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戚俊杰

出处:甲午网栏目:甲午研究发表日期:2012年2月12日

摘要:6月21日(清光绪十年五月二十八日),丁汝昌率“超勇”、“扬威”、“威远”、“康济”四船齐集天津大沽口外,待命巡洋……

关键词: 丁汝昌年谱

1884年

6月21日(清光绪十年五月二十八日),丁汝昌率“超勇”、“扬威”、“威远”、“康济”四船齐集天津大沽口外,待命巡洋。

6月22日(五月二十九日),率北洋4舰随李鸿章、张之洞、吴大澂、张佩纶驶离大沽,放洋巡阅。指挥各船“操演雁行、鱼贯各阵式,帆缆、灯旗各号令,及枪炮施放之法”。

6月23日(闰五月初一日),率北洋诸舰船随巡阅大员驶抵旅顺口,察勘新筑炮台及营垒。

6月24日(闰五月初二日),率船随巡阅大队抵达烟台。督率“超勇”、“扬威”、“威远”、“康济”及“镇东”、“镇西”、“镇南”、“镇北”、“镇中”、“镇边”等舰艇会操。

6月25日(闰五月初三日),率舰船随巡阅大员到达威海卫,陪同李鸿章等观看演放鱼雷,察勘防务布置等。

6月26日(闰五月初四日),率舰随李鸿章、吴大澂驶离威海湾,扬舲北上。

6月27日(闰五月初五日),率舰船载李鸿章、吴大澂抵达天津大沽口。

6月28日(闰五月初六日),率舰船驶离天津大沽,前往烟台驻泊。

7月2日(闰五月初十日),丁汝昌在烟台驻营。接天津营务处传奉李鸿章钧谕:法国与越南又启衅端,令将六镇火速派往大沽、北塘两口驻守;“超勇”、“扬威”、“威远”、“康济”4船派赴旅顺驻守。

7月3日(闰五月十一日),派6镇火速前往大沽、北塘执行任务。还致信李鸿章,详细报告“镇西”、“镇北”两炮艇大炮受伤,是因两船演放大炮装用中国制药,其坐劲太大,于大炮接节处震有微缝。并请李傅相批示如何处理此事。

7月4日(闰五月十二日)早,丁汝昌统带舰船抵达威海港,与刘含芳议事竟日。

7月5日(闰五月十三日)晨,率领“超勇”、“扬威”、“威远”、“康济”4舰及威海两雷艇,又广艇一艘,装载鱼雷等件,由威海卫港启航,同日随行抵到旅顺口。

7月6日至7日(闰五月十四日至十五日),在旅顺分别与护军、毅军各统领履勘各处,协商讨论布防之事。

7月8日(闰五月十六日),致信袁子九观察:十四日“快马”轮来旅,递到赐示,敬悉种种。至于十三日带同“康济”、“威远”、“超勇”、“扬威”,及三雷艇装载鱼雷等件,由威北渡。同日到旅,航行途中,遭遇疾风,雷艇势甚岌岌。窃幸远托福庇,差喜无恙,进入旅顺口登岸即到局。知宋军门(宋庆)尚在营口,当即会晤王军门及毅军姜统领,告知他族食约等情。连日护、毅两军,均各悉力筹备。至于各营有应拨分防之处,须俟宋军门日内到旅顺方可定夺。

敝军四船,“康济”、“威远”尾泊西澳,“超勇”、“扬威”分两臂齐驻白玉山前。此间,山外沿海各处,近日偕同在防诸公,涉降履勘。查西澳之沙沽滩,两山之间,敌易内入,不可不加信防范。兹已商同王提调,将接泥两船,上铺木板,于敝军拨边炮两尊,移置其上,乘潮至该处。抽拨练勇,随时看守,以作后路。水卡所有山径,应设陆卡之处,俟宋军门到防再商办。

承询军糈,合计存船存岸足供两月之需。至应增领弹药,已函致东局及军械所,发交“操江”船,捡无风天气载运前来。水师应需煤吨,除旅顺厂存储外,各船此次在烟台均行装足。所有前次在烟台定煤千吨,月内即可陆续运送到防。再者,前留六“镇”船驻威演放大炮,“镇西”、“镇北”两船装用中国制药,以坐劲太大,于炮之接节处震有微缝。差后东旋,当即查明申报傅相。如何批饬,倘老叔先有所闻,敬请便中示悉为祷。

是日,又发信给“镇中”管带林钟卿(林永升):六“镇”由烟西发,一路想均平善。当各照议分抵北塘、大沽矣。“镇西”、“镇北”两船炮伤之事,于十一日曾禀报傅相,底稿由新关飞递寄交执事,想已接到阅悉矣。傅相若何办理,近日想已有信,务望详细告我为盼。

我等7月4日早抵达威海,7月5日率船抵达旅顺,连续几日会同护军、毅军勘查地形,布置联防。威防屯船于昨晚亦齐到旅顺也。六“镇”船备用药弹,希即商桐侯(叶祖珪),细查各船现存药弹若干,还需增多少,务必即速查明开摺,送呈东局,早为制办。大炮均改国贝博火药,兹均函致东局及军械所,届时即由执事具体办理,自当照发。另外,附去“镇东”、“镇中”、“镇边”三船在威海机器厂修件之具,望查照粘条,分别收交。

是日,又发信给“操江”兵船黄孝明:旅顺各险要之区,防务布置均有大致。现在旅防四船药弹均须增领,兹已开摺备函前来,望即持送东局。一面将“操江”船开至东局相近处停泊守候。一经领出,即捡无风晴朗天气载运来旅,是为至嘱。此次业将此举附禀傅相矣。特此专布。

是日,又发信给刘献夫、张次韩两位观察:昌于本月初十日在烟台营次,接到天津营务处传奉傅相钧谕,法越又启衅端,今将六“镇”炮船派赴大沽、北塘两口驻军;“超勇”、“扬威”、“威远”、“康济”四船派赴旅顺驻守,业经遵照办理矣。惟各船到旅后,亟应预备防守各事,连日已会同陆军各统领布置一切,所有各船应添领各枪炮子药等件,特先行开摺专弁函送贵局,请查照速为发给,由“操江”船转运来旅。是为重要!

