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戚俊杰

出处:甲午网栏目:48期甲午研究馆刊发表日期:2014年7月3日

摘要:9月1日(八月初二日)晨,丁提督率舰队开赴旅顺海域,指派“致远”、“经远”两舰及“左一”鱼雷艇到旅顺北一带探询日军舰船踪迹。

关键词: 丁汝昌年谱

(接上期)

9月1日(八月初二日)晨,丁提督率舰队开赴旅顺海域,指派“致远”、“经远”两舰及“左一”鱼雷艇到旅顺北一带探询日军舰船踪迹。

丁提督在旅顺致电李鸿章:廿九日自威海开驶,晚上过海洋岛北寄泊,询岛民并各船户,均讲未见日本船艇。第二天又开赴大鹿岛泊巡,见陆军由旅顺运军火民船3只,由大沽运粮米船2只。八月初一日继续巡缉,由光禄各岛一路探巡至三山岛,亦未见日军舰船,夜晚锚泊大连湾。今早开旅顺外寄泊,明早起锚回威海。又报,舰队到大连湾后,接烟台探事西员来电称,闻旅顺北有两倭船,今早已派“致远”、“经远”并“左一”鱼雷艇前去探询,俟回来后再报详情。

丁提督在旅顺再次致电李鸿章:顷据“致远”、“经远”回来报称,由老铁山驶至长兴岛,沿路探巡,均没发现日本舰船。昌准备于明早6时率各舰启程回威海。

9月2日(八月初三日)晨,丁提督率舰队由旅顺开赴威海卫,并于当天抵达。

晚,丁提督在威海收到李鸿章来电:仰蘧订购阿摩士庄新造快轮,价为52500英镑,议明借旗包送威海或旅顺,雇用船中各项共54人,皆水师出身。该船须绕大洋行50日,煤、食及保险、借旗谢费全包,共32000镑。奉旨照准画押,二十日内即开行,约计十月中旬如平稳到威海,届时预备验收,或于所雇英人中酌留管驾、大二副、管轮数人,余者悉数遣回。

夜,丁提督收到李鸿章来电:总署来电称,初二日南洋来电讲,据闻时有倭船在中国洋面往来,间或闯进各口,迹近窥探,亦难免偷运粮食,偶遇中国巡轮,竟不知为倭船,并不过问,应请饬各口,严密查拿,以杜绝奸宄等语。因来电系传闻之词,未便据以进呈,特照录前电奉闻,希密查速复。查南洋轮船,并无巡海之事,所称“竟不知为倭船,并不过问”,自然系指北洋海军而言,是否“并不过问”,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吴清帅已由清江起旱路,未知尚赴威海督船进剿否?

9月3日(八月初四日)上午,丁提督在刘公岛收到李鸿章来电:前时龚使订购阿摩士庄鱼雷快艇,据讲,雷艇长208尺,宽23尺,载重360吨,每小时行25迈,三寸七五口径、廿五磅子快炮2尊,一寸八五口径三磅子哈乞开恩炮4尊,鱼雷筒5个,船内应用各件全。惟怀德鱼雷须另配,议定价格为52500英镑。

9月4日(八月初五日),丁提督接烟台刘含芳来电:李中堂电谕,牙山以南有弁兵40至50人,要查明确实位置,雇渔船前往接回,所用资费开单核报。

9月6日(八月初七日),丁提督在刘公岛收到李鸿章来电:本日奉旨:“李鸿章议购鱼雷猎船,据清单内开,行程颇速,价亦合宜。著即于汇丰现存之20万镑内购买4艘。其每点钟能行28迈之说,究竟能如所言否?应如何试行验看?购船系由何人经手?是否即在德国购定?现在各国禁船出口,运送有无阻滞?均著李鸿章详细筹划,迅即电复。钦此。”你前时送呈福来舍所开猎船报价,咨海署筹办,钦奉前因,望与福来舍切实逐层妥议,详细具复,不复有半点含糊。20万英镑合银140万两,能够订购猎船雷艇几只,一并议明。

