。约何时可以寄闽省船政,敢祈详示。缘“康济”各项工程五月间一律告竣,等候鱼雷机筒装配结束即可北来。此恳,望见复。

5月23日(四月二十四日),在威海复信复州朱得轩司马:承附示欠交军煤一案,查商人本属不报煤数,以致造成前后不能相符,究其原因是因该委员办事荒唐,认人不的造成的。但此事已在冰案,应如何尽早处理完毕,即恳准情酌理。片言析之,总期从速了结为幸。

5月24日(四月二十五日)中午,在威海致电李鸿章报告:“威远”、“敏捷”两船昨日回威海。南洋各船二十日抵达烟台港,还没有到达威海湾。

5月25日(四月二十六日),在威海致电李鸿章报告:吴安康率带南洋“寰泰”、“镜清”、“开济”、“保民”、“南琛”、“南瑞”6船,于昨晚抵达威海湾。南、北洋舰队应如何会操,容细商。俟各号令明悉,方可出海操巡。

5月29日(四月三十日),丁汝昌在威海刘公岛上的提督署里,与林泰曾、刘步蟾两位总兵研究海军号衣图说。

5月30日(五月初一日),在威海致信罗稷臣:海军号衣,迄无良法。昨日两镇捧来新拟图说一本,兄公共同商核,尚称粗妥。惟念体制攸关,必须斟酌尽量完善。不然,人之多言,将有起而议之者。故特专函赍送,惟祈详为考校,损益折中。如有简明之法,尤望惠赐删改。一经完妥,希面呈相帅鉴定,请示施行。倘帅谕可用,请立即就近付之剞劂。若应须公牍呈送,仍希由尊处会衔,禀请相帅转达海署酌夺,分别颁行中外。诸望费神,实纫公谊。

同日,又致信大沽船坞负责人:敝军机器厂配制零件,有可以废铜熔造者,望将贵坞所存由船底揭下废铜板捡发10吨,交“经远”舰带回威海应用。敝军装水之船当已竣工,卸煤驳船是否开工?均请告知。制成的水鼓,亦交“经远”舰带来。

是日,还致信东局负责人:敝军“敏捷”练船本系货船改配,昨日巡洋归来,据该船管带禀称,行驶海上,底舱太轻,多有未妥,请添压载前来。查此次原来装货之舱,现改为水勇住室,未便以沙石压载。因念贵局当不乏存有已经作废之铁,无论何件,乞饬发50吨,交“经远”舰运至威海,俾资压载为幸。如果没有库存废铁,也请见示,当再禀请购买。

5月31日(五月初二日),在威海收到李鸿章来电:船政裴荫森来电称,“龙威”钢甲舰海洋试航,升大火,每点钟得四十二中海里,极为坚稳灵动,惟右边机器在洋面折损小螺丝两个,业在壶江修整完好,驶回次;该船镶配工程尚须两个月。闽无谙练管驾,恳请中堂定夺,或派管驾官一员,率带驾驶、管轮等人来闽上船;或即派“康济”舰管带萨镇冰都司管带开赴天津,则敝局当另派出洋学生黄鸣球暂时带“康济”。急盼复电。应否即派萨都司管带“龙威”舰来天津,希妥为核复。

6月1日(五月初三日),在威海因“敏捷”船之事致信大沽船坞管事:“敏捷”练船本系装货之船改配屯勇,因此底轻不稳。昨者巡洋归来,据该管带禀称,驶行洋面遇风多有不妥。拟将最关紧要之处,吁请妥为改修。已嘱琅威理带同敝军机器厂洋匠前往勘验,据称机器厂可代修改装。应需料件已令该船管带开单前来,照抄奉去,祈查照发给,交“经远”舰带来为幸。

6月2日(五月初四日),丁汝昌就培训军乐团事项致信德璀琳:前承允尊处代教军乐学童之事,兹饬该学童等随“经远”舰前往,所有人名与饷册,以及在册人等夏季三个月口粮饷银同时带去。还有,聘请教习的津贴,每月京平银壹百两,先付三个月,共京平银叁百两,一并都由我处中军送交尊处妥存,按月查照发给。自该童到达天津开学之日起算,以五个月为度。请饬该教习一律教精,以便届时达到演奏要求是幸。至于该教习还有津贴两个月贰百两,俟秋季再乘领饷之便带去便可。诸事费神操劳,容日后到天津再行面谢。

同日,就新式六出手枪之事致信张次韩:客岁蒙交下新式六出手枪,经总查琅威理试放后,曾于去年夏初四月十六日函复可用,并将原枪缴回,恳请照样购买500支。应带若干子弹,以及随枪的枪鞘、子弹盒、皮带均须齐全无缺,刻下此件倘已购到,希即点交“经远”此去天津时顺便带来。随后另文咨请备案。

6月3日(五月初五日),丁汝昌因南洋舰船索要《海军章程》之事致信张次韩:四月二十五日南洋六船到达威海,连日与他们集体商讨会操各节,故不能前往天津。一俟将应需号令演有大致,即行合队出海操巡。《海军章程》南洋统领吴安康索要,敝处已无存,望即捡10部,交此次领饷之船顺便带来。

各船军械日见繁增,必须责有攸归,方足以昭慎重。所有章程额设军械游击一缺,即拟以前者所议之成都统禀请借补;守备一缺,以旅顺之郝芗升署。以需人孔亟,行即禀办,特布。祈分别转知。

又因德三(即张文宣)处急需小轮艇以供载运,敝军小轮艇遇风不能涉远,查船坞新造小轮船一只,当已竣工。可否禀请派归北洋护军应用,望主栽办理。刻饬中军严守去天津领饷,出入大沽口还望派“快马”轮一渡为幸。

6月4日(五月初六日),丁汝昌就所购舰船详细图纸之事致信刘含芳:端午节前收到四月二十、二十四所寄两函并大稿摺件,均敬读悉。机器图纸之事已咨询琅威理,据称西方国家船厂无论何人造船,应给图纸式样均随船附去,此外零星分图,纵然是他自己国家购船,也概不能普遍都给。再询问刘步蟾,其说法相同。陈文祺条陈阅悉,若逐将机舱所有之件一例持画,纵置船在坞,亦不易办到,况或行或锚泊之际耶。日后画图一节,只能将舱面、机舱不时修换处,以及原有备用各件查取绘图,以便届时用于仿造可也。

昨日稷臣来电告知,前会禀请调画图的闽生八人已动身来烟台,饬“遇顺”船前去一接,或仍派“镇西”船往渡到旅顺,统归尊处主裁。派坞定章后,应饬往某处画图,日后再为举办。缘于眼下敝军船上既无闲处可置,岸上亦无室足以敷陈,惟有仍请麾下定夺后再分派。

“超勇”、“海镜”两船前仅取彼船备用轮叶代换一次,并未留图。艇船早已饬将应行修换零件备妥,前赴石岛阜矣。旅顺公所逐望费神,空心石不钻而锤,恐水溢于不及觉矣。另外,原寄稿、摺各一件,奉缴。此次敝军随“镇西”船请领零星军火,祈饬查照领字发给。

6月7日(五月初九日)在威海复信丁笛梅:昨准来牍,祗悉。拟调敝军学生张步云供差一节,已饬该生遵照前去,勤慎将事,一如原船。贵船既调该生,必察其尚属可用。倘过船后,从公碍劳,遇有三副等出缺,应请酌补,免得久充无职之差,于公也未便也。其现支薪粮每月十四两,敝处发至五月十五日止。自五月十六日起,再由贵船接发,以昭划一。查该生在北洋练习多年,今开学生之缺,赴尊处之调,日后教养悉赖麾下,伏希加察为幸。此复。奉缴大版。

6月15日(五月十七日),丁提督在威海致信曾国荃:九帅禀报:窃提督顷承复谕,顿释离衷。方悚惶滋妄语之愆,荷栽植且因材而笃。感同身受,矢永心藏。恭维宫太保爵爷鼎裀萃豫,颐福恒丰,仰跂燕誉。弥深夔舞。周都司德润多年,介胄一旦权符,微蒙破格裁成,依旧投闲落莫;该都司受恩既渥,自必报效竭诚。尚乞策励时加,俾得黾皇无怠。

