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戚俊杰

出处:甲午网栏目:(暂缺)发表日期:2012年2月12日

摘要:6月21日(清光绪十年五月二十八日),丁汝昌率“超勇”、“扬威”、“威远”、“康济”四船齐集天津大沽口外,待命巡洋……

关键词: (暂缺)

1885年

1月1日(十一月十六日),统带舰船驻扎朝鲜。

1月13日(十一月二十八日),在朝鲜写信给袁保龄,由“富有”船运到旅顺送达。告知朝鲜与日本二十四日定约五款:一、朝鲜遣使请罪;二、恤费十一万元;三、偿矶林大尉命;四、日使馆移建赔费二万元;五、日护卫营以使馆附地择定。

1月19日(十二月初四日),上谕称:朝鲜事局尚未大定,令丁汝昌等仍驻扎保护,北洋水师舰船尚难撤回。

1月21日(十二月初六日),统带北洋舰船仍驻扎朝鲜马山浦。

1月28日(十二月十三日),丁汝昌、式百龄在朝鲜接李鸿章电令:防备日军唆使法国舰船乘虚北犯,既要派舰出巡洋面,还要布署旅顺要防。

1月29日(十二月十四日)下午4时许,李鸿章电令丁汝昌可带快船巡洋,即回旅顺。此电寄旅顺袁道转清帅交“泰安”轮递。

2月3日(十二月十九日)下午,丁汝昌在朝鲜写给袁道保龄的信函,由“镇边”船送至旅顺。告知朝防无事,吴帅乘“康济”、巩绥军分乘“利运”、“普济”两船,约廿一、二启行。

是日晚9时许,丁汝昌率“超勇”、“扬威”两快船抵达旅顺,锚泊在旅顺口外,等候吴帅船过铁山时随行去榆关。

2月12日(十二月二十八日),率领舰船陪同吴、续两使,起锚北行。赴榆关,因海面浮冰连结,数十里一望无际,船身略有损伤,其势不能到关,只得改由烟台登陆。

2月19日(清光绪十一年正月初五日),在旅顺收到李鸿章来急电:邵、龚道初四电,接“驭远”管驾金荣函称,初一早五点钟,“澄”、“驭”两船在石浦港内被法鱼雷轰沉,人未多伤。又“驭远”铁鬼力尺生回云:元旦“澄”、“驭”被鱼雷轰沉,两船仅见桅。法舰仍在石浦洋面游弋。又沪局电:上海法馆得信后,防我先发,均换俄旗,谣称即有战事云。李要求丁镇、袁、刘道等有关方面加强戒备。

2月21日(正月初七日),在旅顺收到李鸿章来电:总署初六日来电,本日奉旨,据曾国荃电称,“琛”、“瑞”、“济”三船回沪为妥。李鸿章电称,上海法馆均换俄旗,谣称即有战事各等语。“澄”、“驭”两船,甫经失事,“琛”、“瑞”、“济”三船势孤,应如何相机进止,着曾国荃、刘秉璋会商妥办。上海既有谣传,着曾国荃确探严防,勿稍松懈……,即转电南洋浙抚云云。闻石浦法船于初三午间南去,“琛”、“瑞”、“济”似应赶饬回江口,快船生火足,即偶遇敌舟宗无妨。

3月上半月(清光绪十一年正月下半月),发信给袁子九观察:“落灯风里,各自遄征,霓旌先一日抵沽,望尘莫及,我劳如何?满拟轻装趋津,叙谈各事。相电促发,仓卒回防,一腔欲言之隐,未由上达。从者或少滞津门,有一二事奉恳,代为婉求,相意俯准,实拜公赐。谨陈如下:

