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梁善勇

出处:甲午网栏目:51期学苑杂谈馆刊发表日期:2015年3月5日

摘要:成山头风景区的一段解说词,是介绍徐复昌的:“第一代修庙(成山始皇庙)人叫徐复昌,这就是徐复昌坐化的‘棺’,也就是‘棺材’。道长在弥留之际,就盘坐在‘缸器’里,双手抱拳,再盖上盖,断绝空气,叫做‘羽化’、‘坐化’。这是一个清朝嘉庆年间的出土文物,‘福、禄、寿’三字合一,保存得很完整……

关键词: 荣成

关于荣成的一些历史,现在有很多人在关注,并做了深入的挖掘,很多鲜为人知的轶事,通过不同的宣传渠道展现出来,让人们对荣成的历史有了更全面的了解。但笔者发现在一些史实的描述上,往往会出现不一致的说法,这势必会让人造成误解。所以,对一些基本的历史事实,我们有必要去进一步厘清。现列举几个实例,以供商榷。

徐复昌何时修建成山始皇宫

成山头风景区的一段解说词,是介绍徐复昌的:“第一代修庙(成山始皇庙)人叫徐复昌,这就是徐复昌坐化的‘棺’,也就是‘棺材’。道长在弥留之际,就盘坐在‘缸器’里,双手抱拳,再盖上盖,断绝空气,叫做‘羽化’、‘坐化’。这是一个清朝嘉庆年间的出土文物,‘福、禄、寿’三字合一,保存得很完整。”

这里的“清朝嘉庆年间的出土文物”说明,徐复昌死于嘉庆年间。

道光版《荣成县志·古迹》中说:“秦皇宫,在成山上,始皇东游时筑。后人即其遗址为始皇庙。明正德七年毁于火。土人为立小庙一间。国朝道光元年(1821年),道人徐复昌改筑大殿三间,祀滕将军国祥。”

上面这段话说明道光元年徐复昌还在世上。因此,解说词上说徐复昌“羽化”棺材是嘉庆时期的出土文物,与《荣成县志》所记不符。

查看现在网上所有的资料,都按照《荣成县志》所记载的,标明徐复昌于嘉庆末年(1820年之前)在成山遭海难遇救,并于道光元年复建始皇庙。

生活于乾隆、嘉庆、道光时期的付贡,文登县蔡官屯(今荣成市上庄镇蔡官屯)人林培玠在《废铎呓》中,对徐复昌筹建始皇庙一事做了详细的描述。他记载徐复昌是在嘉庆初年(1796年)在成山头遇到海难后,登上成山做了道士,然后筹建了始皇庙。原文如下:

“嘉庆初年(1796年),南来商船覆于山下,舟人攀跻山巅。内一徐姓者,崇明人,易蓑笠以黄冠,为道士于成山,法名本初。复往姑苏募化金资,归建巨庙于山巅。庙外筑一最高灯楼,中置巨瓮,满贮膏油,捻絮作炬,大如儿臂,其油俱江苏吕洪吉供备,燃之通宵不熄,光烛数十里,夜行舟楫见灯则迤逦东下。更铸一巨钟,声闻数十里,遇阴晦风霾,不辨昏晓之辰,则击钟不辍,舟闻钟声,亦知趋避。故成山之下,近时覆溺绝少,而险阻之区,舟行如历坦途。使宰是邑者,详其功于上宪,加以奖赏上达。”

《荣成县志》记述徐复昌一事很简单,而《废铎呓》却用了很多的笔墨详细记载了这件事,连谁为灯楼供应灯油都记录在案,“其油俱江苏吕洪吉供备”。另外,《废铎呓》还在另一篇《徐道士》中详细记述了始皇庙建成后,应该将始皇帝作为主祀,还是将康熙五十一年抗击海盗牺牲的水师游击滕国祥作为主祀一事,徐复昌与成山当地的士绅还展开了辩论。最后徐复昌主张的始皇帝作为主祀占了上风,“于是,君臣之位始定。然道士(徐复昌)以此忤诸生,不常厥居焉。”这段话说明,徐复昌由于得罪了当地的士绅就很少住在庙里了。我们通过这些细节的描述,不能不说林培玠《废铎呓》的记述更能让人信服。而且人们在讨论文、荣在清中期的一些历史问题时,很多人常常会以《废铎呓》的记载为依据。

另外,根据《废铎呓》一书自序和自跋,我们大体可推断出林培玠的几个主要时间年龄段。

在“济南郡附学”一节中,林培玠记道:“乾隆壬子(1792)年,予初应试济南时,郡学暗淡无色,大成殿茅茨敝瓦,蒿莱没阶……”这段是说作者于1792年初次到济南应试看到的情况。过去读书人初次应试基本都在二十岁左右,再根据书中其他一些章节的记述,我们可以推断,林培玠大约生于乾隆壬辰年前后(1772年前后)。

