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赵悦光

出处:甲午网栏目:48期学苑杂谈馆刊发表日期:2014年7月10日

摘要:《黄县志稿·金石目》中记载:“(黄县)城东南鲁家沟田中出铜器十:钟三、鼎二,钟无款识。若甗、若盉、若觯皆有铭。”其中一件鼎的铭文有这样五个字“莱伯作旅鼎”。有人将这句话释为“莱伯为旅这个人作了鼎”……

关键词: (暂缺)

《黄县志稿·金石目》中记载:“(黄县)城东南鲁家沟田中出铜器十:钟三、鼎二,钟无款识。若甗、若盉、若觯皆有铭。”其中一件鼎的铭文有这样五个字“莱伯作旅鼎”。有人将这句话释为“莱伯为旅这个人作了鼎”。

笔者在阅读周代青铜器文史资料时,常遇到带有“旅”字的铭文,探其字义,又多无特释。有的学者则释其为人名,并引西周太保鼎其内壁铸铭文为证。该铭文六行,三十三字。记述了周召公征伐东夷,旅从征有功,召公赏赐旅贝十朋,旅用作祭祀先父的彝器。然纵观有周一代,是否所有带有“旅”字的青铜器铭文中,“旅”均可视为具体的人名?笔者认为不完全是这样。

为说明问题,现将周代部分涉及到“旅”字的青铜器铭文按时间的早晚部分摘述如下:

1、商代晚期□旅盘。

2、“叔姬作阳伯旅鼎,永用”。西周早期。

3、莱伯作旅鼎。西周早期。

4、陕西韩城有个梁带村——芮公作为旅簋。西周早期。

5、荣子旅甗——,(荣)子旅乍且(作祖)乙保彛,子孙永宝。西周早期。

6、西周早期〈用征卣〉。“用征”至春秋以后广为使用,如〈陈公子叔父甗〉“隹(唯)九月初吉丁亥,陈公子叔父作旅甗,用征用行”。

7、鲁国故城出土的青铜礼器——“鲁中齐作旅甗,其万年眉寿,子子孙孙永宝用。”西周中晚期。

8、山西绛县横水西周墓地青铜鼎铭文“佣伯口作宝鼎……其万年永用”和铭文“亻朋伯乍姬宝旅鼎”。西周中期。

9、陕西扶风任家庄善夫吉父——旅櫺。西周晚期。

白梁旅盨。西周晚期。

10、《仲柟父甗》“惟六月初吉仲柟父作旅甗,其万年其子子孙孙永宝用。”仲义父盨,西周晚期器。器内底篆书10字:“仲义父作旅盨永宝用”。

我们可以看到,以上所录青铜器中,有鼎、盨、甗、簋等,这些种类众多的器皿中,涉及到的用途大不相同,且地域分布和年代跨度相当大。据此,笔者认为用一个人名来解释“旅”字,不足以说明它的全部含义。

一、青铜器铭文中出现“旅”字并不是始自周代。

据《青铜器铭文及其时代特征》(二、商晚期殷墟时期):一文载:“这时的铭文非常简单,最初往往只有一二字,最多四五字。往往是一个氏族名,再加上‘父’、‘母戊’等,表示祭祀的对象,或是简单的‘旅’、‘子渔’‘查’等字,表示铸器的族氏或作器者的名字。”这表明其实在周代前的商朝已有带“旅”字铭文出现且作族徽使用,如商代晚期□旅盘等。也有的学者已考证“旅”亦为商代的某一官职的名称(严志斌:《商代青铜器铭文研究》),这也说明在商代时就已有了带“旅”字的青铜铭文。还有在西周早期曾有《旅父甲觚》、《旅父乙觚》等青铜器物,史界有资料考证,此“旅”当为氏族名,非为具体的人名。