壬午(即1882年),朝鲜保案随摺略有数人,其余在事出力员弁都归续保案内,久经销搁。昨因庆军禀请水师本归一案,遂亦率尔渎请,未得邀允,不免向隅。查两次援朝,幸定变迅速,不尔则水师撄其锋,较陆军为尤险,然鄙意图不在此,不过借朝案以生发耳。实则以南洋暨闽、粤水师均有零星附保之案,独北洋自创设至今,非遇战场难邀旷典。西例水师在海上三年得展一阶,在内港六年得升一级。现各船大、二、三副人等在闽厂只得过军功奖札,迄今别无官阶者不只大半,并有已充管驾仍只五品军功者,平日勖励诸员弁作何语?至此而不能稍有所赏,何以振士气致死命乎?抑前奉相札,东局学堂,读书三年,即得一官。而先由学生到水师,辛苦数年,反不如之。将来此等学生到船,水师官弁自惭形秽,何以督率之乎?况海运河工出洋,文报局之例保者不知凡几。以此相较,更觉难乎为情矣。颇闻官弁聚语,现无功名,设赴敌阵亡,亦难邀恤典,听之令人噤不能声。心甚愿将我辈所得功名全行销去,而一一让诸此辈,以鼓励其志气。我辈老而无用,本无需此。而中国水师惟此一点根苗,似不得不略加宽待以兴起之也。此其一。

洋员之在水师,最得实益者,琅总查为第一,葛雷森次之。其人品亦以琅为最,平日认真训练,订定章程,与英国一例,曾无暇晷。即在吃饭之时,亦复心手互用,不肯稍懈。去秋退处烟台,已经禀辞薪水,尚手订舢板操章,阅两月成书寄旅。此等心肠,后来者万不能逮。其不能助我打仗,实国法使之,其心可谅也。去冬濒离烟台时,贻示一书,略曰:水师已有一半功夫,未竟而去,耿耿此心有不能寝食者。若从此守住,则后来或可一线到底;若见异思迁,则前功尽弃。我深愿为中国出死力,奈国法不准。如中国能与我订立合同,常为中国水师之官弁,我所应得本国终身廉俸,中国亦能认给,则我亦不难舍英趋中,冲锋陷阵,惟命是听,盖我有妻子儿女,胥恃此也。我今身虽去此,心常留此。我现已升总兵,带大船,英国所有新法无不细心留意,将来中国有用得着我处,尚可效劳。我非贪中国厚禄,实此一片心未竟厥功,常引以为憾耳。其书如此,其心可知。然葛雷森业已优奖过,自无对不过他处,琅总查似尚缺然。如相意能念琅之勤挚,予以虚荣,并咨英政府称其勤能,是亦英国家之体面。将来海外之人投效中国者,定有一班才艺出众,名实相符之人。按琅亦深得各管驾、弁兵之心,于今尚有去后之思,可验诸口碑。此又其一。

以上二事似不甚紧要,然关系在根本之地,且吾公素深知之。幸得此中情节默记,伺便婉求,造福造命两无穷矣。

再,水师朝鲜保案,前已禀陈,奉批未准。汝昌窃思,自蒙相恩拔擢委任以来,毫无寸功,本不敢渎求及此,无奈此是从前之汇案。水陆原是一体,若不踵防军而力陈,无以服将士。中国水师譬如少年血气未定之时,宜赏罚提倡以作其气,而望其血气足用为将来战斗之资。现在各船管驾、大副之中,五品功牌甚多,自设水师以来,未曾保奖。如外洋各国水师,在海上三年、在内港六年得展一阶之例。更有水师学生,三年学满已保千把。他日所保学生皆须随此一班官弁操习、阅历,然则,学者职尊于教者,而率者、教者则官卑矣,于事未甚妥便。望老叔设法婉转代为力陈,以鼓三军之气,是为至叩。日间惟望霓旌暨芗兄早回,汝昌拟请傅相准至大同江一视。盖马山口水师万不能恃为战守之地。亦设备亦无益处,港道四十余英里,设敌有船寄泊途间,我船即已梗阻。此意曾禀过傅相,一旦朝日再有事故,则此着最为紧要。卓见当亦以为然。……