至两快船大炮,此时似应专领外国火药为宜。昌知新城、大沽两处均存有外国贝博火药,务乞提至局中,照一百四十磅一响轻装装好,发给是幸。至六“镇”炮船应领子药,已函致“镇中”管带林钟卿守备,就近由贵局请领应用。惟六“镇”大炮,亦望发给外国火药为妥。俟各船子药领到后,再行补备公文,呈请察核备案。谨此奉恳。另外,送领子药清摺一扣、药袋信子样计大小三盒。

是日,还发信给北洋水师船坞总办文芝轩:昨奉手示,敬悉汽管及木杆等件,均蒙饬造,感荷无量。承另单开,询风雨表及铁链两宗,现可通融挪用,无庸再购制也。“康济”请领木桶,“超勇”请造大炮触门火钢机,均分别逐开尺寸,照绘图样,计二纸,附呈请即察照办理。前“超勇”、“扬威”两船请制边炮铁螺丝桩共八个,曾经送样,蒙允照办。务祈饬匠从速造来,以便临时备用。至于原桩旧有三洞,兹已询明该管带,均无庸仿凿,俟领到时该船自行钻配,似亦更妥便也。再者,前“康济”、“威远”、“超勇”、“扬威”四船请贵处修配购置各件,凡已办妥者,可交来旅顺之“镇海”、“操江”便船一并带来,万为祷切。手此敬复。

7月9日(闰五月十七日),在旅顺与驻防营口乘“镇海”船到达旅顺口的宋庆,以及王军门、姜统领共商布防要事。是日,还在旅顺口会见率7舰齐集旅顺港口的英国水师提督,并陪同登岸,参观军事设施及布防情况。

是日,还发信给“镇中”管带林钟卿和“镇边”管带叶祖珪:现“超”、“扬”、“威”、“康”4船各洋员,因怕中法开战,纷纷请求离去。若辈近年在船供差,半属有名无实,早拟分别替去。今者自行远引,适巧相值,刻均乘“镇海”赴津矣。此间仍须添华管轮4名,方足供用。望从6“镇”挑选三管轮4名,即随镇海来旅启用。至于6“镇”所少二管轮缺,应于三管轮中选考补充;三管轮从管汽、油中考试,或从上海、天津两地就近招考选募,希望材职相称为要,断不可以凡冗塞责,以致误事。所有升募各弁薪粮,均从六月份起支。原在船所领薪水于闰五月底截止。务望妥慎办理。俟升募停妥,仰即详细申报前来,以凭备案。另外,洋员吉必勋现在天津,如果他不执意回国,望设法照旧供差,薪水照原议。若亦从众妄希,其去留任之可也。

是日,又发信给“操江”船黄孝明:如果津中事忙,未能前来,望将所领药弹交“镇海”船带来。倘若不能起装载,余者仍存“操江”,俟下次“镇海”来旅时再携运来防。第此次领发药弹,均责成执事经事,总要详细,免有误也。所有抬拨等费,共同若干,便中开清单,当转饬各船摊偿也。再者,此间各船西员,恐中法开战纷纷乞退,刻已离船搭“镇海”赴津。惟管轮,此间殊形不符调用。除由“镇海”挑拨外,望饬“操江”大管轮,即搭“镇海”此次东渡之便来旅,弟拟以此员补充“康济”大管轮。至于他原在“操江”所领薪水,暂时无庸注销。俟该员到旅顺改补开支后,其遗缺应如何办理,再函告也。另外,“康济”、“威远”、“超勇”、“扬威”前在船坞,有请修领各件未经发给者,“操江”船倘克来旅,望顺便过去一问,有可发之件,一并带来为幸。

7月10日(闰五月十八日),致信方右铭:俟日后遇有紧急公文,仍祈遄递刘含芳饬“快马”小船一送,免得有误军情。并希望能将烟台所发新闻及时告知。同日,还致信刘含芳,告知来旅顺布防近况,并望有紧急公文要件,仍祈惠饬“快马”小船代为一送,免误事机。

7月17日(闰五月二十五日),在旅顺写信给黄菊人、叶桐侯两管带:顷间“镇海”偕“镇中”、“镇东”到旅,津中各事,得闻其详。积日悬系,藉以稍释。现在“镇边”、“镇西”、“镇南”、“镇北”4炮船留守大沽、北塘,子药应事先储足,前已函致东局及军械所,可由执事会衔,自行备文开摺请领,望照前函办理为要。刻下玉帛干戈判在旦夕,设遇事端,务期镇静。倘有碍难之处,必先须声明。在防各宪,切不可含糊唯诺,致有误于临时,是所至嘱。四船所需经费,倘过六月望后,支发委员未能到天津,每船可先向支应局各借湘平银一千两,以资应用可也。致支应局函件,届时派委员持信前往,自可照发也。设可不用信,须交回,勿遗失也。

是日,还致信支应局朱伯华观察:现因支发委员难即来津,所有留防大沽、北塘之“镇边”、“镇西”、“镇南”、“镇北”四船急需饷银而又无法办理,望贵局每船暂先借湘平银1000两,共计4000两,请归下次饷项划拨时一并划除。祈即发给去领官弁者为幸。

7月18日(闰五月二十六日),在旅顺致信大沽船坞文芝轩:敝处前请贵坞配造四镇舢板格林炮座子8个,如已制好,请先发4个交“镇海”顺便带到旅顺,配给“镇中”、“镇东”两船应用。其余4个,并祈添造4个,共8个,竣工时就近发给“镇边”、“镇南”、“镇西”、“镇北”4船祈领。另外,还奉上格林铜炮架肆个;又铜螺丝叁拾贰个;“康济”兵船大老爷台电,望查收。如便,即附回单为托。

是日,又致信洋务委员马汉卿:前蒙赐荐试用管轮应剑泉,自闻防吃紧之信,屡乞请辞。五月间,李傅相巡洋,该员又聒聒告病,故饬在威海养病。待巡洋结束,该员已杳无音信。现为非常时期,急需用人,该员不辞而别,其规避战争之私心,昭然可见。此事若置之不问,深恐效尤者至。因该员系你推荐,特先函商,请立即催其来防是幸。倘彼执意乞休,亦须明白销差,以免人言啧啧。

