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戚俊杰

出处:甲午网栏目:(暂缺)发表日期:2012年2月12日

摘要:6月21日(清光绪十年五月二十八日),丁汝昌率“超勇”、“扬威”、“威远”、“康济”四船齐集天津大沽口外,待命巡洋……

关键词: (暂缺)

1887年

1月16日(十二月二十三日)中午,丁统领、琅总查等由吴淞口致电李鸿章:前议禀定四新船雇佣洋员,本拟管轮由各厂保荐,水师官拟雇通英语者,以利于驾驶和操练。昨宪谕德船用德人,应遵办,惟每船机舱并舱面均不过8人,现议由北洋抽带德国水师官2人,管轮2人,英国管轮1人。又派马吉芬去,因学生在一船可教习,回国时沿途亦充一水师官,共抽6人去,可省六七千之谱。两厂雇人,须俟琅威理到厂考验后禀商钦差,再立合同,免多人数虚糜费。

是日下午4时许,丁汝昌、琅威理在上海收到李鸿章复电:由北洋现用洋弁内抽带6人,可省费六七千,自应照办。惟德弁宜派在德船,临时再由琅威理禀商钦差添雇。

1月18日(十二月二十五日),丁汝昌、琅威理收到李鸿章来电:你等条陈内各船雇用洋员,已酌定限制,此次若由德国简员帮同办理,也不能更改。将来即使由伏尔铿厂荐人,琅须禀商许钦差告知外部,合意与否其合同应由琅照原条陈妥订,德弁通英语者由琅挑拣。琅待罗觉司到再起程。

2月2日(正月初十日),丁汝昌电报李鸿章称:长崎事件中,我兵除伤毙8名外,查各船因伤成废者4名,经洋医验明,还有4名仍在长崎医院治疗,是否成废,须请蔡领事核查落实。

2月18日(正月二十六日),在吴淞口收到收鸿章来电称:德厂合同第十款,船主大副为伏厂合意者,该厂必保固船之工料。又管轮一正二副,必归伏厂所荐。前禀报由琅威理酌雇管轮与帮驾,实与该厂合同不符。今德国允代简择管轮与帮驾,不愿有英人搀越,应密嘱琅但居统船之名,不管船雇德员航海之事,亦可不担德船由德抵华之安全责任。其雇德员合同,或由许钦差与德国酌订。此意可用英文密致琅知照。要告知林永升、邱宝仁沿途行驶,均听德员帮驾主意,免致中途有失,伏厂不认保固。德船限四月二十三(5月15日)、五月二十三(7月13日)分期验收。许使来函告知,弁兵四月初旬到德,可同往看验。

2月22日(清光绪十三年正月三十日),统领南下舰船在上海港停泊站锚。是日因起大风并下雨,下令各船官弁水勇悉心护船。

2月23日(二月初一日),舰船继续在吴淞口避风,推迟开船北上的计划。

2月27日(二月初五日),统带水师舰船北上。先后抵达威海、烟台、旅顺等地。

3月8日(二月十四日),丁汝昌统带舰船抵达天津大沽。

3月18日(二月二十四日),统带水师舰船由大沽起碇,开赴旅顺料理各事项。

3月25日(三月初一日),统带水师全军各船由旅顺抵达威海卫港。

3月26日(三月初二日),在威海写信给前往英国、德国接带“致远”、“靖远”、“经远”、“来远”4舰的琅威理总查:前条陈各节,并由槟榔屿、锡兰惠寄两信,均已收到。兼谂行李初发时,途遇北风,船甚摇动,过香港当必随处稳渡。昨者获悉阁下已抵达欧洲。阖府当各平安为颂。我在上海本来定于二月初一日开船北上,因正月三十日突起大风并带雨,至二月初五日才展轮北驶,过威海、烟台、旅顺,至二月十四日才抵达天津。李中堂于二月十七日因办陵差事前往北京,约本月二十日前可以回天津。我上月二十四日由天津大沽起锚开航,又到旅顺料理各事,住两日,昨日带全军来威海。调度弁勇出洋之事,已奉中堂电谕,英国造两快船于中历四月下旬后同时试航,华勇闰四月上旬到即可过船。“图南”船本月上旬到威后,即拨人到船开行。条陈各节,凡我能做到之事,必照议办理。有未尽行者,待阁下回华后再商办。各船操演各技,均照章加劲练习,俾日就精进。罗觉斯已去旅顺,与刘道台相处尚觉合宜。现大连湾移驻铭军11营守防,威海移绥军8营驻防,金线顶房归营中居住。刘公岛拟盖之房,刻已买好地基开工矣。

