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起明口述 姜宗怀整理

出处:甲午网栏目:51期学苑杂谈馆刊发表日期:2015年3月5日

摘要:就拿吾乡成山头来说吧,那里的始皇庙啦,日主祠啦,还有什么李斯碑等等,这些年来被人们反反复复地炒来炒去,管他说得对不对,反正已经令人耳熟能详了。不过,在成山头还有一处古迹成山观,历来却很少有人提及,那今人就更无从置喙了……

关键词: 成山观

古人常说治史难,其实地方史考究起来更难,因为资料太少了。可是由于大家都有一种乡恋情结,对于家乡身边的史迹总是喜闻乐道。就拿吾乡成山头来说吧,那里的始皇庙啦,日主祠啦,还有什么李斯碑等等,这些年来被人们反反复复地炒来炒去,管他说得对不对,反正已经令人耳熟能详了。不过,在成山头还有一处古迹成山观,历来却很少有人提及,那今人就更无从置喙了。

说提及者少并不是无人提及。譬如清代道光年间参修《荣成县志》的前辈诸公们确是曾经留意过成山观的,他们在《古迹》一栏中还专门写了一段介绍文字,即“成山观,汉武帝筑。司马相如《赋》所谓‘观乎成山’者也。《三辅黄图》二十二观之一,旧志以为即秦皇宫,误,今久废。”首尾四十二个字,却留下一大堆信息。若将其梳理开来便是四条:一,这是汉武帝所建;二,《三辅黄图》对其有记载;三,司马相如的《赋》中曾经提及过;四,早已废毁了。坦诚点说,看了这些不禁令人产生两种感受:一则是前辈先贤们难能可贵,把尽可能见到的资料都集在这里;二则是也太难为他们了,可能实在是考不出成山观的位置所在,只好用“久废”二字塞之,意思是说早就没有啦!作为方志未能载明本土故迹的处所,确实是留下了遗憾。这个遗憾在其后的民国《荣成县志稿》里也没能得到弥补,其中关于成山观的条目,依旧照录了前《志》。只是在其所附录的照片中,有一张“成山瓦当”,可能是当作成山观的遗瓦资料收入的。然而可惜的是,这批照片多有遗脱,“成山瓦当”即只见名目没有照片。

关于成山观的旧志资料大概就是这些了。我们不妨尝试结合近年来的考古资料,对这些旧志资料略作一下分析甄别,以期对成山头的成山观有个明确认识。

我们先从“成山瓦当”说起吧。民国《荣成县志稿》所附的照片虽然遗脱了,所幸的是去古未远,我们又见到了张锡诚先生于上世纪60年代文物调查时,从城厢(今成山卫)唐佑龄老先生处得到的一幅“成山瓦当”拓片。该瓦当为圆形,直径15.5厘米,周边为双线凸弦纹,当心作隶书“成山”二字,当面有双线十字界格,四个扇面上均饰有“S”形云纹。实物当为汉瓦无疑。可惜唐老先生久已作古,张锡诚当初亦未曾向他问明这拓片得自何处。估计民国《荣成县志稿》的照片或有可能也是来自唐老先生处(民国时代县治在成山卫)。而张锡诚则坚信“成山瓦当”是出自成山头秦汉遗址的。为此我们曾经在成山头遗址上大力搜集瓦当残片,经分类排比,发现共有十余种纹样,却始终未见有“成山”样式的。而在此期间我们注意到,1958年某期《考古》上载有曾镛先生《关中地区所见秦汉宫殿官署瓦当》一文,内中亦有“成山瓦当”一品,其大小纹饰及字样完全如同唐氏拓本,若不是边轮的残损略有出入,简直就像同一个瓦当所拓。可是曾镛也没有说明该瓦当的具体出处,但曾文明云这是关中地区的瓦当。于是我的疑问来了:唐佑龄所收藏的“成山瓦当”拓片(或者藏有“成山瓦当”)是由关中地区传来的么?亦或者原来出自成山头的“成山瓦当”流传到了曾镛手中,被其误混到关中瓦当之中呢?这个看似关于地方史的小问题,在我辈浅学的眼里好似老虎吃天,实在是无从下口。于是乎只好向高人学者求教了,幸得山东大学马良民先生不吝赐教,马先生非常肯定的答称:“成山瓦当”是汉代成山宫的遗瓦,成山宫故址当在陈仓(今陕西省宝鸡市)一带,属于汉代三辅之地;《三辅黄图》所载的成山观应属于成山宫的建筑,其故址亦在三辅,即今关中地区,不应该在胶东的成山头。马先生同时还寄来一些有关成山宫的其他资料,这使我相信曾镛将“成山瓦当”归于关中是正确的,而唐佑龄、张锡诚甚至民国《荣成县志稿》对“成山瓦当”的认识是误会了。也就是说,我们不能用“成山瓦当”来证实成山头的汉代成山观。

