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毕克官

出处:甲午网栏目:(暂缺)发表日期:2011年8月11日

摘要:大型果模子用途广泛。给老人庆寿,用果模可磕出不同形状的寿桃。回娘家,走婆家,探亲戚,都是不能空着手的,特别前二者,烙果子可说是少不了的礼物。那时候,一般家庭根本买不起点心,或烙或蒸,都离不开果模子。最受欢迎的有鱼、鸟、莲子、葫芦、秋叶等。这种自制的白面食品,是老百姓生活中难得一遇的,哪里舍得几口吃完?为了可以放的时间久些,所以一般多采用烘烙的方式。

关键词: (暂缺)

从离开家乡,我就萌发了收藏几把家乡的民间果模子留作纪念的心愿。因为它给小时候的我留下的印象太深了。

只是当时的大环境,一个美术青年,热衷于老旧的民间玩艺儿,实在不合时宜,才使我的心愿难有落实的机会。后来,实在憋不住了,只好搞“地下活动”。大约在上世纪60年代,鼓足了勇气写信给家乡的黄威表兄,问他能不能代我收集几把。表兄是威海著名高中数学老师,在学界口碑颇佳。信寄出不久,就收到了他寄给我的包裹。我打开一看,惊喜了!其中有两把太眼熟了!当年母亲回娘家带回的烙果子,不就是用这样的鱼和莲子模子做的么?这意外收到的亲情,让我兴奋了好一阵子。

果模子

果模子

文革过后,政治环境有所宽松,我又写信给著名漫画家、威海教师进修学校校长肖桐柏老师,托他代为收集。因为他们学校的学生——教师多。很快寄来一包,让我足足实实过了一把瘾。至今,我还感谢那些支援我的老师们。

我为什么热衷于这种俗玩艺呢?第一,我学美术以后,知道这果模子是属于民间艺术,是老百姓为美化生活,自己制造、自己使用的艺术。与其他艺术一样,果模子是属于联合国规范的“非物质文明遗产”范围里的文化遗产。第二,它是我童年生活记忆中的一个部分,它活跃了我的童年生活,给予我艺术熏陶。我后来走上美术道路,说不定果模子起了“促进作用”呢!

果模子,老百姓的生活用品。因此,题材和种类很多。这篇小文,也只是就小型的巧果模子和应酬类的大型果模子,说点个人的见闻和观赏体会。

七月七日是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日子,但又是世俗民间乞巧的节日。据史籍记述,风俗似始于古时秦人,至汉时更为盛行。现今,甘肃省的西和县传承了这种风俗,每年六月三十日到七月七日都举办乞巧节。活动内容有迎巧、唱巧、拜巧、选巧等仪式。已被中国民间文艺协会授予“中国乞巧文化之乡”。威海的乞巧活动也颇盛行,早在40年代出版的《中华全国风俗志》即有调查记述:

“乞巧之俗各地皆然,原无足奇。惟荣成县乞巧风俗与他处不同。(1)巧芽,置些许细沙麦子于碗中,名曰巧芽。(2)巧花,用面粉制成种种食品,或莲形,或金鱼形,竹篮形,谓之巧花。”

荣成、威海和文登,属同一地区。 “惟荣成县乞巧风俗与他处不同”,这句话值得威海人特别留意。

生巧芽,是我经历过的。每年七月七日前,母亲都会生两碗巧芽,不过生的是绿豆芽。豆芽生到大约十公分高,于七月七晚上置于庭院临时摆设的桌凳上供奉,但不点香烛,也不跪拜。这是大家庭分家后,母亲为延续古老风俗在忙乎。我也参与帮忙。母亲忙时,就嘱咐我用炊帚(洗锅涮碗的工具,去粒的高梁穗做成)给豆芽洒水。这是我小学时期年年都参与的活动。