是日,丁汝昌还收到烟台盛宣怀道台转来李鸿章的来电称:“来远”舰月朔下水。琅威理请告知丁军门,德船不能在合同期前齐备,请饬出洋接船员弁于6月15日后抵达英国。“图南”船已否定期开驶,到英、德需久候,奈何!

4月5日(三月十二日),在烟台收到好博游税务司来函,告知北洋水师洋弁锡伦司、费纳宁两位在上海医院养病的有关情况。费用支出明细单也随信收到。

4月6日(三月十三日),写信给好博游税务司:敝军洋弁锡伦司、费纳宁在沪医院养病、吃药及吃饭共用规平银214两,还有两人由上海北上的船票费50两,招商局昨已派人来取。为免有歧误,仍托贵处代交。兹托义昌行拨去规平银264两,送银到时,祈除还去医院214两外,余50两请将船票钱一并转交结清。款到并赐收条,费神容谢。

是日,还就此事致信樊世勋:请贵处暂拨规平银264两,并另外附一函,均饬妥送好博游税司办理。我已致信好税司,告知结付详情。请送银者届时索一收单,此款容日后再缴尊处。另外,“图南”今午到,来信、清单、提单一并收到。米1000包及旗帜4包,军衣两箱,一齐提取验察后,统交出洋接船的邓世昌营务处照单入收。诸渎清神,感之不尽。

4月8日(三月十五日),收到李鸿章来信,主旨是要丁汝昌统筹兼顾,合理调配使用出洋接船人员。

4月9日(三月十六日),致信在英国接船的琅威理:“图南”到威后,所有应拨出洋名目,均照前与阁下所议办理。惟陈恩焘,刘冠雄,一是随测量船放洋学习,一是随枪炮船学习,若令遽归,前功尽弃,十分可惜。根据李中堂指示精神,改派吴敬荣为“靖远”大副,林文彬为“来远”大副,一同前去。眼下吴、林二位出洋,“定远”副船主又接带“扬威”船,李鼎新又病在大沽口,“定远”舰官弁实不够用。阁下倘必须要人随身传布号令,查前南洋尚有两水师官出洋学习,可商议周监督,调回一人应用亦可。队长一节,前阁下讲出洋无需此人,兹每船派一巡查去。前商议确定,陈三副出洋一事,罗哲士执意不放,故又令夏先生当差,另觅一人随同前去,均望查照。明日“图南”船起行,该船到英国,“致远”、“靖远”换旗,及到德国,“经远”、“来远”换旗等事,均望电告。“来远”工程望随时请钦差催促工厂,早日竣工为好。我军所购军械应随“图南”船运回中国者,均望费神查看仔细,以期适用。余事有未言及者,均请询问邓世昌营务处便知。

5月28日(闰四月初六日),统领舰船东洋巡阅操训结束,由东返回威海湾。此次操巡,丁汝昌抱病甚剧,积极医治,犹未稍见痊可。

5月29日(闰四月初七日),致信高仲瀛:不聆雅教,两月有赢,我怀西倾,遐想殊甚。近维褆履冲和,当如所颂。兹恳者:敝军机器厂及“扬威”、“济远”、“定远”三船现需各种料件修配一切,兹乘“康济”去天津领饷之便,汇开一摺前往走领。请查照发交该船,此次归来之便带下应用为好。