丁汝昌还收到李鸿章来电称,据伦敦电报,俄国现在派海军舰船向朝鲜进发。

9月7日(八月初八日),丁提督在威海收到周馥、盛宣怀来电:今德公(赫德)密禀中堂,以现在长崎空虚,若我海军舰队过成山由南而东直捣长崎,得胜即回扰仁川,来往不过七、八日,皆攻其不备,可以得手。现正值倭兵分别由元山、仁川等处上岸,又营韩南窟穴,船已分散。我军以整攻散,以实击虚,是好机会,不可失去等等。相帅谕:“曙卿来电,倭兵正分路进逼,平壤危急。请海军助战或照赫德所拟办理,以寒其胆。”是否能办,命弟等密电尊处,请立即与汉纳根等妥筹。如果可行,请直接禀报相帅定夺。

9月8日(八月初九日),丁提督在刘公岛收到李鸿章来电:英国海军提督派兵船前往探寻,倭兵船聚泊朝鲜全罗道南岸康津之天冠山地方,前有海岛,或名曰莞岛,或称为鹿岛,西口较宽,东口较狭,均密布水雷等等。

丁提督在威海陪同吴大澂查看威海防地防务。

丁提督在刘公岛收到李鸿章来电:“经远”、“来远”两舰船尾需换十二生的快炮,沪局前解4尊并子药,可提回速设。张(文宣)、刘(超佩)需炮,或用戴道处存沪局一百八十镑4尊,或借用营口十五生的、十二生的各2尊均可。即与张文宣商妥,并告诉戴道宗骞和刘镇超佩照办。即复。

9月9日(八月初十日),丁提督仍陪同吴大澂查看威海防务,包括威海后路,认为沙港杉板皆可登岸,建议戴宗骞添募2营,分扎长峰、田村等处,并与沿海地带埋伏地雷、添筑短墙,布置甚密,再新增游击之师3至4营,对威海防务益于稳固。

丁提督在威海收到盛宣怀来电:昨日相帅接曙卿来电,倭兵数万人进逼平壤,分队7000人过江迎击。因元山倭兵众多,欲犯后路,我兵回剿,势甚危急,乞添兵援应。相帅以新勇难战,电调子珍(刘盛休)4000人由大连湾径赴东沟登陆,令弟先电尊处,预备舰队全军护送,以期稳妥快速。一俟子珍电定行期,相帅即电令起碇。乞示,以便调商船4艘一起傤行。

晚10时许,丁提督在刘公岛致电李鸿章、盛宣怀:拟派3船于十二日护送吴清帅开赴大沽,继而于十四日到旅顺归队。昌于十三日率全军开赴旅顺,俟3船到齐,十五日全部开赴大连湾,候相帅令。

9月10日(八月十一日)晚,丁汝昌在刘公岛收到李鸿章来电:顷电报总署,倭兵分路来犯,平壤、安州军情日紧,须添重兵。晋豫各营,未知行抵何处?宣化、正定仅马队3营,零星无济,再四筹画,大连湾虽属要口,兵力可分,路亦就近,与刘盛休密商,抽拨铭军劲旅4000人,由盛宣怀派招商局轮船4艘与“利运”船全数装载,令丁汝昌提督率带海军大队护往大东沟,一日可到,起岸后直指义州、安州,扼要堵剿,援应前敌,或避免倭人抄我军后路之虞。其铭军留守6座炮台,原兵不动,令久在铭军之得力统将赴怀业,带新募5营,趁此轮前往大连湾,填扎布置防守,认真操练,可期前后兼顾。

丁提督在刘公岛收到盛宣怀来电:尊昨晚来电相帅已阅。已电奏台端统帅全队到大连湾护送铭军至大东沟。查招商局轮船前已到过多次,水深可泊,请即传询“致远”船主,可知其细。铭军4000人辎重不少,只能一起送往。但恐怕民船不够用,非一日能登岸完毕。海军必须在此等候其全军全部登岸后,方可回来。相帅特谕转达告知。

丁提督为海军所聘洋员加薪之事给盛宣怀去电:汉纳根总查确实在军中,前议在船奋勇洋员加薪一倍,留威海办事洋员加薪五成。此事前已函电罗稷臣禀报相帅,但迄今没有复电。请询催即复,拱候勿延。