在“自序”一节中,林培玠记道:“嘉庆丁卯改赴北闱拟魁选而移置副车,由是绝意进取,教授家居……”这是林培玠一生获取的最高功名叫“付贡”,嘉庆丁卯年为1807年,作者此时大约是二十七八岁。

林培玠书中所记之事基本都是他幼年听闻的,到了五十岁上下,也就是道光元年(1821年)左右,林培玠开始撰写《废铎呓》一书,共写了八卷。到了七十岁,作者辞去阳谷教谕职位,开始对该书“删去繁冗无味者,共成六卷。”该书作者自序落款时间是“道光壬寅(1842年)天中节(端午节)前三日废铎自书于任运轩。”最后的自跋日期是“(道光)丙午(1846年)花朝(花神节农历二月初二)后三日废铎自跋”。推算一下林培玠此时大约是75岁左右,这基本是他生命的最后阶段了。

徐复昌一事前后的经过,林培玠应该十分清楚。

按照成山头风景区的解说词中所说,徐复昌“羽化”棺材是嘉庆时期的出土文物,这基本应该是考古专家所下的定论,这是最有说服力的实物证据。如果该鉴定属实,那么,《废铎呓》中的记述无疑是正确的,徐复昌筹建始皇庙的时间应是嘉庆年间,而《荣成县志》的记载就有失实之虞了。

英国是否有副将瑞福领兵入侵荣成

《荣成古城大事记》中有一段记载:“清道光二十年(1840年),英军副将瑞福率士兵800人进荣成,知县李天骘募勇300,抗击英人入侵”,“1841年(道光二十一年)瑞福退出荣成。”

道光《荣成县志·兵事》记载:“道光二十年七月英吉利兵船五只至成山。初,鸦片来自夷船,流毒中国十七年,奉旨严禁。英夷无获利,遂驾舟肆扰各省洋面。本年六月初七日,攻陷定海,余党分散驶至东省九只,处处戒严。惟荣成为最紧要。知县李天骘闻报秉请添兵添船,词甚恳切,一面劝捐,修补城池,并雇觅乡勇三百名,授以长枪之技艺,申严纪律,无分雨夜,亲身督查。更与城守千总苏玉春、典史俞椿,轮流守宿。而石、俚各岛,谕令搭盖席棚,分驻乡勇,遍插旌旗,以作疑兵。饬巡检戴应奎督率力守,以固藩篱。嗣蒙调派文登营兵二百名,青州营兵一百五十名,寿乐营兵五十名,以文登副将瑞福统之。济南府左右两营兵四百名,以拣发参将三星保统之,千把外委三十余员,陆续进发。”

到了七月初八日,成山头忽然发现“有夷船五只”,老百姓都很紧张,纷纷举家逃避。李知县带人晓谕百姓,多方激励,人心方才有所安定。于是,派人加紧守城,城墙上旌旗密布,枪炮森列。各枪眼都糊上红纸,点上灯,城上红光一片,海上十里之外都能看得见。文登营官兵屯扎城东北的沙寨,青州、寿乐两营分扎城北海涯,济南两营则在东南小海边与宋埠嘴之西扼守。城南、北两楼,派成山水师分防,而以本城兵分守四门往来接应,且与城外声势联络。成山卫城内外,队伍整齐,炮械坚利,大有同仇敌忾、众志成城痛歼夷匪之气势。

最后的结果是,洋面上又有几只英船直往天津而去,七月二十六日至八月初九日,两次到登州府的砣矶各岛购买薪米,偿给居民洋钱。二十四日大小船五只到长山庙岛呈递禀帖赖求通商。当时住在登州府的官员还向这些英国人“赏以牛羊蔬果若干”。英国人还感激地向岸上“罗拜”致谢,并“立即转帆南驶东省洋面渺无夷匪踪迹”。到了十月初各路官兵“凯撤”,都回到了各自的防区了。

通过以上的历史记述,可以有以下初步判断:

一、英国人并没有进入荣成陆地,只是有五只船在成山海面上游弋。但说入侵荣成也不为过。

二、英国人并没有一个叫瑞福的副将。而瑞福是文登营的副将,统领着文登营、青州营和寿乐营共400名官兵。

三、历史上没有英兵800入侵荣成的记载,很可能是把清兵的文登兵营、青州兵营、寿乐兵营的400人和济南府左右两营400人,当成了“英国兵”。

四、这些英船一般不是军舰而是商船,只是想到沿岸来经商做贸易。事实上并没有发生战争,所以“抗击英人入侵”一说不够确切。充其量是双方经过外交斡旋达成和平协议。

五、“1841年(道光二十一年)瑞福退出荣成”属子虚乌有。事实上这几只英国船在1840年10月份就没有了踪影了。

所以,我们在记述历史的时候一定要严谨,否则就会闹出“笑话”。

知县李天骘在荣成的任期

《山东省情网·荣成市志》关于“荣成县历任知县一览表”一项记载:邓珏,江西奉新举人,道光十六年(1836年),任荣成县知县;李天骘,山西太平举人,道光十七年(1837年),任荣成县知县;李云,顺天人,道光十九年(1839),任荣成县知县;周壬福,江苏昭文付贡,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任荣成县知县。