同日,还致信张次韩:因抱病甚剧,故此次未能赴津一倾积抱,殊甚闷。现派“康济”船赴津领夏季饷项,所有该船应需操练各项军火,藉乘此便,请领应用。外开清摺,祈先查照。如有不齐,可将现成者发给,余者陆续便中饬取。经领齐后,再补送文单备案。再,敝军严委员去津领饷,至沽时,祈赐轮艇摆渡为幸。

6月12日(闰四月二十一日),丁汝昌得到林泰曾报告:“镇远”舰轮机舱备用料件已无存储,请及时采办为幸。

6月13日(闰四月二十二日),在威海致信高仲瀛:昨据林泰曾禀称,“镇远”舰机舱备用料件业已无存,开具款目清摺,请贵坞照制。经弟复核,均系机舱平日应领存储之件,应当准其领取备用。现特照原摺开列清单,外加图式二张,领单三纸,统祈查照饬造。俟经备竣,请赐示走领。

6月17日(闰四月二十六日),致信高仲瀛:“利运”船来,奉赐告。近维荩履冲和,局猷昌炽,且颂且仰。

贵处发给敝军厂、船请领等件,“康济”、“湄云”俱未装来。传“康济”管带面加询斥,据称该船候至十八日将煤装齐,需领各件仍未到船,遂即开船。“湄云”船虽小不能多载,亦须将情节禀明,但他们亦无声而去,殊为可恶!待该船到威,自当有以示儆。现“威远”去大沽,所有请领各件及此次“威远”还须领件,均请发给该船带来。贱恙仍未见轻,谢谢挂念。

6月20日(闰四月二十九日),丁汝昌致信王松森:北洋水师“定远”舰水勇张林龙、“济远”舰水勇周荣福均已病故,已饬该故水勇家属领取灵柩,请查照发给。

6月下旬(五月初),丁汝昌收到琅威理由英国发来电报:水师需件,在华难买者拟在英购买,需银万两,望请示。

6月24日(五月初四日),丁汝昌电报李鸿章建议:查询何项物价,开单送至刘星使处,核明后电报国内定夺。

7月2日(五月十二日),致信盛宣怀:敝军威海机器厂近年因船多制造任务日繁,前禀报傅相批准,再添购机器,配合应用。据说现已解运至烟台,兹派“威远”前往收装,请饬值关人员验放是幸。

是日,还致信高仲瀛:“威远”归,奉赐翰并前请领机厂及各船所需料件,均照来摺分别点收。惟查机厂木料,经核对与原请数目不符;“定远”船白综绳亦非原请之物,未能符合使用要求。一俟有船去大估,再将舛误各项汇摺呈察,并将不适用之件退换为好。关于索要请制舢板尺寸及图纸,请抓紧制造为幸。舢板随带零件均需配齐,桅篷请发料,该船审度自制可以。据该管带讲,前在沽时,曾将如何制造之情节详告洋员葛兰。图中倘有未逮之处,祈赐询葛洋员便知。

7月11日(五月二十一日),致信王松森:兹“镇远”舰已故升火殷武的妻子前来领柩,特泐涵交付。祈查照发给。该故勇柩,书“镇远升火殷武浙江宁波府鄞县人”即是。查果育善堂系属公地,谅无应用房地租等事。惟管堂人照料一切,倘应需零需酒资,谅所费无多。设有此例,祈酌裁告之领柩人,薄酬其力可也。俟后有领柩人,均可照此办理。

7月16日(五月二十六日),将写给刘含芳的快信令“操江”船带去面呈。是日,还收到周郁山的来电:以德威尼现议开船,路令凯仕(即林泰曾),或别人去旅商办。

7月17日(五月二十七日),致信刘含芳观察:现派“济远”舰管带方伯谦前去与尼商办。一切祈指示周详为叩。承示派学雷学生,现令王学曾等四名前往,外另具名单。请查照指授精微。再,前敝军垫发密勒克一款,尊处当早领出,现附呈清单,祈核查交“济远”舰领回带来,了此一段公案是望。

