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戚俊杰

出处:甲午网栏目:(暂缺)发表日期:2012年2月12日

摘要:6月21日(清光绪十年五月二十八日),丁汝昌率“超勇”、“扬威”、“威远”、“康济”四船齐集天津大沽口外,待命巡洋……

关键词: (暂缺)

1886年

1月6日(十二月初二日),率领诸舰抵达妈祖澳。

1月14日(十二月初十日),丁汝昌在厦门电报李鸿章:铁快船前遇大风,舰船摇摆度分别为,“定远”19°、“镇远” 18° 、“济远” 35°、 “威远” 45°。

5月1日(三月二十八日),丁汝昌统带8舰由大沽启航东发,且行且操,前往旅顺。

是日,致信给盛宣怀观察、县丞方履泰:前承金诺,遇案列保,感激无似。昨奉电示,知以力不从心,作为罢论。兹闻朝鲜一带电线工竣,保案将开,不审能鼎力推爱,格外成全否?特再开衔条一纸,去函奉求,务乞俯赐荐列,俾该员得进一阶,则沐戴鸿施,不独身受者勋安。……

5月2日(三月二十九日),率带北洋8船或操或行,是日抵达旅顺口。

5月4日(四月初一日),统领舰船由旅顺开往大连湾,逐日合操水阵。

5月8日(四月初五日),率领合操水阵之8舰回到旅顺口。

5月9日(四月初六日)晨开始,丁汝昌率领舰队与旅顺炮台守军合操。各船均在口门外海面设靶,按炮演放。操演结束后,即率领舰队西渡快驶。

5月10日(四月初七日),率带舰队平安顺利地抵达沙外后,立即写信给周郁山观察:关于旅顺布置情形,子九观察有函详达。台右鱼雷阵图,濒行向含芳兄索取,未蒙掷下。想画竣即在旅顺装裱,亦未确切可知。水师前由甘、陈誊去阵图,当已由执事会同罗稷臣监视绘装停妥,纫感良深。第此图册系由执事统数代呈傅相,抑系仍发交敝军分进之处,敬望酌定示知,俾得遵行。现因醇亲王大阅在即,所有在沽内外各船,一切应备事件并添装煤斤等事,须亲监视,赶早准备停妥。但事多绪繁,非亲过心目不释于怀。迩日贱躯又陡冷陡热,如果能将重要差事完成,不蹈丛脞,则幸甚也。现拟暂不赴天津,应行仪节及一切事宜凡卓见所及者,均恳随时先行告示。再者,学生考试评语待大阅后详核奉覆。

是日,又写信给罗稷臣:前由甘、陈二公誊去阵图,想已由执事会同郁翁监视绘裱停妥,纫感良深。第此图册系,由执事与郁翁代呈傅相,抑系由敝处分进之处,祈商得郁翁见示为叩。所绘阵图,祈多绘一份,留敝处备考,当蒙允办装竣,祈即掷下为荷。其工料价格,统望笔告。乐童请代制号衣,做成即请点交去弁带回,价值一并见示。再,前会衔遣留德员禀移各稿底,乞亦捡交,乘便携下,以便转行。醇亲王临阅在即,所有各船应备各件,非亲过心目不释于怀,暂无暇赴津,所有敝军接差应行各节,凡卓见所及者,敢祈随时示知,盼切,感切!

5月14日(四月十一日),写信给船坞总办文芝轩: “镇远”舰请领小轮船锅炉用小烟管、缉漏家伙壹副;又舱面煤舱铁盖贰个;打铁炉风箱嘴壹个。今附该船呈绘各图,即祈饬照制即发为叩。

5月16日(四月十三日),丁汝昌与诸文武官员在北郭外红桥新建木码头处迎接醇亲王。是日,醇亲王在海光寺拈香后,传见了各军统领提督周盛波、唐仁廉和总兵丁汝昌等。

5月17日(四月十四日),写信给文芝轩总办:顷据“操江”王管带面称,前琅威理与周郁山观察、德璀琳税务司曾议将该船添设房间,倘郁翁及德税司与执事谈及此事,祈即饬添装为叩。

5月18日(四月十五日)凌晨2时许,丁汝昌率北洋“定远”、“镇远”、“济远”、“超勇”、“扬威”5舰并南洋派来合操之“南琛”、“南瑞”、“开济”3舰乘潮出大沽口,船队分左右各四为“海晏”、“保大”船护航。北洋的“镇东”、“镇西”、“镇南”、“镇北”、“镇中”、“镇边”6炮艇尾随前行。是日,行560里,傍晚6时许抵达旅顺口。