吴镇安康带领各船来威海后,逐日两军以小轮艇会演各阵,并于夜间加操御敌各法。所有行海应用号令一经就熟,约在本月下旬当可巡阅各口。俟定准出海之期并应巡阅某口之处,届时当会同吴镇电禀上闻。知关燕念,谨附陈之。肃禀。恭展谢忱。

6月18日(五月二十日),丁汝昌与吴安康在威海致电李鸿章报告:拟于二十四日南、北洋舰船约同时开往烟台,添煤购物后分两队活动,林泰曾率“镇远”、“济远”、“超勇”、“扬威”与“南琛”、“南瑞”、“保民”7船,在北洋各口操巡,约一个月回威海;昌与康率带“定远”、“致远”、“靖远”、“经远”、“来远”与“寰泰”、“镜清”、“开济”8船去朝鲜沿海各口,并至海参崴一带操巡,约两个月回威海。“敏捷”、“镇西”、“镇南”3船留威海,轮流出口操演训练,“威远”舰拟先去朝鲜一带训操,并测量水深。

同日,丁汝昌与吴安康收到李鸿章来电:电报分路出巡、合操,甚妥。釜山、元山各处访查,俄船拟在何处屯煤?海参葳以前有不准两或叁艘船同时进口之说,妥商办理。回来时详报一切。

6月21日(五月二十三日),在威海复信德璀琳:“经远”船归来,奉答告,一切具悉。乐童及教习三个月薪费俱荷照收,并嘱教习认真教演,感可胜言。承已代修乐器,计费55元。现以巡洋在即,容归来再为办理。尊意拟另购乐器一节,容操巡结束去天津晤面后,再会同查验议办不迟也。

同日,又复信大沽船坞的顾廷一与高仲瀛两位观察:“经远”回威海,奉答章,祗承种种。水船两艘收到“敏捷”船带来领件,除角铁及铁板各项贵处无存未发外,余者均饬该管带照开寄之摺点收。承询驳煤船一节,查此件,前经琅威理同此次所制水船同案,禀蒙相帅面允准办,当即一并绘图送交贵坞制办。今水船已成,仍请查照水船成案一律办理为幸。此次请领废铜板,敬悉尊处无存。俟后倘有储蓄,恳请务必代留10吨,以便遇用再领可也。

同日,还复信东局负责人:“经远”舰返回威海,奉赐复,祗聆种切。并蒙发到补足前案数目之压载废铁,计有10吨之谱,业经收讫。惟此次请领废铁,承示有废水柜数件,块然一物,甚赘,未复。念尊处炉锤广运,可否饬近代拆成片,俾适于用,如何?否则,不能用之炮子等件亦可。

另外,顷奉赐缄,恭悉海军衙门另调机匠接充昆明湖轮船管机,贵局嘱托由敝军选赴补一节,现查有陆保壹名,在北洋兵船管轮多年,光绪六年曾随赴英国接带快船,为人甚属老成。特派前往祈察可否,再为禀送。该弁履历已嘱自带送呈。

6月22日(五月二十四日),在威海将分队操巡训练各节,致电刘含芳。是日,丁提督与吴安康带领舰队开赴烟台。

6月23日(五月二十五日),丁汝昌、吴安康率南北洋舰船抵达烟台,为舰船添煤购物。

同日,丁汝昌在烟台致信旅顺刘含芳:昨在威时,曾将分队操巡各节,由电布告,当邀省览。现已到烟,将应用各节添足,弟即会同徵三带8船去三韩东南各口,并且往北要到海参葳走阅一周,约两个月时间当可旋役。凯仕会同南北洋各管带共7船,周历北洋各口操巡,已嘱他过旅西澳船位之时,如可试泊,祈就近嘱凯仕详细测量,加意一试为幸。其余有敝军应办事件,亦请一并转嘱,缘弟暂且无暇赴旅也。

敝军历领毛瑟枪子,屡屡演放,铜管开者不一而足。上月末旬,“镇远”舰交由洋教习钱鲍察试放,以铜管炸裂,将枪膛来复线炸坏,枪首并亦挺起。当时令各舰将所存毛瑟枪子每箱取数十颗试放,不过火者间或一有,而铜管炸裂者大率有三分之一。经查半数系光绪 十一年起历年所造者。似此情形,平时操练用时留神,庶几不致自伤。若经临战事,诚恐有误。兹特令“镇远”舰将放过裂管及未放原枪子各捡壹百颗,祈查照饬一验试,应如何办理为宜之处,请您裁决为幸。现各船拟将存放的毛瑟枪子呈缴,倘贵局有运到者,先请酌换若干,发交去旅顺之各船领回以便试放,实纫公谊。至于枪管炸裂之详情,已嘱凯仕面陈。请赐询为幸。

6月27日(五月二十九日)上午8时许,丁汝昌提督收到李鸿章电令:朝鲜东海各岛,对于大局颇有关系。应就便酌各船分赴朝韩各岛,详询土名,测绘图说呈核。

6月29日(六月初二日),丁汝昌在朝鲜致电李鸿章报告:统领南北洋8船已抵达朝鲜仁川。

7月2日(六月初五日),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等人到达朝鲜汉城。是日,朝鲜国王接见了丁汝昌和吴安康等人。

7月5日(六月初八日),丁汝昌、吴安康等在朝鲜致电李鸿章报告:8船明早开赴朝鲜东海一带测操,均无法通电汇报,俟月底到海参崴再致电呈报。请李中堂转报海军衙门。

7月6日(六月初九日),丁汝昌、吴安康率带南北洋8艘舰船驶离朝鲜仁川港,开赴朝鲜东海一带测量、操训。

7月17日(六月二十日),率领南北洋8船由朝鲜巨文岛开赴元山一带,准备添足燃煤。

7月19日(六月二十二日),丁提督在朝鲜釜山致电李鸿章报告:前天各船由巨文岛开元山。过釜山外,因电报,令“威远”船进口泊两日。到元山俟煤添齐,“经远”、“寰泰”两船来威,余船去图们江一带测操数日,再分两船去海参崴,两船到穆湖葳,余船留元山交刘步蟾督率操练。到崴后再报。请电报海署。

8月10日(七月十四日),丁汝昌率诸舰抵达朝鲜釜山,各船借此装燃煤。

同日,丁提督在釜山致电李鸿章报告:各船顷到釜山装煤,约十八日开驶。“定远”、“寰泰”、“威远”途中还要测看两三处,余船由邓世昌先带回威海。日记并会晤韩王情,俟汝昌到天津面吴转送。请电海署。

8月23日(七月二十七日),丁汝昌、吴安康率南、北洋舰船安全归来,结束了历时两个月的操训巡洋及测量考察活动。

8月24日(七月二十八日),在威海复信东局管事大人:昨巡洋归,两奉惠书,只承一切。蒙贵局装制“定远”、“威远”、“敏捷”、“超勇”、“扬威”5船和枪炮学堂边炮药袋5种,共30出。兹“镇西”船去天津,即祈捡交该船领回试用。至于每种仍请代装若干,俟各船将此次袋装药赶紧试放后,当再函布。前派赴贵局陆保蒙赏资回防。足徵宽以敦下。查该弁谨朴有余,故有时讷于言语,谓有疯症而派充要任,断不敢唐突乃尔也。昌团圆节拟赴天津一行。示以改派周姓一节,容面商办。

再者,“敏捷”船请领压载废铁一事,蒙示有炮子坯20多颗,甚为感谢。亦请饬交“镇西”船领下为荷。至于水柜创开费工既多,第有徐图商办。琐事费神,下怀纫切。

8月30日(八月初五日),丁汝昌提督收到张次韩寄来的书信及应用炮册壹帙。

8月31日(八月初六日),丁汝昌复信张次韩:收到来信及十生地半第六号炮所应用炮册壹帙。查此项系此前汝昌代“威远”船函请尊处转向该炮厂找补之件。兹蒙饬取发下,甚为感谢。已交该船遵领应用矣。

9月2日(八月初八日),致信盛宣怀:前德国伏尔铿厂运到“经远”、“来远”两舰应用机器汽管5束,每束3支,共15支,现存贵关。兹特派人走取,即祈饬该管人捡交,运防应用为幸。