另,商代的西藏青海被认为是属于“西土”、“西方”、“旅方”的地方。有资料表明,商朝奴隶主通过连年的战争征伐,先后征服了中国的北方、西北方的鬼方、黎方、周方、羌方、巴方、旅方、蜀方、微方、髳方(西南少数民族)等地方。正义曰:“西旅”,西方夷名。西方曰“戎”,克商之后乃来,知是“西戎远国”(有的学者考证为鲁国的先称)。

以上例举,可以说明“旅”字在商及周初时的意义就不是单一的。

二、周代“旅”字意义之变化

据曲阜市文物局在所发《鲁中齐甗出土于鲁国故城48号西周墓》文中载:“铭文中的‘鲁’,是标明地点;‘中齐’是作器者的称谓;‘作旅甗’是标明器名和用途;‘其万年眉寿,子子孙孙永宝用’,是期冀传遗子孙后代的吉语。”可以看出,作者在这里是将“旅”字理解为用途之类,但却未进一步阐明“旅”为何用。

从对已出土的周代带“旅”字青铜器铭文看,“旅”字还有表明其在某种特定场合下用途的含义。以下从“旅”字的文字结构结合鼎在周代功能两方面述之。

其一,从先秦的甲骨文和金文“旅”的字型结构分析可知,“旅”字像聚众人于旗下之形。再查康熙字典中有这样的表述:表为“次序”。如:“宾以旅酬于西阶上。——《仪礼》,又《仪礼·鄕飮酒礼》司正升相旅,曰:某子受酬。《注》旅,序也。”这样,我们可得到“旅”字含义中的两个基本信息:众人、次序。笔者据此认为“旅”在这里和周代王宫盛行的宴礼有关。

史料表明,周王庭及各诸侯贵族都有在王宫中举行宴礼活动的仪式。宴礼的目的如《射义》所说:“故燕礼者,所以明君臣之义也;乡饮酒之礼者,所以明长幼之序也。”宴礼的主要场所在路寝。宴礼的过程简言之可分为献酬和旅酬两个部分,从有关典章中我们可知,周宫的献酬之礼是在主宾之间进行的,这一过程称为“献”。而国君自上而下地为臣下进酒劝饮,即为旅酬。宴礼的整个过程可谓“四举旅酬”。当我们把“旅”字中所含的“众多、次序”的意义同燕礼中的“旅酬、献酬”的意义联系起来看,它清楚地说明“旅酬、献酬”强调的就是众人在宴礼活动中的明礼次序。因此,可以认为带“旅”字鼎多为周朝诸王及诸侯宫庭宴礼之专用品。

其二,关于鼎的主要功能。《左传·成公十三年》:“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祀有执膰,戎有受脤,神之大节也。”周人将祭祀与战争并列,提到了关系邦国存亡的地位。实事也证明,在周代青铜器的用途主要是祭祀和战争。这样的统治政策以至于以后历代礼典、正史礼乐志无不依正朔周制将祭祀之吉礼列为首位。因而鼎就自然成为周王室所尊崇的祭神祀祖的圣器了。由此,我们可推知常出现于青铜器铭文上“旅”字确与祭祀有关。

三、例证

下面再通过对典籍和一些典型的周代青铜器铭文的解读,来进一步证明笔者的上述观点。

1、《周礼·春官·大宗伯》中有“国有大故,则旅上帝及四望”一句。可释为“当国家有大的灾难时,要举行祭祀上天和大地四方的仪式”,这里的祭祀就是为了祈求天地鬼神祖先保佑,达到“以祈福祥,顺丰年,逆时雨,宁风旱”(《舂官·小祝》)的目的,其方式包括祈和禳。因此,在这里“旅”的含义就是向上帝祈祷和祭祀之意。