威海城乡的小康之家,每年七月七都会烙巧果应景的。这时候小型的巧果模就派上用场了。巧果内容种类繁多,如鱼、鸟、狮、狗、蝉、扇、秋叶、腰子、莲子、花篮、桃等等,都是老百姓生活中熟悉或民间故事里的东西。巧果型小,有的板多达十种。烙好后,大人多用彩线串起分给孩子,下面还饰以彩色布条做装饰。有些人家,还在白面中掺少许红、绿颜料,十分美观。记得那时候,吃吧,又舍不得,母亲也会叮嘱我们“别马上都吃了”!不吃吧,又馋得慌。这舍不得和馋得慌,弄得我们这些小人心里怪痒痒的。这就叫生活的乐趣!母亲一般不先交给我们,而是将果串挂在支起的窗扇上,迎风飘展,让它风干。美食岂能一口嚼了,让巧果“抵挺”(威海土语)的时间长点才是大人的心愿。我们坐炕头,眼看在风中晃动的巧果串,还不时站起来去拨弄几下,观赏一番。口水往肚里流,枯燥的生活不就有了乐趣吗?

大型果模子用途广泛。给老人庆寿,用果模可磕出不同形状的寿桃。回娘家,走婆家,探亲戚,都是不能空着手的,特别前二者,烙果子可说是少不了的礼物。那时候,一般家庭根本买不起点心,或烙或蒸,都离不开果模子。最受欢迎的有鱼、鸟、莲子、葫芦、秋叶等。这种自制的白面食品,是老百姓生活中难得一遇的,哪里舍得几口吃完?为了可以放的时间久些,所以一般多采用烘烙的方式。

民间艺术和宫廷艺术不同,它必须既经济节约,又实用、美观,三者缺一不可。果模不论大小,都要求造型简捷,不能枝枝杈杈棱角太多。否则,不便于烙烤,也不易保存。

一件果模,设计的成功,主要在造型和线条装饰好看两个方面。例如巧果模子中的狮子狗,采取向前跑的态势,但又转过头来看你,圆瞪两个小眼,象个调皮的小孩,讨人喜欢。又如大型果模中的金鱼弯着身躯,抬头翘尾,给人的感觉是正在水中流动。形体动势确定后,就靠躯体上的装饰了。金鱼两只小眼是圆形的,躯体上是月牙形的鱼鳞纹,而尾部取的是直线条的纹饰。这些变化的、不同的线条和形状,共同组成了一件可爱的艺术品。果模的装饰线条,一经烘烙,突起的部分,颜色由白变成黑褐色,十分凸现。象狮子狗和金鱼的圆圆眼睛,寿桃上的大寿字,莲篷上的莲子,都醒目得很。设计果模的艺人是巧妙地利用烘烙后的效果,达到美化装饰的目的。民间果模子,看似平凡朴素,实则并不简单。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艺术上的道理,也尽涵果模之中呢!

威海的果模子,是不是本地所产,未进行过调查。临近的潍坊、高密一带盛产年画,刻模艺人不少。也有可能是威海的商贩从这些地方贩来出售。北方产麦区,大多盛行果模子,但又各有特色。正如威海地区正月十五捏面灯面属,山西则盛行一种面花,不分四季,蒸好之后,加涂五颜六色,风采大异。南方产区,民间盛行糕饼模子,米粉更适于制作糕饼。至于商贩市场,不论南方北方,至今仍处处可见模子磕出的糕饼和点心之类。但有些大厂家已机械化了,手工饼模已淘汰了。

想想旧时的威海,虽然城区有座电影院和戏院,但能进去的会有多少威海人(特别是农村)?只是逢年过节,有的邻村会唱两天大戏。那时候,黎民百姓家里,没有收音机、电视机、电话、手机,也没有报纸图书。爷爷、叔叔、婶子、大嫂整天只是干活又干活,生活之枯燥不是今天的人能想象到的。可人都有七情六欲,总需要“精神食粮”和“文娱活动”来调剂生活。靠什么?就靠年画、剪纸、果模、绣花、花笸箩、听说唱、花会等名目繁多的民间艺术。老百姓不缺聪明才智,他们也亲自动手美化自己的生活,创造出许多精彩的艺术作品。

今天,时过境迁,曾经长期极为普遍流行的果模在民间已经基本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听闻威海也将筹建非物质文化遗产博物馆,我在太平洋彼岸草成这篇小文,记下一点“史料”,也是对家乡往昔的民间文化生活和民间文化遗产的追思和怀念吧!