对于“成山瓦当”的误会说清楚了,那么怎样认识《三辅黄图》的记载呢?翻检《三辅黄图》“宫观”一目,汉家二十二观之末确实有成山观,并且小注云:成山在东莱(郡)不夜县,于其上筑以望海。这又进而表明成山观是建筑在成山上的。按:汉代东莱郡地大致相当于今莱州以东的胶东半岛地域,不夜县治故址在今荣成北境的埠柳镇,现在的成山头属于当时的不夜县。如此看来《三辅黄图》小注之说似乎是板上定钉的事,可以坚信无疑了。然而正如马良民先生所强调的,《三辅黄图》之成山观是在三辅地区的,不应远在胶东。而且马先生手中还有汉代铜器铭文,明确记载陈仓成山宫的字样。出土的铜器铭文是第一手资料,这是绝对可信的。那么我们就有必要对历史文献的《三辅黄图》及其小注重新分析掂量一番了。按:《三辅黄图》的作者不详,历来一般认为其成书于汉末到魏晋之际,而其注文则是出自稍后的南朝齐梁间人之手,两者不是一回事,时代也有相当差距。问题就是产生于这两者之间,《三辅黄图》中所备列的秦汉宫苑建筑完全在于三辅地区,即汉代所谓的京兆长安和左扶风右凤翊地域,也就是相当于现在所说的关中地区,其中的成山观当然不可能例外。这些记载本来是没有问题的,可是由于作注者对这个成山观不熟知,于是就顺手将司马相如《赋》文中的“观乎成山”给扯上了,这样一下便把三辅的成山观扯到关中之外的东莱成山上去了。这个误导不唯注者本人不曾自知,以至千载之后的清代人也是忽而未查的。这就是道光《荣成县志》中留下的问题。至此可以明了,古来相传的荣成县成山头的成山观,不是《三辅黄图》所载的成山观。也就是说,不能用《三辅黄图》之成山观来证明成山头的成山观。新时代给予我们认识世界的机会比古人增多了,1997年陕西省扶风县在渭水南岸的一处汉代遗址中发掘出大批“成山”铭文瓦当,其中有一式就是曾镛1958年文中所发表的那枚样品,亦即唐佑龄所藏拓片的那品。专家对该遗址的结论认为,此处就是汉代成山宫的所在,那么《三辅黄图》之成山观故址也在这附近是无疑的了。至此可以肯定《三辅黄图》小注是错误的,道光《荣成县志》也因之而误。但是在此还应该特别说明,我们虽然说古书本上这两个成山观不是一码事,可并不是否认在成山头汉代曾经有过一座类似的观台建筑。

据《汉书》“武帝纪”:太始三年(前94)曾“礼日成山”。既然皇帝驾临,就当有驻跸之所,即所谓行宫,用现代的话是接待帝王的专用宾馆。汉武帝在海滨行宫构筑一座观台来临望大海是合乎常理的。这件事在《三国志》中还保留着一条旁证,《魏书·田豫传》记田豫来这里执行军务之余,曾“自入成山登汉武之观”,这便千真万确地证明了,汉武帝在成山是曾经建有观台的,而且直到三百多年之后的曹魏太和年间还保存着。从而可知道光《荣成县志》的这个记载并非虚闻,不过这处观台的名称未必就如《荣成县志》所谓的成山观。我们怀疑的理由有三条:其一,据《三国志》田豫登览时就没有说这里是成山观,只称其为“汉武之观”。其二,前面已经说过,齐梁间人注《三辅黄图》时将三辅成山观误导了在东莱成山,清代的人不查,遂将成山上的这座观台直认为是《三辅黄图》之成山观。其三,成山头这处成山观除了道光《荣成县志》外,未见记载于其他志乘。以上陈述,只是表明我们对于道光《荣成县志》所记载的成山观之名称心存怀疑,而对于该处观台的历史存在还是认同的。