9月11日(八月十二日),丁提督派北洋海军“致远”、“靖远”、“来远”3舰护送在威海稽查海防防御事务的大臣吴大澂回天津。

丁提督在刘公岛收到盛宣怀来电:相帅谕各洋员本来请示加信赏恤,现又拟请加薪,已令稷臣拟出数目报闻。此事只须催稷臣即可确定。登州已派“拱北”船前往布设水线,即在长山岛了望,设机通电。尊处宜派一位稳妥弁员驻岛了望。大号千里镜有否?请速为复示。

丁提督为洋员加薪和长山岛了望等事复电盛宣怀:洋员加薪事稷臣已复电。长山岛了望事,敝处无人可派,亦缺乏大千里镜。前派学生赴成山,芗林据英国领事来电讲,恐启敌疑,于灯塔不便。嗣只由灯塔洋人并电局了望电报。今长山岛、猴鸡岛等处宜仿成山办理。

晚,丁提督在刘公岛致电李鸿章:明晚率大队开赴旅顺,与龚道商议配制“经远”、“来远”两舰后炮等事。十五日开赴大连湾,等候护送铭军运船到齐开行。兵船大队停大鹿岛、大东沟之居中处,备抵外窥,分饬炮船、雷艇随入驻泊防护。兵船大队应驶巡大同江、青岛距成山中路处,兼顾北洋门户,亦足以遥顾运船,游巡一二日,仍回原处,候陆军部队上岸,再带同船艇等回威海。

丁提督又收到盛宣怀来电:长山岛无灯塔,已由津关商雇1人,并购大千里镜前往长山岛办理。今明日“爱仁”装义昌白煤1000吨到威海,请派人多用小工速卸,该轮船急须速来天津。

9月12日(八月十三日),丁提督为舰用燃煤之质量事,再次致信张燕谋:煤厂杨委本有月支薪银,今以帮同卸煤,事归一手,原为稍节公费起见,似无庸更益津贴也。迩来继运之煤仍多散碎,实非真正五槽。阁下虽经三令五申,而远在津门,因其事私相蒙混,发碎煤报块煤,恐足下亦未及周知。俟后若仍以次充好,依旧塞责,定以原船装回,始得分明,届时幸勿责置交谊于不问也。威厂存煤现仅6000吨之谱,军事一日不息,大队须不时出海,以图巡剿。秋将及半,预计封河之期不过两月有余,必须加急多运。块煤一经告乏,则公患同深矣。

夜晚,丁提督率北洋舰队驶离威海,开赴旅顺。为确保海运航道平安,他率主力舰先绕道成山头一带巡弋后,再前往旅顺口。为保证大小舰船准时会齐,他令“超勇”、“扬威”、“平远”、“广丙”、“镇中”、“镇边”、“福龙”、“左一”等舰艇直接前往旅顺口。

9月13日(八月十四日),丁提督率北洋舰队抵达旅顺。晚,接到日舰两艘今晨6时驶近威海北山嘴炮台的警报。

9月14日(八月十五日),丁提督率舰队抵达大连湾集结后,令各船抓紧时间装煤,还与舰队高级将领议妥,如何兼顾护送运兵船及北洋海域航道安全等事。

下午4时许,丁提督在大连湾致电李鸿章:顷商刘镇(刘盛休),约定铭军明早齐开,令“超勇”、“扬威”、 “平远”、“广丙”、“镇中”、“镇南”6船及两雷艇随护运兵商轮开赴大东沟。余船昌带,今晚开赴成山,绕青岛、大同江,十九日早到大鹿岛,届时再酌办。

傍晚,丁提督率带北洋舰队主力舰巡缉成山角海域。

9月15日(八月十六日),丁提督率北洋海军主力舰队抵达大连湾,令军舰抓紧时间补充燃煤等。

丁提督在大连湾收到盛宣怀来电:相帅交十五日来电,令与矿局筹商赴运。据张燕谋讲,每月只能出老五槽煤7至8千吨,并且随出随运。若想预先储存留为封河期间使用,必须搭运新五槽、九槽煤,方能多运至旅顺。多储自较近便,乞酌复。

