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戚俊杰

出处:甲午网栏目:(暂缺)发表日期:2012年2月12日

摘要:6月21日(清光绪十年五月二十八日),丁汝昌率“超勇”、“扬威”、“威远”、“康济”四船齐集天津大沽口外,待命巡洋……

关键词: (暂缺)

1888年

3月中旬(清光绪十四年二月上旬),丁汝昌率领舰队结束南方冬季训练,回到威海卫港。

3月下旬(二月中旬),率领船队开赴天津大沽,向李鸿章报告验收新购军舰情况:各船与原订合同相符。“致远”、“靖远”长250英尺(注:此为垂线间长度,总长应为267英尺),宽38英尺,吃水16英尺,排水量2300吨,马力7500匹,航速18节,装有210毫米前后主炮3门,150毫米炮2门,6磅炮8门,速射炮6门,鱼雷发射管4具。派林鸣埙、张启正、陈和庆监造。“经远”、“来远”各长82米,宽12米,吃水5米,排水量2900吨,马力5000匹,航速15.5节。装有210毫米口径炮2门,150毫米口径炮2门,75毫米口径炮2门,鱼雷发射管4具。派曾宗瀛、裘国安、黄戴监造。

4月25日(三月十五日),率领新购“致远”、“靖远”、“经远”、“来远”4舰与北洋水师各兵船同阵驶抵天津大沽口沙外下锚。

4月27日(三月十七日),在大沽口接到“操江”船管带报告,请求添置舱面及机舱配件。

4月28日(三月十八日),在大沽口致信高仲瀛:近维凡事,绥密为颂。昨据“操江”船管带面禀,该船海上奔走差使,舱面及机舱各件必须添购妥贴,以期得用,并开清摺前来。经查该船所开各件,均系现所应需要件,自当准其请领。现将该船所呈原摺奉上,请饬该管人从速备齐,发交“操江”管带领取应用为幸。

4月30日(三月二十四日),致信高仲瀛:敝军各舰现有应行领修添配各项,惟制靶须用等件尤关重要。兹汇开一摺送呈,即祈查照饬速备妥,以便遄领应用。

5月5日(三月二十五日)傍晚5时,率领水师官弁在大沽迎候出海验收新购军舰并查勘北洋各口防务的李鸿章一行。

5月6日(三月二十六日)下午2时许,率领北洋全军各舰由大沽口沙外启航,随李鸿章查验新舰,并巡视旅顺、大连湾、威海卫等地的海防建设情况。

5月7日(三月二十七日)上午8时,率舰队抵达旅顺口,勘视新造未竣之大船坞。夜晚,陪同李中堂观看各船放电光巡灯。

5月8日(三月二十八日)上午8时,陪同李鸿章至西澳勘验“致远”、“靖远”、“经远”、“来远”4快船和新购鱼雷艇。上午11时许,在雷桥观看演放鱼雷3枚。是日夜晚,又令各船演放电光巡灯。

5月9日(三月二十九日)上午8时许,陪同李鸿章至棉药库、水师药库、陆师子弹库、元葆房水师子弹库等处勘验视察。

5月10日(三月三十日)上午8时许,陪同李鸿章乘坐“定远”舰驶至大连湾口外,测试“致远”、“靖远”、“经远”、“来远”4船速率。中午12时,在船上用餐。下午4时许,军舰驶抵柳树屯。

5月11日(四月初一日),丁汝昌陪同李鸿章阅视鱼雷艇操练演习。中午、晚上均在“定远”舰用餐。是日晚6时许,率全军各船随李鸿章一齐开赴威海卫。

5月12日(四月初二日)上午,统率北洋各舰抵达威海卫。下午,陪同李中堂视察祭祀台、北山嘴炮台基。是夜,令北洋各船放电光巡灯。

5月13日(四月初三日),丁汝昌等陪同李鸿章乘小轮勘视刘公岛南北(即东泓与黄岛)炮台基、日岛炮台基,赵北(皂埠)嘴、龙庙嘴各炮台基,至刘营行膳,下午4时驻节刘营。

