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吉辰

出处:甲午网栏目:48期甲午研究馆刊发表日期:2014年7月5日

摘要:藤文库的藏书,来自福岛县郡山市实业家佐藤传吉(1887-1967)数十年间的不懈收集。其人酷爱藏书,尤其关注军事史方面的资料,据说曾经因为从书店运书而压坏过两辆私家车……

关键词: 甲午战争资料

2012年9月下旬,笔者在日本福岛市度过了四天充满期待与收获的日子。此行的目标,是福岛县立图书馆所藏甲午战争相关资料。兹就所得撮要撰文介绍,以便国内研究者利用。

前往福岛访书,缘于笔者曾拜读过日本甲午研究老前辈中塚明教授的《还历史的本来面目——日清战争是怎样发生的》①一书。该书上部开篇第一节便以“为什么去查阅‘佐藤文库’”为题,接着以该馆所藏《日清战史》草案为核心史料,论述了1894年7月23日日军进攻朝鲜王宫的全过程及日本官方对事件真相的抹杀,其核心史料是福岛县立图书馆佐藤文库所藏《日清战史》草案。中塚先生在书中说明,他前往该馆查阅资料,则是由于同道大谷正教授告知,佐藤文库中藏有大量甲午战争资料。在此,笔者谨向两位前辈的引路之德表示谢意。由于佐藤文库的资料不能在网上检索,笔者只有身赴福岛才能查阅目录,如此倒是多了几分惊喜:实在没想到资料有这么多!

佐藤文库的藏书,来自福岛县郡山市实业家佐藤传吉(1887-1967)数十年间的不懈收集。其人酷爱藏书,尤其关注军事史方面的资料,据说曾经因为从书店运书而压坏过两辆私家车。他逝世之后,其遗族于1968年将藏书13378册赠给了福岛县立图书馆。其藏书被分为“战争关系资料”与“一般资料”两种,后者现已返还给其遗族。

“战争关系资料”包含范围甚广,上至古代,下至朝鲜战争,其中关于甲午、日俄两场战争的资料尤多,仅甲午部分的目录便多达10页。以笔者所见,其内容基本涵盖了二战前出版的重要甲午史料,且多有稀见者甚至孤本,现介绍以下几种②:

一、《日清战史》草案

这套史料堪称佐藤文库的镇库之宝。该草案是日军参谋本部编纂《明治二十七八年日清战史》(1904-1907年出版)过程中形成的草稿,皆盖有“参谋本部文库”的印章。这原本应是军方密藏不宣的资料(封面书有“新战史委员之外禁止披读”字样),如何外流到了佐藤手中,实在是个未解之谜。从封面的标签看,这套草案一共应有168册,但文库仅藏有一小部分,余者不知流落何处,令人颇感怅然。

《草案》现存各册分“第一草案”(16册,内容为第4、6-7、14-15、17、20-22、62、68、70、97-98、121章与99章其二)、“第二草案”(8册,内容为第72-73、75、83、95、113甲、116、122章)、“第三草案”(15册,内容为第2-3、6-7、11、13、18-19、22、24、30、36、48、54、60章)三种,基本以一章为一册。另外,在目录上与《草案》分开,标为“明治二十七八年日清战史第1册附录,第2、3册”的三册也属于这一体系,其中第2、3册标明是“决定草案”,第1册附录似也属于这个版本。因此可以说,这42册分属四种版本。

为保护原始资料,图书馆于1999年将《草案》进行了电子化,目前只开放光盘浏览。不过机缘巧合,笔者第一次调阅部分《草案》时,由于馆员的疏忽,误将实物拿了出来,令笔者有幸一睹其原貌,这实在是难得的机会。毕竟,有些信息是无法从电子版中读出的。

以上诸册开本规格相同,厚薄不一,少数册为铅印,多数以紫色水笔手写。在内文中,皆有数量不等的墨笔、朱笔修改,签注之处亦不少,还有些大段内容被打叉删除,体现了它作为草案的原始性。其保存状况堪称良好,唯有些紫色水笔的字迹已变得很淡,部分签条也残缺不全。