是日,还致合顺彝堂信:顷接来书,知前定太格西煤,竟成无望。当此军务吃紧之时,军船燃煤,颇关紧要。似此反复,在你我知交,固无不可。若弟经据此情禀报中堂,诚觉不易措词也。第事已至此,若不从权办理,必至贻误事机。决不可贻误事机。望速将金山煤装200吨,可介煤装300吨,赶运到旅顺,千万不可再延误时间。叶成忠处,不暇另函,希代转意见,或将此信寄彼一阅。

7月21日(闰五月二十九日),写信给罗丰禄:帆缆洋教习嘉格蒙,勤奋肯干,其枪炮、帆缆致用之法均称洞悉。现因中法关系紧张,身为英国海军军官,不便在船,请您暂为安置,或送水师学堂教学生,或送镇船暂住,希望能酌其宜而委以安置。倘时局恢复正常,自应送归回船。如因局势变迁彼要回国,请转知支应局,将该员薪水截至销差之日止发给。所有应领薪水数目及有无川资等费,均由支应局依标准核办即可。另外,前派来学生张彦涛,已派赴“超勇”舰学习各技。最近,突然硁硁乞退,志坚计决,难以挽留,已予其船票,搭船赴烟,再转商船南下。特告知。

7月28日(六月初七日),发信给叶祖珪、黄菊人:“镇海”到旅顺,来件阅悉。子药、煤吨一定要迅速分拨到船并装足。薪饷之事,可持函去领,不致有缺用之虑。今在旅各船,每日上午操大小各炮,下午登岸操枪,逐日一船轮流打靶。四“镇”分防在大沽、北塘,除出口巡防外,逢在港内驻泊,必须随时操炮打枪,多一日功夫,增一番纯熟。在旅驻防各船,自水线以上皆油瓦灰色,舢板及舱面露出各件,亦油与船身一色,使敌不易窥见,仰亦照办为要。倘有事,夜间灯光也须掩蔽。你们既明水师纪律,处常处变,均宜格外细心。切切牢记。

“镇西”二管轮遗缺,自应遴选推补。既称管油林云卿堪以胜任,即准照升补。所有递遗各缺,俟选派停当,即行汇报。“镇”船洋管轮既已销差,机器舱从事诸人,尤须格外加意经办。倘有差误,外人贻笑不浅。务望随时告知,奋勉做事。如果从此日起,有功不再藉重洋人,水师共图立自,何幸如斯耶!天津有何见闻及各船近日如何操作,均望随时遇便告我,俾免悬切为盼!

是日,又发信给德璀琳税务司:法事决裂,战祸方兴。南北海防,岌岌有不可终日之势,法若连樯北寇,敝军实首撄其锋。旅顺炮台,尊意谓最不足恃,则水陆相辅之策,尤当思力争上游。执事于我军虚实,洞若观火。借箸而筹,动中窍要,钦佩之至。

旅顺现在情形,炮台既有增筑,士卒群思敌忾,法纵卷甲而来,讵能操必胜之算?惟仆驽下不材,谬帅水军驻防口内,船寡质薄,要不能争雄海上。然以数十年国家豢养之身,随二老成将帅之后,后有援师,前临大敌,励我兵士,整我炮械,尚足以背水一战,万一致不战而先示人以怯也。抑更有说者,用兵之道,未言战,先言守;既能守,即能战,战守可恃。人事略尽,则又熟审夫天时、地理、以随机而应变。您在来信中请将最坚固之船驻扎山口外,作炮台先声,用意极是。但旅顺山皆北峙,北风浪平,南风水涌,时际炎热季节,东南风多,在黄金山前不能下锚,这是天时、地理所限,而不可以常理测者也。现只能每日派船在海面二三十里之遥巡弋瞭望,以防敌之乘隙而来。口内各船留火以待,无警则分队以勤操练,有警则列阵而就指挥,如是而已。

汉(纳根)随员精明勇敢,在所延各西员上,素所佩服,凡有可以会商之事,无不随时就商。执事明决爽直,其时有以匡所不逮,则感荷良深矣。专此布复。

是日,又发信给文芝轩:“镇海”来,带来各件如数收讫。此间防务吃紧,深沟高垒,专待厮杀。水陆诸军,一闻寇警,人人有同仇敌忾之心,众志成城,或尤可以背水一战。然弟之举动,则惟出以“慎重”二字而已。津、沽必有要闻,便船过境,尙望赐我片言,是为至盼!各船前托代制、代购之件,亦望随时觅便船妥寄为叩。

是日,又发信给张次韩:上月既望,请领“超勇”、“扬威”、“威远”、“康济”4舰备用药弹及所需各件,已得函告,东局存有成品之件已发给,但尚欠数种需赶制。今防务吃紧,各项需用孔亟,希从速制就,并祈阁下饬来旅之船带来为祷。再,前派“镇东”林管带领来各项药弹,惟格林炮子误领哈乞开斯枪子,多亏旅顺水雷营需此枪子,当即发给应用,免得彼此又费周折,今仍祈将格林炮子核发一万颗。又马铁里枪子前领不过火者居多,今闻新购者已到,亦祈发给两万粒。统希设法早日寄来,俾资有济,万祷,万祷!

还有,旅顺药库存储药弹之事,去年冬季曾禀蒙傅相转行各局预为制办,解运来旅,以备不时之需。如果那时陆续存储,目前就不致如这样迫切。烽烟日逼,武库不充,焦思无补,无可奈何!爱我者自当有以教之。旅顺水陆险要区,逐日均设防务范。兄迂疏寡效,窃幸与二三老成朝夕从事,是程是式,期无陨越,则幸甚焉。数行敬恳,不尽覼缕。

8月1日(六月十一日),在旅顺发信给许豫生:“扬威”返旅,奉到逮笺,欣慰可量。承办东介子煤一节,敝军原只需贰百余吨,因现有开平、金山等煤足敷应用。而东洋可介子煤只能偶时搀用,来信说已饬装四五百吨,似嫌太多,届时或工程局可以收买,当尽力设法销去。法人有悔祸之心,比日海氛稍靖,大局或可无碍。沪江消息良便,得有要闻,尚乞惠告一二,俾新耳目。为盼!