7月21日(六月初一日),上午9时许,丁汝昌在威海致电李鸿章:接琅威理闰四月十八日来函告知,“致远”、“靖远”五月初二、初四试轮,“经远”、“来远”五月初十、五月二十五日也可试轮。拟六月半四船齐集英国泊士莫海口,令员弁游历练船各厂后,约六月二十三日左右可展轮回华,并拖带一大雷艇归来。

是日,还接到枪炮教习洋员鲍察的报告:五月中旬水师操训演放克虏伯炮时,所用铜螺丝拉火有炸断等弊病。已将炸坏的31支拉火随书面报告上报查验。是日,还接到北洋7船请领各件的开摺。

7月22日(六月初二日),致信张次韩,告知演炮时铜螺丝拉火炸断之事:查此项军火系由东局制造,故将洋员鲍察所写书面报告照录,并将炸坏拉火引支同时上报你处,请查核详实并及时转告为幸。

是日,还致信高仲瀛:水师“镇远”、“济远”、“超勇”、“扬威”、“康济”、“镇西”“镇北”7船开摺,请领各船需用各件,经弟核减外,其必须应用紧要者,择准汇录一摺,寄呈查照核发。惟“镇北”船小不能装载多物,祈先捡现有小件头发给,其余仍乞饬照备齐,日后有大船去沽,再请陆续发寄为幸。再者,“镇远”舰于闰四月末呈请绘图制造的机舱用件,如已竣工,请交“镇北”带。“超勇”舰螺丝及辘饼套管图共两张,随信呈寄,请查照饬造为盼。

7月23日(六月初三日),丁汝昌在威海接到盛宣怀在烟台发来的急电,告知“保大”船在荣成成山头海域附近失事,要求速派船帮助援救。丁统领当即派“威远”、“扬威”两船前往救援。并令该两船管带以救人为先,倘彼船还需帮助打捞货物等事,必须令其点验交收明白,而且自己船只必须慎重作业,确保安全。

7月30日(六月初十日),丁汝昌接到李鸿章来电,准许林泰曾率带6船赴湾操练。

7月31日(六月十一日),致信刘含芳观察:兹各船请领夏季操用并补足额两项军火子药等件,用汇一摺,请尊处先函达天津军械所,设有不现成之件,应请预先制备,何时齐楚,何地何时请领,届时仍请尊处示悉,以便遵照备文去领。电灯填表一节,兹令林管带面请指教,何时办理方为妥帖合适,即乞剖示饬办为幸。匾对均承代制,心感良深。惟弟届示订之期,恐难到旅,兹属凯仕到旅赴尊处取下,代躬拈香悬挂,用商明公可乎否耶?

西澳淘挖清淤事,亦奉相谕,届六月十八日为第一期收工之期。届时应令铁舰管驾赴旅量验,绘图分送等因,已嘱凯仕等轮往禀商,遵示办理。船澳口门一节,昨据方管带详陈所见,另具公文,咨令仰商诸郁公酌夺。所陈是否可用,仍由两公主稿会禀办理,免有歧异。费神之处,容恙脱体,再统伸谢。

在威各船,久未出操,中怀焦灼,已非一日。日前,“威远”、“扬威”两船以帮同“保大”捞救货物,并为弛送烟台等事既经完竣,各船拆洗机舱并船身内外油饰之事亦了。昨已蒙相准,林管带率6船赴湾操练。

8月7日(六月十八日),在威海致信高仲瀛:兹“康济”船去大沽接郁山兄,请将各船前请之件,包括“镇北”船所有不能运载者,均运交该船带来。另外,还有此船请领各件,一单计六宗,查有现成者亦交“康济”船带来。

