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戚俊杰

出处:甲午网栏目:49期甲午研究发表日期:2014年11月26日

摘要:(接上期) 11月20日(十月二十三日),丁汝昌在威海就旅顺各军将领函请救援事,致电李鸿章:顷刻接旅顺龚道照玙及各统领信函称,十九日、二十一日两获胜仗,并托求相帅速催外援。关内马队与步兵军队请速令出关,马队尤须先发。旅顺如能增添数营最好, ...

关键词: 丁汝昌年谱

(接上期)

11月20日(十月二十三日),丁汝昌在威海就旅顺各军将领函请救援事,致电李鸿章:顷刻接旅顺龚道照玙及各统领信函称,十九日、二十一日两获胜仗,并托求相帅速催外援。关内马队与步兵军队请速令出关,马队尤须先发。旅顺如能增添数营最好,而弹药接济洋枪子尤为要紧矣。

下午,丁汝昌在威海收到李鸿章复电:本日来电收悉。马格禄到后,细查“镇远”舰伤漏,如何修补?何日竣工?林镇泰曾因何服毒?实在情由要详细准确来电回复,不得有一字捏饰。旅顺获胜可当暂守。宋帅及铭军已抵金州界,兵力殊单。唐元圃、李光久6营,章高元8营,尚未全抵营口。岫岩已失,势将并归金州。闻旅顺口外现无日船,拟速解运粮弹。兵船何时始能开赴旅顺游巡?大小雷艇应派往旅顺帮同守口,立即筹度。

是日,丁汝昌在威海为洋员炮弁合同及借用上海海关潜水员事,复信德璀琳:顷“北河”船来威海,马帮办交到来书。聆悉种切,具徵关切,感不释怀。马君既为足下素佩,谅必能矢忠竭力,终始不渝,以济大事。鄙人既倚为左右,岂有不格外优待之理?请释尊怀。所带炮弁壹名,查前次两名俱由贵税司会同罗营务(即罗丰禄)拟定合同,此弁应请费神仍会同罗公与前次两名一律办理为托。借沪关下水人,已承电嘱携邀来威防,但至今日尚未见到。盼待甚切,料既经谆托,谅能如约而至也。

11月21日(十月二十四日),丁汝昌在威海就北洋舰队“镇远”舰伤情及林泰曾自杀事,复信旅顺龚照玙:

旅防别后,无日不忧心如焚。当入威口时,“镇远”随“定远”之后,竟因溜风移动浮鼓方位,致舰行微近山,致将左侧船帮水线以下擦伤。当即驶往浅处,连日设法堵塞。但夹底之水至今尚未抽干,伤处叠派下水人循船帮四周勘验,已觅得4处。江海关有下水补漏之人,已电携具前来,今日当可到威,定当赶快设法补楚。但期目前可以行海放炮,便即整队东下去旅,薄资牵制外攘,巡护本军根本之地也。林镇于十八日夜情急吞烟自尽,指臂不良,一至于此,可复奈何!心情恶劣,至斯已极。而回思旅防杂沓,尤至竟夕不寐。正在准备派遣民船去旅顺一探声情,函方书就,适“北河”来,忽奉赐言,差强人意,于此益见我弟重镇严疆,联络竭筹,始足搘退敌氛,保全要辖。

闻宋帅已履金州地境,林臣军已抵营口,计在月杪当收夹击之效。闻倭将湾防可移粮械悉搬赴船,台炮悉赴轰炬。果尔,信其力单无守志也。确否?有闻希赐告。

霍良顺于昨带各匠百余到威,已饬其赶趱“镇远”、“来远”两船工程。惟需料甚繁,电请购运,断来不及。兹将前函单请各匠抽出呈阅核给外,其余所需并饬霍良顺开单寄李祥光赴旅面请饬发,遇船均祈严促捡紧要者速运来威。为叩!

再,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此番之捷,维持洵合斯旨。惟此种赏号,贵在言出必行,方足振兴群力。设旅防现银无多,可电帅配发印票若干,功至可以立奖,免周转延时,或失机要也。见农、翰卿、平斋、松亭、仲明、小川、芷秋诸兄,不及专函道记,务求合衷协力以集大勋。是为至祷!昨代弟电帅底稿缮阅。

丁汝昌收到李鸿章来电:

总署电,奉旨:“李鸿章奏‘镇远’擦伤情形已悉。‘镇远’为海军上等船只,一有损坏,即应赶紧详细具奏,不应俟续查,始以大概情形电闻。此电所叙,由旅顺回威海进口,皆前电所未及,殊属疏忽。且海舰管带,自应用奋勇之人,既称林泰曾胆小,何以派令当此重任,则该大臣平日用人不当,已可概见。杨用霖系丁汝昌所派,果否可靠,仍著悉心察看。闻‘平远’管驾李和,练达出色,且赋性忠勇,如果属实,即可调充‘镇远’管带,以期得力。著李鸿章即查明复奏等因。”鸿章电复以奉旨敬悉。林泰曾本属闽厂学生出色之人,沈葆桢迭经保奏有案。北洋创立海军,依照西洋各国水师定章,必须由学堂出身者,乃可存充管驾。林泰曾出洋肄业有年,资深学优,委充“镇远”管带,驾驶合法,但未经战阵。今夏派赴朝鲜巡防,有人议其胆小,鸿章曾加训斥记过。迨大鹿岛之战,询其同船洋弁,都讲该镇临敌,并未退缩,方冀其历练有成,不料竟因船被擦漏轻生,尚为有耻之将。至“镇远”大副杨用霖,汉纳根于鹿岛战后禀保,其尤为出力,自属公论,以该船副管驾代理管带,亦系照章,并无偏私。“平远”管驾李和,闻尚奋勇,容俟悉心察看,审酌具奏云。李和是否能胜“镇远”管带之任,较杨用霖孰优,务悉心审酌,据实具复。总兵重任,勿稍偏徇干咎。

丁汝昌为借潜水人员帮忙修船事,复信江海关税司贺壁理先生:

顷接本月二十日来书,聆悉一是。承借下水英人韦立森、彭荫俱已接见,甚感关爱。该两人既来帮忙,自应安置周妥。至每人每日另给五金以资津贴,当如嘱办理。并请致函贵总税司,先代道谢。一俟工竣,即令两人回沪。复颂。

11月22日(十月二十五日),丁汝昌在威海为军用资金事,致信樊时勋:前嘱由合顺兑银一千二百五十金一节,刻下另有他用,已告其暂缓拨付矣。所存庐江试院庆军之六百金,及弟之下剩一千金,该院董事屡函催询,应请知照曹肯堂军门提取速兑该处应用是幸。再,弟从事海军10余年,历年积亏公款万余金。现时局如此,誓与倭奴不能两立。两亏累一时未克补填,惟有暂且变通,由尊处帐内作收规平银陆千金,藉资展转。事局稍定,当由弟设法赶归。万一有意外之变,即与小儿葆翼结付,已告彼牢记矣。想交际多年,可为我转圜也,前米价所零九百余金,望仍拨归耕云帐中综算是要。

11月23日(十月二十六日),丁汝昌因新来锅匠薪酬差异较大事,复信盛宣怀(即盛杏荪):“北平”船来威海,奉手示,并随来锅匠。当照附单所开,逐项明白验悉,计19人。惟所索薪工(例以威、旅两处厂匠相比较)太优,若照此章留用,则敝厂旧人及旅坞新至各匠,势必援此以启妄希之心,致虞心志之涣。查派来该匠,已照加薪。临起身时,均支至一月有半,故不再别给赏号。兹仍令其乘“北平”船回天津,希更费神,仍归原处差遣。渎聪屡屡,殊抱不安耳。“镇远”擦伤,林镇服毒,当前船单事紧之时,生此枝节,令人急煞愧煞也。原寄名单奉缴。

上午,丁汝昌将“镇远”舰受伤及林泰曾自杀事,详细致电李鸿章:北洋舰队十六晚由旅开,十七日早进威口,“定远”在前,“镇远”次之。“定远”过水雷浮鼓后,忽“镇远”旗报,该船受伤,随即询问有无漏水,据答漏水。“定远”抛锚后,昌赶赴“镇远”,亲见船已敧侧,即令驶到浅处,饬各船派人帮同抽水。当时问询林镇泰曾,因何船伤,据讲,靠东浮鼓行驶时,船身忽然震动两次,想是擦伤左帮,验有进水,故即赶报等语。昌速派人到水雷处所验看,东边已无浮鼓。先前无战事时,兵船出入口,皆向威海湾口中道而行,现战时布设水雷,下两浮鼓,西靠水雷,东靠刘公岛,两鼓之中六百码,为船道,东近刘公岛。嗣查知岛嘴撑出礁石至二百五十尺之遥,东鼓下处,只距山嘴三百尺,适逢连日风大水溜,浮鼓想向东移。又以“定远”先行,分水力大,西北风盛,浮鼓被扒东南,“镇远”驶靠东浮鼓擦石即过。惟汛潮极枯时,礁上有水二丈一尺,“镇远”进口,正值枯潮,又以平时装足煤水,吃水二十尺八寸,现在备战,因多装药弹,用泥袋保护,机器各舱口又多吃水八寸,至适受伤。旋派本军下水人及水雷营下水人寻觅左帮伤处,连日未得。因该船本有夹底,赶饬抽水,至十九日始将夹底以上抽干,设法用木撑百余根,分撑夹底各门,二十一日方竣工,当即驶深处抛锚。在弹子舱下觅出伤三处:一、宽八寸,长六尺半;二、宽十寸,长三尺半;三、宽一尺八寸,长九尺。二十三日,又觅出帆舱下伤一处,首宽十寸,尾渐尖小,长十七尺。二十四日,在煤舱锅舱下觅出伤三处:一处宽二尺四寸,长十一尺,近伤前后左右,有数小孔;一处宽二尺四寸,长五寸;一处宽四寸,长一尺八寸。还在水力机舱下,觅出伤一处,宽二尺六寸,长三尺九寸。二十四日,由沪雇来入水洋匠二人,乘“北平”由烟到此,商令赶行下水补塞,并派人再行细觅,第有无别伤,及何时工竣,未能悬揣,俟事有头绪,再续电闻。至林镇泰曾何故遽尔轻生,严询该船员弁,据称该镇素日谨慎,今因海军首重铁舰,时局方棘,巨船受伤,辜负国恩,难对上宪。又恐外人不察,动谓畏葸故伤,退缩规避,罪重名恶,故痛不欲生,服毒自尽,救护不及,并无他故及奸细勾通各事,委系实情。马格禄所查,亦属相符。

晚,丁汝昌为“镇远”舰管带人选事,致电李鸿章:二十四日来电悉。军事方殷,“镇远”舰受损,林镇出缺,此时寻觅伤处并进行堵塞,全恃上下一心出力补救。若遽易新将,未谙船性,弁勇军心涣散,确有诸多不便。前时委派杨用霖暂时护理,本是循章例行,查杨用霖系补用副将,实缺为左翼中营游击,虽然不是学堂学生出身,但自幼随船练习,对于驾驶、测量还能谙晓,平日操练钤束颇为得力,即使在大东沟之海战中,也是胆气尚好,为所有洋员之共知。至于升用游击、后军前营都司李和,系闽厂学生出身,外观诚实,内具忠勇,自“镇南”船调去管带“平远”舰已历时5年。刻下正值有事,破格用人,此两员均属可用。若照海军章程行事,应以中军右营副将叶祖珪推升,拟事机稍定,出具3人考语,呈请择定。

11月24日(十月二十七日)傍晚,丁汝昌收到李鸿章复电:二十六日收悉。军务紧急,未便专循资格升转,自以才能、奋勇为上选。杨用霖暂时护理,业经具奏,仍待事机稍定,再照章程拣择出具切实考核评语转奏,请旨简放。李和系何省人?想必有人保奏。杨用霖既非学生出身,能否服众,均须妥为斟酌。“镇远”舰堵塞修补,何日能竣工?旅顺已失,又有攻扑威海之说,必须会商陆军统将,督饬各舰管带妥善筹划调度。