5月20日(四月十七日)晨7时许,丁汝昌与周馥引领英国驻烟台领事官宝士德及其水师提督哈密敦,还有各兵船军官11人,参见醇亲王、爵相,见毕合影。上午9时,丁汝昌率“定远”、“镇远”、“济远”、“超勇”、“扬威”5舰,与南洋“开济”、“南琛”、“南瑞”3舰会集旅顺黄金山之南水深处,演阵打靶。各船旋转离合,皆视统领旗语为号,无不如响斯应。是日,各兵舰演炮共百余处,放鱼雷一具,水雷八具,药弹之费,约需万金。

5月21日(四月十八日)下午2时许,统领北洋诸舰随阅操大队起碇开航,前往威海卫。军舰过庙岛,见海市。“楼台隐见,林树扶疏,树外若有数僧翘首立迎,逾时始散。”是日晚9时许,抵达威海卫,行程为310里。

5月22日(四月十九日)晨7时许,督率北洋“镇东”、“镇西”、“镇南”、“镇北”、“镇中”、“镇边”6炮艇打靶。之后,陪同醇亲王乘“镇东”船验“定远”铁甲舰。上午9时后,统领北洋各船护卫阅操大员起碇开赴烟台港。下午3时抵达烟台,各兵船护航行驶148里水路。下午5时许,丁汝昌、周馥、罗稷臣、德璀琳带领法国海军提督理尧年及其官弁40余人,在“海晏”船上拜见醇亲王及爵相等。

5月23日(四月二十日)凌晨1时,统领北洋舰队护卫阅操大队起锚开行,展轮返回大沽。上午9时,海上有微风,傍晚6时许,抵达大沽口,是日,海上航行643里。

5月24日(四月二十一日),舰队锚泊在大沽,丁汝昌与诸将领在船面定各管驾回船,还对琅威理总查即将来华任职应办之事进行商谈。

5月25日(四月二十二日),在天津面见李鸿章,报告琅威理即将来津等有关事项。李中堂当即批示,并让丁汝昌代为转告。

是日,丁汝昌致信琅威理,请他于中国农历四月二十八九等日来津,才能妥议应办各事。各船主待送王爷起节后即行回船。各船应添煤吨数目,俟该各船妥派员弁到坞过磅,此事已与船坞讲好。煤送到船,更望费神招呼,令其从速装卸。如再有要紧事件,自当随时书告。

6月2日(五月一日),北洋海防统领、天津镇总兵丁汝昌等,奉旨著交部从优议叙。

6月4日(五月初三日),在天津面见李鸿章,汇报请示北洋水师建设的相关事宜。

6月5日(五月初四日),写信给张次韩:昨奉中堂面谕, 日后海军各船打靶宜勤,用子弹较多,俟后凡操,通用中国造子弹。留下进口洋制之弹以备不时之需。查各船东局制弹本属无多,局中是否均有存储,未能尽悉,请执事致函东局查照。各船等炮中,惟“定远”、“镇远”、“济远”3舰尤为要紧,除已经制有存储外,设有某炮未曾制弹者,请速令制造,以备届时领用。

6月11日(五月十日),收到袁慰廷(世凯)发回的信函资料。还收到“威远”舰水手多疾的来电。

是日,丁汝昌与琅威理在大沽口收到李鸿章电令:胶州湾是否宜作水师口岸?如何布置?约需陆军几何?经费若干?望至彼处详细勘度速复。

6月12日(五月十一日),写信给袁世凯:醇邸阅操,一切幸免陨越,差慰远怀。“威远”水手多疾,已禀蒙傅相批准,“镇西”、“镇北”两船东来更换替差。一旦两船抵达仁川,请即速派“威远”内渡,同时将前拨应差弁勇,令其回船当差,俾免旷误。另外,“镇西”、“镇北”两船力小质薄,难膺巨任,此次驻仁川,第能为贵署在海口稍壮声势。若以跄差,恐途中遇风,无大船以左右之,致遭不测。愿明公加意体察焉。弟前以从差十余日,近期积件甚繁,急需抓紧清结。夏秋之交,或可东渡一晤。

6月14日(五月十三日),写信给“海镜”船黄星池新管带,津海关道周和闽省巡抚刘:电催“海镜”速先开赴长江裕溪口候遣,嘱昌传知。惟行船以煤足为要,倘须上煤多少,即具领送船坞,克日运装。再,拟于何日开行,务必电请津关道周批示,遵办为要。

6月15日(五月十四日),写信给文芝轩: “海镜”轮急须赴南省,无煤难行。该船饷既发至六月底止,煤似亦可发给。望发给二百吨。令该船具领速即运送,俾免留滞是叩。

6月16日(五月十五日),丁汝昌接到“镇远”舰管带林泰曾的报告后,立即写信给刘含芳:“镇远”舰吊雷艇木架铁夹伤损,未能合用。请贵局代制 1个,以便从速起艇。现将外单并图样附上,请立即派工匠赶制应用是叩。

6月20日(五月十九日),在烟台致信给罗稷臣:德国医生智伯登现请销差回国,该弁到津,即乞查照合同,将应赏一月薪水及路费,以及截止日期,请主稿会敝衔禀请傅相查核,由尊处算给开发。再,该医前领转饬宝星札今晨缴回,应可注销,祈于会禀中附陈为好。3舰公费会禀事办理如何,奉批候办孔急。前两次电询,未蒙赐复,而该船非奉的示,总未敢开手筹办。请速示知。窃恐时日太久,必多误事。其禀批可否之处,速望示知,俾照饬也。翘盼万万!