5月14日(四月初四日)上午7时许,丁汝昌陪同李鸿章登上“定远”舰,率北洋诸舰由威海开往烟台,沿途阅视海军操阵,过崆峒礁各船迭开巨炮击之,炮弹所及,石破天惊。船开烟台未下锚。

5月15日(四月初五日),陪同李鸿章乘“定远”舰,并督率北洋各船前往天津大沽。早6时许,经过登州(现蓬莱)时,宋军登岸,船队继续北上。

5月16日(四月初六日)上午7时许,丁汝昌率舰队抵达大沽沙外下锚。

是日,狂飚猝起,波涛翻腾,李鸿章换乘“快马”轮艇进大沽口。

5月17日(四月初七日),丁汝昌致信高仲瀛:敝军“镇远”、“济远”、“致远”、“靖远”4舰及威海机器厂有需用各项,开摺前来请领。兹汇开一摺,祈查照分别购制发给。所领各项,除4船已饬其自行前领外,其机器厂所用木料,先祈饬照,备齐“康济”船即行来沽,俟船到由该管带代为点领。已函饬知照,届时尚恳饬该管司事统数累齐,运送该船照收是幸。

是日,又致信许竹筼星使:傅相出海勘验4新船,谕及“经远”、“来远”2船,查合同内每船应有鱼雷12具,前据两舰管带报称,每船实领到11具,计共短少2具。未知究竟归于何处,抑系该厂原未送来,尊处当必有底可稽。祈请查明见示,以便禀复。琐渎钧聪,不安之至。

前嘱令亲附保一节,昨已列案汇禀,不日当可出奏矣。

是日,又致信高仲瀛:兹“定远”、“镇远”两舰药弹舱应须修理,请领各项木料,特汇开一摺。俟该船派人到大沽,即祈饬发为叩。又各船现须上煤,计8船共1935吨,望即查照摺开出,速饬人装运沙外分交。

5月22日(四月十二日),在大沽致信朱伯华:水师领煤一事,是由塘沽矿局拨送船坞,敝军再由船坞请领。今晨与花农商定,俟后水师用煤,径向塘沽具领,或按季、按年由该局将领单汇送贵局,与敝军煤册校对核销。所领之煤,仍由该局运送到船磅收。至于送费一节,在口内上应付若干,港口外上应付若干,均祈与花农面订可也。如此办理,既免周折伤煤,亦可稍节经费。再,各船械、饷全底一本附呈,祈费神着人共抄两份,一份代呈中堂,一份转致次韩是幸。前恳本镇廉俸事,一切均祈代劳妥贴。俟卞大人节临,兄仍到津一行,届时面领可也。

5月25日(四月十五日),在大沽致电刘含芳,请他帮助将“致远”、“靖远”、“经远”、“来远”4新船子弹等应行送样者,捡一份交给“镇海”船带到天津送张次韩处查收。

5月26日(四月十六日),在大沽致信张次韩:日前两奉惠言,均敬读悉。敝军请领各项军火一摺,均蒙分别签示,尤深心感。“定远”、“镇远”、“济远”3舰定购钢弹等项何日可到?候示再领。其余原摺请领之件,除存旅顺局另行请领,以及在局仿造未成,候成再领外,其贵局暨东局条签有存者,当即分饬各船先行遵照走领。至于三十半生的炮用栗色药一节,已据所试情形办稿,克日即咨冰案查核,应请知会东局归有存项下一例照发为幸。

关于栗色等药装袋一节,查西国兵船向来无有在船自行装袋之例。以船上无宽静处,设稍遗渗,关系非轻。有不得不请局代装之势,敢祈会衔禀请,行知东局,一律装发。至各项药袋应行送样之处,容饬各船详细声明,再请查照转咨立案,仿制可也。又,“快马”船带来毛瑟枪200杆及随带各件,均照单点收,发交“致远”、“靖远”、“超勇”、“扬威”4船分领。已饬4船收后具领前来,俟领字到齐,当即送呈。前交到六出手枪1枝,昨经琅威理试放,据称颇为精坚灵捷,即请照前定之数饬购。其随枪若干子弹,以及枪鞘、子弹盒、皮带均须随带齐全,于购单内请载明为妥。关于4新船子弹应行送样之事,已电请刘含芳捡出样品一份,送交“镇海”带往天津送呈,届时请查收。