丁提督在大连湾又收到盛宣怀来电:义昌白煤千吨,“爱仁”船装好,十六日由沪开船行甚慢,约计十九、二十日可到威海。已电牛心斋(昶昞)起卸。乞再电留防兵船知道照行。该轮装运粤、沪军火甚多,二十日能否派船至成山头以东海域迎探,请酌办。

丁提督与刘步蟾在大连湾再次收到盛宣怀来电:大队未知何日能开?东沟过船不易,海军必须留下保护陆军登岸。卸空的招商一局4轮船,连同“利运”5只,请顺路护送至旅顺,饬其自回天津。相帅指示,拟再派商轮5艘,连同“利运”船6艘,装送叶军门新招1000人,卫秩秋2500人,蒋衡之所带豫军2000人赴东沟,仍须贵军护送。约计商轮回天津两、三日即可开旅顺,届时请筹备在旅顺取齐。仍候示复。

丁提督分别收到安州聂功庭、义州吕道生的来电告知,日军已抄抢平壤之北区域,运道被切受阻。

丁提督在大连湾收到李鸿章来电:龚道十五日电称,“金龙”船探测水深后午前回旅顺,该船主称,大同江内,并未见日军形迹,铁岛上也未见倭人扎营,江西面之海港枯潮时水深仅六七尺,不能泊大船,而且十分危险。是日大同江内外,尚无倭船,你护送运船前去,勿太疑虑,俟铭军起岸,仍回威海、旅顺,再护送运船一二次。平壤被围困,安州也吃紧,后路仍必须再添兵,以顾大局,避免敌人深入东省为要。

9月16日(八月十七日)凌晨1时许,丁提督率北洋舰队的“定远”、“镇远”、“致远”、“靖远”、“经远”、“来远”、“济远”、“平远”、“超勇”、“扬威”、“镇边”、“镇中”等舰,广东水师的“广甲”、“广丙”两舰,以及鱼雷艇“福龙”、“左一”、“右二”、“右三”4艘,护送装载4000余名陆军的“利运”、“新裕”、“图南”、“镇东”、“海定”5船,由大连湾启航,前往东北方向的大东沟驶去。

午后,丁提督率舰队抵达大东沟后,即派“镇中”、“镇边”及4艘鱼雷艇护送运船入口。又令“平远”、“广丙”两船在口外下碇,“定远”、“镇远”、“致远”、“靖远”、“经远”、“来远”、“广甲”、“超勇”、“扬威”10舰在距口外12海里的海面上下锚,严密监视附近海上情况,确保陆军平安登岸。

9月17日(八月十八日)上午,丁提督率北洋海军官兵于早饭后举行了例行的升旗仪式,9时15分,进行了1个小时的操练。

中午12时许,丁提督接到发现敌舰的报告后,立即下令起锚、站炮位,并于12时10分许,站在飞桥望台上率10舰迎敌而驶。

中午12时50分,两军相距近5300米时,“定远”舰首先发炮打响了黄海大战的第一炮。3分钟后,日军也发炮轰击,“定远”舰的飞桥甲板被敌弹射中,正在督战的丁汝昌被震跌摔倒,左腿被夹挤在甲板铁木中,无法动弹,右脸和脖颈被火焰烧伤。

丁提督包扎伤口后,拒绝进入舱内,坐在舰上重要部位督战,直至海战结束。

9月18日(八月十九日)晨6时许,丁汝昌率参加海战的北洋舰队主力舰抵达旅顺口。丁提督右面部及颈至右臂被火烧伤,左脚挤压受伤,被人抬下军舰。他及时布置各舰入坞修理,并于上午10时许,在旅顺将昨天海战情况致电李鸿章:昨日在大东沟外,十二点多与日船开仗,五时半停战。我军“致远”沉没,“经远”中弹着火沉没,或“超勇”或“扬威”一艘着火,一艘驶至山边,烟雾中看不清楚。刚刚督率“定远”、“镇远”、“靖远”、“来远”、“平远”、“广甲”、“广丙”、“镇中”、“镇南”并两鱼雷艇回到旅顺。尚有两鱼雷艇未回。“济远”舰亦回旅顺。当日开战时,我军先10船参战,因“平远”、“广丙”、“镇中”、“镇南”4船在港内护运,未赶上。后该4船均到助战。日军11舰参战(实为12艘,编者注)各员均见击沉倭3舰。日军舰快,炮亦快,且多,对阵时,彼或夹攻,或围绕,失火被击沉者,皆由敌炮轰毁。我军各船伤亡并各船受伤轻重详情,待速查清楚再电禀报。