6月22日(五月二十一日),带船由烟台抵达威海,令各舰抓紧做好赴胶州的各项准备。是日,还收到周馥的信函。

6月23日(五月二十二日),复信周郁山:大沽海神庙经阁下倡劝重新修复,今复立碣镌名,期传不朽。尤足征有善必彰,慎终如始之至意。钦佩曷似。遵嘱将敝军各船前捐五百银数分晰开摺,呈乞察核办理为感。明日由威走胶州,倚装祗复。

是日,又致信德璀琳税司:津门别后,在沽小住即东来。中途于旅防公事停桡数日,昨者由芝罘抵达威海。翼日仍须带各船去胶州察测港道,相去日远,相思得弗增剧耶?敝军“定远”、“镇远”急需筹备进坞,以前您曾讲香港有坞,并允电商,不知目前回复可否,请即时电告烟台新关并转交敝处,免致临时瞻顾有误。是盼!

是日,还致信罗稷臣 : “定远”、“镇远”两舰须速筹备进坞。前和执事暨郁山观察会电眉叔,妥商祥生厂是否出据能保该两船入坞无碍一节,刻下曾接回电否?得有确实复信,方可定夺,免届时瞻顾有误。倘仍未来复电,仍请从速电催,能否之处,必须一言为定。即乞遄示,递交烟台文报局转交。盼切之至。再,前由尊处代办乐童号衣及装潢各款阵图,已准执事函叙,需款前曾挪付,刻下当蒙会禀领出。日内津中恐有用款,祈存备,需用时当另函,请领也。

6月24日(五月二十三日),致信周郁山:顷奉电示,祥生厂事当即电复,谅邀青瞩。伏念祥生厂船坞初次承入此等巨舰,所可虑者坞基质弱,设有不测,患即匪鲜。设该厂诚有把握,允以此两铁甲舰制价保险,自可照办。另附琅威理所议一纸,祈译阅。

是日,丁汝昌与琅威理统带舰船开赴胶州湾察测港道。

7月8日(六月初七日),统带舰船由胶州返回威海卫。

7月9日(六月初八日),统领舰船抵达烟台,添装燃煤。

是日,致信刘含芳:执事总理海陆等军械事宜,昨已奉到相檄,当武备修明之际,得明公手挈要纲,从兹〖HT5,7〗乔〖KG-1mm〗攵之事日精,而军士之气益作。侧身北望,倾庆无量!今抵烟装煤,一经至齐,即带同各艘巡阅高丽东鄙一带口岸。昨据福来舍请领鱼雷应用家伙等件,并经琅威理开具洋单前来,兹并附呈,请即查照赶制,交“镇中”寄下是荷。东巡内旋,再赴旅顺点交敝军各械。再,鱼雷大副张国庆来旅养病,病愈应留何处,容面商。

是日,就“定远”、“镇远”两舰上坞之事,还致信德璀琳税司:昨奉答章,谓香港船坞尚须改造坞底龙骨等,当即会商琅公威理,据讲他已知该坞不能入此巨舰。另外,军舰图纸也不便轻与人看,只得暂作罢论。特此奉复。

是日,又致信文芝轩 : “康济”舰现作为专练水手之船,其应添操用各件,昨已开摺前来。兹特照录清单,请速照查操办。一经齐备,遇有便船,务恳饬交随带前来是祷。

是日,还就炮弹及船上各件致信潘梅园: “康济”舰现用新购阿摩士庄12磅炮炸弹,恳请制备1000颗。此项炸弹船已无存,特捡此炮所用子母弹1颗,请照子母弹圆径制素常炸弹 1000颗,以备领放。惟弹系初造,先乞告知该管人,暂制二三颗寄船试放。合用与否,奉报后再行照领数齐造也。“镇中”、“镇边”两船3寸1分径13磅子炮,亦请制素常炮子1150颗。此项炮弹贵局现有存储,不另送样,请即饬速造。制竣之时,仍望见示,以便备具领字往取。再,前贵局为镇船所铸轮叶,春间“镇中”入坞时已经换试,与原有一切均甚相同。奉闻。再,敝军副统领琅威理另有函致贵局洋员斯觉尔,请制水勇操练刀 18把。何时造成,示知,当再备领查取。