5月30日(四月二十一日),在大沽驻泊时,收到李鸿章来札,告知部议补发“定远”、“镇远”、“济远”3船所垫公费,必须补送该船详细日记。

5月31日(四月二十一日),在大沽就补发“定远”、“镇远”、“济远”3舰亏垫公费之事致信朱伯华:中堂告知,部议补发3船所垫公费,必须查验该船日记,尊处当已晓知。惟查补发3舰亏垫公费事项,经罗稽臣会商核对款目,当将3舰由十一年十月起至十二年四月止,未加公费以前日记,涉及所用公费各项开摺,统送贵局核办在案。嗣3舰所呈海军衙门日记,系由十二年秋季起才按季造送,但日记中只记载行船等事,未曾叙及公费用项一层。此次部查日记,若照海军之式一例照送,用费无法以此核对。如更换新式,则又与海军日记两歧,转为不妥。兹令敝军林泰曾营务处及“济远”方管带来津,商请酌裁。若必须遵照部议,应如何办理方为妥贴,还请详细示知,以便遵办。

是日,还致信罗稷臣:旅顺鱼雷匠海马病故一事,查合同内若因公身故,赏给4个月薪水。现与琅威理议妥,回费及1个月折半薪水概不发给,拟共赏4个月薪水以示体恤,祈查照办理为幸。再者,兹凯仕、益堂赴津与诸公共议章程,是创制始基,似宜统筹先后全局,立言于一成不变之地为妥。执事对中外情形,胸明如镜,且同学英俊,多在水师,在此更张立制,开日后展布之路,伏望手执要纲,曲画其间,当无不乐悉臻美备也。

6月3日(四月二十四日),在大沽致信周郁山观察:日前叠走津门,议订海军章程,虽晤教至再,均匆遽未能尽言,甚以为怅。会议制定水师章程之事,已饬林泰曾和方伯谦去当趋谒,台下谅已数次相晤。惟他们欧洲各国事务虽稍明晰,而对中国内地各节,未经谙练,一切还望手挈要纲主持其间,采其可取者实为断不可少者,补入之可耳。弟到沽以来,每日与仲瀛筹议船事,现已议有规模。6“镇”船事先仅出海两艘,速行修理。其余留沽4船赶紧将坞工做竟,所有应修各件,统统待入坞后再行动手。闽船油修与琅议仍照前估之条办理外,还有续添各件已开单交由仲瀛,俟评估确定后再与公参酌行之。

再者,“康济”舰改鱼雷练船之事,昨据耶松厂工人端尼门估计,照摺开各项须银23000余两,并讲提前1个月将各件备齐,船到后再有1个月时间足可装配,总计约两个月均可竣工。又据大沽船坞所估,其报价不相上下,惟竣工日期不能相同。兹端尼门去津,仍望费神逐项核实原估各价,倘有过昂处,不妨当面驳减。议定后,再祈面禀相帅,并恳将沽坞所估情形亦同时上报,待相帅决定是赴沪修,还是留在沽坞修之后,请再电弟知。因芗林屡次电催赴旅商事,沽处不便久留,一切偏劳,纫感以之。

6月上旬(四月下旬),致信张次韩:前者在沽,由“快马”轮送到毛瑟枪200杆并随带各件,当经分交“致远”、“靖远”、“超勇”、“扬威”4船,业经奉复。兹将该4船关领陆续送齐,特并汇去,祈查收存案是幸。

再启者:日前奉赐电得知,4新船药袋之样未经“镇海”带去。兹捡4船应行在岸装袋之药,计4处,仍由芗林兄转致。俟经寄到,即希转知东局照样装齐一并解旅顺备领。详单开列:11生的大炮重装药1出(“致”、“靖”、“经”、“来”4船通用);6寸径边炮轻、重装药各1出(“致”、“靖”2船通用);15生的边炮重装药1出(“经”、“来”2船通用)。