上午,丁提督带伤会晤龚照玙,商议修船之事。龚见丁右臂半边被药烧烂,左臂为弹炸望台木板击伤,幸不甚重。

下午,丁提督收到李鸿章来电:接悉来电,此战甚恶,为何以方伯谦先回?各船损伤处,赶紧入坞修理,防备日军舰队复扰。北洋运兵船在东沟,深恐日军前往搜拿,如“高升”船故事,深为危急焦虑。“左一”艇应暂时留下护卫,但不足抵御大敌,伤亡弁兵若干?一并惦念。

9月19日(八月二十日),丁汝昌收到军机处传谕圣旨:“……饬丁汝昌将各舰赶紧修复,以备再战。倭船数多于我,并图深入内犯,此时威旅门户及沿边山海关各口,十分吃紧,应饬分防驻守各兵弁,昼夜访查,严密防范,毋令一船靠岸。……钦此。”

丁提督派“济远”舰前往三山岛牵引“广甲”舰出险,未获成功。

9月20日(八月二十一日),丁提督由于伤势恶化,头脚皆肿,两耳流血水,两眼不能睁并流黄水,皮肉发黑,疼痛难忍,心悸话多,无法自持。便致电李鸿章,禀请在两镇中择选代理提督。

丁提督因伤势严重无法履行职责,致电李鸿章:十八日与日军接仗,昌上望台督战,为日舰排炮将“定远”望台打坏,昌左脚夹于铁木之中,身不能动,随被炮火将衣服焚烧,虽为水手将衣撕去,而右边头面以及颈项皆被烧伤。彼时虽为人抬,上下不觉过重,现在头脚皆肿,两耳流血水,两眼不能睁开,日流黄水,脚日见肿,皮肉发黑,疼痛异常,言语稍多,心即摇摆不宁,无能自主。请于两镇中饬一人暂时行代理,昌伤稍癒再行办事。

丁提督与宋宫保、龚道台在旅顺收到盛宣怀来电:“承平”、“永平”、“拱北”装送桂字、和字军5营,今晚出口开行,驶到老铁山口海域,希望派鱼雷艇护迎,弁兵卸空即令连夜渡回天津。东沟5船无音信,急甚。烟台来电称,英国有7艘船到达鹿岛外。“利顺”所见,英舰乎?倭船乎?“金龙”船已到明天即装工匠前来。

晚8时许,丁提督奏请由两镇中选一人暂时行代理职务的请求,由李鸿章上报到军机处:查丁提督受伤后,伤处发肿,痛疼难支,自系实情。海军右翼总兵刘步蟾,经战阵稍有阅历,可否准令暂行代理全军事务,俟提督癒后再照常办事,候旨遵行。请代奏。

9月21日(八月二十二日),丁提督不顾伤痛折磨,仍坚持督修舰船,处理紧急信函及要件。

丁提督与龚观察收到盛宣怀来电:子珍(刘盛休)来电,5艘运兵船还在东沟。二十一日早已电各船主,令进赵氏沟,但未知有无生机。可否求丁禹翁派鱼雷艇或求龚鲁翁派小轮艇沿边往东沟与各船主联系。异常感谢。

丁提督与龚观察在旅顺又收到盛宣怀来电:东沟廿日晚10时许来电,运船5艘均在交师沟停泊,潮水深一丈五六尺,约离东沟锚泊处20里以外。据民船报告,有倭船数艘在口外下锚。弟想,若是倭船,必已进击我船。顷芗翁来电称,英国水师提督率7船东行,与“利顺”船途中所见相符。此时鹿岛之船是英国还是日本,无从知觉,请迅速设法派鱼雷艇在沟口外巡探。若无倭船,即令运兵船返回天津。否则,5船老守,必被进击。从此,北洋无运船矣!探信之船,请悬重赏。