同日,丁提督率带北洋舰队3船启航,前往旅顺,并令林泰曾督率余船在威海坚持操练。

9月3日(八月初九日),丁汝昌率带“定远”、“康济”、“威远”3船抵达旅顺口锚泊后,致电李鸿章,报告近期行程及舰队的训练计划。

9月6日(八月十二日),丁汝昌致信大沽船坞管事:敝军“镇南”需用各件开摺前来请领。兹照誊一摺送请查照,捡现时有存之件先行发下。又威海机器厂请领焦炭20吨,统希饬交“经远”舰此次去沽之便带回为幸。

同日,还致信东局管事人:前“镇西”船来天津,蒙发交装袋火药30出,业经照数收到。惟“敏捷”应需压载炮子坯20余吨,该船未能经手带回。兹“经远”来天津,祈费神饬交走领人顺便载运,以便回威海后发交该船应用为好。

9月7日(八月十三日),丁提督致信大沽船坞管事:兹敝军“定远”舰有应行修制等件,所需各项木料开摺请领前来。特照抄一摺,祈查照仅现有者发交该船先行应用为幸。

9月13日(八月十九日),丁提督又发信给大沽船坞管事:昨据“操江”王管带禀称,该船舱面及机舱有应行修配之处,并开摺请领料件前来。经核实后,除另留底存案外,兹将原摺送请查核,请饬该管人照款发给,以便应用。

同日,又发信给东局管事人:承调周传谦一事,昨已面陈其详,蒙允改派,俾期合宜,且免偏废。兹有“经远”管轮朱金标,操艺尚熟,容止较胜陆保。惟该弁在“经远”月支薪水五十两,倘蒙遴可,能照原支给领,免费筹画固好,倘实有未便,然照尊处原定之数,殊觉难敷用度。尚祈裁酌加惠,俾该弁无竭蹶之困,可期勉力供差,心无他虑也。所有该弁履历已嘱面报,至祈俯察为幸。

9月17日(八月二十三日),丁汝昌接到李中堂转来醇亲王奕譞来电:丁提督等巡海宣威,官兵安全归来,甚是欣慰。所呈送图说,均收阅。丁汝昌会晤韩王,答语得体。李中堂传谕嘉奖丁汝昌。

9月18日(八月二十四日),丁汝昌发信给“靖远”舰叶祖珪管带:先前据禀报你船二管轮朱金标懒惰等情况,当时经调赴“定远”任差。经查看,旋又据“定远”舰管带和总管轮复称,查验数月,人尚无甚毛病,惟操艺不足大船之使用。兹海军衙门饬调管轮,已由东局禀派前去。该弁薪水算至八月底止。一律付清开缺。应考补何人,待汝昌回威海后核办。

9月23日(八月二十九日),丁汝昌、刘步蟾奉命在天津与李中堂讨论志锐的奏折内容。是日,李鸿章即将讨论的情况函报奕譞,认为志锐奏折内容与北洋现行办法大致相同,只是经费不足,未免捉襟见肘,拟施行印花税。

9月24日(八月三十日),在天津致信盛宣怀:前于五月末旬船过芝罘,濒行之际,贵署轿班前来喊冤,当即传询。据该人称名唤褚二,被敝军水手用随身携带的割绳刀扎伤,但他没有将与其殴斗的水手扭带同来,而且也不知该水手姓名,以及在何船供差。当时正值阁下因公远行,愚弟亦即发棹东渡,无法会同追讯,而该轿班又呶呶不休,愚弟当即付养费10元遣去,并告以俟查明后即送贵处讯究。后即通令饬严诘,查得该水手为吴立祥,在“定远”舰充当水手,籍隶天津。本拟此次来烟台会同究治,而您尚须迟日来烟,惟有将吴立祥押交贵处,阁下到烟可彻底研究,抉其纠葛,从严惩办,为日后效尤者戒。阁下有总办营务之责,矧我辈共事有年,素无轸域之分,伏望破除情面,俾无遁饰,以了此案为幸。

9月25日((九月初一日),丁汝昌率舰船由烟台抵达威海港后,立即发电通告,请东局代制药袋,以备急用。

9月26日(九月初二日),在威海致信东局负责人:昨日抵威后,先发电通告,谅邀赐鉴。朱金标刻令其遄速搭轮船赴天津趋诣贵局,敬听指挥,送供要差。伏望加以训导,俾得明澈规模,免有忽略。该弁薪水已发至八月底截止。开去原缺,另有遴弁禀补。尊处禀给该弁薪水,即于九月起支可也。

昨电请贵局代制十五生地药袋300个,需用孔急。祈惠饬速造寄旅顺局存,以便就近走领。前在天津叩扰盛筵,附此鸣谢。

同日,又致信樊时勋:信到后望代做二号通语旗两付,水手帆布衣袋100个,吊床200个,旗纱、帆布均须结壮,赶紧开制,仅本月十五前后寄烟台应用为幸。吊床、衣袋、绳环一切均要配齐,旗子绳亦要配妥,另外再带升旗绳壹捆前来。

10月4日(九月初十日),在威海致信罗稷臣:前在天津面议,责成较重。各洋员会详酌请加薪一节,兹查“定远”舰二管轮阿壁成,“经远”船四管轮区尔,因该两船现仅有此德国管轮各壹员,已是洋总管轮名目。现议阿壁成每月加薪20两,区尔每月加薪15两,合两位洋员原领薪水加上议加部分全数,以准原一外总管轮薪水,仍复较减不少。还有“经远”舰枪炮教习哈卜们,专教全军克虏伯炮操用各法,颇尽心力,月加薪10两,均拟自西历10月份起支,敢祈查照会列敝衔一并详请可也。

号衣图书望从速手裁议定。吕文经事,候“龙威”到威防试验定夺后,再另函通知。

10月7日(九月十三日),丁提督在威海致电李鸿章报告:江南各船,明日去烟台装煤,二十日内可回上海。

10月8日(九月十四日),在威海收到张次韩书信及械器局转交的炮用药袋。

10月9日(九月十五日),丁提督在威海复信张次韩:昨奉赐书并械器局交由尊处寄到十五生地炮用药袋300个,如数收到。信发出去后,某船应用若干呈交关领前来,一并备齐寄奉,或就近交旅局转奉存案亦可。

10月11日(九月十七日),在大连湾致信刘含芳:敝军旅顺煤厂经贵局历年收发各处煤斤数目,前曾咨请赐核,有无不符,未蒙见复。惟该厂虽经移交,须俟尊处核复方可出禀。敢祈查照,从速见复为幸。另外,贵营千总、把总履历,即请饬催速为备齐外,何人何职,现充何差,应补何缺,请费神逐名汇开一摺随履历交下,以凭照办,免有参差。十九日先专船去旅顺,两件办蒇,请交此船带来为盼。还有,前由天津军械所寄到十五生地炮用药袋300个,发去后,各船先后呈送关领前来。兹汇捡送请查照,咨告津局为幸。

弟到大连湾后,拟克日先行打靶,较试鱼雷,候“龙威”船二十日过后抵大连湾,即试定速率,并验轮械。一经竣事,即趋旅防,与阁下就商办理验收各节。先此奉告。外附关领五纸,计“定远”、“镇远”两舰各85个;“经远”、“来远”各35个;“济远”舰60个,共计药袋300个。

10月13日(九月十九日),在大连湾复信刘含芳:醒臣来,奉手告,祗聆。壹是画图各节,当遵示照料。连日来打靶并试鱼雷,等候“龙威”到达,无论去天津与否,必过旅顺与君会商一切,估计大约在10日内成行。又,兹各船领装十五生地炮药,特派弁带勇前去,祈饬该管人照料称装,各装若干,俟该船呈报,再令补具领状送请存案。再各船倘有零星军火者,呈有关领前去,祈查照饬发为幸。

同日,丁汝昌还在大连湾致信金州都统连捷庵(即连顺):日昨获聆伟论,快慰良深。今午归船,准刘芗林观察咨称,贵治平岛南、里岛北有贼船堵劫商船等各情况。查海图未曾载二岛之名,未审平岛即系所谓小平岛者,伏祈详示该岛系何厅何州县所属,坐落何处。倘有熟悉该处之人,请饬派他来船尤为妥贴。当可派军舰一艘前往一巡。藉可详探情形以及贼去踪迹。即请查照赐复,以便遵办。