比起公开出版的《日清战史》,《草案》有诸多无可企及的优点。其一,其内容最为原汁原味,展示了许多后来被删除的内容,中塚先生所揭示的对朝鲜王宫的进攻便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其二,可以通过比对各个版本的异同,研究日方的战史编纂思想。其三,每册之后都附有参考书目,这一颇具现代学术规范的做法方便了研究者追查其资料来源。其资料大多是各部队的阵中日志、战斗详报之类,亦有中方编纂出版的《东方兵事纪略》、《中东战纪本末》,甚至还有实地调查的结果,由此可见日方战史编纂用功之勤。

这套史料目前尚未得到较充分的利用。中塚先生尽管应该通读了全部内容,但在前述著作中仅利用了“决定草案”第2册的一部分篇章③。此外,中塚先生另有专文论及《草案》,但主要为介绍史料与阐发意义,并非着眼对具体内容的挖掘④。除了中塚先生,笔者所知的只有大谷先生曾在一篇论文中略有提及《草案》⑤。因此,其史料价值仍然有待开发。

二、《清日战争实记》

战争期间,日本出版的画报《日清战争实记》是一种相当著名的甲午研究史料,而与之题名稍异的《清日战争实记》则少有人知。国内甲午研究论著,如戚其章先生所著《甲午战争史》对该书颇有引用,但目前尚无比较充分的史料介绍,故在此作一补充。

《实记》是日方编纂的一部颇为奇特的甲午战争史。该书纯以汉文写成,虽然史料多来自日方,但行文语气客观,对交战双方称“清军”、“日军”,称“清日战争”而非“日清战争”更是罕见。文中甚至对清军不乏褒美,如在黄海海战一节中记叙了不少北洋海军官兵奋勇作战的事迹。

遗憾的是,书中对编纂由来未作任何说明。篇首有法学士春日肃于1898年10月所作之“叙”,然仅是慨叹清朝国势日衰,警惕俄国威胁,提倡中日修好,“从此鸭江释嫌,马关永好,念和唇齿,重寄腹心,东亚联黄种之盟,中原杜白人之噬”。如果以此叙的时间推测成书日期的话,此书写成之时正值甲午战后中日关系的“蜜月”:在清朝朝野,“以日为师”的思潮方兴未艾,官派留学生群趋东洋,戊戌变法中甚至出现了请日本前首相伊藤博文指导变法的言论。结合叙文与背景来看,似可窥出本书作者的用意所在。

本书正文之首写明“桥本海关译”。而文库目录标明“春日肃著,桥本海关译”,似不准确。春日应该只是叙文的作者,本书当为桥本海关编译而成。笔者尚未查明二人详细生平,可知的是桥本曾经将多种日文书籍译成中文。另外,该书出版之前的1898年6月,部分旅日维新派人物在神户出版中文报纸《东亚报》,春日、桥本皆为该报撰稿人⑥。不知此事对该书的编撰有无影响。

全书共15卷,装订成10册,装帧为汉籍形式。其各卷标题依次为总论、清日战争原因及地理、清日战争原衅、平壤之役、鸭绿江之役、清国东北疆第一军之战、黄海之役、金州之役、旅顺之役、海城及盖平之役、盖平之役下、威海卫陆战上、威海卫海战下、太平山牛庄营口及田庄台之役、外交政策、两国战之国际法。极为可惜的是,佐藤文库藏本第2、3册有部分页数缺损。

从语言、行文和装帧来看,《实记》似为在华出版,尚有待考证。其书似乎在日本流传不广,除佐藤文库外,笔者目前仅查明京都大学藏有一套。另外,国内亦有数处收藏。

三、《清国北洋海军实况一斑》

此书是日本海军参谋部(军令部的前身)1890年7月编纂出版的北洋海军情报手册,此前已知仅有哈佛大学图书馆藏有一本,海军史研究者马幼垣先生、陈悦先生曾加以引用,然尚未做史料解题工作。

全书分舰船、人员、职制、军纪训练、教育、惯习、支给、信号、服装、旗章十章,尤其珍贵的是附有31页彩色插图,描绘了北洋海军的服装、符号、旗帜。其中有不少内容已经超越了《北洋海军章程》与《北洋水师号衣图说》所载的范围,史料价值十分重大。