9月22日(八月二十三日)上午,丁提督在旅顺收到李鸿章来电:总署来电,二十二日奉旨:“丁汝昌现患伤病,海军提督著刘步蟾暂行代理。丁汝昌赶紧调治,一俟稍痊,仍行接统。钦此。”希转告刘镇步蟾,妥慎代理,催船坞速修“定远”、“镇远”,余船依次修理,勿得贻误军情。

丁汝昌遵照李中堂要求,发出了第二次海战详情电报:十八日与日军开战,当时炮烟迷漫,各船难以分清。现在逐细查明,当酣战时,自“致远”冲锋被击沉后,“济远”管带方伯谦首先逃回,各船观望星散,日军舰船分队追赶“济远”不及,折回将“经远”拦截击沉,余船复归队。“超勇”舱内被敌炮击入起火,驶至浅处焚没。“扬威”中弹舱内起火,又被“济远”拦腰碰坏,亦驶至浅处焚没。查战时“定远”、“镇远”舱内亦为敌炮弹炸烧,两舰一面救火,一面抵敌,皆无失事。“超勇”、“扬威”若不驶至浅处,火即可救。“经远”同“致远”一样奋勇摧敌,闻自该管带等中炮阵亡后,舰方离队,如仍紧随大队不散,火亦可救。“广甲”船管带吴敬荣随“济远”逃至三山岛东侧触礁搁浅,连日派船往拖,难以出险,现用驳船先取回舰炮,再不浮起,只得用药轰毁。窃自日寇起衅以来,昌屡次传令,谆谆告诫,讲日军舰船与火炮,速率皆快,我军必须整队攻击,万不可离队,免被敌人所算。此次“来远”、“靖远”如不归队,“定远”、“镇远”亦难保全。乃“济远”首先退避,将队伍牵乱,“广甲”随逃,若不严行参办,将来无以警效尤而期振作。余船请暂免参。“定远”、“镇远”异常苦战,自昌受伤后,刘镇步蟾尤为出力,所有员弁兵勇及各船阵亡受伤者,容查明禀请奏加奖恤。

深夜,丁汝昌收到李鸿章来电:“济远”舰管驾方伯谦应速撤任,派人看管,候参奏。昨日有旨,令开擢林国祥。外国众论,咸称其勇敢出众,应即派充“济远”舰管带,令其认真整顿,专文具报。

9月23日(八月二十四日),丁提督遵照李中堂吩咐,派人将方伯谦拘押别室,等候参奏批复。

丁汝昌与龚鲁卿在旅顺收到李鸿章来电:各船除“定远”、“镇远”赶修外,其余受伤轻者,尚能出口外傍岸游弋否?大约有几艘,速复电告知。威海电报称,今早有日船2艘,在北口外40里,未知何向?知我船伤不能出,故示威风,抑随后再有大队?禹亭必须设法预备支持,即使不能远出,亦须傍口外游巡,使敌军知我并非束手无策也。

晚,丁汝昌、龚鲁卿立即复电李鸿章,报告舰船修理情况。

夜,丁汝昌、刘步蟾收到李鸿章于当晚8时许发出的来电:总署本日奉旨来电:“李鸿章电奏,查明海军接仗详细情形,本月十八日开战时,自‘致远’冲锋击沉后,‘济远’管带副将方伯谦首先逃走,致将船伍牵乱,实属临阵退缩,著即正法。‘广甲’管带守备吴敬荣,随‘济远’退至中途搁礁,著革职留营,以观后效。钦此。”希即钦遵,将方伯谦即行正法具报。其余照行。

9月24日(八月二十五日)晨,丁汝昌、刘步蟾遵旨,在旅顺黄金山下、大坞西之刑场上将方伯谦处斩。

午后,丁汝昌、龚鲁卿又收到李鸿章来电:二十四日来电收悉。“平远”、“广丙”、“济远”、“靖远”4船,务必于10日内修好,在威海、旅顺附近游巡。不然,日军知我无船,随意派数船深入,到处窥伺,若再护送运兵船长驱直入,大局遂不可问,切勿迟误。4艘“镇”炮船无伤,应令同两大鱼雷艇在口外附近巡探,略壮声势,未便置之不问。