10月22日(九月二十八日),在大连湾致信刘含芳观察:兹查各船有几项炮弹未经各局储备者,特逐项开出清摺,希查照或制或购,宜早筹置。缘此次打靶已是各船通融挪用,来春应操必须先行请领,诚事之不可缓者也。今岁各船仍须领取尊处有储备各药弹,已饬具领状前去,请查照饬发。又请领各项药袋,东局当有制存者,另开清摺,祈咨照寄旅,以便到时专船来领,备带南行,前派去装药人等当已竣事,乞饬随船来湾为幸。

各船打靶等事已毕,仅有“镇远”舰鱼雷尚未试完,然亦旦晚事耳。“龙威”船二十三日由上海开航,不久当可到达大连湾,速率试样,即趋旅顺就商一切。

10月27日(十月初四日),丁汝昌致电李鸿章报告:“龙威”船由沪开,日久不到。据由上海来的商船讲,“龙威”在吴淞口抛锚,有进坞修理之说。查该船在福建时,未出口即回厂修理一次,今又耽延时日,断不可靠。北洋海军即将赴南洋操巡,“龙威”船若来,无人收管,请速通知不要北来为要。

10月29日(十月初六日),丁汝昌、琅威理致电李鸿章报告:“龙威”船出闽过沪即屡坏机器,恐成病骥为海军日后糜费大累。若将就留用,船行大帮,一船出病,各船停候,耗费不轻。昌等筹商,如试验,机器果然不符合法定速率,不能合班够用,未便收留。今年各船巡洋路远,二十日后必须起航南行,未便再待。该船在上海两礼拜收拾,能否北来,仍未可定,在沪能验而未能收,预备事多,亦难归队,故前电请开春北来,拟请核复示知。

10月31日(十月初八日)上午9时,丁汝昌、琅威理在烟台收到李鸿章来电:“龙威”船在沪能验而未能收,预备事多,亦难归队。所拟极是,已饬急电船政查照。将来过沪察看,如不合用,切勿将就为要。

同日中午时分,丁汝昌在烟台又接到李鸿章来电:船政来电称,“龙威”船身及双轮机毫无弊病,只因小抽水机、小抽汽机屡次修改,是以耽延。顷接上海许令贞干来禀,二十六日开行,系小抽汽机之轴折伤。此件无备用,须回沪制配,因此顺便进坞看底,俟丁统领南下时即随北军巡洋,明春随同北上,亦易知其良窳。求钧电饬丁提督,先于巡洋时勘验,随时电闻,以纾廑系云。看来,昨日转电似尚未接到。将来过沪勘验后再议是否随同巡洋为妥。

11月6日(十月十四日),在威海致信支应局李勉林、刘献夫、胡云湄:“康济”船在福建修理一案,昨奉帅行知,内开贵局核议公费俸饷以八十四日照奏。大修章程公费月支60两俸饷,按五成支给各等因。似此办理,准例而言,已觉从宽。惟奉行知照行该船后,经该管带前来面称,官弁俸薪较多,若照八十四日之议扣支,尚易弥缝;水手人等食用如常,而操作之外逐日帮同做工,辛苦既增,若口粮再照扣支,已用者半归亏累,微特办多掣肘,亦且难洽舆情。查该管带所称,确系实情,昌亦觉无词可解释。若置之不问,酌情似缺。若再详请,仍发核议,往返周章,徒乞灵于笔墨,亦殊无味。且“康济”船因作鱼雷练船有修改之举,较之别船修理似觉稍有区别,不用将细状缕陈,拟请除官弁宗照尊议办理外,其水手人等口粮,仍恳设法详请,照原额支给,通归截旷划销,用示体恤,实为公便。昌非敢以聒聒为能事,势逼处此,不得不有烦渎尊聪。想诸君素重袍泽之情,自有以察及愚衷而乐为之请命也。可否之处,尚请速为赐示。倘应另备公牍,候示再办。

同日,丁提督还在威海致信张次韩:去年秋季“经远”、“来远”两船装去二十一生地炮药,共计20桶。药已经试验完毕,其空桶该船尚须领回,备随时装药之用。兹由该船派人走领,祈饬人查捡发交其带回为幸。

同日,丁提督还在威海致信东局沈葆靖:前在天津曾蒙面允,再拨废铁30吨归“敏捷”船压载之用,又水雷8具归“康济”船学生操练之用。兹“经远”去天津领饷,饬其乘便趋领,祈饬查照发给为幸。再,前由芗林兄处转请代制药袋,亦教“经远”船带来。另外附呈“威远”船送克虏伯十生地半炮用铜螺丝拉火样品壹个,祈查收。

同日,丁提督在威海还致信罗稷臣:前者在天津,曾当面恳请代劳算付在旅顺病故之雷匠汉马,以及“致远”舰病故之管轮恩雪两洋弁之归费、恤银壹节。近期该弁家属屡来函询,敢请查照合同核实定夺。发交汇丰银行兑交夏立士转寄该弁家属,以结此事。恩雪倘无合同,即查照汉马合同酌办为幸。再者,德国人鱼雷教习福来舍及英国人炮首古巴,均请假六个月,从西历11月16日起给与折半薪水。祈查照办理。另外,敝军号衣书由尊处核议进呈后,其底本望寄一份交下,以便此次暂照制穿。日后倘小更易,略改亦未甚费事也。

同日,丁提督在威海又致信大沽船坞负责人:兹“经远”舰去天津领饷,应由贵坞领用各件,饬其乘便请领。昨据该船开摺前来,内开火砖300块,又钢刮刀50把,并附图样前去。祈饬查照,发给应用为幸。

同日,丁提督在威海还致信刘含芳:昨者,在烟台奉两书,未及裁复既旋威防。“利运”船又带到惠言,均各读悉。“康济”船官舱改装房间一节,因现管驾住处业形逼仄,若连学生并住后舱,则管驾办公、食饭、会客又更置何处?查中国及西国学生派入师船,睡吊床者颇不乏有,而管驾与学生杂居一处,却又向无此说也。矧如此巨工,威海之厂亦未易旋斡,第有缓筹之可耳。琅兼统意亦相同,用陈裁察。旅顺公所应用家具铺陈等件,先购后禀,恐日后未易核销。容到上海后通行估价后,再斟酌办理。承嘱到新加坡各节,自当奉为矩矱,甚感。嘱购南木材料等件,倘若到台湾时日不紧迫,易于购取,必当遵办,令侄南旋,届时应乘何船为便,容面告知。至台旆南指,俟船行订有准期,必电告也。

11月17日(十月二十五日),丁提督致信海光寺制造局:敝军“超勇”、“扬威”两船修添电灯一节,秋间在天津曾与琅威理面禀相帅。示及贵局可以制造,无须往外洋购买。兹逐开清摺,并将外洋约估价值一律注录。倘荷查照允制,便中可饬霍良顺前来该两船察看,有应行量绘图式各节,就近即可办理。并请由贵局核估价值若干,见示后,再行开办是幸。

11月27日(十一月初五日),丁提督在威海致电李鸿章报告:“定远”、“镇远”、“致远”、“靖远”、“经远”、“来远”6舰,拟于初七日由威海卫直开上海;“济远”、“超勇”、“扬威”3船同日开,绕行胶州再到沪;“威远”船十三日亦由威海开赴上海。汝昌与琅威理熟商,各船今冬必须进坞,一则船底苔蛎过多,二则远去费煤,到达上海如何办理,再电禀。留威海者,“康济”、“敏捷”、“镇南”、“镇西”并练勇学堂,已令“康济”舰管带萨镇冰督率操练出巡。如果北洋冬季沿海倘有意外之事,已经与机器厂商明,威海水陆营务处牛道昶昞代为指示。请电转海署。