同期,还发信给支应局朱伯华观察:昨奉大咨,开杂支一项,历办成案,均不一律等语。查水师去冬杂支各款,惟暖水力机油、酒、毡及加赏勇丁衣服、备做药袋洋布茧绸、通语号灯等,有增购者,有另添者,因与成案大有异同。第当有事之时,又值饷绌之际,用不得不节,防不敢稍疏,即此上述各端,固已力求撙节,即时论势,诚有不得不如此者。诚为执事详陈之:水师向来逢冬各船萃住一处,去冬尚有四艘分泊沽口,所用油、酒转增数倍,不察事机,第律成案,不免疑信相参也。把酒、油灌入水柜,所以防冻,冻则滞而不活,但非操炮则不必灌。按历冬每月操炮仅二、三次,故所用无多。去冬旅防无日不作临敌想,故炮机不得一时或滞,即油、酒亦须随时验加。机筒外露者尤须加护,故必裹以毡。若沾沾于必成案是符,设误一旦,上下交谪,咎奚以辞?且西员初意通注以油,核费不赀。复与在事研商,掺酒合用,轮机所幸无害。谓不节用,非所敢知。赏衣一节,以船及台了望、巡哨勇丁无论雪夜风天,不容稍有怠惰,若不薄加恤体,未足固其报效之诚。布绸之备,恐遇事药包用缺,而旅顺又无从购买,致误事机,不得不先事筹备也。号灯专为炮台与各船暗夜遇警通语而设,亦诚不可少之举。其余零星各件,多因防务吃紧增备者,似难以成案律也。

矧当时事多艰,自应共发天良,实事求是,又何忍稍涉浮糜耶?若洞察所及,或有未尽核实者,不妨抉而共证之。且水师应用各件,前屡面请傅相,在威在旅悉由子九、芗林两观察代为购发,未蒙允行。现军事不寝,日后应用各件恐有加于此时。弟甚愿引局外人肩承采办,贵处有娴于取材者,或由执事禀派,抑由弟处呈请,均所乐从。俾购、销推归一手,庶几担荷稍分,亦免滋物议,则受惠无穷矣。伏祈裁察。见示为幸。手此祗复,敬颂台安。余惟烛照不备。

同期,又写信给大沽船坞文芝轩总办:一昨小驻沽上,如飞蝗过境,辙累修年,感惭交并。领港小火轮过后如何开发?心念大德,用敢承问。“镇海”比日当可出坞,请先派“镇中”、“镇东”两船照章进坞油底。之后,“镇西”、“镇北”接上。“超勇”请制领各件,附去图摺,乞赐阅饬办。如有便船来旅,并乞寄交带来。

同期,写信给方右铭观察:“泰安”船递到手毕,读悉。前“海镜”运到英煤60吨,权较无差。此次“泰安”所运80吨,过磅收竟核缺4吨。盖照料惰忽所致。“泰安”船前借用敝军五槽煤80吨,兹查该船可介煤颇厚,已令就近拨还。俾宽展地步,运煤庶可增装,且较另购五糟煤运还,不惟少费周折,即购值、脚价均多轻减。再,此次综定烟台存煤,某行某种若干吨数,均请兄饬查示,以便酌情决定某行某种某地,分别缓急,预筹储备计划,安排先装后运。且遇师船出海时,亦得饬其纡至领装,实纫公谊。迩日酒泉郡中当益热闹,伯伦醉倒凡几,曾一效仲子食益鸟状耶?吵吵倭议,近寂无闻,必多棘手。倘奉电音,当录寄也。……

3月26日(二月初十日),发信给东局负责人:旧岁六“镇”炮船备用轮叶,曾呈送图样请贵局照制。现在是否造成,请即示悉,以便忖度时日,遇便船派员走领也。

是日,又致信直隶藩台:弟自补津镇所有任内应领廉俸马干等项,巳蒙咨核见复并粘寄详稿,内开应照前任周军门一律办理等因。惟某季应领若干,本营称前任均从行营咨领,无凭办理。拟请贵司饬科将本任每季应领各项数目抄寄一底,俾得遵照备文请领,免有舛误。

是日,还致信天津营务处万青甫:“扬威”旅防奉到逮简,拜悉种种。德员文得力希借汉纳根回费二千马一节,此事原是式百龄一手经理。去冬文离旅赴沪时,仓猝不能领得回费,故向汉请商借垫给付,是存津之二千马,应悉数偿还汉纳根为是。至于式百龄借给文五十四两,是私下授受,与回费毫无关系,即由文向式归还,而不应在回费中扣留归式。再,汝昌自谬率水师以来,逋负累累,几至不成局面。去岁曾禀傅相,稍请与外洋各国兵舰酬应宴会之费,藉得稍苏鲋困,盖外洋水师固有是例。乃傅相大为呵责,惭恧至今,而支绌益甚。龚〖CM(29〗引生兄一节,只好俟来津再为面商。以执事爱我,故敢尽吐肺〖CM)〗腑。……