2、查周代文献中有诸如《旅巢命》、《旅獒》的记载,此两文“旅”字,则可理解为“陈诫”之意。《旅巢命》是西周召公时,南方巢国的君主来周朝聘,芮伯遵周王、召公之命向巢伯作了有关的训示。在中国的文献记载中还有《尚书·旅獒》一文:“惟克商,遂通于九夷八蛮。西旅(此旅当作地名)底贡厥獒,太保乃作旅獒,用于训王。”(《尚书.周书.旅獒》)说的是:周武灭商纣后,蛮夷邦进贡了一头獒犬,任太保的召公奭,担心武王会因喜好此犬而荒废政事,于是写了告戒武王要明了“玩人丧德,玩物丧志”的道理。《尔雅。释诂》云:“旅,陈也。”故云“召公陈戒”。——此“旅”训为陈,郑云:“獒读曰豪,西戎无君,太保乃作《旅獒》,用训于王。陈贡獒之义以训谏王。”笔者认为《旅獒》题目之“旅”不等同于《旅獒》正文中之“西旅”之“旅。总言之,上两例的“旅”实为训谏、训导、告戒之意,与人名之意相去甚远。

3、山西绛县横水西周墓地出土的青铜鼎铭文载“亻朋伯乍姬宝旅鼎”一句,可释为“亻朋伯为他的夫人做了这个用来祭祀或宴礼的宝鼎”。如果把“旅”字看作为另外一个人,则无法理解“姬”、“亻朋伯”与“旅”的关系了。

值得一辩的是,在山东黄县归城古国遗址中出土了西周早期带有“莱伯作旅鼎”铭文的青铜器,有人将此名文释为“莱伯为旅作了这个鼎”。其依据是“旅”是西周朝庭重臣,曾随周王伐过东夷之地,受过周王赏赐,且有《旅鼎》之例。笔者认为此说实在太牵强附会,属望文生义。尽管有史料记载“旅”曾随王征东夷,但笔者认为,这里的东夷决非是东莱(归城)之地,东莱之伯为“旅”作器与理不通。如果说莱伯与“旅”都曾随周王南征,我们也并未发现莱伯与“旅”的直接史实关联。再从周代作器的人物关系看,一般的有如下几种情况:亲属之间、君臣之间、国君之间等,象一地方小伯为周朝重臣作器未见其它先例,况此二人是否为同一代人还无明确史证。因此将此铭文释为是“莱伯作了这件用来祭祀祖先的鼎”为宜。同样陕西黄县庄头出土西周青铜器《芮公叔簋》两件,都有铭文“芮公叔作旅宫宝簋”、“公叔作旅宫宝簋”。1969年黄县归城小刘庄出土西周启卣铭文“——启乍且(作祖)丁旅宝弃,——”,笔者认为上述器物均为作器者的自家宗庙祭器。

4、必须一提的是,周代青铜器的作器者,往往在其铭文的最后一句中有“宝用”、“子子孙孙永宝用”、“永宝”、“永用”等字样。对这样的结尾句式,不少读史者通将其视为套语、吉语,不作细究。其实恰恰在这里隐含了一个重要信息,即此句是规定了器物的使用者、拥有者。像这样的器物在有周一代是不可能轻易送人的。如海阳春秋古墓青铜甗“(陈)乐君豆,乍(作)其旅献(甗)用□眉寿无疆永用止”的铭文中,青铜甗是不可能由“陈乐君”送出的,而是自用于自家祖庙祭祀的。再如山东滕州出土古滕国青铜器,铭文:“滕侯稣作厥文考滕中旅殷,其子孙万年永宝用”经考属西周中期略后,经释此器为滕国国君稣为其父滕中(仲)而作。值得注意的是,此文中的“殷”即有“大祭”之意。《礼记·曾子问》:“君之丧服除,而后殷祭,礼也。”孔颖达疏:“殷,大也。小大二祥变除之大祭,故谓之殷祭也。”我们仍可证之本文开篇所提十例,基本都可视例中“旅”为祭祀之意。

既然以上诸例都对“旅”字释义为和周人盛行的祭祀有关。如此我们可问:象带“旅”字样的青铜器不为送外人而作,何来这样众多为“旅”这个人的作器之人?故可反证之,“旅”实不为人名也。