11月26日(十月二十九日)深夜,丁汝昌收到译署来电得知,本日奉旨:“前因旅顺告警,海军不能得力,降旨将丁汝昌革去尚书衔,摘去顶戴,以示薄惩。现在旅顺已失,该提督救援不力,厥咎尤重。丁汝昌着即革职,仍暂留本任。严防各海口,以观后效。……钦此。”

11月27日(十一月初一日),丁汝昌在威海卫南岸与巩军统领刘超佩共议南岸诸炮台之防守问题。

夜晚,丁汝昌及戴宗骞、刘超佩、张文宣收到李鸿章来电:旅顺失守,威海日益吃紧。大连湾、旅顺的敌舰势必前来窥扑,诸将领等各有守台之责。若人逃台失,无论逃至何处,定立即奏请捕拿正法。若能保台却敌,定请奏破格奖赏。闻日酋向西国船主讲,甚畏“定远”、“镇远”两舰及威海炮台大炮利害。有警时,丁提督应率船出海,依傍炮台大炮射程内合力相击,不得出大洋浪战,致有损失。戴道欲率行队前往南岸远处迎剿,若不能截其半渡,势必败逃,势将效仿大连湾、旅顺之覆辙耶?你等但各须固守大小炮台,效死勿去。且新炮能击四面,敌虽满山谷,断不敢近,要多储粮药,多埋地雷,多掘土地沟为要。半载以来,淮军将领守台守营者,毫无布置,遇敌即败,败即逃走,实是天下后世大耻辱事。汝等稍有天良,须争一口气,舍一条命,于死中求生,荣莫大焉!

是日,丁汝昌被福建道监察御史安维峻等60多名御史言官联衔弹劾,要求诛杀海军提督。这篇奏折,将旅顺失守的责任归结给丁汝昌,其言辞激烈荒诞,叙事失实夸张。详细内容如下:

“奏为罪帅一日不诛,军事一日不振,伏请宸断,立正典刑,恭折仰祈圣鉴事:

窃惟东事之兴,国家依海陆两军为指臂。陆军虽丧城失地,转战伤亡,然奉命必到防,遇敌必接仗。是兵犹不失其为兵,将犹不失其为将也。海军则敌未来而豫避,敌将至而潜逃。敌之所利必曲成之,敌之所忌必暗让之。上不奉庙算之指挥,下不顾军情之缓急,独往独来于荒陬穷岛之间,忍耻偷生,迁延首鼠,被天下之恶名、万国之讪笑,而夷然有所不恤。此真古今未有之奇闻!不可谓非我国家异常之妖孽已。顷闻旅顺失守,固由陆军不能力战,亦缘海军不肯救援,至敌水陆夹攻,得逞其志耳。丁汝昌一切罪状,屡经言官弹劾,早在圣明洞鉴之中。其尤可恨者,皮子窝未经失事以前,倭于大连湾北方小岛休兵牧马,经旬累月,而丁汝昌匿不以闻。迨至旅顺有警,倭船在大连湾与我军相遇,鼓轮北向整队徐行。而丁汝昌避之竟去,既不肯送援旅之兵船,又不能运济旅之饷械。姜桂题等孤军捍垒,血肉横飞,而该提督方安然晏坐于蓬莱阁重帷密室之中,姬妾满前,纵酒呼卢,而视如无事。在该提督诞妄性成,且自谓内有奥援,纵白简盈廷,绝不能损其毫发。而军中舆论,则谓其外通强敌,万一事机危急,不难借海外为逋逃薮。人心汹汹,虑生他变。盖自汉纳根离船以后,更无人能强之用命。镇远之伤,林泰曾之死,情节隐约难明,益无人能测其为鬼为蜮之所底止!今旅顺既失,海面皆为敌有。彼若直扑威海,丁汝昌非逃即降,我之铁甲等船,窃恐尽为倭贼所得。事机至此。不堪设想!此薄海臣民所为拊膺仰首,以企望皇上一怒之神威。而臣等度势揆时,不能不极力言之,以蕲皇上一朝之宸断者也。合无仰恳天恩,明降谕旨,将丁汝昌暂行开缺,而授署理长江水师提督彭楚汉为海军提督;或即擢汉纳根为海军提督,令其速赴新任,既可保护铁舰,且可相机进剿。俟到任后,电谕新提臣将丁汝昌锁拿,解京交邢部治罪,以伸公愤而警效尤。事宜密速,以防该提督线索潜通,预谋逃叛。臣等不胜迫切待命之至!谨合词恭折具陈,伏乞皇上圣鉴施行。谨奏。”

11月28日(十一月初二日),丁汝昌在刘公岛为炮台需用测敌距数镜事,致信戴宗骞。

顷奉联鲤。敬承壹是。饷车今晨动身,且荷见允如前饬护,感戢无似。清帅电读悉,盖系炮台所用量远近之镜。敝军未备此物,兹饬将镜名另纸确开,又捡量天尺一架,此亦能量远近,但不知前项之便捷耳。下附单开名称:

测敌距数镜

英文Range Jinder

德文Kues ten Entferungsmecser

查此镜据瑞乃尔称,山海关、天津武备学堂各有一架,威海南岸之赵北嘴(即皂埠嘴,编者注)炮台亦有一架。其山海关一架,归现在该处安炮德人夏教习管。

丁汝昌等海陆军将领再次被山东巡抚李秉衡弹劾,李在密陈奏折中称:“乃以臣所闻,则海军主将率兵舰望风先逃,以回顾威海为名,去之惟恐不速;陆路仅数营迎战失利,余营统领营官皆未交绥,多即全行退散。主将如此恇怯,无怪各营相率效尤,以致哗溃之卒莫敢谁何,失律之将不闻参劾,损国威而长寇燄,臣实耻之!臣维刑赏者朝廷所以驭天下之权,玩法者不加惩,则忠勇者无所劝,非立诛一二退缩主将、统将,使人知不死于敌必死于法,不足以摄将弁畏葸之心,作士卒敢死之气。”