是日,又发信给刘献夫:本年闰五月十六日(7月8日)开摺,函请贵局核发各项军火内,有“超勇”、“扬威”25吨大炮轻装外国炮药共120响,每响重140磅,现准军械所附运到旅。外国炮药共重14000磅,已经照数收讫。惟各船大炮轻、重装炮药,向由贵局按照西法装袋发给,缘各船未能自办也。现只发来炮药,且无药袋,不能应用,焦灼万分。故特专函奉达,务望速装“超勇”、“扬威”两船大炮轻装外国炮药共120响,饬由“镇海”附运来旅。并再添装“镇中”、“镇东”两炮船大炮轻装外国炮药共20响;重装外国炮药共40响,一并运旅,至为重要。如贵局及天津各处均无外国炮药分拨装配,即请将轻、重各药袋照数配齐,请专派妥匠携带捆药袋的带子、药袋内木管并装药各样应用家具,速来旅顺装配,是所拜祷。事关军需紧急,务乞鼎力设法速办。专候回示,不胜盼切!

8月5日(六月十五日),丁汝昌与袁子九率“扬威”、“威远”两舰巡视辽海,径抵大连湾。复超乘便走金州,诣吊筱帅,并晤松亭军门。

8月6日(六月十六日),发信给方右铭道台:昨日陪同袁子九乘船巡视辽海及大连湾,并去金州会晤松亭军门。“泰安”船此次由朝鲜旋役,所有驻东三营,有应行来金人员,及各要信物未及带来,胥甚焦盼。今庆军急需用船,“海镜”尚未北来,不得不令“泰安”一行,暂资转运。诘且即着该船赴金,到后或赴烟台,或往朝鲜,已函致松亭审度办理也。

是日,又发信给支应局朱伯华、胡云湄两观察:敝军“镇边”、“镇南”、“镇西”、“镇北”四炮船分戍桑乾,现需饷项,应即发给。惟敝处积日购发应用各项,曾随时抽款垫付,未及报领,一时难以周折。前曾寄书驻“镇”船,拟先贵局挪借湘平银四千两,由该船持函走领,暂行分用。俟时局稍定,当即派员赴津汇报历垫各款。届时即请查照扣销,免得此时别增一番周折。叨发之处,容后面谢。

8月23日(七月初三日),在旅顺发信给大沽船坞文芝轩:支应局胡云湄因公赴津,道经沽上,所有各船制领项下,可以发给者,望就便饬交“镇海”管带载运来旅,并望分别给予发票,统寄敝处转发。其各船收单,亦留敝处转收、寄呈。倘因各船办事漠不关心,每有错忤歧出之处,似此则较有归束,而稽考亦无疏漏也。比日台事不审有无再举,宜趁其援师未集,极水陆之精锐,聚而歼旃。卓见以为然否?专肃。

是日,还发信给“镇西”炮船管带黄菊人:“普济”来旅,得手书,知“镇西”、“镇北”两船大炮经葛果德验后,吴军门复带两船出口演放。惟“镇北”炮管内以微有药锈,尚未验确有无改券。待用橡皮器具验明后,即可详细确报。两船大炮此次经放,虽可迁就应用,终非完壁。待以后再放时,均须格外小心。每次放过,必须立即验视,不可玩忽,要紧,要紧!葛果德檄饬镇船,照料轮机,望即转饬沽、塘两处,均需随时照料。不得专驻一船,偷安希逸。各船官弁人等,无事时应当作有事想,一切操练自可努力加奋。船身内外及水手衣履着装宜洁净壮观,免贻人非笑,滋物议也。近日旅顺各船,每日上午操炮,下午操演后,抽空暇时端枪练习。左已监视各船打枪一次,中者均行施奖。其大离奇者,并亦加责。驻沽、塘各船,应逐日演端枪架,并照章登岸操演。待以后各船会齐,定当会操较验,分别奖罚。旅顺近拟号令,凡驻大沽、北塘各船,应行照办,已饬陈恩焘随时抄寄矣。煤饷之事,应造册汇报。想能克日完竣,便中速为寄来为盼。本月二十日后,拟派支发处赴津报领各款,须将各册汇总核对,乃得起行。所有应行造报册籍,宜先期寄到。要,要!琴、轩、桐侯不分别致函,将通行各节抄知照办可也。

是日,又致信给支应局胡云湄、朱伯华两观察:前奉傅相檄开兵部议奏船政请裁减轮船薪费各节,饬商同贵局详细具复核奏等因。旋准咨函下询,惟时以防务突紧,在均需筹备,未及拟复。兹查上年船厂政大臣张奏行裁减轮船各额薪费一案,业经核实裁定。并从去岁十月份一律改支,已申咨在案。此次再四核拟,实无可变通裁减之处。伏祈贵局查照复文咨商各节,是否可行。请即核夺,转详是荷。

8月29日(七月初九日),发信给黄菊人:“镇海”到旅,所寄各函,并洋、汉文单及灯旗号摺,均各收阅。现中法已显开兵端,在防之人须将临阵对垒排场,时时悬诸心目,似此断不致有疏虞之患也。四镇会操后,“镇西”、“镇北”大炮放后,旧日惊缝经勘验后未尝有增,将就自放,自无不可。惟葛果德所称,“镇西”之炮或再遇药力太猛,缝痕成为一周,而炮更为坚固等语,是信口胡说,如梦如呓。未闻有物日增疵累而转为足恃者乎!不可以其盲语滋感。祈仍须照前小心为要。旗经号既经罗大人颁示,执事也将船上当用各号抄呈。至虑进攻开炮与否,尚无准令,此亦均为要紧之事,亦望即禀商罗大人示告。船前铁桅杆恐临时被伤碍事,所论不为无见,望执事酌度。倘北洋军耗紧急,即禀商吴、罗大人,就近指示办理。闽中事,津中当已闻确信,不赘述也。煤册造成,即觅便转威海。林卿既定于十一日补该船二管轮缺,应照造报之册办理,无庸更易也。

8月31日(七月十一日),在旅顺发信给文报局黄花农:今有寄江海关邰观察公文一件、旗书一箱,交“镇海”送呈尊处,方便时请寄沪上为荷。再者,前奉傅相札,饬由贵局定购开平五槽煤1000吨,当即运送到烟台,以便水师随时领用。前月“超勇”、“扬威”两船已由烟台装得200吨,后由“普济”运到旅防140吨。昨烟局陈敬亭兄函述执事来函说,除前两次装运340吨外,其余660吨煤,由贵局即运至旅顺。现时变在旦夕,更祈设法速运来旅,以资储备。是所至祷。