佐藤文库藏本扉页盖有“秘戌一一 第七六号”和“金刚舰长”的印章。由此推测,此书可能发放到了日本海军每名舰长(至少是主力舰长)的手里。仅凭此书,他们对日后对手的了解就已经相当深入。日本军方情报工作之细致周到,委实可畏可敬。

书中对编纂情况说明不多,其中的“凡例”关于此点仅称“本书所载人员职制支给三项,系由先前颁布之支那北洋海军诸条例抄出”,可知这部分内容应来自1888年颁布的《北洋海军章程》。幸运的是,笔者从日本海军将领安原金次的自传中发现了相关记载。安原1878年毕业于海军兵学寮第五期,主要履历为从事情报工作,1886年-1887年、1888-1889年曾分别在福州、烟台打探军情,拜访过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最终官至横须贺海兵团长、海军少将⑦。安原在其《自传草稿》中写道:“同月(笔者按:1890年4月),余受命编纂清国海军之实况……五月,前记之编纂完成,即呈与有地参谋部长(笔者按:日本海军参谋部长有地品之允),随即决定印刷出版,配给我海军之要部,命其名为清国北洋海军一班<斑>。”⑧由此可知,《一斑》出自熟悉中国情况的安原之手。

书中凡例第四条称:“清国海军如今逐日改进,窃以为日后视察其实况之将校宜调查其改良进步之情势,比较新旧,将变更之事项报告本部,以供本书补缺删订之材料。”不过,此书出版四年后,甲午战争便告爆发,北洋海军在此一役中全军覆没,不复为日本海军之假想敌,笔者也未发现此书有过修订本。

四、《威海卫押收书类抄译》

此书是日军占领威海卫后缴获的清军往来电报日译本,铅印,115页,封面盖有“秘”字印章,原本应藏于军方文库。其中所收电报日期上起1894年7月16日,下至翌年1月26日,收发电双方以威海卫陆路守将绥巩军统领戴宗骞与北洋大臣李鸿章为最多,此外还有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护军统领张文宣、威海营务处牛昶昞、嵩武军统领孙金彪、铭军统领刘盛休、山东巡抚李秉衡、湖南巡抚吴大澂、天津海关道盛宣怀、登莱青道刘含芳、旅顺水陆营务处龚照玙、轮船招商局会办沈能虎、天津军械局总办张士珩等人,内容相当庞杂,多有已刊文献未收者。如能回译成中文,对甲午战争军事史研究当不无裨益。

五、《明治二十七八年战役统计附图》

甲午战后,陆军省曾经编纂了一部名为《明治二十七八年战役统计》的资料集,1902年内部出版,是研究甲午战争军事史的重要史料,多为日本学者利用。该书在2005年被影印出版,题名《日清战争统计集》。由于笔者已经看过此书,险些错过了这本《附图》。其实,《统计集》并未收入《附图》的内容。该书没有标明出版项,也无前言后记之属。从书名看来,应该是编纂《明治二十七八年战役统计》时的副产品。

该书由48幅彩图构成,可分为地图、表格两种,印刷质量非常精美。地图标明了历次战役期间日军各部队的行军路线,以及兵站、电信、邮路与测量区域。表格则直观显示了日军参战的七个师团在战争中的行动情况。对军事史研究者来说,这无疑是极其宝贵的史料。如能将其影印出版以补《日清战争统计集》之遗,功德可谓不小。

六、各种战争摄影集

甲午战争期间,有不少日本摄影师跟随日军行动,拍摄了大量战地照片。这些照片多有结集出版,形成了版本众多的“日清战争写真集”、“日清战争写真帖”之类,为国人熟知的有小川一真、龟井兹明所摄。但除此两家之外,国内目前利用的其他照片尚不为多。

佐藤文库共藏有17种与甲午战争相关的摄影集,有的是正式出版的相册(也有函套内装散页的形式),有的则是收藏者自制而成。由于当时的照片雕版印刷技术尚未得到普遍应用,这些摄影集大多直接粘贴照片。笔者在此介绍内容较为稀见的几种。