是日,复信吕庭芷:贵堂派出学生出海练习鱼雷,属抽船渡载,俾该生等历各口演试,足徵启迪多方,使臻实践。已同琅威理商定,拨派“镇中”艇前来,泊近船坞左右,恭候指挥遣示。一经事竣,乞即饬该船回防是幸。

是日,还就运费等项致信袁子九:前商局运煤驳卸等款,业属朱广胜赶向该局索取,照归尊款。以前曾议有定章,凡商运送水师各口煤斤均包上,惟杂费均归彼自行发报。刻下已否寄来?念念!搬运军械一项,已发交朱广胜,照奉主计之案,当蒙核纳。

7月12日(六月十一日),丁汝昌、琅威理在烟台接李鸿章来电:已电东海关道拨给银5000两。据袁世凯电报,本月初四日有俄兵船由元山赴永兴湾,我舰队如去朝鲜沿海,袁拟约韩臣同赴永兴,察看形势。李饬丁统领与袁联系。另外,北洋诸舰至海参崴游后,几船回国,几船赴长崎油修,要酌量进坞,妥为规划。

7月15日(六月十四日),致信盛宣怀观察:敝处友人同宗马君名琛,钦仰仁风,已非一日,昨远道来威,特以投辕报效为谋。子然请谒,恐邻唐突,乞与一言为介。弟察其人尚非委琐一流,倘赐见不乖所许,可量材而议以任。弟拟望后带6艘至东洋各埠操巡,屈计归前当在巧节左右也。

7月16日(六月十五日),致信文芝轩:今春“定远”、“镇远”、“济远”在沪添用各件,其大宗业由马眉叔一一律办。嗣后,“定远”、“镇远”两舰又由义昌商行续添零件,前曾面商该款由尊处领发该行,即作为敝处由贵坞领用,以期划一报销,当蒙核准。昨义昌行函询此款,届来领时,即祈查照该行所持“定远”、“镇远”两船收据,发给是幸。兹明日即东发,所有“康济”进坞应用大宗,具列所禀摺内,其届时略添小宗,一时未能周及。除摺开外,倘须添必不可少小件,仍祈酌发为叩。

7月18日(六月十七日),丁汝昌、琅威理率“定远”、“镇远”、“济远”、“威远”、“超勇”、“扬威”6舰从威海启航,开赴东洋一带操巡。

是日,致信袁子九观察:“济远”来,奉复教。剖示各节,读之如雪亮胸次。昨于芝罘舟次,又承相檄,吴清帅将由珲春抵海参崴,饬抽船往迓。拟东藩事竣,仍全队纡达该口,届有缺煤之船,即赴长崎装添,余船均随使节内渡,修船一节,尚未执定也。再,旅顺澳坞之事,远承下问,当即缕述琅公,知彼意以一成不变关系匪浅,若必曲画参详,期无纰缪,亦诚如尊言非笔墨所能尽也。容东役蒇事,当急整归帆,趋承指导,藉以逐商一切。

是日,又致信盛杏荪观察:顷奉手毕,并次旌太守履历、衔条,均已照收。敝军开保一节,刻下仍未奉相帅准奖明文。纵得邀恩开办,亦诚如尊示所云,人多额缺。即军中有缺人员,尚恐不到十分之三。今承谆属,倘届时有纤微可以设法之处,必为力图,但刻下未敢预为操券。会开保时,无论是否得如前途之愿,必当专函奉告也。二十日带6船至东洋一带操巡,归期当在巧节以后。

是日,还复信刘芗林观察: “济远”来,奉赐复并子九观察码头议楮,均敬读悉。当即逐语琅公知照“济远”,到旅无论遇有何事,便留一二日奚不可者,况要公乎?弟属克日旋来,缘与沪行定煤约期装运,元山爽日必多饶舌。所幸迟仅一朝,驶稍加劲,当不致误。水师学堂禀调船艇,区区一镇船讵能多增 20余人哉?公之雷艇百倍慎重,断不轻易假手于人。“镇中”之去,一是相帅催促紧迫,一是因有紧要公件须驰送达。兼弟东行伊迩,不暇聒聒置论,然未发之鄙衷知必有隐合尊意之处。今得炯示,不爽毫厘。心印神交,则异域俨若一堂矣。澳之南码头,琅讲惟彼前议之处可筑以起煤。至起重码头或分或合,有待您及子九叔相地栽定。敝军药弹等库,多系各船已领自存之件。经弟饬存者无多,已饬稽查处委员赶造清册,呈送其管库。是否应易,容面商办。