11月29日是(十一月初七日),丁汝昌、琅威理率领北洋海军诸舰,由威海启航,开赴上海。

12月2日(十一月初十日),丁提督与琅总查率领北洋舰队的“定远”、“镇远”、“致远”、“靖远”、“经远”、“来远”6舰抵达上海吴淞口。

12月12日(十一月二十日),丁汝昌、琅威理等在上海勘验“龙威”舰。勘验结束后,致电李鸿章报告:“龙威”出海驶验3个小时之久,往返推算,风差水溜每点钟均未过11海里,如果火舱人员尽心得力,再用好煤,当可过11海里。“龙威”船身长197英尺,宽40英尺,船头吃水13.4尺,船尾吃水15尺,煤舱可容200吨煤,全船吨载、炮位、煤斤装配齐备,计2200吨,舱深22尺。至于抽水机,在沪修理后,虽两次出海,未坏,拟请裴大臣更向外洋另购一副备用,以昭慎重。现仍留该船驻沪数日,将应有添改之处逐一细查,并派洋管轮一名,随该船赴闽,更将机器拆验,并赶办添改工程,以便明春一同北来。

12月14日(十一月二十二日)晚,丁提督在上海收到李鸿章来电称:来电照办,已转电船政。

12月17日(十一月二十五日),丁汝昌在上海收到李鸿章来电:船政来电称,“龙威”船经丁军门出海驶验,拟向外洋另购抽水机一副备用。该船由上海回福建,并派洋管轮壹名同来,将机器拆验,并赶办添改工程,以便明春随水师北来。李中堂指示丁汝昌均可照办。

12月29日(十二月初八日),丁提督在上海致电李鸿章报告:林泰曾率“镇远”、“靖远”、“来远”3舰,初九日由上海开赴台湾基隆绕行后山;汝昌率“定远”、“致远”、“经远”3舰,拟于十二日开赴基隆过澎湖,均在台南安平会齐赴香港。方伯谦俟“济远”舰出坞,率同“超勇”、“扬威”巡闽浙海口,过福州到香港;另饬“威远”出海,赴浙闽一带海口测操。请电报海署。

 

1890年1月2日(十二月十二日),丁汝昌率“定远”、“致远”、“经远”由上海启航,前往台湾基隆。

1月4日(十二月十四日)午后,丁提督率北洋3舰抵达基隆口外,由于风狂浪大,口内狭窄,军舰不能进入,故改变航行方向,开赴澎湖。

1月5日(十二月十五日)上午10时许,丁提督率“定远”、“致远”、“经远”抵达澎湖后,致电李鸿章报告:十二由沪开,十四午后抵基隆外,浪大口内狭,不能进,改向行,刻抵澎湖。

1月7日(十二月十七日),丁提督致电李鸿章报称:林泰曾率“镇远”、“靖远”、“来远”十二日下午2时许抵达基隆抛锚,因连日大风,未能开绕后山,现已电告调来澎湖归队后,“定远”、“镇远”、“经远”、“来远”4舰直去香港,“致远”、“靖远”两舰,因台湾巡抚刘铭传来电告知,万镇在恒春剿番,嘱派该两舰绕至恒春一带声援。

同日,丁汝昌在厦门致信盛宣怀观察:别忽三月,渴念无似。遥维起居增吉,勋履胜常,至以为颂。弟碌碌海上,建树毫无,所幸各船操巡适勘以慰告远注耳。“定远”、“镇远”两舰将赴港进坞,已于望日返抵厦门。拟日内带领各船开往福州马祖澳度岁,正初赴沪,二月初间方可北上。敝军驻威各船,往来烟台旅顺,一切尚求格外照拂为感。

附恳者:叶亮卿兄保案,两次奉旨,日期先后颠倒。前曾赴烟台面求,已蒙执事无为禀请更正。刻下亮卿以前次保案根底未清,未敢于他处邀奖。务乞阁下早为设法禀请更正,是为至要!其两次保案缘由,前已开过节略呈送尊处,兹不令其再送矣。专此附恳。

1月11日(十二月二十一日),丁汝昌在香港致电李鸿章报告:“定远”、“镇远”、“经远”、“来远”4舰现已抵达香港。

1月18日(十二月二十八日),丁提督在香港致电李昌报告:“定远”、“镇远”两舰刮油船底及修配,连日核勘查议,估定照章在坞日期外,每船拆验轮轴,在坞时间须多8天,再加上零星修理,共需24000多元,合计为上年修费的加倍。现在坞内有船。约新正初五日,“定远”舰可进坞也。

2月8日(清光绪十六年正月十九日),丁汝昌在香港致电李鸿章报告:“定远”二十二日方能出坞,“镇远”是日即可进坞。“超勇”、“扬威”两船进坞油底并验轮轴、修配等项,共估费八千余元。粤督派“广甲”来港,并嘱代验估修方案及预算;还奉公文,“广甲”船修竣,照北洋海军章程随队北上操练。

2月22日(二月初四日),丁汝昌在香港致电李鸿章报告:“镇远”舰初七日出坞,“超勇”、“扬威”两舰即可同时进坞。昌拟初六日带“致远”、“济远”、“经远”、“来远”4船出洋操巡南海一带海域,时间大约二十日内回香港。“定远”、“镇远”、“超勇”、“扬威”4舰在港操修,琅威理与林泰曾、刘步蟾两镇督率妥办。请电报海署。

2月24日(二月初六日),丁汝昌率领“致远”、“济远”、“经远”、“来远”4舰由香港启航,赴南海一带海面操练。

3月20日(二月三十日)前,丁汝昌率领“致远”、“济远”、“经远”、“来远”4舰操训、巡历南海各口后,回到香港。

3月21日(闰二月初一日),丁汝昌率领“定远”、“镇远”、“济远”、“致远”、“经远”、“来远”6舰访问西贡、新加坡、小吕宋各口。

4月14日(闰二月二十五日),丁汝昌在新加坡致电李鸿章报告:北洋海军6舰在新加坡锚泊。受到欢迎,更令当地华人兴奋异常。

4月15日(闰二月二十六日),丁汝昌率北洋6舰离开新加坡,前往小吕宋操巡阅历。

4月22日(三月初四日),丁提督率北洋诸舰抵达小吕宋之后,立即致电李鸿章报告,刻抵小吕宋,本月初十日之前赴香港。

4月28日(三月初十日),丁提督率舰队回到香港,装添燃煤。是日,他致电李鸿章报告:刻回香港,赶装媒,约十八日开赴福州,去船政料理粤东新制船只之事。

5月6日(三月十八日),率领北洋舰队诸船及“广甲”船离开香港,前往福州船政。

5月8日(三月二十日),丁提督率北洋6舰并“广甲”舰抵达福州马尾,赶办“龙威”船及粤船各事。是日,在福州船政致电李鸿章,报告舰队近况,以及在船政的各项要事,并计划月底开赴上海。

5月16日(三月二十八日),丁提督率舰队离开福建,开赴上海。

5月19日(四月初一日),丁汝昌率北洋海军“定远”、“镇远”、“致远”、“济远”、“经远”、“来远”6舰并广东的“广甲”及新接管的“龙威”共8船,平安抵达上海。并立即致电李鸿章报告:俟各事料理清楚即回威海。开航时间大约为初十日内。

5月27日(四月初九日),丁汝昌因统带海军巡护察勘海洋辛苦,醇亲王府邸寄电李鸿章称:丁提督等宣威海国,为中国快举,惟念我将士劳勚,不能亲为慰劳耳。祈便中代达,俾众欢欣。已令柴麦具禀详述。

5月29日(四月十一日),丁汝昌提督率8舰抵达威海后,立即致电李鸿章报告:“定远”、“镇远”、“致远”、“济远”、“经远”、“来远”、“平远”(“龙威”改为“平远”)、“广甲”8船,现已安全抵达威海卫。

6月2日(四月十五日),丁提督接到由庆澜、李鸿章转交的醇邸电谕:丁提督等安旋,极慰。希转嘱绘一威海全局并提督署及泊船处一图,要中国渲染画法,可悬之壁间者为快。醇具。望庆澜转禀。