那么这座“汉武之观”的具体位置究竟在成山头的什么地方呢?这是道光《荣成县志》留下的一处空白,这个空白我们今天可以根据新的研究和新的证据为其予以填补。在史料方面我们依据前文提到过的《三国志·田豫传》所记述的“自入成山登汉武之观”分析认为,这里明云是入山登观的,那么这观之在山而且居高的表意是很明显的。可是现实的成山并不高大又是孤标独立的,山上符合“汉武之观”那势位的地方除非山顶莫属了。在考古调查方面所取得的证据,与史料分析结论完全吻合。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第二次文物普查时,发现在成山顶上有一处战国到秦汉的建筑遗址,特别在成山主峰西侧有大量的瓦砾堆积,估计这是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军方构筑雷达站时,曾将原山峰向下扒平过,这些瓦砾就是从上面扒下来的,那么这山顶上在古代有过建筑物是无疑的,当时烟台博物馆的林仙庭先生曾经在瓦砾中寻找“成山瓦当”未果,却意外扒出一枚汉代“益年”字铭瓦当。据此推测在汉代这高峰上曾经有过相当规格的高台建筑。与此同时还发现,在这山坡上随处可以见到一种奇特的勾形花砖残块。这种勾砖的大小厚度以及所印制的纹饰,大致如同该遗址上平常所见到的铺地方砖,只是有一条边制做成垂直下弯形状,垂边高约十多厘米,并且这条垂边上也印有和砖面上一样的纹饰。奇怪地是,在制作时还特地将那条垂边的棱脊削平,成抹角状。这是什么用途的砖呢?这种砖给我们的印象一是特殊,二是量大。1984我在益都县(今青州市)的三台遗址上曾经采集到这类大勾砖,当时在场的有山东大学和省考古研究所的许多专家,有的说这是屋脊专用砖,我质疑:为何棱脊两边一大一小而且相差悬殊呢?脊棱还用抹平吗?有的认为这是墙角砖,我质疑:从花纹看那就是包镶外墙角用的,可是为什么还特地将墙角抹平呢?总而言之,当时大家莫衷一是。为此考古所的罗先生特地带我们到临淄齐故城考古工地考察,他们在桓公台遗址上也发现不少这类勾砖。这个疑团后来不久于1987年春天被烟台林先生解破了。当时他在成山雷达站的东北坡上,扒出了一段保存完好的三层古代台阶,原来这种勾砖是铺砌台阶使用的。我们高兴之余,为其命名台阶砖或踏步砖。林先生马上将这个遗迹绘图拍照,并且抽出中间一块台阶砖带回收藏,又将原址回填保存①。多年的难题解决了,这不唯将历年在成山头、三台和桓公台这些遗址上所遇到的勾形砖的用途弄明白了,而且成山上田豫所登览过的“汉武之观”的台阶也面世了。至此可以毫无疑问的断言,道光《荣成县志》所谓的汉武帝之成山观,其位置就在成山的主峰顶上。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道光《荣成县志》所引的司马相如《赋》“观乎成山”者也,意思是说在司马相如《赋》里曾经提及过成山观。真是这样吗?这个也是大有可疑的。该《赋》指《子虚赋》,是中国文学史上很著名的篇章,全文《史记·司马相如列传》中有载。在萧统《昭明文选》中亦见收录。其中“观乎成山”一句是司马相如化用的《孟子》或《晏子春秋》中的成语。单就文学而论,这里的观字可以作动词解,也可以作名词解。通观《子虚赋》的上下句式为“观乎成山,射乎之罘”,内中观字的原意还是作动词解为是。而道光《荣成县志》成山观条显然是采取名词解的,意思是说汉武帝在成山建立了宫观。乍一看来这似乎可以讲得过去,可是仔细抠究一下问题又来了。首先依据“司马相如列传”可知,他的《子虚赋》是早年侍奉梁孝王期间创作的,时为汉景帝年间,那时候未来的汉武帝刘彻尚且还是一个少年的胶东王呢。这便无可争辩地说明了《子虚赋》的写作动意与汉武帝毫无关联。再者,汉武帝“礼日成山”在太始三年,是他晚年时期的活动,而此时司马相如早已逝殁24年了,他怎么会知道汉武帝“礼日成山”建造宫观那些事呢?由此可以知道,司马相如《子虚赋》中“观乎成山”根本不是指的汉武帝在成山建立宫观的事②。所以说,道光《荣成县志》这个名词解是绝对讲不过去的。