9月10日(七月二十一日),发信给大沽船坞文芝轩:前琅威理总查曾开具洋单,呈请贵坞代制半截船式两个,并配桅缆等件,以备弁勇随时讲习,易于他们晓暢各件部位及应如何安置结束等。查由贵坞领到者仅船式两具,所有应用零件均未发交。请查照前开洋单,逐件制就,及时寄来为盼。

9月17日(七月二十八日),发信给支应局朱伯华、胡云湄两位观察:敝军上年由贵局借湘平银10000两采购军米,咨明于当年分四季扣缴。春、夏两季已扣湘平银5000两在案,其余5000两本年秋、冬两季应扣完结。因现在军务紧急,添购军米存储需款甚巨,拟请尊处缓至明年春间再行核扣,以免缺乏掣肘。务乞俯准,并令严委员到贵局面陈一切。

9月19日(八月初一日),在旅顺写信给制造局张次韩观察:收到“镇海”带来毛瑟枪壹百杆。惟该枪仅有光枪,所有枪头、插刀、皮带、子盒等各零件,均属乌有,万乞设法即行赐寄,俾归有用为叩。又此间毛瑟枪已领到不少,惟尚需备用法条,能寄壹百条最妙。风声日紧,远仗良筹,翘瞻海云,如鹤之跋。

9月23日(八月初五日),在旅顺致信山东巡抚:巡洋回旅后,布署水师战守各事,又越旬日。旅防水陆各军,日夕严备,同力御侮。法若连舟宗北寇,群思背城。偌所有临敌机宜,军情缓急,惟恃韬钤指示,俾共祗遵。兹附呈华文北洋海疆全图一卷,似尚足以寓目,尤祈察纳。谨此复禀。

9月28日(八月初十日),在旅顺发信给张次韩:昨由贵局批交“泰安”轮运到弹引等件,均照单验收,与原数相符。惟查此次所发各项,尚需配领数种,方能保证施放。否则,用时致邻偏废。兹将核定配领各件列出清单奉上,请即速核发并找便船运来为叩。再,前允惠拨格林、糯等飞等炮,也请一并核发运来,尤为翘盼。前发批单及敝处收单各一纸,一并附呈。还有,毛瑟佩带及钩簧等件收到两箱,但缺少刀头。水师所领毛瑟枪均配有刀头,遇事可期相辅并用。此次仍祈执事给配毛瑟刀头百支,遇船运来为祷。所发格林炮四尊并轮架等件已给“康济”、“威远”两船应用。一俟贵局船架配发后,再行将此次所收轮架等件移交旅顺军械库收存。“利运”即欲起碇,容日再补送公文寄请备案也。糯等飞俟由宁局拨到,敢祈遇便饬寄。再,毛瑟枪皮腰带点后缺少一根,祈便中补发寄下外,原批解单及收单各一纸,祈察纳。又格林炮批、收单各一纸,亦祈察入为盼。

10月4日(八月十六日),发信给黄花农:“利运”船此次运饷所需费价,因现无定章,不知应如何付给。待接到公牍后,再为函告。开平煤前屡次函请设法速运来旅,今奉相檄责以拖泄。今尊处业奉相檄,务祈格外费神,设法遄运旅防。是为至祷。

10月13日(八月二十五日),发信给招商局黄花农:此次运到开平五槽煤400吨,已照收。卸煤袋计5700条,加上次“普济”船存旅煤袋2352条,共计8052条,本拟全数寄去,只因时间伧促人员少,未及尽行倾倒。今特检点空袋4000个先行奉缴,其余待下次运煤之便再携寄也。至于前次由津至旅运饷并搭坐共银130两,及由旅顺至营口购水师应用各件,并搭坐银二十三两一钱五分,共计应付行平银153.15两,均交“利运”账房先生收楚矣。诸多费心,实深铭感。

同日,在旅顺还发信给文芝轩:前曾上书告知“扬威”请制炮耳铁箍木式,以及“超勇”、“扬威”、“镇中”、“镇东”请领包护水力机铁皮及螺丝钉等件,现又呈报“扬威”250吨炮所用进退铜水门图式木样,祈惠饬照造两个,以供急需,从速为妙。还有,“镇中”春季进坞请领未发给的35尺长水龙软管一条,以及35吨炮用黑白棕洗炮刷各1个,“扬威”炮耳铁箍,四船铁皮螺丝钉,以及在旅各船请领未发各项查有造成者,均请遇船寄来。现为多事之秋,贵坞制造知必日繁,所开各件,如果不是刻下急需,断不再三渎请。恳请赶办齐楚,从速发下,免临时有误也。所有发单均望汇寄弟处,再转发各船,不致或有差池是祷。近闽中叠传电音,法人复据基隆、淡水等处,继又有分艘北来之说,未知是否侜张?兄倘有确闻,更祈笔及惠示为盼。再,“海镜”九月初来津,所有各件,当乘此便着人取走。

10月20日(九月初二日),发信给船坞文芝轩总办:顷接“海镜”船柯管驾申报,该船历次损坏各件,开单呈请修换,当派洋员去查,将万不可缓之件,先准咨办。至于机舱内件应如何修换,已开出清单,请贵坞派员勘查,俯照办理。所有摺内应修各项,要根据该船在津办差时间而定,先将要件饬工在差期内赶办。对未能凑手者,亦请速饬造购,待该船再到大沽时即可兴办。寒季即到,不月余即将冰冻,若由敝处先禀傅相,一经周折,恐有延误,请由尊处办理,禀报自无不可。前期奏领未发各件,有经造购完成者,祈检交去弁王游击带下是祷。