  1. 《日清战争实况写真》(1、2号),各贴有60张照片。其装帧别具一格,采用经折装,而开本与照片尺寸较小(13×17cm)。其中第1号内容多摄于战争初期的朝鲜,包括丰岛、船桥里、平壤诸役战场,第2号则摄于辽东战场的复州、盖平、海城、鞍山站、牛庄、田庄台、缸瓦寨等地。其中第1号无版权页,第2号则标明发行者为“大日本写真品评会”,版权所有者为该会名古屋支会副会长宫下钦,1895年8月6日版权登录。此书发行量应当不大,笔者尚未查出另有哪家图书馆收藏,也不知第2号之后是否尚有后续。
  2. 《日清媾和纪念写真》,下之关媾和谈判场保存会编,长尾实摄,1895年12月28日出版。其中贴有13张照片,除李鸿章、伊藤博文肖像照各一张外,皆为马关议和会场春帆楼与李鸿章寓所引接寺内外景观。除佐藤文库藏本外,笔者此前曾在东京东洋文库、马关日清讲和纪念馆各见过一册,此外尚不知有何处收藏⑨。
  3. 《东京市祝捷大会》,土田政次郎编,1895年5月3日出版,非卖品。其中收有12张雕版印刷的照片,表现了1894年12月9日在东京上野公园举行的“祝捷大会”场景,而文字记录尤为详细。
  4. 《东京市祝捷大会》,东京江木商店制版,出版日期不详。其照片亦为雕版,与前书内容相同,书中另有《东京祝捷大会纪要》一篇。
  5. 5. 《台湾征讨写真帖》,贴有50张照片,出版项不详,其内容主要围绕战争晚期南犯台澎的混成支队,多数摄于澎湖,其余摄于台北、基隆、淡水,包括一张八名清军被俘军官的合影。
  6. 6. 《台湾征讨写真帖》,贴有47张照片,装帧粗糙,似为自制。其内容主要摄于沦陷后的台澎,部分照片与前述《台湾征讨写真帖》相同。
  7. 《征台军凯旋纪念帖》,从军摄影师远藤诚编,裳华堂1896年5月14日出版。其中照片为雕版印刷,内容大多为日军将校与台湾风土。书中附有《征台记》与一张百万分之一“新领地台湾新地图”。
  8. 《日清、日露战争写真帖》,收藏者自制。其书名为馆员编定,实际上除甲午战争外,并无日俄(日露)战争内容,只有一些西洋人物肖像之属。其中的甲午照片包括黄海海战场景、威海卫受降、日本红十字会医院中的清军战俘等,相当珍贵。

在福岛的四天,每日埋头于丰富的资料之中,对于倾心甲午研究的笔者来说是至为愉悦的。这种源自资料本身的愉悦,更因阅读条件的便利与阅读氛围的舒适而加倍放大了。

来日一年,对日本图书馆的开放性与服务性多少已有了解。而在申请查阅佐藤文库资料时,得知无须办理图书证,多少还是吃了一惊。笔者调阅的资料,按照国内标准绝大多数都得算“善本”,而拍摄一文不收,复印也仅与普通资料费用相同,放在国内更可谓天方夜谭。由于时间紧迫,笔者查阅的大部分时间都用以拍照。当时曾和朋友开玩笑说,如果按照母校图书馆古籍室的收费标准,拍这么多资料就要破产了。

身赴福岛,正值中日关系极度敏感之时。那些天国内传来的一些消息,实在足令“神州士夫羞欲死”。而四天来接触的不同馆员,无一例外地提供了热情的服务。譬如,《日清战史》草案的光盘版中文件排列混乱,有位馆员主动为笔者抄了两张目录。对他们而言,这或许只是职业道德所要求的份内之事。在笔者心头,却有了一份别样的感动。

 

注:

① 天津古籍出版社2004年版。该书将中塚先生的两部著作合并译出:《纠正伪造的历史:从战史中被抹去的日军的“朝鲜王宫占领”》(高文研1997年版)、《蹇蹇录的世界》(みすず書房1992年版,2006年再版)。

② 佐藤文库藏《征清草案》亦是对甲午研究极有助益的史料,但已有学者将其译出(吕永和译:《日本预谋发动甲午战争的一组史料》,《抗日战争研究》1997年第2期),兹不赘。