丁汝昌在刘公岛为威海陆地防御布置之事,复信戴宗骞:

顷奉明教,荩画周详。赴机电迈,足卜敏则有功。益信吾道之不孤矣,可为心折。俊卿(刘超佩)处已承指示,谅可笃行。健甫(即吴敬荣)安炮至,承惠饬后营,助筑大墙,既有余力可分,当即遵嘱照行,感尤无量,吾圉通筹,差足为固。则游击之师不得不仰仗山东巡抚之督军,征调添募之营。现未知实有若干将次滨烟,极以为盼!倭赴榆关,料不易逞志,铤而走险,是其惯习,应当更要防其回扑我境也。俊卿之中前营昨议,设值紧要之时,一例内撤,业经商有大致。用质尊意,如较稳妥,并望转知为幸,承赐生鱼。

11月29日(十一月初三日),丁汝昌为威海陆地前后固守事,致信威海陆军统领戴宗骞:

承允各台以余勇赴操,健甫展谒,复蒙指导,感真无量,并述尊意,倭逆万一登岸,吾仲已选锐卒,以备亲率迎剿,前路抵御,固为得机得势。惟兵力过单,恐后路不足为固,诚以为虑。委以鄙人照料,临事在海上分调船艇,犹惧未能悉当,岂有余力指挥在岸事宜?伏念威海陆路全局,系于吾仲,幸宜持重,总期合防,同心壹力固守,匪惟一隅之幸也。逊抑鸣谦非其时耳。余事健甫面陈。

11月30日(十一月初四日),丁汝昌在刘公岛为威海海陆联防事宜,致电李鸿章:连日会同陆军各将领协商,各防地统将坚约与军舰相依辅。戴道(宗骞)意见,敌人无论从何处登陆上岸,都以抽驻威海之绥军、巩军飞驰前往剿捕为重点。惟地阔兵单,万一不支,后路台垒设有一失,必为倭贼所用,则各军舰势必难支。该军各营原驻扎太散,已亲同勘度酌移,使可联络。并择紧要处筑行营炮土台垒,多掘深沟,以备设伏。临战时不可抽队远行,各将领虽均面诺,仍未敢断定他们果然践行。应请相帅电饬叮嘱,用坚至计。再,威海北口3炮台,原备防海,后面悉露,而该3座炮台后之高山,利居险要,议定于最高3顶处拨置陆炮,抽水师弁勇专门驻守,并派马复恒酌带弁兵驻祭祀台守卫,兼以调度后山3处峰顶,以资严护。

夜,丁汝昌在威海收到李鸿章来电,得知:“左一”号鱼雷艇于当日下午3点钟出海。

12月1日(十一月初五日)下午,丁汝昌、戴宗骞在威海收到李鸿章来电:戴道前请抽行队赴远处迎剿,我极不谓然,曾经电斥。彼于营台附近处毫无布置,又知敌人善利抄后,平日不讲求掘地营、地沟之法,屡经电饬札行,置若罔闻,一味张皇求援,真是不知兵,不知大局也。今丁提督议以酌移营垒,使可联络,择要修筑行营炮土台,多掘沟道,以备设伏,还可避敌枪炮。亟应深夜赶办,即使地冻石坚,多制锹镐,犹可设法补救。若再师心自用,以浪战取巧侥幸,即令战殁,亦不请恤,为不遵军令者戒。丁提督老于兵事,粗知战守方略,务必竭诚商办。刘镇(超佩)亦系糊涂懒惰之人,并令于后路多掘沟道制敌。昨日聂士成、吕本元等在大高岭却敌,亦借地沟得手。日军亦多挖深沟,以御我军。人皆用此法,戴、刘独不办,岂非昏庸!

下午,丁汝昌等又收到李鸿章来电:伦敦来电,日本提督大山岩一军已由旅顺动身,其意拟往山海关进攻北京。前日拟往威海一节,顷作罢论云。

12月2日(十一月初六日),丁汝昌及威海陆军各统将又收到李鸿章电令:加强戒备,严密防守。

丁汝昌到威海南岸巩军防区,查看防务筹备情况。对南岸后路缺少防务措施的状况,提出了补救意见。

晚,丁汝昌在刘公岛将威海南岸防务情况致电李鸿章:今日昌到南帮,会晤刘镇超佩及各营官,谈次查知,尚有坚守之意。前边陆路炮台及长墙地沟,均有布置,现尚多掘梅花坑以期御守。惟龙庙嘴炮台,隔在墙外,上有高冈,敌若抄后,实难守住。已约临时水陆,共护此台,倘万不得已,拆卸炮栓、钢圈底送归鹿角嘴炮台,免致为敌所用,既慑军心,又累大局。而后路空虚,布置未及,中前两营,相隔高冈数道,约5华里之遥,不能联络关顾,已商定,事急归入长墙内固守,尚无大碍。第后路添筑土台并地窟,兵勇星夜不遑,议即暂雇民夫,帮同办理,可否酌给津贴?请电示。

12月3日(十一月初七日),丁汝昌在刘公岛为抢抓时间及时筹措防务事,致信戴宗骞:昨至俊卿(即刘超佩)处,查近处筹备甚固,惟后路未曾设措,已商同相度,允以扼要赶办。再,昨据各洋人报称,德璀琳前带数人至马关办理议和事,美公使曾允主盟,惟该国意,和事须到北京方议。刻闻山海关倭兵船在彼已游弋数日,威海目前当不暇及,我正可及时纾力增备也。

下午,丁汝昌在刘公岛收到李鸿章复电:初六日来电收悉。梅花坑无甚用,不若多掘地沟。所拟刘镇各营布置尚妥。土台地沟,必须添雇民夫帮助,津贴若干,准予核实开报。

12月6日(十一月初十日),丁汝昌收到大沽炮台统将罗镇荣光来电,告知,“左一”鱼雷艇管带王平称,初九日上午9时许出界开往庙岛水线,行至二十余口迷,见有大雷艇6艘,分两边包抄,后面跟随大船,鱼贯而来,赶紧回沽禀报。相帅令“左一”鱼雷艇暂留大沽差遣,并报知丁提督。