10月22日(九月初四日),在旅顺发信给“镇西”炮艇黄建勋管带:“利运”到旅,接初一日寄发之函,备知种种。“扬威”舰炮机图式已寄船坞文总办,望即派葛果德去船坞会商,从速赶办,寄来为要。葛果德用煤一节,较定每月应烧多少,核数发给,造册时注明葛果德烘火用。不能任其信意乱烧,以免造成糜费。至于船艘拟用铁环挂锚链护船之事,据说美国曾用此法,寻绎是说,多增一层,自稍资保重。因不知船身转动是否还能照旧灵便,此事应考虑周密。望你等加意审夺,倘于战事确实有益,即行领圈照办可也,但也必须禀商罗、吴两军门。东局新制火药既经王少卿拦阻,未以船炮试放,也以未审炮台之炮以此药放后,究竟较前所制之药奚若,烟色是否黑重,放后是否挂膛,坐劲较前稍杀否?望探明告我。所布置的水雷、旱雷览图均了悉,颇为周密,马江口如有此布置,法军绝不能逞志无忌也。三等水手遗缺,张文悦倘足胜任,即准照补。从九月一日起支。其练勇当饬“威远”拨给。各船进坞应办之事,均须谨慎办理,日后守冻,也必须照常认真操练。船之内外及官弁水手人等,均宜整齐洁净。想执事共事有年,即分防两地,当无不加倍勤谨,共务时艰,副我素望焉。秋季饷项赶速造齐寄旅为要。

同日,还发信给招商局黄花农:“利运”到旅,付寄文信均照单点收,分别存送。煤200吨已照收。附去煤袋4052个,含前次4000个,共8052个。“普济”、“利运”前两次存旅煤袋,一律缴清。此次2400个煤袋,容下次“利运”来旅再携寄也。

10月23日(九月初五日),在旅顺发信给天津关道盛杏荪观察:旋于念八日奉大咨,“普济”、“利运”两船运费各条均祗悉。惟查章程内四条规定,各局、所总办委员免收水脚,侍从人等亦分别免收等语。伏查水师平日搭船,曾照七折水脚历给在案。兹当多事之秋,往来事益较多,且该两船既为兵驳,则水师人员搭坐,似应照局所一律办理。因“普济”、“利运”船章程由尊处核定,故特函商,水师人员搭船应同局所一样免收水脚。倘蒙俯允,祈即知照该管人员,日后得以照行,俾昭平允是幸。

10月24日(九月初六日),在旅顺发信给大沽船坞文芝轩总办:“康济”舰请制大舢板,计当做成,并祈将篷索、桨篙及桨叉并所有应用各件一并配齐,饬校妥贴,统一交“海镜”带来是祷。专此祗恳。

同日,他还接到李鸿章电,令带其“超勇”、“扬威”两舰到天津,面商一切。

10月25日(九月初七日),在旅顺发信给“操江”船黄孝明管带:昨得大沽来信,知“操江”已禀定为镇船后路,甚是稳妥。此时北洋风涛颇厉,往来海上,总要格外小心。顷袁营务处拟调“操江”范升福前来察看,倘可留用,当有公事续至也。望先嘱该二副,赶紧附“海镜”来旅顺。至二副一缺,则请暂为留住,如不合用,仍令其回至原缺。

10月29日(九月十一日),在旅顺再次接到李鸿章来电:即带“超勇”、“扬威”两舰来津候示。所留旅顺各船弁勇,暂交刘含芳代为统率管束。

10月30日(九月十二日),发信给大沽船坞文芝轩总办:“超勇”、“扬威”、“镇中”、“镇东”4船所领包护水力机各件,除由“镇海”运到诸项外,据各管带报称,还要请领数种方可够用。兹复列出清单,即祈饬造,统交“镇海”下次来旅带来为好。

11月16日(九月二十九日),发信给上海的龚照瑗观察:法逆猖蹶,为天地所不容,深愿合队南征,刃此犬羊之众,上酬国家豢养之恩。遵傅相指令,北洋水师各船分防各口,遇事调置,均关紧要。又寻德国水师提督万里城前来报效,该员亦甚有计谋,故令其督同林泰曾、邓世昌带“超勇”、“扬威”两船南下会哨,合谋进剿。该两船须先在上海祥生厂油刮船底,傅相嘱,恳阁下就近代为照料。船上万不可少之件,方许修换,必须在油船底时日内完成,一经出坞,即可开行。所有进坞一切费用,由该厂开单据交林、邓两管带会详弟处禀行支应局,由银号汇寄该厂清款。特此奉布,伏冀关垂,心感曷似,容后图谢。

同日,又发信给吴安康军门:法逆猖蹶,为神人所不容,深愿与君偕作,刃此犬羊之众,上酬国家豢养之恩。月之望前,奉傅相命赴津禀商抽拨师船,如何与贵军会哨南行之事。适有德提督万里城来华,面见傅相,闻“超勇”、“扬威”两船克日南征,彼坚请畀任,带同林、邓两管驾前赴南洋合队,相机会剿。但傅相以弟南行,北洋各船换生手主持,恐有未协,仍命弟坚防旅顺,俾水师有所归束。第当多事,株守一隅,未能振臂前驱,同事疆场,殊自愤愤。然傅相筹思再三,知必计出万全,惟有磨砺以须,敬俟后命。兹“超勇”、“扬威”南下,该管驾等从军海上虽已有年,阅事不多,达变恐非所长。故傅相谆嘱万里城提督,一切机宜令其随时指示。并谕转恳麾下维持共济,凡于大局有禆之举,尽可彼此参商,合志为行,庶可以少胜多,副各宪力济时艰之至意。在弟素叨厚爱,谊等同胞,今者合师为一,谅无不关垂于格外也。

11月下旬(十月上旬),在旅顺发信给德璀琳税务司:得知琅威理总查前托海关造册处代印之兵船每季报单计十四种,已经印好,运津存关,请即饬交便船带来旅顺。倘无便轮,可暂存尊处,俟明春再领。再者,“超勇”舰洋管轮拜列亚昨由天津乘“镇海”回旅顺,请求辞职,已与讲明薪水截至西历11月底止,嗣后贵处再无须代领薪水。该西员本自上海招募而来,除讲明办差截支薪水外,毫无别项回费、船价、半俸等。望乞察照。

11月29日(十月十二日),在旅顺发信给船坞文芝轩:“威远”船去大沽,接芗林观察来旅。该船尚有急需各件请领,经查各件均系前咨领在案未蒙发给者,刻下当已制楚,敬请饬库管人员将该领并已制好之件查齐给领。倘有未制或未购成之件,应请上海老顺记购买妥贴,并函致该铺寄至烟台合顺再转运来旅应用。封河在即,此一变通,免有濡滞。沽口四船递进泥坞,倘有万难从缓应行修配各件,还请准其照办。至于各船应行备用各项,冬令贵处事倘制闲,似亦不妨饬匠预制如何?