9月25日(八月二十六日),丁汝昌与龚照玙商谈抢修军舰等事。丁请龚致电李鸿章,恳请将“镇远”、“定远”等舰苦战出力将士,择优酌保数人,以资鼓励。

丁汝昌在旅顺收到盛宣怀来电:胶州借用快炮18尊,原带弹子7200出,火药3600出,应否添办开花弹若干。闻此次海战缺乏开花弹。30.5生的、26生的、21生的大炮,需添开花弹各若干出?请速电示赶办。

9月26日(八月二十七日),丁汝昌从龚照玙处得知:盛宣怀来电,锅匠、铜匠45名已上“承平”船,明天早晨开船驶赴旅顺船坞。另外,钳匠30名已饬小轮艇送往新城上“拱北”船。唐局可挑锅炉匠15名,铜匠10名。请电致唐局,仍令前往协商挑选,与大沽船坞锅匠一并候示送往旅顺船坞。丁汝昌、龚照玙、刘步蟾虽然心急录焚,但却无能为力。

9月27日(八月二十八日)中午,为了支持丁汝昌鼓励士气的想法,李鸿章寄电总署:……丁提督前请奏加奖恤,奉电谕,龚照玙遵照执行,丁未敢渎陈,嘱龚照玙电恳将“镇远”、“定远”苦战出力将士,择优酌保数人,以资激励。查汉纳根《战状纪实》一本,已抄咨两暑,是日“镇远”、“定远”战最力,功较多,可否请旨准保数员,以作士气。请代奏。

丁汝昌与龚照玙又收到李鸿章为修船事来电:来电悉。“济远”、“靖远”、“平远”、“广丙”4船,何日修好,立即报闻。信息日紧,即使不能制敌,亦可在口外近海边游弋,使敌军知我非束手待毙。圣旨催修甚急,切勿任凭员匠疲玩。智利快舰,初尚议价居奇,后来竟然回绝,守局外例,或许为日本嗾之。禹亭伤少愈否?“定远”、“镇远”请奖数员,已电总署代奏。龚道应催各营赶紧操练,日军必然欲逞志于金、复两岛,只求于近处堵截防御,勿令深入坞边为要。

9月28日(八月二十九日)上午,丁汝昌与刘步蟾在旅顺收到李鸿章来电:禹亭伤痕渐癒。前时虽据情奏令刘镇代理,不过代拆代行之式,圣旨令伤癒仍行接统。有此次恶战,中外咸知。前此谤议顿消,望仍勤勉视事,督催修理各船早竣,以后专在北洋各要口巡击,日军犹有忌惮也。

晚,丁汝昌又收到李鸿章下午4时许来电:总署来电,二十九日奉旨:“前在牙山海面,‘广乙’舰管带林国祥以孤船力挡劲敌,战阵奋勇,力竭船沉,著暂行革职,委署‘济远’舰管带,以观后效。东沟之战,日船伤重,‘镇远’、‘定远’将士苦战出力,著李鸿章酌保数员,以作士气。钦此。”希即钦遵办理。

晚,丁汝昌再次收到李鸿章的来电:总署来电:“广乙”船管带林国祥是何官职?希即复禀。望速查复。

9月29日(九月初一日)午后,丁汝昌及相关统将在旅顺收到李鸿章来电:各国探报均称,日本派大队分路北犯,尤其注意金州各岛左右,欲窜旅顺后路,毁我船坞,实在意中,各炮台须昼夜分班了望严守。宋帅前时所布置长墙土炮台,令姜、程分队设守,一面督新勇勤操枪炮手法准线,以备急用。目下无队可添,惟赖诸将同心努力,支柱艰难。师船速修,择其可用者,时常派出口外,依岸靠山巡查,略张声势。雷艇应往小平岛及旅顺口附近各处梭巡,切勿违误。