8月14日(六月二十五日),复信盛宣怀:日前奉手告,聆悉种种。“保大”船救援事,本月初三奉电后即派两船前去施救,两船于初四日回威报告,“保大”船上人客已由“通州”船载去,沉去货物“保大”船主请我船代为捞运,惟须乘潮落之时方能动手。兼彼时时常起雾,而此处又为商船必经之水道,故仅捞得50余件,而且询悉“拱北”船即到成山。两船遂归。所有载来之货,均经“保大”船主等过验明晰,然后起运。时敝军机器厂英国管轮葛果德亦同去监视,打捞物件到船均列舱面,舱下各处一概搜查,并未翻出匿藏之物。两船到威后,弟又令该管带等通查一次,然后派“威远”送运至烟台贵局,并取有收单前来,当即据情并单据禀报傅相矣。至于来书所虑,不给赏项有扣留物件等弊,窃以兵船为人运转等事。水师船非涉公事概不能装,即涉公事断无讨赏之例。若以无赏遂即匿物,水师虽隘,行同市侩,执事或别有见而云然也。弟虽详察至再,恐百虑一疏,有不如执事过人灼见者,兹者“威远”林管带来烟,特令其趋谒崇阶,望再详细赐询为幸。书中有未及道者,亦嘱该管带一一面陈。乞垂省不尽。

8月16日(六月二十七日),丁汝昌收到盛宣怀在烟台来电后,立即复电告知,遵嘱派“超勇”、“扬威”两船前往听候调遣。

8月17日(六月二十八日),致信盛宣怀:“超勇”、“扬威”两船已派往荣成候令。惟成山海域为商船必经之路,雾天需防,而且遇有大南风必须开出洋面。该两船官弁水勇人等应令在船,各慎其守。第此行果邀德导礼齐,化为无事诚幸。设有意外之变,在水中御击,并须用枪炮一切事宜,已嘱该船主不准轻举妄动,应遵令而行。执事亦似宜慎审事机,相与因应,总以预筹日后结局地步为妥。倘有可善全之方,则不必过迫以威,恐因莠毙良,有投鼠忌器之悔耳。愚见所及,不敢缄默,乞高明载察行之。

8月22日(七月初四日),丁汝昌收到王松森于六月初六日寄给他的书信。

8月23日(七月初五日),复信王松森:周福荣、张林龙、殷武三柩,均承费神发交该家属领去,甚为感谢。兹者“镇远”已故员弁杨林及“定远”已故弁勇李长无亲属前来请领二人之柩,用修函开单交其面呈请领,祈查照单开,饬发是幸。

9月2日(七月十五日),致信高仲瀛:“镇西”、“镇北”两船前请示进坞油底之事,曾于五月二十一日收到复电告知:“镇海”刚进坞,七月中来坞代油等。因昨知“镇海”业已出海,于本月十二日又经电询,未蒙赐复。惟该两船急需油底,究竟贵坞何时有空,祈速电示,以便派往。再“镇西”此次入坞,机舱须换烟管,祈预饬筹备为幸。

9月7日(七月二十日)李鸿章奉四月初四日上谕保举将士,奏保荐举丁汝昌、唐仁廉、李长乐、周盛波、宋庆五员。

9月11日(七月二十四日),收到刘含芳来信并速阅。是日,又复信刘含芳:顷得复教,捧诵紬绎,转滋惶惑。因恐有今是昨非之谬,极力追思,仅记移款作捐一事,专请以尊处匀去军米之价,转拨移公款作公举,窃以绝无訾议。至于在上海代购零星一节,系私款耳。区区之款,转眼即逼,公代付捐输,虽无索偿之迹,却显然有索偿之心。往者,公常以怕得罪人一语见誉于弟,岂怕得罪人者而突有此事乎?此弟之所以自信无疑也。贵人善忘,胡不取怀中记事珠一加摸索耶?前言余意,申明以复。

9月12日(七月二十五日),丁汝昌收到刘含芳来电,主要就西澳第一期量验工图的有关事项,提出了主导意见。

9月16日(七月二十九日),致信刘含芳:西澳第一起量验工图,以林管带等所绘为准,以后专由各舰测量后,彼此汇集总报等意见,敬悉。甚妥。惟林管带所绘图中水尺与尊处呈送李傅相工图内水尺寸不符。弟处拟不再禀送,以免两歧,是否之处,务乞见复为幸。再,前准大咨并奉傅相照饬,令三舰管带及炮弁等,八月间赴大沽炮台会齐试验炮药一节,应于何日前往,届期请先期来电示知,以便照办。