12月8日(十月二十一日),在旅顺发信给大沽船坞总办文芝轩:“普济”到旅,奉惠笺。已知请购各件上海顺记照寄烟台合顺转交,一俟收到,当即折报。至于螺丝拿、小轮遮浪布围、尖圆头铁镋三项,待明春面告再为制办,免得尺寸不准,出现误差。冬季旅防各船,倘有急需之件可以函购者,当即遵示开寄叶成忠兄代办可也。此次“普济”带来铁镋一个,据称虽较重磅,尚可迁就应用,已饬“威远”管带照领使用。台湾战事寂然无闻,料我军尚可撑抵。若法军稍逞得志,早煽惑闻听矣。敝洋严防如昔,一切尚平适。

12月9日(十月二十二日),在旅顺收到“泰安”船带来吴兆有、袁世凯的信件,告知朝鲜发生事变的概况。

12月10日(十月二十三日)上午11时许,在旅顺口致电李鸿章:“泰安”轮二十二日到,言朝鲜事变,中日已接仗。日本趁中法有事,寻衅图朝,恐祸更烈于越南。是日下午1时许,又在旅顺续电李鸿章,12月4日盗刺闵泳翊未死,吴等分投弹压。12月5日兵迁朝王于他处,杀大臣尹泰骏等六人,相臣去柄,外署皆换日党。吴等欲入宫,朝人传王命力阻,日人即拥王回宫,各公使劝我兵勿动。吴等禀恳,调重臣东渡。又茅延年12月6日下午5时发函,传说王妃死,王未知存亡,朝兵入官,杀日兵,吴等知会日公使,入宫保护。吴、袁、张带队入,日兵先放枪,已接仗。闻仁川日轮开行,恐是回国渡兵。

是日,还在旅顺发信给招商局黄花农:查兵驳历次运旅之煤,头几次吨数颇足,此前两次磅卸时即稍有欠缺,只以所少无多,或因搬运薄有洒漏,故未以琐琑者又淆清听。此次“利运”解到之煤,照原批337吨,除“利运”留用50吨外,尚应有287吨。据收煤委员来称,在船连磅数十包,每包与原报之数均短少10余磅之多,似此不得匿以不告。俟将舱内洒磅煤收出,综合计数,共短若干,再告知。

12月11日(十月二十四日),在旅顺奉谕,准备统带北洋“超勇”、“扬威”两快船前往朝鲜,与吴兆有相机应敌。

12月14日(十月二十七日),丁汝昌、袁保龄接李鸿章电:内意似为黎前电所惑,今当著急,日即调兵,未必先与我为难。但马山口无陆军不稳,吴军恐难速,望将此电转方正祥,令其准备随丁镇,待“超勇”、“扬威”到后立即赴朝,到即登岸扼扎。清帅来后,再商调派,千万机密。

12月15日(十月二十八日),在旅顺又接李鸿章来电:竹添尚在仁川,昨广岛兵约七百,“扶桑”、“比睿”两舰已发往。英电我军击退日兵,料彼此杀伤相当,事不易了。顷电龚催“超”、“扬”两船速赴旅,勿候式及“澄”、“驭”。雨亭准备带“威远”、“超勇”、“扬威”并挟方正祥营以行,勿过烟台,致涉张扬。到马浦观变相机,戒诸将勿出战,严守以待。清帅“利运”回即详报。法无转机,内不松劲。奈何!

12月16日(十月二十九日),丁汝昌、袁保龄又接李鸿章来电:二十八日密旨:“目前办法,总以定乱为主,切勿与日人生衅。〖HT5,7〗木〖KG-1mm〗夏使谓,或由乱党煽惑,使我两国官不和,打架尚是小事等语。藉此措词,或易了解。著吴大澂乘轮督队迅往,确查酌办,庶将领得所禀承,不致临事歧误。李鸿章仍将两快船调回,著照所请,俟船到,即饬丁汝昌酌带队伍驶行。等因,钦此。”据式百龄电禀,愿带快船北驶,其随弁温得力希等六人电请辞差,均不欲留南,鸿已电令仍随船来,禹亭当妥驾驭。龚报,二十九日未刻两快船开行,计日到旅,即钦遵谕旨办理。并传知吴兆有、袁世凯等一体钦遵。

是日晚10时许,丁汝昌与袁保龄再次收到李鸿章来电:“超勇”、“扬威”两舰今日午时开行北驶。清帅到拟雇船由沽往。廷旨壹意解散安抚,不与日生衅。谓营员所禀,未可尽信。雨(禹)亭到后,嘱诸将十分持重,待清至查办。

12月17日(十一月初一日),丁汝昌与袁保龄在旅顺收到李鸿章来电:袁、丁来电悉。式百龄等随“超”、“扬”来,巫、炳、修、德弁四,袁、刘即妥为安置。鸿嘱日领事电外务,兵勿妄动,勿再添,但竹使叵测。我水陆宜加意严防,彼若犯水师,自须接战,切勿先发,日兵毙三十,必有口舌。清帅已调“海晏”至榆关,候续昌同去。丁码多误,勿再用。

12月20日(十一月初四日),在旅顺发信给天津支应局朱伯华观察:遵嘱将敝军各船领用及兵驳运旅开平燃煤吨数汇总,昨日各船及煤厂将今年至十月底止共领收数报来。兹呈清摺两扣,祈查照是幸。唯查“利运”船十月廿日末批运来337吨内,过磅后计短10吨有余,已函知招商局来春便运照补,以符今岁收煤款目。摺内仍照原数开具,俾免零星,一俟补足,再函告也。南圉干戈未弭,东藩倭又生心。今奉相檄,带同“威远”、“超勇”、“扬威”三船东渡,俟清帅至后,随同排解。今晚即由旅顺开行,倚装布肌,不尽覼缕。

同日,还给招商局黄花农写信:上月廿三日寄呈一笺,谅邀青眼。“利运”尾批运到之煤,经收煤委员同该船提包面磅,共计短10吨1295磅。请转知矿局,明春有船来旅,查照补足,以符今岁收煤款目。外附去共同过磅清单一纸,仰乞查收为荷。外文函件还请费神饬送是叩。今奉相檄,带领“威远”、“超勇”、“扬威”在船东渡,俟清帅至,随同调处。今晚即起碇开行。