是日,还收到袁子久观察发来调船之电,当日即复电呈察。

3月27日(二月十一日),在旅顺发信给方右铭道台:“泰安”船去烟台,贡简一通,计当达到。此番由尊处定购煤吨,所有在旅起脚费,现仍派朱游击广胜经理,拟令随时开呈冰案查核发给,以便日后并案报销,以归划一,当无不可。特此奉达。

再启者:顷“泰安”来,奉复示并煤目一单,均祗悉。解煤一节,以本地商船协同转运,可期遄速,深合鄙衷。垫款日后何处拨还,即时禀请,尚不为迟。其应如何办理之处,乞尊裁筹议,会敝衔出禀,自无不可,似无庸先电请示也。尊意以为如何?密记煤既运来旅,无论何处领用,自当饬员一体照料。奥斯大利亚煤410吨拟留烟台,备兵船便中陆续领装,兹“扬威”到烟,望先饬发160吨,交该船领用是荷。”

3月下旬(二月中旬),在旅顺又写信给方右铭观察:“扬威”船来,接读复信,祗悉。拟购滋大之煤,惟密记一种,业系留用。“扬威”此行,改发英煤160吨。该船原呈煤条蒙掷还,业收到勾销矣。此次尊处业经购定之煤,除和记英煤1020吨及滋大密记煤650吨外,别项煤吨是否仍有议定购留者否?请便中晰示为盼。“超勇”船到烟台,倘定购项内无别煤可发,仍请拨英煤120吨,交该船领装可也。昨子九观察来电,讲本月十五日乘“普济”船东来。现“泰安”解煤尚未卸完,明日当可竣事,已电复子翁。倘仍须“泰安”船去,候电来再饬往也。

4月8日(二月二十三日),在旅顺收到李鸿章转总署二十二日来电:本日奉旨,法人现来请和,于津约外别无要求,业经允其所请。约定越南宣光以东三月初一日停战,十一日华兵拔队撤回,二十一日齐抵广西边界,宣光以西三月十一日停战,二十一日华兵拔队撤回,四月二十二日齐抵云南边界。台湾定于三月初一日停战,法国即开各处封口。已由李鸿章分电沿海、云桂各督抚如约遵行矣。惟条款未定之前,仍恐彼族奸诈背盟,伺隙猝发,不可不严加防范。著传谕沿海各省将军、督抚,并云南、广西督抚及各路统兵大臣,督饬防军,随时加意探察,严密整备,毋稍疏懈,是为至要。即转咨山东抚、盛京将军等。

4月上旬(二月下旬),致信给周郁山观察:惟水师先后到来学生甚多,若一榜卷赐及第,恐难邀相公首肯。兹特另纸开呈黄裳吉等五名,恳请从优以千总赏保之。五人中一充管驾,四系大副,均闽厂调来,历年在海上辛苦不少,驾驶、操练迥出诸生上。得蒙培育,吹送青云,他日观感而兴者,且将蔚然而起。水师臻臻日上,莫非公赐。

又发信给方右铭观察:前随“超勇”、“扬威”寄呈一笺,计邀省鉴。兹该船回旅顺,奉逮简并禀稿,均读悉。草创讨论,备极周密。谨书行于尾,一者遵存,一者奉缴,祈察纳为荷。密记煤焦碎无油性,一吨仅能作半吨用,以发“海泰”,亦属迁就烧用,设非时势所逼,知执事断不购取。前议本齐运存旅,弟念质既不佳,再加一层运脚,尊处益大不合算,不如将未运者仍存烟台,俾两船就便装运。并非弟以惮烦推诿,查此等煤质外国兵船断不取用,我又奚必更费运赀耶?管见所及,用质高明,未识以刍言为然否?倘如所陈,禀稿筹款购买下,即祈椽笔更易,缮发可也。南军乘胜克复谅山,薄海臣民无不闻声交庆,特将近奉电音,缮阅先睹为快,窃愿与执事共之。再启者:顷复由芗老处送到复示,现购煤数均祗悉。兹“超勇”复领到英煤120吨,其余300余吨,拟此次“海镜”由高至烟时,请转饬统装来旅。一俟和记煤全数收齐,再行将驳卸等费汇报送请核销。”