道光版《荣成县志》的第一页就是李天骘亲笔写的序言,落款是“道光岁次庚子季春知荣成县事平阳李天骘撰”,就是说这篇序写于1840年,此时李天骘还是荣成县的知县。《荣成县志》的主编,岳庚亭在最后的跋中说:“山右(山西)松严夫子(指李天骘)莅吾邑三载,政简刑清,口碑载道……”算算时间,李天骘1837年上任,三年后,就到了1840年。但是,《山东省情网》却记载的是“李云,道光十九年(1839)任荣成县知县”。显然记载的不准确。

另外《风雅荣成》中收载清朝宋绳先写的一篇“文石歌为曾明府作”诗词。该项“曾明府”的注释是:“即曾宪达,江西彭泽人,举人,清嘉庆二年(1797)任荣成县知县。”而《山东省情网·荣成市志》却记载的是“曾宪达嘉庆四年(1799)任荣成县知县”。究竟哪个正确,尚难定论。

不过这张“荣成县历任知县一览表”确实有待进一步确证。

(作者:荣成市人民医院)


声明:本网转载刊登此文仅以传递更多信息为目的,不代表本网支持或赞同文中观点。

关于作者  (请作者来信告知我们您的相关资料,点击这里查看我们的联系方式。)

相关文章

百家争鸣

  • 替代图

    浅谈革命纪念地(馆)功能的延伸与拓展

    革命纪念地(馆)是时代的产物。一百多年来,特别是近八十年来,风起云涌的革命斗争席卷神州大地,谱写了中华民族独立解放的新篇章。这些革命斗争,创造了惊天撼地的业绩,留下了可歌可泣的故事,涌现了世人仰慕的英雄伟人。为了寄托后人的缅怀和敬仰之情, ...

  • 替代图

    北洋海军军舰“主炮晾衣”说考辨

    当代“主炮晾衣”说内容可信度之辨析 被国家寄予了太多希望,且还一度戴起过亚洲第一桂冠的北洋海军,在甲午战争中拼却一身也未能换得胜利,其悲剧性的结局足令后人为之五内俱摧,而其失败的个中原因、教训如何,无论是学术研究,亦或是坊间巷议,至今仍 ...

  • 替代图

    考《尔雅·释地》“斥山之文皮”

    《尔雅·释地第九》谓:“东北之美者,有斥山之文皮焉。”晋郭璞注:“虎豹之属,皮有缛彩者。”宋邢昺疏:“释曰:斥山,山名也。文皮,虎豹之属,其皮毛有文采、细缛,故谓之‘文皮’焉。”……

  • 搭建科研平台 推动事业发展 ——写在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馆刊创办10周年之际

    10年来,在主管部门的大力扶持指导下,在国内外爱好北洋海军史和甲午战争史研究的专业学者和业余爱好者的大力支持下,在文物与博物馆行业工作者的大力支持下,在北洋海军广大将士后裔和爱好历史、地志研究人员的大力支持下,在馆刊编辑人员和印刷单位的勤奋努力下,经过10年的不懈努力和精心养护,馆刊已经成为深受读者欢迎的融学术性、史料性、知识性、可读性于一体的刊物,受到国内外读者的广泛好评。作为馆刊的主编,愿借此机会向所有关心、支持、理解和帮助馆刊的领导、专家学者、将士后裔、广大读者和撰稿人,致以最真诚的敬意和祝福,并希望今后继续得到各位更大的支持和帮助。

  • 替代图

    时代“波磔”中的大写人生 ——读王家俭教授自传《梦影萍踪》

    读王家俭教授自传纪实《梦影萍踪》,其草根一样平易的心态,泥土一样朴素的文字和情感,让读者不由地跟随“一个农村子弟的奋斗”足迹,走进一个动荡的大时代历史场景……

  • 替代图

    历史著作也可以这样撰写——刘玉明、戚俊杰新著《辩证看甲午》读后

    中国历史学家撰写历史著作,有自己民族独特的方法与传统。一代又一代的历史学家为写出文质兼美传之后世的历史作品,秉笔直书,呕心沥血,献出了毕生的聪明才智甚至宝贵的生命,给我们留下了丰厚的历史文化遗产。但是,由于缺乏科学的宇宙观和方法论,中国 ...

  • 替代图

    袁伟时:经济自由改变晚清中国

    《意见中国--网易经济学家访谈录》栏目近日专访了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袁伟时。他是岭南个性鲜明的学术、思想大家。他对晚清历史的反思总是切合现实中国的发展。他从历史中探求权利、市场、地方自治的奥秘。他眼里的晚清时代和北洋时代,是一个怎样的面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