丁汝昌致电李鸿章:查林国祥系花翎参将衔游击用,借补广东安营守备。同时,还就拦截海口之工程事请示李中堂。

夜,丁提督收到李鸿章下午6时许来电:本日来电悉。拦海口,工本浩大,先行局立案,将来能不浮于四万之数,尤为撙节,希饬核实查报。

9月30日(九月初二日)晨,丁汝昌、龚照玙等收到李鸿章于昨夜10时许寄发来电:总署来电,本日奉旨:“昨据赫德接沪关密电,倭兵三队来华,头队指黄海等语。当经总署电知该大臣严防。倭船连日无动静。昨威海见船两只,东沟见船九只,测量探水,旋即驶去,难保非头队所遣前来探信。威、旅及内海各口防务,十分紧急,海军修补之船,须赶紧准备护口迎敌,各口扼守台岸之员,尤须联络声势,昼夜加紧严防,迎头截击,毋令一船近岸。其东沟口岸,即饬聂桂林、丰升阿督率所部,并知照铭、盛、毅各军合力防御,毋稍疏忽。钦此。”丁汝昌立即将圣旨传至刘、林及其他部属知晓,要求大家尽力督修受伤舰船。

(作者: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研究馆员)


声明:本网转载刊登此文仅以传递更多信息为目的,不代表本网支持或赞同文中观点。

关于作者  (请作者来信告知我们您的相关资料,点击这里查看我们的联系方式。)

avatar

戚俊杰,1949年生,山东威海人。现任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研究员、山东省历史学会副会长、山东社科院甲午战争研究中心副主任、威海市文物保护技术协会会长。长期从事文物保护与史学研究,主编、合著各类图书10多部,发表论文近30篇。被评为山东处文化系统优秀专业人才,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主要著作有: 《北洋海军研究》(第一、二、三辑)、《姜书璞治砚艺术》、“《勿忘甲午》”丛书。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百家争鸣

  • 替代图

    经营博物馆理念初探

    博物馆作为文化传播机构和社会公益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一直将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博物馆的一切活动都处于与经济效益不相联系的状态,人们也都避讳谈论博物馆的经济效益问题,将博物馆置于远离市场经济环境的“世外桃源”。

  • 替代图

    威海市区近代不可移动文物的普查与保护

    根据国务院开展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工作的部署,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负责对刘公岛及其周边相关区域内(包括“边缘”地带)不可移动文物进行了广泛、全面、深入的普查……

  • 威海曾经红火的砖瓦制造业

    据考证,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威海的砖瓦制造业一直沿袭传统手工操作、露天作业、季节性生产和土法烧结等落后的生产工艺。一般是农历的春分后工人进厂,修整场地、备柴集土和维修窑室。

  • 替代图

    唐置登州与登州海行入高丽、渤海道

    唐代设置登州至民国年间废止,登州成为山东半岛东部的政治经济中心历时1300余年。唐朝再置登州与当时海上运输事业的发展和半岛东部军事上的重要地位有关,“登州海行入高丽、渤海道”,在与朝鲜半岛及日本诸岛的外交与贸易上发挥了重要作用……

  • 替代图

    关于威海历史文化的几点考证

    登县设置时间有三种说法:556年,568年,公元前219年。文登置县时间有争议,解决争议首先应明确置县背景……

  • 替代图

    研究甲午战争史五十年的心得之作——读戚其章教授新著《走近甲午》

    中国人是一个重视历史的民族,善于“以史为鉴”。可是有个大前提决不容忽略,即对历史的真实性一定要切实把握。如此方不致为歪曲的历史所误导,否则非特无益,反受其害,危险殊甚。

  • 替代图

    《中国近现代史上的“海军世家”》读后——论黄海大东沟海战方伯谦三项罪名均非捏造

    上世纪90年代后,围绕甲午战争中的“济远”舰管带方伯谦问题,以方伯谦的部分旁系后代及某些社会人士和学者为主,发起了所谓的鸣冤翻案活动,旨在证明方伯谦在甲午战争中所犯罪行均不成立。在预设了结论以后,翻案者们主要针对清政府追究方伯谦罪责的罪名进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