声明:本网转载刊登此文仅以传递更多信息为目的,不代表本网支持或赞同文中观点。

关于作者  (请作者来信告知我们您的相关资料,点击这里查看我们的联系方式。)

avatar

毕克官,(1931.2—)山东威海人。擅长漫画、理论。1956年中央美术学院绘画系毕业。历任中国美术家协会《漫画》、《美术》杂志编辑,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原所长,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民间工艺美术学会副主席。 主要成果:已发表专著57万字、评论23万字。漫画史论方面主要有:《漫画十谈》、《中国漫画史话》、《中国漫画史》(合著)、《过去的智慧――漫画点评1909―1938》、《中国民窑瓷绘艺术》、民间美术评论集《神秘的艺术世界》、《画人漫笔》、《民窑青花》。并创作有800余幅漫画,画集代表作有:《毕克官漫画选》两本、《毕克官王德娟画集》、《毕克官水墨画》。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百家争鸣

  • 丁汝昌年谱

    9月1日(八月初二日)晨,丁提督率舰队开赴旅顺海域,指派“致远”、“经远”两舰及“左一”鱼雷艇到旅顺北一带探询日军舰船踪迹。

  • 替代图

    威海鲜花赋

    威海是片开满鲜花的土地。威海市早就获得花园城市的美誉。遍布市区的各种鲜花,把这座海滨城市打扮得分外美丽。

  • 替代图

    重评刘步蟾引起的风波

    刘步蟾是中国早期海军的一位重要将领,但知道的人并不多。他之所以出名,成为家喻户晓的历史人物,与彩色电影故事片《甲午风云》的上映是大有关系的。《甲午风云》把刘步蟾塑造为反面角色,定性为胆小怯敌的投降派。这是否符合历史事实呢?信者固信,疑者 ...

  • 替代图

    英租时期的威海卫

    甲午战后,威海人饱受日本侵略者强占之苦,本望日军撤走之后,会再过上安定的日子,不想第二天英军循踪而至,登上了刘公岛。

  • 抵达美国纽约的“海圻”号装甲巡洋舰

    “民-国”海军少将袁方乔

    袁方乔(1891—1964),字宇南,荣成唐家庄人,民-国海军少将。历任“海圻”巡洋舰舰长、东北海军海防舰队舰队长、海防第二舰队舰队长、青岛港务局长等职务。袁方乔出生地三面环海,是昔日清军成山水师营驻防之地。

  • 替代图

    书画的保藏

    一件上好的书画作品,不仅能够陶冶性情,增长知识,提高审美水平,给人以美妙的艺术享受,而且它还常常传递和记载着时代精神与文化信息。因此,作为具有五千年中华文明的精华,书画历来就备受国人的喜爱和推崇。从古至今,酷爱书画,热衷书画,收藏书画已 ...

  • 访英期间,李鸿章与英国两大臣合影。

    李鸿章拟购武装商轮“阿墨司”号考

    甲午甫启衅,剧变随至,北洋复失舰者屡,事事逼使李鸿章急谋补充舰只之方。掮客旋蜂拥而至,各演招数,或纷荐现成舰,或竞相夸耀串连借款的本领,遂令昧于海军的李鸿章花多眼乱,仅能掣出几逢舰必喜的所谓应策,以为一旦购入即可调上前线。其间种种,我曾试考述,尚算不无成绩 (1 )。惟以问题繁杂,涉及的舰种和舰只复多,每致所考不够深入,甚至无疑出错。李鸿章拟购假设可武装之英商轮“阿墨司”号一例正足说明这两点。容弃前稿有关部分,重新逐步查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