在旅顺致信给英国朋友葛雷森:自分手后,曾寄信四五次,当均收到。从去岁下半年未得来信,时深想念。昨奉一书,知阁下已到上海,欣喜之至。前代购各物内,有数件无发单,故未报销。因此尊款未得找还。且此次阁下所开重领垫款大数不符,恐阁下忘记,俟晤面核对方可清楚。洋号一号款计洋144元,系光绪八年十二月间经阁下具领,同买洋毯各款一齐由支应局领出,望一查日记便知。再,去冬中堂商总税司,电约阁下来华。中堂并有公文前来,说阁下到北洋水师,应办何事相宜,着昌商议回复。昌愿先与阁下面商再禀,方为妥贴。惟日盼大驾北来一见也。……

4月16日(三月初二日),在旅顺致信给汉纳根:旅顺口门有浅处,潮落时兵船出进曾有搁浅,想是当日漏未挖尽之故。去年曾经同琅总查面请足下到该处验过,嗣或因天将寒冷,挖泥船一时未奏功效。现在春融,正可动手,还望赶饬举办……

4月17日(三月初三日),在旅顺发信给方右铭观察:“海镜”船来旅,奉手毕,知前递电报及交呈禀稿,均邀青眼。密记煤冒进刍言,仰荷采纳,足证彼此同心,钦佩曷似!“海镜”运来之煤尚未卸完,待收竣,当将前后运到和记英煤数目及驳费一并开摺,送请察核。至于实收数目与原定数目不符一节,究竟如何处理,届时请您主裁办理。

法国近有罢兵之议。兹将近日电音萃录一摺,附陈台鉴。弟早拟出海操巡,因驻大沽镇船应换旅防者今尚未到,待两船到达,将各事布置停妥,约望日前后可图良晤也。

4月19日(三月初五日),在旅顺发信给支应局朱伯华观察:“威远”船现在大沽船坞修理,该船应发饷项因近日无兵船去天津,又无妥便带寄之法,拟请贵局暂借湘平银2000两,交该船来弁领取。所幸夏季薪饷届期有远,领时即请扣销。还有,敝军各船领用及兵驳运旅开平煤,曾于客冬十一月五日将所收数目开摺送请核查。惟摺内十月“利运”船所解337吨一批,曾短吨有零,经函告在案,兹“普济”来旅均照数补来,特此达布。请查照核销。

是日,又发信给招商局黄花农执事:“普济”到旅,知前寄包封业承饬送,感荷无量。矿局前短之煤,均照数收到。空包126个即交原船,一并奉缴。至于“利运”、“普济”透用旅厂之开平煤,当附水师用煤册内一并报销。驳费已饬经管委员向守溪兄处走领归款。又“普济”、“利运”两船在烟台购用合顺及招商局可介、太格西两项煤吨,业经执事商明支应局,归水师照款拨还,待遇方便之时即可寄付。矿局单开去年存旅煤袋数目与旅厂簿记稍有差池,容核对明晰,随后开送清摺,同时寄缴。……

4月25日(三月十一日),发信给“威远”管带方伯谦(益堂):“威远”水手空缺,亟宜由本船勇内按班推补齐全,其递遗三等水手空缺,即以四镇船头等练勇调补;镇船遗缺,即以“威远”二等练勇拨升。待升调停妥,即行明晰开报前来。至于二等练勇空缺,暂勿庸募,待归队后当由屯船拨往也。工程局黄守溪现请假赴天津,他久病不痊,拟令杨钟昂一疗 。设彼来,请即饬往走视为要。