7月21日(六月二十日),率带铁舰快船6艘,抵达朝鲜釜山一带海湾。

7月23日(六月二十二日),率带6舰到达元山,测量永兴湾一带港道。在元山写信给袁世凯:三韩、东鄙之游,久蓄此念。弟于二十二日到元山,拟日内驶永兴湾测量港道。下月初一即开赴海参崴迓吴清帅内渡。走笔状怀,敬颂燕绥。另外,寄天津、大沽两要电,祈即饬发为叩。

7月25日(六月二十四日),在朝鲜元山致信禀报吴清帅: 十七日由威海展轮,二十日到釜山,二十二日到元山,测量港道。定七月初一带6船由元山赴海参崴恭迓星旆,藉资阅历。惟6船中有数艘须就近至长崎刮、油船底,并装添燃煤。如您行期若近,6船在崴泊等数日,再—并南发,过釜山后再分道而东去。如您需时日较长,拟抽“超勇”、“扬威”两快船牢泊海参崴,听候钧命。船队到崴后,仅二三日测对港道,即留“超勇”、“扬威”驻崴守候,其余4舰当先赴日本长崎油修船底。是否之处,伏候批示,饬逮寄崴,以便遵行。

7月31日(七月初一日),率带6舰由朝鲜元山永兴湾开往海参崴。

8月5日(七月初六日)左右,丁统领与琅威理率带6船抵达海参崴,与从三盆口回珲春过海参崴的吴大澂见面。期间,丁汝昌主动与俄帅联络,俄海部尚书巡阅到崴,亦往拜丁统领。

8月6日(七月初七日),丁统领带船送吴大澂抵达摩阔崴。

8月7日(七月初八日),率带“定远”、“镇远”、“济远”、“威远”4舰开赴日本长崎,留下“超勇”、“扬威”两舰在海参崴等候吴清帅,勘定俄界事毕驶回。

8月10日(七月十一日),在日本长崎向李鸿章致电,报告油修船底的时间及花费。

8月13日(七月十四日),丁汝昌率4舰在日本长崎上坞油修。是日,水兵上岸购物发生纠纷,遂与日本警察冲突,造成日本警察1人受伤,中国水兵1人受伤。

8月16日(七月十七日),在长崎收到李鸿章来电:十一电到,即饬汇万元。廿可出坞,速赴仁川。韩密送文凭,求俄保护。袁正与论争,我船须到在俄船前。

是日,丁汝昌电报李鸿章:十六日水手放假,二成登岸,散在各街买物。水兵上岸购物发生纠纷,至8点多钟,日巡查多人近前寻衅,日巡捕数百人将各街巷两头堵住,逢中国水兵便砍,致死5人,重伤6人,轻伤38人,无下落者5人。

8月18日(七月十九日)晚,丁汝昌在长崎收到徐使转来李鸿章电令:长崎有中国理事,应催令诘问长崎县,并致电钦使查办。你仍要料理油修舰船之事,争取速赴朝鲜仁川。

是日晚8时多,丁汝昌、琅威理电报李鸿章:“定远”今日出坞,暂不便离开长崎,“镇远”暂缓进坞。“济远”、“威远”二十二日开赴仁川。候指示。

8月19日(七月二十日)上午,丁汝昌在长崎收到李鸿章来电: “济远”、“威远”赴仁川后,交由袁世凯调遣。吴安康4船二十一日开赴仁川。日捕事徐必商办。“镇远”宜速进坞修。韩如有事,“定远”再去。东电为水阻,闷甚!

8月20日(七月二十一日),丁汝昌在长崎收到李鸿章转驻日使节徐承祖来电:昨接外务省电复称,我水兵先毙日捕一名,日旋派巡捕弹压,复被我兵遮路刃伤,日民不平助殴,致伤多命等语,与理事电称迥异。虽明知日狡,然,理称恐亦不尽实。现日廷派员赴长崎会审,我亦派参赞杨枢往查,相机商办,请电丁与英人郎克商觅西洋证人,或延状师,庶,不再吃亏。李中堂令丁汝昌立即照办。

8月21日(七月二十二日),丁汝昌在长崎致电李鸿章:“镇远”舰约二十七日出坞。“济远”、“威远”因大雾未能赴仁川,天好即开航。拟与琅威理留在长崎处理诉讼,其余人等不如全归。伤着人经理讼。徐使派员了结。

8月22日(七月二十三日),在长崎收到李鸿章来电:袁世凯盼你去朝鲜甚切,“镇远”修竣即带船速去朝鲜。诉讼事归徐承祖派员妥办。担文须二十六日有船去告知杨枢。“威远”、“济远”速开仁川,与吴安康妥商办理。