12月8日(十一月十二日),丁汝昌得知光绪皇帝任命的特使徐建寅今日抵达威海。是日夜,徐建寅住威海陆岸。

12月9日(十一月十三日),丁汝昌在刘公岛北洋海军提督署拜见了徐建寅特使,并陪同勘察了水师各船情形。

丁汝昌派驻在刘公岛山顶上的瞭望哨,于下午5时30分许,见有来侦探之日船被南岸炮台开炮击中烟筒,船遂滞行。

晚,丁汝昌将皇上特使徐建寅来岛情况及日船来威侦探事,致电李鸿章:徐道建寅昨日到威海,今日来岛历勘水师各船情形,据讲明日回烟台。本日下午5时30分,倭有1搜船由西来,抵东口巡探,赵北嘴(即皂埠嘴)炮台共开6炮,内有一炮中其烟筒,一炮中其船后,行驶遂滞。天黑不获派船出海湾口,拟明早派雷艇查勘。如果倭船因伤重沉没,再续电报闻。

12月10日(十一月十四日),丁汝昌送走朝廷特使徐建寅后,立即将“镇远”舰觅伤、弥缝补塞工程之进度致电李鸿章:“镇远”舰觅伤补塞工程截止至十三日止,共计已补塞的伤处有:帆舱下宽十寸、尾渐小、长十七尺,伤一处;机舱下宽二尺四寸、长十一尺零左右,尚有数小孔伤一处;帆舱下宽一寸、长三尺的伤一处;又有宽三寸、长二尺五寸的伤一处;水力机舱下宽四寸、长三尺的伤一处。还有弹舱之下伤3处分别为下宽八寸、长六尺半,又有宽十寸、长三尺半,还有一处为宽一尺八寸、长十二尺。机舱下有伤两处:一为宽二尺四寸、长五尺,另一处为宽四寸、长一尺八寸;水力机舱下有宽二尺六寸、长三尺九寸的伤3处,现正在补塞。惟风浪颇大,水底不能施工,甚为焦急,已雇下水机匠两人及本军下水人,正设法赶修,并悬赏格以为觅伤补缝堵塞者劝。何时工竣,当续电禀报。

丁汝昌为加强北洋海军之战守能力,致信李鸿章:“定远”、“镇远”两舰,原系徐建寅监造,昨日来威海勘验时,所论皆悉中机窍,战守机宜,颇知要领,忠勇之发,溢于言表。可否奏派将其留在舰队,或为提督帮办,或作监战大员,良多裨益矣!

上午,李鸿章立即将此电内容请译署代奏。

12月11日(十一月十五日)下午,丁汝昌在刘公岛收到李鸿章来电:“镇远”舰修至今日,伤漏尚有如此之多。其下水机匠等,务必要限定时限,努力修好,要悬定赏格电复。如延迟时限,即不给赏。

丁汝昌在刘公岛为护军扩招及军工开支事,致电盛宣怀:刘公岛周环20余里,护军3营2哨守台,并派人至岛边巡哨,冀抽游击,临时实觉不敷分布。前禀相帅请添3哨,以配足4营之数,以期周防。相帅意恐无军装,空手无益。兹问询张镇(文宣)据称现余军装足以补充3哨之用。似此一时赶募赶操,信可得力。应恳婉陈帅座,倘蒙允许可行,请速复转知赶办。再,该军前招工队300名,本为安炮而设,俟炮安好,乞即行禀拨。

12月12日(十一月十六日),丁汝昌再次被山东巡抚李秉衡弹劾。李奏请立即将贻误军机之将领明正典刑。奏折内容为:

“奏为军情紧要,请将临敌逃窜贻误军机之将领,明正典刑,以伸国法而励军心,恭折具陈,仰陈圣鉴事:

窃臣前因旅顺失守,请诛一二退缩将领,以维军政。于十一月初二日附片具陈,自应恭候批旨,何敢再渎?然臣追维旅顺失事之由,实见文武诸臣,如丁汝昌、龚照玙、卫汝成等,皆丧心误国,罪不容诛。谨撮其罪状,再为我皇上陈之。

提督丁汝昌为海军统帅,牙山之败,以‘致远’船冲锋独进,不为救援,督率无方,已难辞咎。朝廷不加谴责,冀其自知愧奋,以赎前惩。乃丁汝昌骄玩性成,不知儆惧,闻皮子窝、大连湾一带为敌锋所指,将兵舰带至威海,以为藏身之固。倭船四处游弋,不闻以一轮相追逐。嗣李鸿章令其仍赴旅顺,始勉强以往。至事急,又复率兵舰逃回威海,仓惶夜循,致将‘镇远’船触礁沉坏。以经营十余年,糜帑数千万之海军,处旅顺形胜之地,乃竟望风先遁,将台炮、船坞拱手以与敌人,丁汝昌之罪尚可逭乎?

方今辽沈戒严,威海、山海关各路亦处处吃紧,利钝之机,转移之用,决自朝廷。若使畏死者得以幸生,人谁肯以血肉之躯,甘冒锋镝,恐相率退避,军事难望转机。现在卫汝贵已逮刑部治罪,伏乞皇上立赐睿断,降旨将丁汝昌、龚照玙、卫汝成、卫汝贵各照贻误军机律,明正典刑,使人知法令之可畏,自当踊跃奋迅,不敢临阵退缩,以犯王章,战事必较有把握。

臣为挽回大局起见,冒昧渎陈,不胜惶悚待命之至!谨专折具奏。是否有当,伏乞皇上圣鉴训示。谨奏。”

12月14日(十一月十八日),丁汝昌与刘道(含芳)收到李鸿章来电:顷英文秘书毕德格(W·N·Pethiek)自美来荐,有美国人宴汝德(Wilde,中文也译为威理得或专威路)、浩威(Howie)两名,有能造新式水雷袐法,驾驶鱼雷艇出海口,包在大海洋面轰毁敌船2至3艘。现在两人已到烟台,望刘道芗林即派妥当之人伴送至威海,由你与他们妥商办法,如做成之水雷能轰敌船,允许发给赏号若干,另外月资发给薪费若干,商定后具体禀复。