5月3日(三月十九日),丁汝昌由塘沽抵达天津小住数日,处理有关公务。是日,李鸿章电报译署,拟派丁汝昌带兵船前往朝鲜巨磨岛察探英国军舰占领此岛的动静。

5月13日(三月二十九日),由天津返回大沽。

5月14日(四月初一日),在大沽发信给吴乐山统领:法人求成,近闻约已议定。北洋水师久未合操,拟二三日内带领“镇”船东驶,率同旅顺等艘巡视各口,藉温旧演诸阵。伏查“镇边”、“镇南”船火药,尚存庙中,近来日晒风燥,殊切悬系。闻贵营药库颇有空隙地,拟将该两船火药移寄于内,既稳妥保险,又可遇事就近取用。除函商沅圃军门外,谨勒数行奉恳,伏请惠饬照料,容图面谢。

是日,又发信给唐沅圃军门:昨在沽防,奉手教,祗悉。“镇边”、“镇南”住塘拆修,仰承照拂,心感良深。近闻法衅胥弭,约事就成。伏查“镇边”、“镇南”火药存在庙中,且迩来日晒风燥,殊且悬系,闻乐山兄储火药处颇为宏阔,拟将两船火药附存于内,既较严密,设遇有事,仍可就近取用。兹派弁前来,如蒙允可,请派数人帮同移置。此恳。……

5月16日(四月初三日),丁汝昌奉命率带“超勇”、“扬威”两舰抵达朝鲜巨文岛察看。

5月18日(四月初五日),率带两舰抵达日本长崎,就便拜晤英国远东舰队司令陶威尔海军提督(H•Dowell)。

5月19日(四月初六日),在长崎致电李鸿章:朝鲜派严世永及德国人穆麟德(P•G•Von Mollendorff)附轮前往。巨文岛现有英兵船六、商船二驻泊。水雷在船未下,三月二十七日,英水师提督令在山顶树英旗,英政府怕英、俄失和,故来暂守。

是日,丁汝昌还商议朝鲜的严世永及德人穆麟德,再由他们函询英国海军提督,并索得复函。

5月20日(四月初七日),在长崎致电李鸿章称:连续会晤英国海军提督,往复理论,意尚和平。已索得英提督复函说,奉命所部,据守此岛,政府想借用。已将尊意电达政府,回电到,即函告。拟明早起锚返航。

5月21日(四月初八日),率带两舰于早上起航回朝鲜,拟见朝王后返回中国。

6月上旬(四月下旬),发信给水师营务处马汉卿执事:昨奉电示,祗悉一是。兹将“操江”船赴沪维修各节略陈如下:该船无须携带之件,拟存大沽栈房,留一队长、一水手,须随时照料。火药存曜廷兄处;汪管带赴沪督修,拟派“操江”船二副带一水手头随往,帮同照料;“镇海”船不时供差,拟派“操江”船三副暂住该船,随时供差;“操江”船待日内点名后,老弱者拟酌赏口粮遣去,精壮者仍随何管带驻“康济”操练,俟后或拨赴铁甲船,或仍归‘操江’船,较新募水手庶为得力;“操江”船饷项仍归何管带自行领发,裁出水手截旷,亦仍由该管带造册呈送银钱所查核。以上各节,倘有未达帅听者,执事谒见时,代为陈之。

6月上旬(四月下旬),发信给船坞文芝轩总办:顷间在沽各“镇”船呈到,本年春季由贵坞请领各项清摺,详加披阅。其应归公费购买及旅顺备有存储者,该管带漫不加察,随意领取,一经报销,不免有干驳处也。往者曾以防务吃紧,曾谓零星小件遇有损坏而用之迫者,应准该管带自行备文请领,免得周折有误。今外衅就弭,似应循旧办理。俟后各船除煤吨准由管带自行呈单请领外,所有船上应用各项,须经昌处核准,移照贵坞,再行发给是幸。

6月12日(四月三十日),发信给葛雷森:前请代购水师应用各件陆续收讫,购物款本想早早寄还,惟查内有数件无发票者,而且阁下重领应缴之款数与原案不符,是以达之未即举办。前寄阁下信中业已详陈。查帐单物件与水师收数相符合,统计应折付规平银二千一百六十七两八钱零一厘。除双眼千里镜一支应折规平银六十两,系马管带托购,俟交还再行寄送外,其余规平银二千一百零七两八钱零一厘,业禀陈傅相批准,由支应局拨交汇丰银行统寄尊处。倘迳日不至,请向该行催取照收可也。至于重领之款,请详细逐查,应缴若干,望复示,以便于核对。再者,酌恳代购千里镜等件,藉可清此款目。彼此相交数载,取信最深,款项交涉,无不妥晰。第此重领款目与阁下面结后,未审又有何用去之处,并恳彻底查明见示,尤为盼切!