6月3日(四月十六日),丁提督致电李鸿章称:屡蒙奖谕,将士闻知皆有愧感。饬绘威海海军基地地图事,已遵照赶办。是日,李中堂已将丁电转刑部潘庆澜呈复。

6月5日(四月十八日),丁提督听取“扬威”舰管带关于该船维修的方案和所需料件,并将领摺收下。

6月6日(四月十九日),在威海为请领木料之事,致信大沽船坞的顾廷一和高仲瀛:昨据“扬威”管带面称,该船有应行修理各项,需用木料,开摺前来。具体为壹寸厚、壹尺阔柚木壹百伍拾尺;肆寸厚、壹尺阔柚木拾尺;壹寸厚、壹尺阔松木贰百尺。望查照发交。此次“经远”舰来沽之便,带回威海应用为幸。

6月18日(五月初二日),丁提督就银票之事,致信朱伯华:去冬南去巡洋时,曾由贵局发给敝军中军汇丰银行银票一纸,以便沿途持此银票取款。兹者来津领饷,理宜随缴,惟临行匆遽未曾捡带。第有俟回防后,即饬捡寄前来。特布奉告。

6月21日(五月初五日),丁提督就印信及关防之事,致信李勉林与朱伯华:查敝军各员由部颁发印信、关防一节,历奉相帅允可,均由贵局派员随时代领转给。兹先后领到者计有六颗,其已奉文业由贵局领尚未发给者,先后计有七颗。应请惠饬妥便送下,俾得明日先行携带回防。又已奉公文尚未经贵局走领者计有四颗,未知刻下已领来否?希见复为幸。兹分别开具清单一并附去,祈查照为荷。

计清单一纸,计开:

提督银印壹颗

中军左营副将

中军右营副将

左翼右营参将

右翼右营参将

精练前营游击

以上陆颗均先后收到。

中军参将

左翼左营副将

精练左营游击

精练后营都司

后军前营都司

后军右营都司

鱼雷左一营都司

以上柒颗均已由贵局领来,尚未发给。

左翼总兵

右翼总兵

中军中营副将

右翼左营副将

以上肆颗均奉公文,贵局是否领到?请查照回复。

7月16日(五月三十日),丁提督在威海收到周郁山来信,讲述陈兆翱须会衔禀请咨调之有关事项。

7月17日(六月初一日),丁汝昌在威海就人员安排及操训等事,致信刘含芳观察:昨者,郁山兄来函,述及陈兆翱须会衔禀请咨调。应如何禀办之处,似宜由兄与鲁卿兄主稿会弟一衔可也。设有应商情节,俟晤面再办亦可。卞判军调鱼雷学生一节,当在闽时并未见商于弟,今相帅有电谕,应拨若干,即望主裁办理。

嘱拨驾驶学生两名,兹选得林葆怿、曾瑞祺往供差委。该生在敝军每名月支薪水银18两,祈查照从六月初一日起由贵局开支。

天津二班驾驶学生冯琦等16名,经派赴枪炮学堂学习后,应继学雷艺,已拨往“康济”船,嘱其随同教习刻励讲求。附告。并希查照。

初五日拟径直开赴大连湾打靶、操雷,届时仍祈嘱罗哲士、福来舍乘“康济”船到湾,帮同操练为盼。操练事不可再缓,若操练结束得暇,定当过旅顺一晤。另外,附郁山处来一函,祈察。

7月18日(六月初二日),在威海致信周郁山廉访:久别而后,不图此行得以相从,启戟缱半月之久。对海天之浩淼,聆绪论之纵横。补救情殷,启发兼至,曷胜纫佩!惟隘居菲食,方愧有辱嘉客,乃书来称谢,更益汗颜。

“平远”舰边炮既已定购,第有俟安配后于风浪中行试一次,倘前后过不相称,再图改易头炮。若能俟所雇英国教习到达后酌办,是为最妥之法。江夏一节,过旅顺时当遵嘱剀劝,力所得而挽回者,靡不委蛇至画耳。各船公费、药费已照章尊议办法行知矣。陈兆翱事,亦容不日赴大连湾打靶道经旅顺时,再商议芗林、鲁卿二公呈请咨调可也。

伊尔文昨日已到达威海,一切当妥为招呼。但医院应行等事,弟日居海上,且不时涉历各口,势难兼顾,归星斋兄就近一例筹办,较为周至。顷伊尔文医生已到医院,阅过一遍,归至星斋处,与他交谈许久。据讲大规模甚妥,惟验室嫌多。现拟仅留两间,余六间改作别用。此外尚有微数细节稍须参酌,非甚关紧要者耳。

勾丽巡洋一节,湾俟由大连湾打靶归来,再请示相帅指示定期举行。

由天津起节后,想早平安抵署,月余积件,在兄举重若轻,固不觉其繁紊。然旬日之内,亦周公所期无逸时耳。手此,祗达。

7月19日(六月初三日),丁提督为洋员休假事,致信罗稷臣和潘子静:顷据“威远”舰洋教习倪尔森禀称,现因体气不和,请假三个月登岸调理,并请预支西历本年度8月至11月四个月的薪水,俾资料理等情。查该教习教练学生,竭虑殚精,年来颇称得力,薪水较之鲍察辈未见为优,屡请加增,均未允办。兹者之请,若不从权体谅,殊未足维系其心。复念老班学生现划拨雷艺,新班学生秋令方可到船,乘间少休,于公未误,薪水不过先挪用数月,似当可行。人既得用,宜少从宽。此外洋员均不得援以为例。又,“济远”舰总管轮华甫曼请假六个月回德国,于华历本月初三日准假去烟台候船回国,应给该洋员六个月折半薪水并回国川资,祈查照合同办理。倪、华两洋员之请,昌已面允准给。书到,希即费神将其两项之银两核明,兑由汇丰银行交付可也。

7月20日(六月初四日),丁提督为南洋弁勇学习炮艺之事,致信吴徵三:前者,贵军拨派弁勇十二名,归敝军练勇学堂学习炮艺一节,顷据洋教习鲍察声称,其中仅有三名可期进益,余者九名资质太纯,徒劳无补。拟请自行至贵军各船挑选九名更换,冀图早收成效。是否可行,祈麾下面示该教习遵办可也。

7月22日(六月初六日)晨,丁提督统带南、北洋各舰,开赴大连湾打靶并演放鱼雷。

是日,他致电李鸿章报告:今早带同南北各船,赴大连湾打靶操演。“敏捷”船已单令出海操训,“平远”、“镇南”留威海操练。

7月27日(六月十一日),丁提督在大连湾就皇上二旬万寿设筵之事,致信烟台盛宣怀:归从歇浦,两过芝罘,近步门阑,每劳南顾。元旋后动履胜常,定如所颂。弟日昨带同南北洋各船到达大连湾打靶,计二十日内方可以蒇事,拟即连樯,渡海赴烟台。

今岁恭逢皇上二旬万寿,届日仍拟在烟台设西筵,请居住烟台从公及敝军在船各两员,一体同庆。所冀欢联中外,齐效山呼,合举觥筹,鸣休海隰。在公总理海防营务,此番盛典,似应会列台名。作此公举,外观威重,更见翕然。一切用费悉由弟处准备,不须廉泉一滴。但张宴之所,须检洋餐房之最恢阔清洁者,菜品也须美备,应请派一委员预为招呼。敝军严中军现亦在烟台,应于何日(系本月二十六或二十八)举行,即望就近示悉,以便两员会同商定,免临时仓促,致不整齐。

敝军共计有四十人,届时由弟处会名招呼。烟台中外官员之应请者,希酌定若干人,即由尊处会名,分别具发柬信可也。裁定后,更望先示数行见告为盼。

届日应须旗帜、乐军均由弟处先时部署齐楚,以便移岸应用。此外尚有何项须加润色之处,凡卓见所及者,仰望赐告。

7月28日(六月十二日),丁提督在大连湾就鱼雷学生之事,致信刘含芳:“操江”船来,奉朔日惠书,内云前月二十六日发电饬罗哲士来旅顺,至今未奉回音等等。查此电二十九日接到,当即复电,何至于公初一发信之时尚未到达耶?或因电局延搁,或是师丹善忘耶?殊令鄙人徒呼负负。各船不熟鱼雷之鱼雷大副曾与罗哲士议过此事,据讲通查有不甚谙练者,派到“康济”舰学习亦易收效,自无须更送入学堂矣。俟由大连湾操竣后,即可办理。远荷拳念,心感以之。