6月13日(五月初四日),致电刘含芳,请他转达告知各员弁,及时填造履历呈报上级。

6月14日(五月初五日),致信刘含芳:“定远”、“致远”、“靖远”、“经远”、“来远”5船请领火药,附去关领五纸,祈查照并饬该管委员照发。又有前交存贵处各项零件箱,拟先取5箱,业经琅威理将应需之箱,开单交“威远”船林管带认领,亦祈饬该管人发给为幸。其余各箱仍恳代存。此次“威远”去旅顺考试新班学生,借厦抡才,前邀俯允,心感良多。兹者前往,尚希照拂,俟考毕当即旋防。至于请领各件,望饬一并发交此便船带来威海。另外,“经远”、“来远”2船应领年操军火摺前已送呈,兹将“致远”、“靖远”年操军火摺及4新船应存备战军火摺计共三扣汇送,祈查照为幸。外关领五纸为“靖远”领一号火药500磅;“经远”领粗粒火药300磅、三号火药400磅;“来远”三号火药700磅;“定远”三号火药500磅;“致远”一号火药500磅。

6月18日(五月初九日),丁汝昌就接船保员应送简明履历之事致信周郁山:武职中有须向闽中查取札底者,一时恐不能到。而文职札底业已累齐,兹开摺送请查核。惟送部是否即是此种格式?以及可否先将此摺汇详报部请批,统祈您主裁办理。摺内伯华及李襄国倘亦应送履历,俟到齐后再寄呈。再,“镇海”船一切薪粮,前经执事会同禀请,改为与水师舰船一律相同,惟冬季应赏棉衣及遇有病故员勇人等烧埋银两,该船未能如一,殊觉向隅。矧其海上艰苦,近与水师各船颇为相埒,可否曲予矜全,将此两节俯敝军各船章程一委立案,俾同鼓舞群情,均沾实惠。执事履新在即,不妨将此一段公案仍出公手,以补其偏,想持平有素者无不乐为也。

相帅饮食近期能照常否?仍祈随时电示为盼。

6月20日(五月十一日),丁统领在威海接李鸿章来电,朝鲜汉城因丢失孩童之事谣言甚多,令酌派“超勇”、“扬威”两船前往仁川查探,并会同驻朝公使袁世凯妥为办理。丁汝昌遵电照办。

6月21日(五月十二日),丁汝昌就两船开赴仁川后的有关事项致信袁世凯:遵相帅电令,兹拨“超勇”、“扬威”两船前往仁川,倘需水勇赴汉城,每船约抽10至20人前去,再选择办事妥慎的水师官1至2人带领前往,并派差官张得旺随同照料,惟该弁人等口岸交接多有未谙,到岸后一切悉听指麾约束,勿使稍有大意,致外人藉口生端。是为至要!两船泊港内与岸相近,船主不可离船,恐遇大风有拖锚等事,无人主持,多有不妥。已将各项大略电禀相帅听矣,祈查照行之。

6月25日(五月十六日),在威海致信高仲瀛:兹“定远”、“镇远”、“致远”、 “靖远”、 “经远”、“来远”6舰须制炮靶,以及修做子弹舱等件,开摺请领各项前来。现汇开清摺送上,祈查照核发。附刘公岛新造鱼雷厂应领四项,亦恳请一并照发。

6月30日(五月二十一日),致信朱伯华:兹送呈管轮、驾驶日记各两本,系敝军每月造呈海军衙门、中堂处两种底式。其中,呈送中堂者,内开官弁人等花名,均据当时现有人数开列,与饷册一样,并非照设额数字呈报,敢请详察。余俟面商。