是日,发信给大沽船坞文芝轩总办:水师各船,前由贵坞领取煤吨,闻均为持片走领,据此存案已久,恐有舛错。已饬各船管带,俟后均宜备具铃领。并已领之煤,领字亦应逐补,送请备案。原呈片单,届时祈发回各船销去。特此奉达,请查照施行为叩。

是日,还发信给周郁山观察:“操江”船管带面述尊意,该船水手等须给减半薪水一节,弟固知如此办理方符定例,第随往监工及留者,或径赴“康济”随操练供差,既属如常,薪水似未便照减半发给。若将不去者通留大沽,在岸操练,照定例办理自无不可。惟‘操江’水手历海有年,且铁甲舰来华,需人孔亟,似未便令其浼散,俾资得用。伏祈酌采一是,会敝衔上禀傅相核夺办理。弟拟明日带船东发,偏劳之处,知感容后图谢。

6月13日(五月初一日),丁汝昌由大沽带船甫发棹东来。

6月17日(五月初五日),发信给周郁山观察:前奉电示,嘱令医生曹茂祥改归练船学习,当即传知该生遵照。旋据曹茂祥禀称,愿在旅顺供差,不欲去天津等语。业经电复执事在案。顷接来电,备悉一切。自应令该生乘便船到烟台,搭商船赴天津听候驱策。该生每大建月薪水三十两,至本年六月份止,弟处已由支应局领来,现均发交该生携带到津。请查照面询,备案施行可也。……

是日,又发信给潘梅园观察:过节后即拟连樯放海操巡,藉观测辽阳一带各口,须尽兼旬,当可竣事。前者敝军镇船轮叶曾呈样请贵局照制,春间奉献夫观察示及,业经做成。拟下次镇船进坞时领换试用,伏祈饬该管人预为备齐,以便届时走领也。……

6月18日(五月初六日),发信给洋员德国人汉纳根:前存尊处快船电光灯,望转知是职西员,统为修理洁整。此番巡海归来,拟即携来船安配应用。缘日后须不时周流海上,是物良不可少耳。特此预恳。

6月19日(五月初七日),发信给刘含芳道台:敝厂于三月间,代收尊处由天津运来的开平五槽煤,实数为192.5吨,除阁下先后四次共借五槽煤124吨,又可介子煤15吨,二共139吨外,敝厂仍存尊处五槽煤53.5吨。

7月12日(六月初一日),丁汝昌统带舰船到达芝罘装煤。是日,收到周郁山发来的信函及调派医学生往复文函综摺。

是日,他在烟台写信给周郁山观察:该生来船当差,藉资历练,较与他处似多获益。故前次曹生乞留之请,弗忍拂也。今执事仍宗前议,饬三生结侣偕来。执事既曲意成全,昌胡不乐于踵事呼?第驻东庆军撤防在即,当遵相示前往照料,而此次请巡北洋各口,尚有未历之区,逆计两举,微一月功夫不能蒇事回威。望饬知该生等,于六月底至烟台探听船泊之区,自易前来。至于该生薪水一节,曹生前巳有在案,在船当差,薪水自可照章接领。周、何二生其薪水改归水师领发之处,应请咨明支应局存案。敝处亦望赐一公牍,以凭照办是幸。昌刻到芝罘装煤,两三日即可东发。