8月26日(七月二十七日),丁汝昌、琅威理在长崎收到李鸿章来电:担文到,晤面详商决定妥切,留下证人候质,即带“定远”、“镇远”赴仁川。但俄外交说,韩无送文凭事,恐仁川船多,韩更惊慌,抵达仁川要察考详实,确无事,可商吴安康带4船他往,你留一或两船驻守仁川,其余立即回旅顺和烟台候令。韩电仍未通。

8月27日(七月二十八日),丁汝昌、琅威理在长崎收到李鸿章来电: 西洋报讥我军在崎上岸滋事损威,实由约束不严。船内无医药何也?醇邸函告,英使讲如中国有兵船停泊巨文岛,英国可让。还询问巨文岛左近,是否有可选择常驻之处,你们由长崎开赴仁川时,应绕行至巨文岛,察勘形势后再禀复。琅与英官兵熟,谅无嫌疑。希妥商。

9月2日(八月初五日),丁汝昌离开长崎前,写好恳请蔡伯昂代致长崎县令函稿,函稿的主要内容是:师船寄泊此间,计将两旬有余,承照之处,得弗言感。明日本军门带船回国,所有十六日晚我弁兵被贵治捕民等砍击死伤一事,已经彼此互验,两无异词,均已存案。为慎重起见,昨我政府钦差,特派参赞及律师前来,与我领事会同执事诘判此案。两者曲直已昭在耳目,若以理论自易完结,在执事亦当一本大公平情剖事,在下有过不可文,而有司立论尤不可偏。夫是则案可望速结,历气于以消,邦交于以固。望执事慎自图之耳。我军伤不能行者,仍留此间寄养,恳请加倍照拂为盼。不日拟仍带在事各船来崎,届时再面伸谢。走笔留上书,余意心印。

9月3日(八月初六日),率带舰船自日本长崎启航,前往朝鲜巨文岛、仁川港,完成李中堂交办的差事。

9月9日(八月十二日),率带诸船由朝鲜回到烟台,立即料理各船之事。

9月10日(八月十三日),在烟台致信文芝轩,商谈船艇刮底除垢之事,称:敝军“镇西”、“镇北”两艇久住东藩,船底苔蛎颇厚,兹特乘暇令其来沽刮垢、加油。其缺少断难从缓零件,祈查照所开准其添换。“镇北”并请换小烟管,查难迂就,已允照办。该两船竣工后犹须出海操巡,总期从速蒇之为叩。“镇中”、“镇边”两船来沽,祈饬照“镇东”、“镇南”章程入泥坞存放。惟彼两船底亦须刷油,零星需件择要亦略准添换,总期设遇需时,放出即可应用为是。伏望格外分劳核夺办理。长崎事情与贺节待后叙。

是日,还致信罗曜廷:敝军“镇中”、“镇边”两船现入泥坞存放,所有宜慎军械均须移存岸上。惟火药一宗,机房未能存储,请您于库中饬匀隙地,为我暂时存放。恃在知交,当不惮烦也。

是日,丁提督在烟台收到李鸿章来电:徐钦差十三日告知,长崎担状师讲,日本找了证人140名,如我证人不全来,日本执一面之词抵赖,此案不能了结。请北洋水师自今日起三礼拜内,应饬证人全部来崎,否则,不但输,且为万国耻笑。船主乃要证,尤须来崎。船来多少,请酌定。现在崎养伤7人,余证人丁统领皆知,请电丁带全证人按期到崎,免担状师找借口。此案关系紧要,你等既在长崎闹出坏样,若不如期带全证人前往,致案判输,定行参办。

9月11日(八月十四日),丁汝昌在烟台复电李鸿章:立即派船赴仁川,换“济远”舰回烟,带重要证人赴长崎。

9月12日(八月十五日),在烟台致信周郁山观察:前在崎曾将倭捕与我寻衅各节简述一笺,由沪转寄,想已收阅。弟于十二日到烟,因忙于料理各船事,无法赴津,但长崎案中节节隐情,须面禀报告中堂知晓,先为执事详细道之。担状师称,此案据理质办当不能输。但望中堂、徐星使威照于上,彼气乃挺,结案乃易。尤其希望密饬水陆军有暗中准备之状,阳为机密,阴可倭知。一气也我盛彼自馁,阴狡不敢施。事蔑不济。此在崎临行前担状师嘱面禀帅听者也。再,琅威理当事出之时,亦以倭捕随处逐砍我兵,并暗使民船不渡我兵等事为非。未几日,忽一意袒倭。盖因英国领事住长崎年久,朋比倭人,而又恃琅在北洋掌水师大权,此案无论如何办理,中国总允了结,断不能决裂。故长崎县与英领事恒暗与琅谋,迨我参赞、状师至,每议此事,彼竟张言,不韪不在倭人。其委曲求全,惟恐打仗之情显暴于外。即担状师亦深鄙之不愿与议,谓倭人见此情状,我即幸不输,亦多饶舌。曾嘱弟速调琅归。当时恰奉中堂命去仁川之电,因即离长崎故未禀办。而状师、参赞等已将其情报告徐星使,不知是否报告傅相。种种作梗,笔难殚述。祈谒相时先为择要代陈。弟质本无用,自知难胜重任,今遭此事,敢不知罪?惟当加劲办案之时,不能不镇健心神,力撑局面,以杜外议沸腾,方免掣肘。果能我占上风,完结此举,当泥首相前,禀请参撤,得以返我田间,闭门思过,诚为晚年之大幸事也。再,此次拟令刘步蟾择“定远”、“镇远”重要证人20名,“济远”、“威远”各10名同去。乞代请中堂专电,饬弟亲带“济远”赴长崎,余船留威海,令琅威理督率操练。如有要事,电林泰曾与琅商办。外附长崎领事与徐星使来往各电,祈阅后应否呈傅相过目,请酌办。