7月18日(六月初十日),致信刘含芳:一昨津门之行,饫承绪论,足沃我心。虽有平原十日之聚,而假榻援餐未免有烦东道,不觉悦心之后而愧心起也。此维新猷日著,荩履时绥,当如所颂。子弹表已饬各船核对,一俟核妥再行咨送。“镇东”、“镇西”、“镇南”、“镇北”、“镇中”、“镇边”6船及“康济”、“威远”屯船现存火药,业经查明,汇摺呈察。周礼等人履历出身已催补到,另文咨送。郁山观察所要号衣书,捡两本附去,祈转寄为荷。另外,前会商禀报“康济”、“威远”两船赴闽省改修方案,不知批准与否?惟该船须先去闽厂勘估,不知相帅似令何日前往?倘有定夺,仍恳请探明后先为见示,俾得及早预备,免临时措办不及,又延时日。是为至祷!附火药一摺和号衣书两本。

7月25日(六月十七日),致信张次韩:承示“阿白吉尔地”轮船所运阿摩士庄厂续配“致远”、“靖远”暨鱼雷艇、“超勇”、“扬威”装药器具并各项共3箱,刻下未知已由怡和洋行转运来津否?俟到,蒙点验后并校量克虏伯30生的半、15生的炮用量子弹器具,以及前膛炮尺等件。俟东局试用完毕,一并恳饬运解旅顺仓库存储,奉咨后,再派船去旅顺点收即可。承寄两单据均谨存之。

8月2日(六月二十五日),致信高仲瀛:“超勇”、“扬威”两船锅炉座多年未换,有朽烂处,行船殊恐未妥。兹该两管带请领木料修换,请发给一寸厚阔柚木,“超勇”船150尺,“扬威”船200尺,以资应用是幸。

同日,收阅罗稷臣的来信,并就葛果德一节复电说明。

8月3日(六月二十六日),致信罗稷臣:葛果德之事业已电复,当邀请及枪炮教习雷登费纳宁前在“康济”船,昨日拨刘公岛住岸教操,而希勤仍在“镇远”舰。惟该教习等,水师无论某船某处均可派往,只不过是就现在居差之所及时奉告也。

8月11日(七月初四日),督率北洋诸舰在旅顺与大连湾沿海操巡。是日,李鸿章给丁汝昌、琅威理,令其速派快船赴台湾基隆,前往解围的电报,因为连日大雨,水涨电断,电信不通,丁与琅两人没有收到。

8月12日(七月初五日),丁汝昌督率舰船继续巡洋操练。是日,李中堂再次给丁统领和琅威理,令其速拨快船,专为送信、探事,并要求立即复电报告派出何船前往的电报,因水涨电断,丁与琅两人仍未收到。

8月16日(七月初九日),率带舰船继续训练。是日晚,丁统领在大连湾收到由“威远”专船送来的李中堂两次来电。初四来电为:台湾刘爵抚来电称,连接后山禀报,番变杀官,并围攻卑南大营。山路遥远,非由海道不能通信调兵。台湾船少,请速派快船两艘来台,前往查办解围。急切待援,务必求饬船速开到基隆港为要。酌派何船前往,即速禀复核办。初五日电为:台抚刘又电称,请拨快船,专为送信、探事,装兵另有商船。卑南、花莲港均靠海边,可以泊船,请速派,船事过可回。既专为送信、探事,船须稍快。应派何船?即禀复。

是日晚,丁汝昌因大连湾至营口电报不通,便立即命令“致远”、“靖远”两舰赴烟台添装煤粮,电禀中堂,候示饬行。

8月17日(七月初十日),在大连湾致信陈敬亭:“致远”、“靖远”两船过烟台需添燃煤,待该船到烟台后,由该管带开条赴贵局走领。应添多少,请照开条速为过磅上足为是。

同日,又为两快船饷项等事致信盛宣怀:“致远”、“靖远”2船奉相帅命,急驶台湾援助,因事急两船饷项未及赴津请领,请贵局暂时借库平银壹万两,交“致远”邓管带手领。此款或由支应局划销,或由弟处日后拨还均可。

同日,还为军火之事写信给茅少笙:现派“济远”舰到旅顺请领各船军火,都各备关领,即请查照发给是幸。又有芗林兄昨有函来,由贵库取枪炮通用火药3000磅,计50箱,系盛杏荪兄用,亦望查照送交“济远”船顺便带到烟台。另外,附去试过21生的及15生的炮子(芗林兄曾嘱试验后捡回备验),望查收存库是幸。