12月16日(十一月二十日),丁汝昌在刘公岛收到盛宣怀来电:子梅电复,麻袋10000个,计规平银825两,今晚装“公义”船到烟台,提单已寄烟台,交给合顺云。

12月17日(十一月二十一日),丁汝昌在威海基地继续抢修“镇远”舰,布署应战方案。同日,圣上降旨,谕:革职留任海军提督丁汝昌,统领海军多年,自倭人启衅以来,叠经谕令统带师船出海援谕,该革员畏葸迁延,节节贻误,旅顺船坞是其专责,复不能率师援救,实属恇怯无能,罪无可逭,著拿交刑部治罪。

丁汝昌收到刘含芳发来函电:告知两美国人将随同“左一”鱼雷艇前往威海卫,希望组织留美学生吴金厚、吴应科、曹嘉良、蔡廷干、王登良、王登云等,先与两美国人讨论其灭敌奇技,再与各军官料理,待考察论证海面可胜算后,再令其察看威防各炮台,以固全局。

12月18日(十一月二十二日)晚,丁汝昌在威海就修船备战等事,致电李鸿章:二十一日来电收悉。两名美国人及“左一”鱼雷艇在烟台,还未到达威海,抵达之日必与他们讨论,奇技果能制胜,断不掣肘。“镇远”舰天寒风大,水底施工糜费,难以速成,前已商马格禄,拟再加木撑,先就夹底用3至5日办竣,出口试炮,如震力不动木撑,则临时尚可济急。试航试炮后,再将情况续报,现仍须留机匠全面修补,以竣全功。“来远”舰重要工程略完,惟舱面铁板上木板及各舱房间缺乏料件修造,拟先尽机器厂所存之料使用。已调“威远”十生的半炮两尊,安其耳台船后两处,勿需南下,不误战事。马格禄讲,香港英商船坞守局外例,定不肯修我船,“镇远”舰开赴闽省,船漏且单行,诸多未妥,且恐奸细甚多,出口远行,难保无事矣。谨复。

12月19日(十一月二十三日),丁汝昌收到李鸿章来电:总署来电,前据杨使信函,美国人员精研化学30多年,来署后上书,有新法破敌,未敢深信。询问诸位化学家,谓确有是理,复嘱科士达密加访问,据讲,其人诚笃不苟,非诡谋欺人者,金山华商集美银6000元,公聘此人,随同莫翻译来华,径赴北洋效力等语。现该美国人已抵北洋,所陈述10件事项,究有济否?望严密试验演练。该美国人到威海后,如何议商,随时详电禀报。

12月20日(十一月二十四日),丁汝昌被免职著交刑部治罪的上谕传下后,东海关刘含芳为能挽留丁汝昌,特致电李鸿章转译署督办军务处:顷阅邸抄,丁提督逮京问罪。在朝廷驭将之法,操纵自有权衡。然而水师统将,免去丁提督之职仅有实缺总兵刘步蟾一人,更难驾驶得宜。明知此时事在为难,而外间实情亦不可不密达枢邸,以尽此心。愚昧之见,伏乞宪裁。

为能使丁汝昌暂缓交卸海军提督职务,李鸿章致电译署督办军务处:李和甫带“平远”小船,才具稍短。杨用霖甫以大副代理“镇远”管驾,虽尚得力,未便超升。徐建寅系文员,未经战阵。丁汝昌前请帮办监战,似系借此卸责之意,未可遽为定论。前派汉纳根总查海军,英国水师提督犹讥之谓非水师出身也。而汉纳根从此遂不上船。今丁既问罪逮京,自无久留之理。惟威海正当前敌,防剿万分紧急,经手要务过多,一时难易生手。可否吁恩,暂缓交卸,俟遴选得人,再行具奏。

“著拿交刑部治罪”的丁汝昌与两位美国人认真交谈之后,立即将两位美国人来威海之后的活动及双方交谈的内容致电李鸿章:两美员已来威海,据他们讲,所有住房家具、食用一切、电书各件,均由公中供应,已将现有者移用,无则购买,均无不洽。如要举事,则需商轮,越多越好,至少亦须数艘。接一仗,应备材料在万元之谱,已商马格禄电询各洋行有无现货,确定后再购。该两人合同抓紧赶办,大率不外乎刘道含芳电禀左右,订后再呈送备案等。

12月21日(十一月二十五日)晨,忙乱不堪的丁汝昌将美国人所谈合作条件,致电李鸿章转报译署督办军务处:美员宴汝德信函称:一、他所呈交的水战防口各款,如试验有效,我国用他,立即付给美国金洋10000元,不得食言。二、试验应需各种料件,均由我国备办。三、试验后,如不用他,在场亲见试验之人,必须保守其事秘密,不得将所陈述各法告诉他人,并私自用于国家及私用于自己。四、此约必须遵守办理,不得作为废纸,并嘱立即签字画押等语。查试验有效,立即须付金洋,应该如何竞对付给,而且他须在签字画押后,方肯开始绘图,再开会验方单购料。昌未敢擅便同意,谨请电商督办军务处,准否签押?候批示遵行。

深夜,丁汝昌得知译署本日奉旨来电:“李鸿章电奏,威海防务万紧,一时难易生手等语。丁汝昌既经拿问,海军提督缺,即著刘步蟾暂行署理。仍著李鸿章遴员保奏,候旨擢用。丁汝昌俟经手事件交替清楚后,速即起解。钦此。”

12月22日(十一月二十六日)晨,为挽留丁汝昌在威海协调筹办基地要防,威海陆军统将戴宗骞、张文宣、刘超佩等,海军右翼总兵刘步蟾暨各舰管带等人,诚恳致电李鸿章并请转报译署督办军务处。