前嘱派驾驶两学生备充雷艇大副,曾拨林葆怿、曾瑞祺二人,于月之朔当修书交“康济”船带至旅顺。后曾瑞祺抱病请缓。一俟稍痊,即仍饬到旅供驱策也。刻驾驶学生四处分拨,靡有孑遗。委再拨两名,第有俟新班学生到船再办。再,陈兆翱事容面商办。如台从二十日内到湾固好,不然二十日之后操竣乘“经远”、“来远”起锚之便,到旅顺就商亦可。

8月23日(七月初八日),丁汝昌就广东省炮台建设与海军训练等事,致信李筱帅:粤省据要添筑炮台,前蒙见谕,拟由北洋调员驻守一节,侄五月间在天津曾面陈相听,示及届时需员,当可遴派前往。“广乙”、“广丙”两舰工程,似不宜督促太迫,恐其塞责,日后增修,转滋繁索。如北洋之“平远”舰,可为先鉴。不如稍宽时日,雷炮到齐一律安配完善,弁勇拨定即可随队出操。不然,收船一时,配械又一时,两起动作不免琐屑迁延,旷时靡费。管见所及,希裁察行之为幸。再,“广甲”船随操数月,一切均有大致。增以教习、水勇,帮同训练,一经谙熟,庶资分布于将来。惟事多创办,幸余参将尚加意讲求,认真督率,历时未久,具此规模,亦殊难得。兹先令南去,过上海运炮到广东,藉以清理积事。该船尚有零星修配,应请饬赴闽厂,乘间整妥。侄十月过闽,即可归队操巡。又再,余参将前因挂误被议,今恭逢恩诣,当可循例开复,伏骥鸿施格外,准予奏复原阶,启其自新之路,彼更力图奋勉,竭其报效之忱。知亦宽以驭下者所乐许也。另具呈文,尚乞赐察。林国祥帮同练伍,尚属碍劳。倘邀加恩擢用,固足以示鼓励。设一时无委任之处,第俟“广乙”、“广丙”两舰告成,再图安置可耳。至“广甲”船在北洋所领薪饷煤斤等项,乞饬下善后局,查照该船案报款目与北洋支应局早日划结,一律核销是幸。

8月26日(七月十一日),丁提督因琅威理辞职之事,致信罗稷臣:琅威理二次来华,查系由出使大臣知照,外交部委派前来。今彼告退,未知尊处是否已请相帅咨告驻英国大臣致谢外交部。设仍未办,请即乞查照前案缘由,或面陈,或禀请,速作酌夺,上达帅听,以期事有结束,以符原案也。至于须函禀,应行会列敝衔之处,亦祈主办是幸。

8月31日(七月十六日),丁汝昌收到李鸿章转来上海船坞刘康侯来电,告知船坞七月底可供使用,请派“致远”舰来上海等候。

9月1日(七月十七日),丁提督致信上海船坞刘康侯管事:昨日收到相帅转来尊电,知本月底船坞可暇,“致远”舰可来上海等情况。当时即饬该船克日摒挡南去,藉重贵坞,以资整顿。所有船底应行修理之处,概由该管带自行觅工购料,妥为办理。至于达坞需用支船木料以及刮油锤冶或缺之器,并乞惠准借用,用毕照缴。倘有大意损失,应令该船照样购赔。昌已饬邓世昌管带留心督作,尚望推情照拂,欣可早日蒇事北旋,实纫公谊。费神之处,容冬令到上海时再图面谢。

9月4日(七月二十日),丁提督因洋员之事,致信罗稷臣:十一日曾布恳禀帅咨薛星使致谢外交部一函,当邀青及。是否已办?顷奉相帅来电称,英国外交部有撤回罗哲士等各情。意必听信琅威理一面之词,致有是议。盖琅威理辞退情由,外交部迄今不知底细。此次拟请相帅于致谢文内将琅威理告退原摺一并录叙其中,外交部得知事情原委,当无异词。罗哲士办事勤慎,似可不必与琅威理同时去留,藉以表示中国用人未始优劣无别耳。昌刻即带船东行,匆匆不及详述。相帅处已电禀报,如何示下,希费神酌斟妥善之术行之。

同日,丁提督率“定远”、“济远”、“开济”、“寰泰”、“超勇”、“扬威”启航,出巡朝鲜仁川、天冠山及釜山。

9月17日(八月初四日),丁提督率南北洋诸舰抵达朝鲜釜山后,立即致电李鸿章报告:“定远”等6舰刻抵朝鲜釜山,俟“镇远”6舰齐集,装足煤吨,确定开船日期再报。

9月21日(八月初八日),丁提督在朝鲜釜山致电李鸿章报告:“镇远”一队抵达釜山。叶(祖珪)管带讲,上月二十七日晨,“靖远”与“南瑞”两船由海参崴开回元山,开始航行时,天气晴静,到了中午时,风雨骤至,入夜愈猛,骇溜横拍。“靖远”舰舵力不抵,迷濛中被涌山侧,斜掠而过,船首铁冲外甲擦偏,船右帮铁板一块伤三小孔,当即用铅钉补。船到元山,即报由林泰曾总兵验明,后汝昌又亲往复验无异。该船虽值风溜致伤,究由驾驶不慎,请仍如“致远”前案办理。时间不到一年,“致远”、“靖远”两船相继遇险,统将德薄,事故多歧,统俟事竣,趋津伏候宪示,免再误于日后也。昌叩。凯(即袁世凯)转。

10月7日(八月二十四日),丁提督命令林泰曾总兵,率“镇远”一队由朝鲜启航回国。

10月8日(八月二十五日),丁提督在朝鲜釜山就舰队出巡之事,致信袁世凯:仁川濒行,得长言书。迫促之顷,当稽裁复,殊惭不敏。东来煦越两旬,惟台候胜常,至以为颂。敝军涉历莫湖葳之“来远”舰,月之七日旋抵釜山。据称上月二十五、二十六等日,曾到西水罗、温贵等处,就居民而探询各情。所称俄之防兵于分界处驻有马步兵三千左右;入日内,长岭子有守卡兵二十名;再进日晖春河,有马步兵八千人左右;温贵一区未闻有俄人开垦、通商等事,仅有华人在此负贩者三四人耳。其访闻大约如此。兄由仁川展轮曾过古今岛小泊,然后来釜山,煤船幸得应期而至。惟因大风耽延数日,未能起卸,不得不姑作徘徊。从知到处去留,诚有定数存乎其间,非人力所可转移也。“镇远”一队昨已先令回防,“定远”等船于明后日亦可启行。惟此番东来,在望云山,皆得重寻陈迹,而多情旧雨,未容一握言怀,不少于悒。巨文岛拟归途行过一阅。

10月11日(八月二十八日),丁汝昌率领舰队返回朝鲜仁川。

10月14日(九月初一日),丁提督率舰队抵达威海卫,结束了历时40天赴朝鲜沿海的操训演练。是日,他收到上海船坞刘康侯的来信,告知“致远”舰的修理情况。

10月15日(九月初二日),丁汝昌在威海就“靖远”舰前去上坞抢修之事,致信上海船坞的刘康侯:昨由东海旋役,接奉赐复。“致远”舰各节,深荷关垂,感何可量!藉谂局务发皇,著猷卓越为颂。恳者:此次“靖远”舰东赴海参崴一带操巡,归途中暴风急雨,彻夜不休,迷朦中致被奔溜涌至山侧,幸得斜掠而过,将头锋擦歪,并且船右铁板间有挂伤之处。当时电报请示相帅,仍借贵坞一修,计邀转达。兹令该船前往,一切工料仍照“致远”舰之法,由该舰管带自行承办赔偿修理。至于应用家伙有缺手之虞,更祈惠予借用,设有损坏应令赔补。遇事统希推情照拂,是为至祷。

10月29日(九月十六日),丁提督奉命派北洋海军“济远”、“经远”、“来远”3舰开赴天津,载继昌、崇礼前往朝鲜,祭奠太妃。3船二十二日开行,二十四日下午1时许抵达朝鲜仁川,3时护钦使登岸。