是日,还致信王松森:昨以饬搬差役赵焕启之柩,曾具寸笺,谅已早邀青鉴。兹有林春顺往搬“定远”水手林宗宾即林春斌之柩,特予一函,祈即查明饬交搬回福州。是为至幸。再,下次请将台甫示知。

9月19日(八月初三日),致信周郁山:顷逮简,知前奉去一笺及禀稿均邀而瞩读。两页书如以禀而忧,继以批而喜。明公关切之挚,流露于不及觉者,则鄙人益支持甚苦矣。然宪恩高厚,奉批后益自愧惶,惟有谨遵札谕各节,恪慎办理。林镇(泰曾)代统后,一切当祈推爱指导。知休戚相关,已非一日,今日之事,尤须藉重长才,固持大局,是私衷所切感者耳。武备学生,“康济”、“威远”两船垫办伙食,计“康济”五十两,“威远”八十四两。兹将该两管带呈到原摺转奉,祈查照核报是幸。

是日,丁统领还收到张次韩来信得知,要求挪十五生地克虏伯炮用黑饼药以备试验。

9月20日(八月初四日)晨,丁汝昌又收到李鸿章电令,“不准交卸”。丁统领立即将来电并批示,汇钞一纸附呈周郁山得知。

是日,还致信张次韩:试验炮药一节,当即照饬抽提,以便解送。旋据敝军林营务处禀称:“定远”、“镇远”两船所配十五生的炮,每船应配火药20出,前年以此项火药不敷,每船只领80出,除操演用去外,现两船仅存90出,若再拨去30出,所存似更太少。禀请核夺等情前来。查各船额存药弹向有定章,以备不时之需。前各船领存及操用两项药弹已形不足,六月间曾开摺向芗翁(刘含芳)处请领,迄今尚未发到。存既无多,似宜稍存慎重。然大沽试药事亦紧迫,特拨去20出,交“康济”船解送曜廷处,届时应用可也。

正封函时,“康济”船送到请领军火摺件:兹照录一单请发,俟领到再补公文。

是日,还致信高仲瀛:兹“定远”、“威远”、“超勇”、“康济”4船现有空闲,应行修配。各项需用物料开摺前来请领。经弟核拟,将可从缓者一并剔去,仅将刻下必须之件汇摺送请查照发给。有现成者,即交“康济”船回威之便带下。再,“定远”舰炮盘螺丝须请修,改派洋管轮克鹿库亲送前去,应如何修理,由该管轮到坞面陈。

9月21日(八月初五日),致信罗曜廷:前接次韩来书,借十五生地克虏伯炮黑饼药30出,以备芗翁(刘含芳)到沽试验。查敝军此药所存无多,兹匀得20出,计两箱,交“康济”船载呈尊处代存。次韩处亦另有函达矣。

10月9日(八月二十三日),致信刘含芳:收工、试药两事,电示派船前往,曾即复电,谅邀俯察。兹令凯仕带六船前去,环卫台旌,藉承心法。澳工一节,必须彼此会量尺寸乃可符合。前奉摺请领军械事,次韩来函已知照尊处。尚有需样之件,已嘱凯仕面陈,如何办理,亦请面示。

是日,还致信高仲瀛:“镇西”、“镇北”两船前奉示,令八月初十左右来沽接修,当遵照饬往。兹闻两船入坞,尚属无期,所深焦灼。第以秋风日劲,多迟时日,不惟归途未便,且于操务有旷。伏望查饬速令入坞,俾得及早回防。未入坞前,不妨先令动手将零件预先修理,庶出坞后,不至于又延时日也。敝军所领各件,即赶照摺核明遄复。

10月10日(八月二十四日)晨,又致信高仲瀛:“扬威”机舱并舱面应需各件,经核实后汇抄一摺送请查发。内有现成者即点交该船,趁此次来沽之便带下,余者下次遇船再寄可也。再,此次“定远”、“镇远”、“济远”、“威远”、“扬威”五船去沽,如有应行添煤之船。已嘱其开条请领,领单到即祈查照运发。煤船用大驳船方妥,并请派人到船监视磅收,免舛。