③ 中塚先生还曾将该册第11章(成欢会战前日军混成旅团的情况)全文整理发表在《みすず》杂志第399号上。

④ 中塚明:《日清戦争から百年、敗戦から五十年――新たに見つかった参謀本部『日清戦史』草案から考える》,《前衛》1994年9月号;《『日清戦史』と参謀本部草案》,東アジア近代史学会編:《日清戦争と東アジア世界の変容》,東京:ゆまに書房,1997年。

⑤ 大谷正著,郭富纯、刘俊勇译:《旅顺屠杀事件再考》注5,载郭富纯主编:《永矢不忘——旅顺大屠杀惨案》,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2002年。

⑥ 参见方汉奇主编:《中国新闻事业编年史》上册,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2000年,第135页。

⑦ 参见樋口雄彥:《安原金次とその時代》,樋口雄彥编·解说:《海軍諜報員になった旧幕臣:海軍少将安原金次自伝》,東京:芙蓉書房,2011年。

⑧ 樋口雄彥编·解说:《海軍諜報員になった旧幕臣:海軍少将安原金次自伝》,第147页。

⑨ 对该相册的解读,参见拙作:《影像中的马关议和》,《老照片》第85辑,2012年。

(作者:北京大学历史学系硕士研究生)


声明:本网转载刊登此文仅以传递更多信息为目的,不代表本网支持或赞同文中观点。

关于作者  (请作者来信告知我们您的相关资料,点击这里查看我们的联系方式。)

avatar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百家争鸣

  • 北洋海军来远兵船管驾日记

    《北洋海军“来远”兵船管驾日记》阅读报告

    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沈津教授的大作《中国珍稀善本古籍书录》中,有一篇介绍《北洋海军来远兵船管驾日记》的文章。该文披露的有关信息如下……

  • 替代图

    关于甲午海战史料的考辩(二则)

    “北河”与“东北河” 中国语文文字,本多歧义,再加上句读因素,不消说外人,即使国人有时也会莫名其妙,产生歧解或者误解。如,“泥丸”为一条船的名字,准确地称为“泥丸”号或“泥丸”轮。你乘坐这艘船,可以如此表述:“我健步登上‘泥丸’号(或轮)”,听者完全 ...

  • 威海卫老照片

    “威海卫”的变迁

    威海地处山东半岛要冲。史料记载,自元代以来,经常受到日本海盗(史称“倭寇”)的侵扰。明朝建立以后,深以倭患为忧,奠都不久,即整饬海防,以资御敌。明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明朝政府将文登辛汪都三里东北近海划出,设威海卫(寓意“威镇海疆”),派兵驻屯。当时威海卫有防无城,直到明永乐元年(1403年),魏国公徐辉祖征集文登、宁海(牟平)军民数万人构筑卫城,由时任威海卫指挥佥事的安徽凤阳人陶钺主持事务。

  • 替代图

    还历史的本来面目 ——日清战争是怎样发生的

    第三节 编纂《日清战史》时有无编纂提纲……

  • 替代图

    方伯谦“血衣”来龙去脉考

    一、方伯谦的血衣很重要,有继续追寻的必要性 关于方伯谦血衣的重要性,拙作《将方伯谦的血衣呈上公堂》一文中曾有论举: 方俪祥女士的伯婆、方伯谦的“葛夫人欲持血衣上京控诉”; 还是这位伯婆对侄孙女方俪祥女士说:“那是你伯公的军衣,他是被刘步蟾 ...

  • 替代图

    浅谈博物馆宣教工作

    早在2004年在南昌举行的全国文物宣传教育工作会议上,就明确了博物馆宣传教育工作要坚持弘扬和培育民族精神作为文物宣传工作的重要任务,要坚持把加强和改进对外宣传作为文物宣传工作的一项战略性任务。可见,博物馆的宣传教育工作在当今社会中发挥着愈来 ...

  • 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院免费对外开放

    关于纪念馆应对免费开放的几点思考

    博物馆、纪念馆是陈列、展示、宣传人类文化和自然遗存的重要场所,是国民教育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博物馆、纪念馆向全社会免费开放是党的十七大关于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具体实践,是进一步落实政府为全社会提供公共文化权益的积极行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