上午10时许,为留下丁汝昌布置威海水陆防务,李鸿章再次致电译署督办军务处:威海炮台统将戴宗骞、张文宣、刘超佩等公电,恭读上谕,逮治丁提督,九重严命,何敢渎陈。惟是威防现甚吃紧,倭船常来窥伺,地阔兵单,时虞陨越。丁提督自旅顺回防后,日夜训练师船,联络各军,讲求战守,布置一切,正仗筹划,若遽进京,军民不免失望。骞等惟有吁恳宪恩,设法挽回天意,暂留丁提督在威海协调筹备要防,大局幸甚。临禀不胜迫切待命之至。又海军右翼总兵刘步蟾暨各舰管带等公电称:丁提督表率水军,联络旱营,布置威海水陆一切,众心推服。今奉逮治严旨,不独水师所失秉承,即陆营亦乏人联络,且军中各洋将,亦均解体。当此威防吃紧之际,大局攸关,会恳宪恩,设法挽转,收回成命,暂留本任,竭力自赎,以固海军根本之地,而免洋将涣散人心,实为深幸,迫切吁祷,伏乞格外成全各等语。事关要防大局,不敢壅于上闻,候裁夺。

是日,奉旨即将被逮京问罪的丁汝昌将美国人宴汝德催促签字画押事致电李鸿章报告:两美国人来催签字画押,并讲如果用他,请立即签押,否则回信,他们另作别图等语。乞示遵办。

12月23日(十一月二十七日)上午,丁汝昌在刘公岛收到李鸿章来电:总署二十六日来电,奉旨:“李鸿章电悉。美员宴汝德所陈述水战防口各款,如试验有效,即须付给定银等语。此事总以效验为凭,究竟以何船试验?若以敌船为验,则必须出海攻战,若用华船,则断无自行击沉之理。其余各法,如何取效,并著详晰询明,逐条复奏。钦此。”应仍详细询明,逐条具复。彼谓不画押,即将他图,岂欲投效日本人,则来意不诚可知,须再审酌。

丁汝昌又收到李鸿章来电:总署二十七日奉旨来电:“李鸿章电悉。两美员著即与签字画押,以便试验。钦此。”

丁汝昌为美国人宴汝德所述之方法,致电李鸿章:奉总署之命详询宴汝德,据讲所述事为:一、用药水装管,埋于口门,似沉雷法,价省功倍;二、用药水装管,镶配船后,用机器喷出发烟,使敌人闻烟气发闷即退,我得登岸,惟后路有重兵,则药力不及远;三、亦用船后药水;四、方法相同,如不能捉,即专毁沉;五、用药水发烟;六、用药水外,进港船头,均酌铁钯分开水雷;七、用药水于雷艇;八、将商轮配药水管;九、同一;十、能毁近水炮台,亦用药水。前译水师无响声,系属误会。并讲,此系独得之秘法,只能略言大概,其深奥处,必须待用他法之后方可陈述详细等。查伊签押后方肯试验,如有效用他,即付定银,否则不付。试验之法,或废兵船、废商船、废木船均可,此节尚易商办。惟试验材料,电询烟台、上海均无有,但香港尚未复电,并需快商船数艘,均难即时齐备。尤有忧虑者,试验有效,但临敌时没有效,责成太重,尚无把握,应请宪酌。至于他有他图之说,原来讲他系有事业可作之人,能作机器,但用水力,不用煤炭,现功未竟,恐怕我国不用耽阁光阴等话语。然而,也不能不防其为敌人所用。是否,乞训示。

深夜,为使丁汝昌照常尽心布置战守事宜,李鸿章给驻威海的戴道(宗骞)、张镇(文宣)、刘镇(超佩)等来电:昨将公电转奏,顷总署来电,奉旨:“李鸿章电,据戴宗骞等禀请,暂留丁汝昌办理防务等语。丁汝昌著仍遵前旨,俟经手事件宪竣,即行起解,不得再行渎请。钦此。”查经手事件,所包甚广,防务亦在其内,应令丁提督照常尽心办理,勿急交卸。

12月24日(十一月二十八日),丁汝昌在威海就雇用洋员炮首事,致电李鸿章:烟台税司送来英国、美国洋员各一名,充理炮首,已由马格禄电致罗道(稷臣)、德(璀琳)税司,订立合同后分别在岸上、船上差遣。只是投效的炮首,知晓老炮者多,知晓新炮者少,人浮于者,以后请勿收录。

丁汝昌和马格禄与两位美国人共同签字画押,订立试验合同。事毕,丁汝昌致电李鸿章:遵旨本日与马格禄会同签押两美员试验合同,专候询购材料货到方能开办。以后如何情形,定随时去电报告。洋文合同另文呈送等。

12月25日(十一月二十九日)午后,丁汝昌在刘公岛收到李鸿章来电:昨日早晨成山电局报,日军兵船一艘在龙须岛海域,有小火轮欲渡兵上岸。午后烟台至成山电不通,由威局呼,应答不像华人,好似为日本占据。晚10时许又报,日本船南去,成山电局未动,应速统现有海军各船赴龙须岛、成山一带巡探,如日本船少,立即设法驱逐,否则,听其由后路包抄,则威海危矣,而兵船无驻足之地,弟获罪更重矣。

丁汝昌、张文宣、李楹、孙金彪、刘观察等在刘公岛收到盛宣怀来电:成山电局报,有日本人在龙须岛上岸,探测水深,并随地掷钱与饼饵诱当地人之后而回。前月曾有倭船在石岛、俚岛测量水深。现在奉天、直隶海口封冻,恐日军船乘睱攻取威海,使我兵船无停泊处。而攻取威海,敌必从背攻,将以各海口为皮子窝。一经大队上岸,便难抵御。若在海边防守,数千人可退敌。乞速钧裁。

傍晚,丁汝昌在威海刘公岛复电李鸿章:本日来电悉。昌立即遵命饬船艇备便出海,惟据马格禄讲,军船与威海相依为命。与其全队出海兹疑,且遇一二艘敌船,亦宜暗袭,若明攻,彼必远飏,不能接仗。又恐趁我舰队全出,彼以大队封我海口,不如他带3艇出探,若实有倭兵登岸,即速回报,再与昌率全队前往拼战等。刻下已定:马带3艇,今日连夜开行,昌令6船及余艇备便汤汽,候报即发。探复情形,再续电禀报闻知。