10月11日(八月二十五日)上午,丁汝昌在威海收到李鸿章来电:琅威理在苏伊士河来电,因拖带鱼雷艇行缓,致延时日,计十月十七日前不能抵沽,乞准各船在中国南省海口操练过冬。德税司欲请琅先带两船于十月初抵沽检查验收,另两船拖艇行缓。我谓不妥,全军须琅统率操行。德税司又请示在香港驻操。我意或有小修洗处,在港稍停,似宜厦门过冬,操路更广。如此则所雇洋弁明春至沽,方能酌遣,糜费稍多,你再妥酌电复。

11月17日(十月初三日),在朝鲜仁川收到李鸿章来电:琅威理初二日在新加坡电报行程,初三日开行,望丁统领加带兵弁在香港等待备用。李中堂希望丁汝昌酌办。

11月29日(十月十五日),上午8时许,丁汝昌发电给刚刚寄泊香港油麻地之滨的北洋四船,告知新船官弁水勇,李中堂令在厦门过冬,并让邓世昌营务处去广东省禀商。

12月4日(十月二十日)晨,丁汝昌致电锚泊香港的琅威理,函促新船早赴厦门相见。船上员弁欣欣相告:“统领在厦门,吾辈不日见吾统领矣。”

12月10日(十月二十六日),率领“定远”、“镇远”、“济远”、“超勇”、“扬威”、“康济”、“威远”等舰,在厦门海口迎候远航回国的“致远”、“靖远”、“经远”、“来远”4舰。

是日傍晚6时,丁汝昌从“定远”入舢艇鼓棹来迎琅威理及4船管带,相见后同登“靖远”,四舰管驾进谒丁军门。

12月11日(十月二十七日)上午9时,风大浪高涌恶,丁汝昌来到“致远”舰答拜。午后,登岸偕邓世昌营务处到银行小坐交谈。

12月12日(十月二十八日),风息浪平,中午时分,丁统领下令移船,“定远”先进港口,距山五十码下锚,“来远”、“济远”、“康济”、“镇远”、“扬威”、“靖远”、“致远”、“威远”、“超勇”、“经远”相继入港下锚。

是日晚,丁统领邀新船管驾等在“定远”用饭。晚6时多,4船管驾都到,丁统领手执名单口询情形,不到半个小时,将4船各执事商派妥贴。晚7时,琅威理至,遂入座。“定远”管带刘步蟾、洋员翻译夏立士,于思诒和“镇远”管带、兼营务处林泰曾也同时参加晚宴。

12月13日(十月二十九日),派人将“利生”船票送给于思诒,并告诉他下午4时开船,行李须早送到船。是日午间,丁统领在“定远”再次接待了前来话别的于思诒。

12月19日(十一月初五日),丁汝昌在厦门致电李鸿章:琅威理认为学生上英船无谓,英国在远东无新式炮械,并多驻商口,相待客气,不如在本军学习切实。再者,英提督亦无函来。请中堂裁示。

12月20日(十一月初六日),在厦门收到李鸿章的复电:琅威理讲英国在东船无新式炮械,不及在本军学习切实,亦有理。提督若有函来,姑作宕缓之词。但本军舰船须切实教练。


声明:本网转载刊登此文仅以传递更多信息为目的,不代表本网支持或赞同文中观点。

关于作者  (请作者来信告知我们您的相关资料,点击这里查看我们的联系方式。)

avatar

戚俊杰,1949年生,山东威海人。现任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研究员、山东省历史学会副会长、山东社科院甲午战争研究中心副主任、威海市文物保护技术协会会长。长期从事文物保护与史学研究,主编、合著各类图书10多部,发表论文近30篇。被评为山东处文化系统优秀专业人才,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主要著作有: 《北洋海军研究》(第一、二、三辑)、《姜书璞治砚艺术》、“《勿忘甲午》”丛书。


相关文章


Comments are closed.

百家争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