8月18日(七月十一日),丁汝昌率船抵达烟台。立即电报李鸿章:初九晚上“威远”船到大连湾,才接初四、初五两电,因大连湾至营口电不通,即派两快船到烟电禀,并添煤、粮,候示饬行。今日汝昌亦到烟台,因沙河线断,特于午时派专马送至周村。

同日,在烟台又及时复信盛杏荪:顷奉复示,前允借给银两以济饷需,感甚!惟据该管带面称,加色之银未便。尊款一节,可作罢论,前信即请钩销为幸。

8月20日(七月十三日),丁汝昌与琅威理在烟台收到李鸿章来电:事过旬日,不知台湾后山情形若何?已电询刘抚,如必须派船前去,再令“致”、“靖”前去,希在烟台预备候调。此行如丁统领不率队赴台,能否放心,即电禀复。

8月21日(七月十四日),丁提督在烟台复电李鸿章:两快船早备好候示,现时军中无甚要事。惟“康济”船修改,“敏捷”船派人,“威远”船验修配炮,四“镇”船入坞定章,想必琅威理与林泰曾都可商办。汝昌明日上午回威候示,保证速带前往。

是日晚间,丁提督又收到李鸿章复电:“敏捷”派人,“威远”验修配炮等事,均须与琅威理及林泰曾妥商定议,俟台湾刘抚复电调往,即饬你速带往。

8月22日(七月十五日)上午,丁汝昌带船由烟台抵达威海卫刘公岛。

是日晚上,丁汝昌在威海收到李鸿章来电:刘铭传十三日来电称,台湾卑南被围半月,消息不通,望船眼穿。十四日始得来台湾快船一只,已派装兵前往救援,不知该处存亡。北洋兵船两艘,务必饬速来送信、探事。你立即带“致远”、“靖远”2船速去。操防各事,饬琅威理与林镇妥商办理,俟卑南番事就绪即回北洋。

8月23日(七月十六日),丁汝昌在刘公岛致电李鸿章报告:昌去后,操练各事,琅威理与林泰曾认真会商妥办。公事归林镇代(印代行)。

是日晚6时许,丁提督在刘公岛再次致电李鸿章:顷奉调,即带2船开行,到达基隆再报。

8月26日(七月十九日),丁汝昌率带“致远”、“靖远”2舰抵达台湾基隆港。

8月27日(七月二十日),丁汝昌前往台北帅府拜见刘铭传并与刘帅商定,两快船将来一派澎湖,一泊基隆,可保信息长通,声威亦壮,之后,立即返回基隆登船开往卑南。

是日,丁汝昌致电李鸿章,报告十九日、二十日行动:卑南情形俟探明确切后再电报。

8月28日(七月二十一日)上午9时许,丁汝昌在基隆致电李鸿章:奉省帅(即刘铭传)电二十日赴台北往谒,驻澎湖船为送吴、万两军信,驻基隆船为送李提督信。今日午时昌率带两快船赴卑南会晤各统领,商定快船多长时间往返一次。现卑南自陆军到后,虽击入山,尚在剿抚。

8月31日(七月二十四日)下午3时许,丁汝昌在基隆致电李鸿章:二十一日至卑南时,各统领均出队,昌就队与之相商,半途队回,得知此距卑南20里。吕家望等社尚未安抚。二十一日攻剿时,官兵也有伤亡。各统领讲,尚须添兵。“致远”、“靖远”商定七日往返一次。“靖远”已由卑南前往安、彭处,“致远”即刻回基隆。查后山一路,无妥处锚泊。花莲港距卑南90迈,惟西南风可暂泊,余须飘洋。苏澳、成广、卑南亦相同。