12月26日(十一月三十日),丁汝昌在刘公岛收到李鸿章来电:二十九日来电所虑亦是。成山电局续报,日船在龙须港登岸,仅数人,旋即退去。马格禄前往探察情况如何?“镇远”舰用木撑做好炮不震否?美国人所需材料,催速备办。

丁汝昌在刘公岛为加强威海后路防御事,复电盛宣怀:二十九日来电敬悉。石岛、俚岛添兵加防,前时在天津与公等协商,相帅已坚请留下鼎臣。实见威防兵力抽队远去,守益不足,现惟求鉴帅(李秉衡)策应方妥。水师舰船现在情况不再锁陈,惟审定因应,临战时悉数一拼而已。

12月27日(十二月初一日),丁汝昌及威海陆军各统领收到李鸿章转总署昨日来电:闻二十八日有日本船送兵在龙须岛探水散钱之事。又闻,前月即有日船在石岛、俚岛测量水深,恐因辽海将冻,欲由荣成各海口上岸,以攻威海之背,又延袭皮子窝登陆故智。若大股部队一旦登陆,便难收拾,望速筹严防。李中堂严令威防水陆将领,俟贼近岸,即相机雕剿。

是日,丁汝昌收到来电得知,戴宗骞拟分两营前往南路方向驻扎。戴统领还向盛宣怀等人保证,如有警,敝军仍拨队前往相助。

12月28日(十二月初二日),丁汝昌在刘公岛为戴宗骞抽调守军开赴荣成之决定,致信戴宗骞。

孝候仁仲观察大人如握:昨奉电示,贵两军各抽一旅为抚帅接应。有骁将率之,设伏抄剿,必足有济。麾下持重根本之地,军民之心胥足以固。庆幸如何,汝昌以负罪至重之身,提战余单疲之舰,责备丛集,计非浪战轻生,不足以赎罪,自顾衰朽,岂惜此躯?惟以一方气谊,罔弗同袍骖靳之依,或堪为济。然区区之抱,不过为知者道,但期共谅于将来,于愿足矣。惟目前军情有顷刻之变,言官逞论,列曲直如一,身际艰危,尤多莫测,迨事吃紧,不出要击固罪;即出而防或有危,不足回顾尤罪。若自为图,使非要击,依旧蒙羞,利钝成败之机,彼时亦不暇过计也。曲抱之隐,用质有道,尚希有以见教为叩。

(作者: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研究馆员)


声明:本网转载刊登此文仅以传递更多信息为目的,不代表本网支持或赞同文中观点。

关于作者  (请作者来信告知我们您的相关资料,点击这里查看我们的联系方式。)

avatar

戚俊杰,1949年生,山东威海人。现任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研究员、山东省历史学会副会长、山东社科院甲午战争研究中心副主任、威海市文物保护技术协会会长。长期从事文物保护与史学研究,主编、合著各类图书10多部,发表论文近30篇。被评为山东处文化系统优秀专业人才,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主要著作有: 《北洋海军研究》(第一、二、三辑)、《姜书璞治砚艺术》、“《勿忘甲午》”丛书。


相关文章

百家争鸣

  • 替代图

    铁槎山千佛洞变千真洞的历史解谜

    铁槎山千佛洞开凿于宋金之际,文化遗存丰富,是我国东部沿海地区罕见的石窟寺遗迹。其内雕刻佛教造像,其外洞额冠以道教名称——“千真洞”……

  • 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

    国耻类遗址博物馆如何在社会教育中发挥作用

    国耻类遗址,是中华民族被外敌入侵、遭受伤害和杀戮的历史见证。国耻类遗址博物馆就是管理保护这些遗址及其所属建筑遗存的专门机构。新中国建立后,特别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全国各地也相继建立了许多专题性遗址类博物馆、纪念馆。本文拟就国耻类遗址博物馆如何在社会教育中发挥其重要作用,谈些粗浅的意见。

  • 替代图

    文登营与明清军制

    文登营作为一种军事设施,自明朝宣德二年(1427年)设置,至1912年1月文登辛亥革命爆发而解体,前后几乎整整经历明清两个朝代(1 )。在这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它既没有被毁坏过,也没有因朝代更替而被废弃,军用始终无中断……

  • 替代图

    方伯谦“血衣”来龙去脉考

    一、方伯谦的血衣很重要,有继续追寻的必要性 关于方伯谦血衣的重要性,拙作《将方伯谦的血衣呈上公堂》一文中曾有论举: 方俪祥女士的伯婆、方伯谦的“葛夫人欲持血衣上京控诉”; 还是这位伯婆对侄孙女方俪祥女士说:“那是你伯公的军衣,他是被刘步蟾 ...

  • 替代图

    信夫山下叩金匮: 福岛县立图书馆访书记

    藤文库的藏书,来自福岛县郡山市实业家佐藤传吉(1887-1967)数十年间的不懈收集。其人酷爱藏书,尤其关注军事史方面的资料,据说曾经因为从书店运书而压坏过两辆私家车……

  • 替代图

    甲午战争与维新思潮的兴起

    中日甲午战争的失败,使国人从睡梦中惊醒,民族耻辱感和自尊心冲击着每个中国人的心灵。先进的仁人志士开始对战败原因和洋务运动的弊端进行反思,“变法图存”逐渐成为国人的共识。战后外国资本大量流入,与西方进行“商战”的呼声强烈,“实业救国”思想发展成 ...

  • 替代图

    于无声处的血性呐喊心灵深处的精神守望——孙建军新作《拂云看山》读后

    细读《拂云看山》,可以品味到作者——一个青年学子对于历史的思考、对于社会的责任、对于民族兴衰的忧思,一一融注在字里行间。其间所透射出的文化层面上的思考以及文化人格的精神向度等,则无一不发人深思乃至令人感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