12月21日(十一月初五日)子时,丁汝昌、式百龄率“超勇”、“扬威”、“威远”船,运载方正祥庆军一营,从旅顺开赴朝鲜。丁汝昌即时电报李鸿章。

当日,写给方右铭道台的信也被寄出。该信主要内容是就拨款事项,商请惠加斡旋:兹子九观察复以拨款事,委弟介言,傅相批由贵关拨银三万两归工程应用,牛司马东来先领到一万两,以工程现需孔急,津河又冻,冬内用项,重恃贵关。然亦知一时未易周转,接踵走领,似邻唐突。拟稍事从容,冀可从绰筹。注蒙加爱,故复冒陈。当不斥我越俎。馈琅威理件,承饬购将去,感甚。兹遣人至合顺购件,望示值,即由合顺照缴可也。百汇公司事,奉嘱后,旅泊之船经弟面语,后闻该公司陈际唐亲走冲算,当已清结。津中船已函催速办,但款项如何,我等不知,只有经手人亲自核准结算。侦探马委员接事后,耳其妄诞,已非一次,本拟札撤,现电报已通,冗虽可汰,已令卸委。倘再干谒,可饬隶人摈斥之,防其别生枝节。“超勇”、“扬威”两船已由南来,即日带同“威远”,连樯东发。吴清帅乘“海晏”拟由榆关起节赴朝鲜,急在排解不侫,庶有拊循,亦可稍轻肩任。知念附陈。东军后路接济,胥赖箸筹,素赋同袍,不喋喋也。另外前由烟台新大号购定可介煤数百吨,今旅防需煤甚迫,已嘱该号俞巨川装运六百吨来旅,请饬关员届时验放是荷。

是日,再次给方右铭写回信:陈状书就未缄,适“利运”到,奉惠示,并赠琅威理物单及回剌,均收讫。输值共槽平银四十九两五钱二分,乘便寄缴,祈察收。朝鲜起乱颠末,吴孝廷来函述极详。兹摘要录出寄呈省鉴。“泰安”到旅后,据李都戎讲,锅炉有疪,刻下正在修理,约尚须旬余工夫方可蒇事。弟今夜即督艘东发,行李倥偬,笔难尽意,倚装禀复,余惟心照不宣。

12月22日(十一月初六日)下午4时许,率领“超勇”、“扬威”、“威远”抵达朝鲜马山浦,令“超勇”、“扬威”泊口门,“威远”泊港内,与方正祥登岸。方扎营。

12月23日(十一月初七日),丁汝昌下令舰船锚泊待命,率带侍从人等由马山前往朝鲜汉城。

12月24日(十一月初八日),丁与随员到达传历,奉钧电:吴、袁等遵守不妄动。

12月25日(十一月初九日),丁统领在汉城拜见朝鲜国王,并拜访各国驻朝鲜公使。

12月26日(十一月初十日),丁汝昌结束外事活动,离开汉城,启程返回军舰驻泊地。

12月27日(十一月十一日),丁汝昌与随员回到军舰。返程路上,仁川路梗,南阳路通。派遣洋弁赴仁川侦探获悉,仁川有日本军舰2艘,以及运送军火之商船。日本在月尾岛存煤粮、筑炮台,密布水旱雷。


声明:本网转载刊登此文仅以传递更多信息为目的,不代表本网支持或赞同文中观点。

关于作者  (请作者来信告知我们您的相关资料,点击这里查看我们的联系方式。)

avatar

戚俊杰,1949年生,山东威海人。现任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研究员、山东省历史学会副会长、山东社科院甲午战争研究中心副主任、威海市文物保护技术协会会长。长期从事文物保护与史学研究,主编、合著各类图书10多部,发表论文近30篇。被评为山东处文化系统优秀专业人才,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主要著作有: 《北洋海军研究》(第一、二、三辑)、《姜书璞治砚艺术》、“《勿忘甲午》”丛书。


相关文章


Comments are closed.

百家争鸣

  • 替代图

    信夫山下叩金匮: 福岛县立图书馆访书记

    藤文库的藏书,来自福岛县郡山市实业家佐藤传吉(1887-1967)数十年间的不懈收集。其人酷爱藏书,尤其关注军事史方面的资料,据说曾经因为从书店运书而压坏过两辆私家车……

  • 替代图

    国耻类遗址博物馆如何在社会教育中发挥作用

    国耻类遗址,是中华民族被外敌入侵、遭受伤害和杀戮的历史见证。国耻类遗址博物馆就是管理保护这些遗址及其所属建筑遗存的专门机构。新中国建立后,特别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全国各地也相继建立了许多专题性遗址类博物馆、纪念馆。本文拟就国耻类遗址博物馆如何在社会教育中发挥其重要作用,谈些粗浅的意见。

  • 替代图

    为何民国各界精英大多曾在甲午战争后赴日留学

    1894年、1895年的甲午战争,大清被日本打败,中国知识分子开始思考中国为什么会失败?日本为什么会富强?

  • 替代图

    日岛炮台:不辱使命的海上堡垒

    1888年清政府创建北洋海军,在威海湾沿岸和刘公岛上部署炮台多所,日岛因其位置特殊更受北洋大臣李鸿章的注意。在勘察各口岸海防奏折中他特意提到在日岛修建铁甲炮台一座……

  • 替代图

    论秃尾巴李龙王神话诞生的背景与特点

    秃尾巴李龙王的故事,早已传遍祖国北方,特别是山东省和东北三省。众多地方都宣称本地是李龙王神话的诞生地,这成为多年来民间文学论坛上一桩公案。1989年5月号《民间文学论坛》月刊载王太捷先生《秃尾巴老李传说的演变》一文,以地方志记载最早、最详、 ...

  • 替代图

    一件清光绪时的乡饮执照 ——兼浅谈乡饮酒礼制度

    笔者在一位收藏爱好者家中见到了一件清光绪二十一年(1895)的乡饮执照。这份执照的发现对研究清代乡饮制度具有十分重要的价值……

  • 踏访胶东“长城”

    踏访“胶东长城”之姊妹遗迹—圩子墙

    近年,在深入开展文物普查时,在胶东地区发现多处“圩墙”遗迹,经有关文物专家考证,这些规模不等的石墙,为清末抗击捻军东进所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