9月8日(八月初三日),丁汝昌奉刘铭传面谕,带船去卑南,将两快船之快炮,各起船架助清军会剿。

9月9日(八月初四日),在基隆致电李鸿章:在卑南各统领,没能攻克吕家望。遵照刘帅命令,明早即带船赴卑南参加助剿。到卑南商办效果如何,待有船回基隆再禀报。

9月10日(八月初五日),丁汝昌率“致远”舰到达卑南,立即会晤吴、张两统领,商定先将“致远”舰两尊快炮卸运至张营。

9月11日(八月初六日),丁汝昌在卑南亲赴前线,会晤李、万两统领,商谈作剿抚方案。

9月13日(八月初八日),丁汝昌在卑南致电李鸿章:初五日到卑,“靖远”尚未到。当日即晤吴、张两统领,先将“致远”快炮两架起至张营。初六日赴前敌晤李、万两统领,会商一切。明日将炮拖至万营攻剿,俟吴镇兵到齐,再向前推进。刘帅令昌暂住卑南。日后情形,下次船来再报。此电由船带至基隆发出,八月初九日傍晚6时许,李中堂收到。

9月14日(八月初九日),丁汝昌督率“致远”官兵将炮拖至万营架起,配合陆军进攻会剿。

9月21日(八月十六日),丁汝昌、邓世昌、叶祖珪督率两舰官兵协助陆军攻破吕家望。“致远”、“靖远”2舰有1名副头目阵亡,还有8名水兵受伤。

9月22日(八月十七日),丁汝昌在卑南电报李鸿章:吕家望于昨日攻破,战斗激烈,各军均有伤亡。两参战官兵,阵亡副头目1名,水兵伤8名。各统领仍留汝昌在卑南驻守数日。

9月27日(八月二十二日),丁汝昌仍驻守在卑南前线助剿。收到并阅刘铭传转至李鸿章致刘帅电:丁协攻番社,已告海署。现奏定北洋水师章程,拟请简提督实缺,尊处附奖听便。一军统将,灾难久离,望饬九月回北洋料理,封河时巡南洋。

9月30日(八月二十五日)下午4时许,丁汝昌与吴、李两统领乘“致远”舰回到基隆港。

是日傍晚5时许,丁汝昌在基隆致电李鸿章:吕家望攻破后,以良吞百余金。大庄尚须办,惟各军伤病颇多,暂住养息。

经查台湾有公差艇3艘,可资运送。我认为以有用之船持久奔差,误操可惜。近来屡起大风,昨日尤险。揆此间意见仍欲再留两船,待请见刘省帅如何指示再禀报。

10月1日(八月二十六日),丁汝昌由基隆前往台北请见刘铭传,候示下段行动安排。

是日,丁汝昌在台北收到李鸿章来电:收到昨日来电,知你断难久留台湾,已电知刘省帅,他已复允。北洋水师经制定章,二十五日海署奏,奉旨准,亟须开办。琅威理来津面称,因眼疾重请假回国,允许待你回营后他再行,决难再缓。应详告省帅,克日北旋,并来天津面商一切。

10月2日(八月二十七日),丁汝昌在台北致电李鸿章:奉谕即呈刘帅,阅后面准汝昌先回北洋,但必须留一快船候大庄事定后再北旋。明日派“致远”去卑南,将在岸船炮装船再返回基隆,汝昌乘其北回。是否留“靖远”在台协剿,祗候示遵。

10月3日(八月二十八日),丁提督令邓世昌管驾“致远”船前往卑南,将在岸舰炮装船按好返回基隆。

是日,丁汝昌收到李中堂复电:可乘“致远”北旋,“靖远”暂留,俟大庄事定即回,勿逗留,并报省帅知晓。

10月10日(九月初六日),丁汝昌乘“致远”舰回到北洋。自8月23日带两舰赴台湾至今洋,历时共49天。

10月20日(九月十六日),丁汝昌因修船料件之事致信大沽船坞的高仲瀛和顾廷一:敝军“定远”、“镇远”、“超勇”、“扬威”4船有修配应用各料件,各开摺请领。经审核后汇录一摺,请查照发交此次到大沽的“定远”舰,顺便带去威海应用为幸。再,“定远”舰应添煤吨,俟该船钤领到,请转饬照数发给。