综合上述可以见得,地方上的旧志资料往往也是难免出错的,道光《荣成县志》关于成山观一条留下的信息,就存在着不少错误,可以说其中越是用力之笔越是给弄错了的。就中仅仅是“汉武帝筑”这一点是正确的,但是所筑这座观台是否就叫成山观,还是大有可疑的。

注:

① 本世纪初军方扩建雷达站时,又将成山的主峰再向下扒平,出土了大批台阶砖,2011年春,山东大学考古队采集到不少标本。

② 口述者曾对“观乎成山”作过探讨,参见《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馆刊》2002年第3期。

(张起明:荣成市文物馆原馆长、副研究员

姜宗怀:荣成市实验中学高级教师)


声明:本网转载刊登此文仅以传递更多信息为目的,不代表本网支持或赞同文中观点。

关于作者  (请作者来信告知我们您的相关资料,点击这里查看我们的联系方式。)

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日志

发表评论

百家争鸣

  • 替代图

    清末民初的荣成教育

    荣成历代都十分重视教育,涌现出不少杰出的教育先驱:20世纪初被誉为山东“四大教育家”之首的鞠思敏;曾任荣成县、海阳县和阳谷县“教育局长”,后在威海、大连从事党的早期教育的周璋;1906年创办“荣成县公立风鸣高等学堂”的曲璜、刘培源等,都为早年荣成、威海乃至山东的教育做出过彪炳千秋的贡献……

  • 丁汝昌坐像

    丁汝昌年谱

    (接上期) 11月20日(十月二十三日),丁汝昌在威海就旅顺各军将领函请救援事,致电李鸿章:顷刻接旅顺龚道照玙及各统领信函称,十九日、二十一日两获胜仗,并托求相帅速催外援。关内马队与步兵军队请速令出关,马队尤须先发。旅顺如能增添数营最好, ...

  • 替代图

    来信选登(二则)

    毕克官先生来信 编者先生: 贵刊2007年第3期刊发蔡克明先生《漫话威海湾》一文,读后引出我一番回忆。记在下面,也许有点参考和补充作用。 40年代前期,我家住在北门外御庆里一号。地处现今的威海卫大厦北邻(大厦地址是老威海一家著名的民间医院,为 ...

  • 替代图

    勿忘甲午 以史为鉴 ——在接待台湾大学生中华文化研习营时的讲稿(下)

    甲午战争大大加速了中国半殖民地化的进程。严重的民族危机,给中华民族敲响了警钟,促进了中国人民的急速觉醒……

  • 替代图

    登州文会馆博物馆 —— 从早期教会博物馆到中国最早的博物馆——南通博物苑

    中国的博物馆作为文化舶来品,随基督教传教士传入,最早出现在我国沿海城市。登州文会馆是我国最早开设博物馆学课程的高等院校,文会馆博物馆与张謇的南通博物苑有着不解之缘。中文的博物馆一词,源自希腊文Mouseion,意思是缪斯的神殿。世界上公认的最早的博物馆出现于公元前3世纪,为托勒密·索托受希腊文化的影响,在埃及亚利山大城创建。现代意义的博物馆,出现于17世纪后期。而1753年,英国建成的大英博物馆,则是世界上第一座对公众开放的现代博物馆。中国的博物馆出现于19世纪后期,最初由外国教会创办。1905年,中国近代实业家、教育家张謇在南通建立南通博物苑,为第一座由中国人建立的博物馆。近年来,我国的博物馆事业进入迅速发展期,博物馆的建成、开放成为每个城市文化发展的标志。目前,我国建成各类博物馆近4000座……

  • 替代图

    丁汝昌考略

    今年是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诞辰170周年。特殊的历史背景,决定了丁汝昌的悲剧人生,但丁汝昌仍无愧是一位理应受到尊敬的中国近代史上具有民族气节的高级爱国将领。然而,对于他的家世与早年生平事迹多有纰漏之处,历来著述多有舛误,以至后人因循旧说,以 ...

  • 替代图

    刘步蟾年谱

    1850年3月17日(清道光卅年二月初四日),刘步蟾出生于福建省福州市侯官刘姓“珠浦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