11月7日(九月二十七日),丁汝昌、周馥、刘汝翼奉李鸿章之命,前去验收旅顺船坞全部工程。旅顺修船大坞长41丈3尺,宽3丈7尺8寸。大石澳东、南、北三面共长401丈6尺8寸,西面拦潮石坝长93丈4尺,水深2丈4尺。在船坞边建造修船各类厂9座,铁码头一座。验收人员一一认真勘验。

11月18日(十月初七日),丁汝昌就司理船用人之事,复信刘含芳、龚鲁卿:前道出旅顺,叨扰盛筵,尚未遑修缄陈谢。顷“镇海”船来,奉手示,祗悉壹是。承嘱派司理船洋员,查敝军“镇远”舰巴兰柏现请假回国,计年尾方可归船;贾礼达既谆欲期满回国,而理船亦不可一日无人照料。现查敝军有前经傅相派来随军差遣之吕文经,人颇勤慎碍劳,于行船一切章程亦称谙熟,兹特令其前往,伏望赐察,可暂委其代理。幸贾礼达期满尚有月余工夫,该员先可随同学习,何况冬令出入口岸亦无多,贾去令其去接替当无不可。倘该员察可胜任,来年再为酌加薪水,俾专责成,即无庸更易洋人。设有未尽周到之处,容巴兰柏销假,再派往更替可也。

11月23日(十月十二日),丁汝昌在威海就六“镇”炮船修配等事项,复信顾廷一:“镇中”、“镇边”两船来威海,奉手示,读悉。藉谂台候胜常,式如所颂。前存船表九架,蒙交蓝管带携带来防,当已照收。并饬妥置,随时较验,以备日后之需。在坞四船,据黄裳治、蓝建枢等先后声称,“镇东”、“镇北”两船虽在坞日久,而历请油修整理之处,若不及时兴作,诚恐届用之时,猝不及办。“镇西”、“镇南”两船航海日久,其应行修理等项,尤宜赶速动手,各臻完备方妥,伏望查照,详加勘验,饬工合作。总期船身得资保重,舱面机舱须修须配要宗,乘暇整理齐全,无论何时调用,不事弥缝即堪应手。斯为至幸!

同日,丁提督还就制造炮座等事项,复信张次韩:谭生鼎和来,奉手告,祗悉壹是。承询“平远”新购之船炮,应由何厂制造炮座之事,查敝军机厂前议制各船新购各类炮之炮座项内,“平远”仅有壹磅子炮座两具,业已汇请准批购料兴造。兹将原请自制各炮架,抄送查照。惟“平远”新购等炮,种类尚繁,除壹磅炮座两具一项由敝机厂自制外,其余炮位应行配座者,宜归何厂制造为便之处,即祈酌夺主办为幸。谭生应画各船等炮图式,已知照各管带照料分别绘竣。兹仍由该生一律携带归去,前蒙惠派“快马”轮渡饷,诸荷费神,心感无量。另外,已禀呈制炮座单据一纸。

 

11月30日(十月十九日),丁提督在威海就灯塔之事,致信德璀琳:威海灯塔由新关派人管理一节,先前电复约在西历元月初一日当可前来接管。继复来书,一并承悉。吕文经前因旅顺理司船需要人,当即派其前去。敝军灯塔复由“康济”遴管油一名,加派练勇二名,暂行照管。一俟新关派人到后,即由此人查看原管人等是否能资照料,再定去留。名另具。

12月1日(十月二十日),丁提督因洋员及军火事,致信刘含芳:顷据罗哲士来船声称,英领事转到该国钦差来电,外交部饬其回国等情。突然作此举动,其为琅威理作祟可知矣。似此情形,自有未便强留之势,当即面询罗哲士,是否仍愿来华?他讲可暂时请假六个月归去速作弥缝,当即旋转。弟见其情词肫恳,当告以操务吃紧,久旷非宜,既情愿仍归供职,即准假四个月,克日回国。查敝军西员请假回国通例,假期内给予折半薪水,来往川资悉由自备。今罗哲士去,弟已允照此例,幸所费不过七百金之谱。即或被阻挠而不归,有此余润,使事后追维,亦足示中国怀柔之意。祈俯酌行之。余有未尽事宜,仍祈查照合同所载办理为幸。所有不及缕述,琐节俱嘱萨管带面陈。希赐详询。

又,敝军试炮家俱前经尊处携去照绘图式,想早用毕。兹因戴宗骞处急需此件试验新炮,用遣哈卜们前去走领,更望饬人会同查点照交。又敝军须领零星军火以备操练,但所需军火不知贵库是否有存储,今饬该船各派炮首一名前往检视,希饬司库人为之先导。倘所需之项适有存储,可从权先令该炮首等便领前来,然后赶快照补领状,固多简便。否则,随后持领走取亦可。如何办理为宜处多,乞明示萨管带转饬遵照。郝乡事已出详,候批到即照咨告。方凤鸣既不南行。前次公文一并奉缴查收。

弟南行伊迩,须候“康济”船归来始起程,该船到旅事竣,希令速旋为盼。

12月7日(十月二十六日),丁提督在威海致电李鸿章报告:“定远”、“镇远”、“济远”、“经远”、“来远”五船拟在二十八日开赴上海巡南洋,余船在威海令邓世昌督率操练。因“致远”船底已油,“超勇”、“扬威”两船留北洋,开年进旅顺船坞,以省糜费。请电报海署。

12月8日(十月二十七日),丁提督在威海为刘善选、王学廉、蔡灏元调动之事,复信吕庭芷:顷刘善选来威海,奉复翰,敬承一是。刘生已饬其到堂接办教习之事。王学廉即令起程赴天津,敬供驱策。王生薪水应于十月三十日由敝军截止,刘生薪水于十一月初一日由敝军起支。至于刘生在贵处挪用备寒衣之款三十金,当饬由该生一经领到应支薪水,自行缴还,较为简便。伏望查照是幸。蔡灏元现由该管带据情呈请病假,已批发照准。薪俸按定例办理,现已到烟台医养,但未知是否去天津。花农原书奉缴,希将各情转致为幸。

12月9日(十月二十八日),丁提督率北洋舰队“定远”、“镇远”、“济远”、“经远”、“来远”5舰启航,前往上海并至南洋操巡。

12月31日(十一月二十日),丁汝昌在上海因料件之事,致信盛宣怀:别后瞬又月余,渴想之私,与时俱积。惟近履冲和为颂。兹由上海运往威海敝军机厂应用各料件,该物到烟台,祈饬海关查照各单,照例放验免税是幸。弟明日由上海去福建小泊,仍须赴粤料理两铁甲船进坞等事。知念附陈。附外单祈察。

是日,他还就团龙五色提督旗之事,致信吴安康:查敝军团龙五色旗,当奏定章程时曾知照各国,为海军提督专用旗帜,昭昭在人耳目,未便别有通融。至于南洋纵不俟奏设海军提督,拟相效用未始不可,但必须南洋大臣咨明总理衙门,通行各国后再行张挂,方足以昭慎重。不然,漫无知觉,体制纷更,既紊外观,必滋疑议。设有遇而问之者,必然无辞予以解释,若谓今是昨非,徒以人言旋复变幻,尊威所系,尤觉难堪。麾下久领水师,仪度一节,尤所深究,或有察不及此者,犹赖加意为之发明,不致贻外人诮。海军之幸,亦同袍之幸也。明日赴闽,图晤当在来春。走笔达悃,未尽区区。统希亮察,尤为至望。

 


声明:本网转载刊登此文仅以传递更多信息为目的,不代表本网支持或赞同文中观点。

关于作者  (请作者来信告知我们您的相关资料,点击这里查看我们的联系方式。)

avatar

戚俊杰,1949年生,山东威海人。现任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研究员、山东省历史学会副会长、山东社科院甲午战争研究中心副主任、威海市文物保护技术协会会长。长期从事文物保护与史学研究,主编、合著各类图书10多部,发表论文近30篇。被评为山东处文化系统优秀专业人才,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主要著作有: 《北洋海军研究》(第一、二、三辑)、《姜书璞治砚艺术》、“《勿忘甲午》”丛书。


相关文章


Comments are closed.

百家争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