是日,还就料件请领之事致信大沽船坞:兹查“敏捷”船请领各项料件,尚有未经贵局发给者,现需甚迫。今将未领到各种料件逐开清摺并洋文单,即望查照发交来沽之“定远”,携带去威为幸。

10月25日(九月二十一日),丁汝昌接到“敏捷”船管带禀报称,该船尚缺铜号两支。

10月26日(九月二十二日),丁汝昌就“敏捷”船铜号之事致信张次韩:“敏捷”练船缺少铜号两支,还请查照发给兵船所需洋号两支,交给此去的弁员带回由弟发给该船,俟回威再饬补具关领送旅顺存案可也。

11月19日(十月十六日),丁汝昌因带船赴台湾助剿,攻克卑南后山番社有功,被刘铭传报请赏给头品顶带,两快船官弁也被报请功行赏。

11月23日(十月二十日),致信禀报刘铭传爵帅:窃汝昌奉宪台札开汇奏攻克后山番社,拟请赏给头品顶戴,并应造具出身履历,立等咨部各等因。奉此。伏念汝昌自束发入伍即隶帡幪,叠邀擢拔,始有今天。前以协剿叛番,不过周旋鞭弭,敢云稍报涓埃,乃蒙特奖之非常,矛头衔于极地。自惟凉薄,何实以副?既加破格之恩,第永弗谖之矣。其应遵饬造具履历,除“靖远”已饬该船先后请奖7员由闽就近呈送外,所有汝昌及随带员弁并“致远”计随摺两员,应造6份,前续交吴、李两提督代呈。14文武衔名计造14份,一并附呈鉴核汇咨。所有汝昌仰邀恩奖,感激下衷,以及遵饬造具履历各缘由,理合肃禀。

再禀者:汝昌自从军以来,凡三十年,备历险艰,绌于赢蓄。长子读书甫见成效,不幸夭亡,仅余中子年已及冠,虽经童试,难必成名。昨承友人顾念,为捐江苏县丞,拟恳宪台附入后山案内,赏保一阶。汝昌身被厚恩,已难报称,又何敢以细小上渎钧聪?第以晚年一线之延,得不代图地步,为日后生发之路。知宪台加爱有素,造就尤深,故敢冒昧为请。附呈衔条,伏乞钧察。

12月17日(十一月十五日),丁汝昌被任命为北洋海军提督。

12月21日(十一月十九日),丁提督在厦门就呈报履历本事项致信禀报刘铭传爵帅:窃汝昌前于十月廿日曾肃寸禀,叩谢恩施。附呈汝昌及邓管带随摺保案,应送履历各3本,以及交由吴、李两提督代呈拟保文武14员履历各1份,当蒙鉴核。嗣准邵藩司及营务处先后咨称,请奖人员俱应各造履历3本,汇请核咨等因。汝昌当即分饬各该员,其已造送1份之解茂承等14员各补送2份,共28本;“靖远”回防,据称除该管带履历3本已自禀呈宪鉴外,其余刘冠雄等6员各遵造3份,共18本;其续经禀请之丁葆翼1员,以及由万、张两统领代请之蓝建枢等3员履历,兹亦饬各造3份,共12本,一并附呈。是否同蒙恩准附奖之处,出自格外鸿施,不胜爱戴悚切之至!

另外,将先后请奖各衔名以及两起造具履历本数,分别详开清摺,附呈赐察。附外清摺1扣,履历58本。


声明:本网转载刊登此文仅以传递更多信息为目的,不代表本网支持或赞同文中观点。

关于作者  (请作者来信告知我们您的相关资料,点击这里查看我们的联系方式。)

avatar

戚俊杰,1949年生,山东威海人。现任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研究员、山东省历史学会副会长、山东社科院甲午战争研究中心副主任、威海市文物保护技术协会会长。长期从事文物保护与史学研究,主编、合著各类图书10多部,发表论文近30篇。被评为山东处文化系统优秀专业人才,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主要著作有: 《北洋海军研究》(第一、二、三辑)、《姜书璞治砚艺术》、“《勿忘甲午》”丛书。


相关文章


Comments are closed.

百家争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