5、稽之古籍,知我国古代王室有裸礼之仪式。据考,在西周“裸”字的本意是“将鬯酒(用于祭祀的香酒)灌注于玉瓒美食,贡献给祖先神灵歆享”。这也是裸祭的核心内容。《周礼·春官宗伯·司尊彝》有“司尊彝,掌六尊六彝之位,诏其酌,辩其用,与其实。——凡六彝六尊之酌:郁齐献酌,醴齐缩酌,盎齐说酌。凡酒修酌,大丧,存尊彝,大旅亦如之”的记载,意即在周王室举行裸礼时,宫庭掌管六尊六彝的司尊彝指导所有仪式的进程,并说明各种器具的用途。特别强调了在王、后及世子丧,大祭奠时省视所陈设的彝尊,旅祭上帝也是一样。这里的“旅”也正是表明其祭祀之意,而绝非有人名之意。

四、结语

纵全文,笔者认为周代青铜铭文中出现“某某作宝旅鼎、甗——”的格式中之“旅”字多与祭祀之意有关,表人名仅为个例。此结论的意义在于:我们可以通过对青铜器铭文中“旅”字用途不断变化史实的探索,正确释读铭文,厘清史实,为研究先秦史开拓更宽的视野。

(作者:海阳市历史学高级讲师)


声明:本网转载刊登此文仅以传递更多信息为目的,不代表本网支持或赞同文中观点。

关于作者  (请作者来信告知我们您的相关资料,点击这里查看我们的联系方式。)

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日志

百家争鸣

  • 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院免费对外开放

    关于纪念馆应对免费开放的几点思考

    博物馆、纪念馆是陈列、展示、宣传人类文化和自然遗存的重要场所,是国民教育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博物馆、纪念馆向全社会免费开放是党的十七大关于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具体实践,是进一步落实政府为全社会提供公共文化权益的积极行动。

  • 替代图

    唐置登州与登州海行入高丽、渤海道

    唐代设置登州至民国年间废止,登州成为山东半岛东部的政治经济中心历时1300余年。唐朝再置登州与当时海上运输事业的发展和半岛东部军事上的重要地位有关,“登州海行入高丽、渤海道”,在与朝鲜半岛及日本诸岛的外交与贸易上发挥了重要作用……

  • 替代图

    甲午战争与维新思潮的兴起

    中日甲午战争的失败,使国人从睡梦中惊醒,民族耻辱感和自尊心冲击着每个中国人的心灵。先进的仁人志士开始对战败原因和洋务运动的弊端进行反思,“变法图存”逐渐成为国人的共识。战后外国资本大量流入,与西方进行“商战”的呼声强烈,“实业救国”思想发展成 ...

  • 替代图

    从“莱伯作旅鼎”说起 ——周代铭文“旅”字探识

    《黄县志稿·金石目》中记载:“(黄县)城东南鲁家沟田中出铜器十:钟三、鼎二,钟无款识。若甗、若盉、若觯皆有铭。”其中一件鼎的铭文有这样五个字“莱伯作旅鼎”。有人将这句话释为“莱伯为旅这个人作了鼎”……

  • 赴英留学生

    长江下游城市近代化的轨迹

    城市近代化轨迹的多样性是客观存在的必然。社会的异质同存也是近代化过程中不可避免的。各种不同的质,在近代化的长期进程中逐步融合,也是中国近代化的特色。

  • 替代图

    清凉禅寺拾遗(一)

    豆山,属伟德山山系,呈东西走向,西衔十九河,东至不夜河,横跨泊于、埠柳两镇,襟带屯钟家、官庄、西豆山、东豆山、西初家、东初家、小林格、大林格等8个自然村……

  • 日本于甲午战争前夕订造的世界第一快舰“吉野”号

    珍贵史料解读日方版本的甲午战争

    1894年7月19日,中日海军在黄海海面展开了一场海战,由此拉开了“甲午战争”的序幕。这场海战对中国、日本、朝鲜以及远东政局都产生了广泛而深刻的影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