7月20日(六月初九日),在朝鲜马山浦与乘“扬威”刚刚抵达的南霞山(金允植)会晤。

7月21日(六月初十日),在朝鲜马山浦发信给茇南观察:昨晚南霞山乘“扬威”至,晤后渠即赴王京。“图南”、“利运”两船今晨亦至,“利运”顷巳进口。接奉相示,当即遵照办理。先同庆军到旅,转即赴津。明日令“扬威”驶至仁川驻泊,藉探消息。庆军去后,所有王城内外情形,是否别有动静?均祈随时详示,寄交“扬威”转递是幸。此次原拟至汉城一走,今相谕促归,只得遄速西发。容事竣东来,再图良晤。另外,将相示照录一纸,附呈秘察。详告云养知之,俾洞颠末,免凭应揣索,益重枢忧也。外人不可轻告,机事不密则害成,祈加意为叩。

10月4日(八月二十六日),丁汝昌与津海关周道接李鸿章电令:“定远”舰于今日早上在香港开航北驶,要预定送德国员弁回国之船,并派员弁舵水齐集准时接收。以免多化迟留之费,希即妥办。

10月6日(八月二十八日),丁汝昌与津海关周道及支应局等接到李鸿章来电:据竹筠二十七日电,“济远”舰机器又坏,须停修。据讲属管轮不慎,拟请派“镇远”正管轮速往新加坡经理,等候酌定。乞即汇三舰款壹万镑,荷炮全运找价三千镑。望分别酌办,径电竹使。

10月11日(九月初四日),丁汝昌与津海关周道收到大沽转来李鸿章来电:拉合同前令荫昌译出,并各弁合同洋文,面交丁镇,已电署再查。德税司请雇商局船遣送,想未妥,改雇禅臣公司。三舰轮机、电灯等皆为新式,德厂请酌留20余人,半年为限,认真教练,期满遣回,务察商妥办。醇亲王拟明春赴沽,登舰看操,须于冬内操熟。鸿望月后回,即往勘试新船。

10月28日(九月二十一日),丁汝昌、周馥等登上“镇远”舰,进行初次勘验之后,该舰换旗。

10月29日(九月二十二日),丁汝昌、周馥等奉命勘查验收“定远”舰。同日,“定远”舰换旗。

11月2日(九月二十六日),丁汝昌与周馥奉李鸿章之命,带领教习洋弁前往大沽口,对 10月31日(九月二十四日)抵达大沽口的“济远”舰进行详细勘验。

11月8日(十月初二日),丁汝昌认真落实李鸿章交办的相关事项。是日,“济远”舰换旗,洋弁人役雇禅臣船于晚上起锚开航,送他们回国。

11月17日(十月十一日),丁汝昌陪同李鸿章等前往大沽,验收购自德国的“定远”、“镇远”、“济远”三舰。“定远”与“镇远”为姊妹舰,每船长298.5英尺,宽60.4英尺,吃水19.6英尺,排水量7335吨,马力6000匹,时速14.5节。装有305毫米口径克虏伯大炮4门,150毫米口径克虏伯炮2门,机关炮10门。“济远”舰长236英尺3英寸,宽34英尺,吃水15英尺8英寸,排水量2300吨,马力2800匹,船速15节。装有8.5英寸炮2门,6英寸炮1门,机关炮7门。验收结果证明,均与合同相符。

11月18日(十月十二日),丁汝昌与周馥陪同李鸿章登上新舰,起碇开航出洋,驶行至旅顺,舰速尚稳。

11月19日(十月十三日),陪同李鸿章履勘旅顺口东、西两岸炮台。

11月20日(十月十四日),陪同李鸿章乘新舰返回大沽口。

12月14日(十一月初九日),丁汝昌统率铁快船南下,前往上海等地。


声明:本网转载刊登此文仅以传递更多信息为目的,不代表本网支持或赞同文中观点。

关于作者  (请作者来信告知我们您的相关资料,点击这里查看我们的联系方式。)

avatar

戚俊杰,1949年生,山东威海人。现任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研究员、山东省历史学会副会长、山东社科院甲午战争研究中心副主任、威海市文物保护技术协会会长。长期从事文物保护与史学研究,主编、合著各类图书10多部,发表论文近30篇。被评为山东处文化系统优秀专业人才,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主要著作有: 《北洋海军研究》(第一、二、三辑)、《姜书璞治砚艺术》、“《勿忘甲午》”丛书。


相关文章


Comments are closed.

百家争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