9月18日(八月二十一日),丁统领率带“济远”、“南瑞”及重要证人,于烟港启航,前往日本长崎。

9月24日(八月二十七日),在长崎致电李鸿章:办理颇得手,日人虽狡而已畏。担文律师讲,若我政府作劲,更易赢也。

10月1日(九月初四日),在长崎致电李鸿章:与担文等相商,证人不能回,令刘步蟾率住“南瑞”,约束候审。担文认为汝昌久住长崎,日必揣我无备,拟初六日晨带“济远”回威海,将继续提供出证者10余人,仍由“济远”舰载运至长崎,换回在此地驻泊的“南瑞”舰。

10月5日(九月初八日),在长崎收到李鸿章来电:已交汇丰银行3000元,船速修竣。

10月13日(九月十六日),丁汝昌率带“济远”船由长崎开航返程回国,愈行而风愈紧,遂迎浪北驶,以便就近打探“超勇”、“扬威”的消息。

10月14日(九月十七日),带船驶抵朝鲜釜山,停泊站锚,了解近况。

10月15日(九月十八日),率船驶离朝鲜釜山港,继续西行,返航回国。

10月17日(九月二十日),率船抵达威海卫,抓紧处理紧要公务。

10月25日(九月二十八日),在威海写信给杨星垣、蔡伯昂两位:“济远”装煤结束,续调人证已照单开交方管带载去。“济远”到崎后,即可换“南瑞”回来。前留“威远”学生4名,除十六日在岸弹压一名仍留长崎备质询外,余者应令回船学习。现正是培植水师人材之际,不应使其久荒正业。吴敬荣与在崎人证,凡已会审及不堪作证者,亦均提交刘步蟾率随“南瑞”回防供职。且“济远”窄隘,留人太多,必致拥挤生病也。其应留要证, 已饬方伯谦在船约束,弁勇有事登岸,还请严饬署捕随时招呼,避免言语不通因疑生事。至誊写洋文者,除此去作证之冯二副外,“济远”舰三副及学生们均可轮往。操管准之,此次应行调回员生人数似觉有赢,谅亦足供驱策。请查照所开,俾替换归来,免各旷职是叩。嘱购件已照单办齐附呈,请查收。弟拟下月初绕烟去津,到后应有奉告之事。

是日,率船抵达烟台。还在烟台写信给袁慰廷:役疲奔走,事倍纷拿,久未陈节,一达衷曲,渭树江云,我怀曷已!执事处震撼危疑之地,勤修内攘外之功,探赜钩深,荩劳可想。弟自夏季釜山别后,北上海参崴,又南赴长崎。倭人在崎与我兵寻衅一节,彼主我客,我兵赤手空拳只身登岸购物,彼捕伏兵于暗,一呼四合,不旋踵已挺刃而出,堵塞街巷路口。我兵有提前归船者,海滨民艇率皆不渡,其有心为难,显然可见。当双方状师公同会审,问询数人,日方供词证明日捕有刀,而中国水手未曾带刀,日本状师气阻辞竭,遂称病停止审讯。八月末旬, 日政府又换一状师,惟两相会询要证,候将供录齐,再评辩定案。弟顷间来烟,泊二三日,仍赴津门一行。今夏两次到釜山,与署领事陈复初谈论时事,他答词井井有条,交涉事宜且甚谙明,迥异于时矜躁者流。见他与釜山各处往来,都较融洽。闻执事将调该员赴元山任职,查釜山较元山人多事繁,不若仍留此老成熟手踵理釜事,庶为妥贴。愚见所及,不安缄默,愿高明裁察之为幸。另外,各国公使、领事驻扎他口,有文信人物,无论遇有何国兵商等船,均可附寄。这是海上通例,绝不能推却不带。此次南船归去上坞,拟禀请傅相派“镇海”、“操江”两船驻朝鲜。以后尊处有信件邮寄,凡有他国之船西来,尽可托其携带寄来,特要事或文件则有电可通。假如有必须专送文件,再抽单船专走。因冬季来临,风浪强劲,少走一次,既免担操心,又节省费用。执事料事胜过我,当亦鉴及之。

10月末(十月初),丁汝昌与琅威理等率舰绕行烟台,停泊二三日处理军务,即开驶天津大沽。

11月10日(十月十五日),丁汝昌与琅威理在天津当面请示李鸿章:琅威理明春欲假旋,令选管驾及弁目,偕带分往,每船再酌雇洋管轮2~3人帮驾。拟于2月杪启程,前往英德接定购的4舰。是日,李鸿章已将此意见电告驻德、英许、刘二使知晓。

11月12日(十月十七日),在天津致信张次韩:军械已收到,大咨随后补寄,以便核对是幸。舢板七生半炮架敝军各船均有,惟未安配。请详示绘图要求并寄烟台文报局转交遵办。再,敝军在东局军械,前奉执事面告,应由献翁处颁清摺寄下。刻下需此孔急,请老弟为之促请,亦速寄烟台转交为叩。

是日,还致信高仲瀛:四镇在坞,泥水过深,较之泊河,伤船底尤甚,目击之下,焦灼万状。请饬该管人赶快将坞中泥水撤净,即油船底。罩篷亦宜赶早搭起,庶船底、船身得资保护。再,敝军各阵旗现又稍有变通,现附去新改旗图一本,不日拟禀请制旗帜。迨帅行贵坞,请即查照此次所呈图式制办为幸。

11月16日(十月二十一日),在旅顺收到李鸿章来电:英厂造两船,明春二月告成,琅宜早到,每船添雇船主、管驾较妥。刘钦差与许使意见相同,洋面各自行驶,统带照应不及,拟雇船主照管行驶,与前议华员管带,另雇洋弁帮同驾驶二三人不同,希即与琅商。华员管驾,洋弁帮驾,究竟可靠否?恐各厂主不敢保,必须另议妥善章法。速回电。

11月20日(十月二十五日),丁汝昌与琅威理在旅顺致信高仲瀛:敝军此番在大沽贵坞领煤,据“扬威”查后禀报,有一运船短缺6吨,已将该船户送交贵坞,且蒙允下次照补。后又经洋管轮通查,除短缺上述6吨不计外,其余运到者共少34吨,还请阁下传集当日运船各户,及经手雇船司事赐讯追查,假如该人等不认偿缴,即请费神将各人户姓名列出,以便查明禀办。日后运拨各船之煤,请仍查照原章程,由驳船公司装拖出送驳船,不但可多装,而且用轮拖亦甚遄速。若用民船零星运送师船,很难多抽人照料。设有未周,弊端即出。

日后倘蒙依照用驳船拖送之章,固甚安贴。设有未便,仍用民船装运,敝军即未敢派人往押,惟俟煤径到船,在船过磅收后计数为准。弟等为杜绝舞弊事端,请明公核办见示为幸。

11月30日(十一月初五日),在威海致信刘含芳:前者执事饬琅威理开敝军所需手枪数目,彼误将应需毛瑟枪数目录去。兹查日后须添手枪,并四新船到华所需,统计添购手枪600支,一概足用。至于操练及备存子弹,请仍照前交军械摺内手枪项下所记子弹章程添购。另外,将枪和子弹样各捡一奉上,收察备考为叩。“镇西”、“镇北”两船赴旅,请验军装,著附便令其旋去。承寄鱼雷各件并洋文单,当时即唤福来舍逐阅细读。据称均系收拾、起卸家伙,并非放雷应用之件,现经起到艇船。一俟“操江”来接福来舍,仍拟统数交福来舍随船解贵处存放。俟来春到旅,再点发至各船。此意见乃琅威理考虑。船存军械册已送齐,兹先令“镇北”驰送,藉请点验军装。待“镇北”来威,再派“镇西”赴旅顺,分两回走,存烟台之文报可以无滞。

12月下旬(十二月初),统领舰船驶往南方操巡训练。


声明:本网转载刊登此文仅以传递更多信息为目的,不代表本网支持或赞同文中观点。

关于作者  (请作者来信告知我们您的相关资料,点击这里查看我们的联系方式。)

avatar

戚俊杰,1949年生,山东威海人。现任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研究员、山东省历史学会副会长、山东社科院甲午战争研究中心副主任、威海市文物保护技术协会会长。长期从事文物保护与史学研究,主编、合著各类图书10多部,发表论文近30篇。被评为山东处文化系统优秀专业人才,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主要著作有: 《北洋海军研究》(第一、二、三辑)、《姜书璞治砚艺术》、“《勿忘甲午》”丛书。


相关文章


Comments are closed.

百家争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