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吉辰

出处:甲午网栏目:(暂缺)发表日期:2014年6月11日

摘要:笔者前两年在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网站上检索藏书目录时,无意间发现该馆藏有若干北洋鱼雷营所刊图书,颇想一睹为快。近日利用途经东京之便,花了一下午时间将这批图书匆匆翻阅一过,得偿所愿。现就所得介绍如下,希望对治海军史者有所帮助……

关键词: (暂缺)

笔者前两年在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网站上检索藏书目录时,无意间发现该馆藏有若干北洋鱼雷营所刊图书,颇想一睹为快。近日利用途经东京之便,花了一下午时间将这批图书匆匆翻阅一过,得偿所愿。现就所得介绍如下,希望对治海军史者有所帮助。

这批图书共10种:《北洋鱼雷营章程》、《雷艇章程》、《机锅用法 附雷艇章程》、《雷艇出海料理锅炉规条 附雷艇锅炉真空图说》、《鱼雷图说问答》、《修定鱼雷器具图说》、《雷兵训练歌》、《鱼雷新兵三十二问答》、《鱼雷练兵问答十六条》、《三等鱼雷兵问答十六条》。皆为光绪年间北洋鱼雷营所刊,绝大多数为目前国内所未见。其开本大体可分为大小两种,前六种较大,尺寸约为26-28×15-17cm;后四种较小,约为19×12cm,皆为石印。其编纂、刊印年份多未载,仅《雷艇章程》称“光绪十年冬月北洋鱼雷营镌板》,《机锅用法》称“光绪十五年春鱼雷局镌板》,《鱼雷图说问答》称“光绪十六年冬印于天津李鸿章署检”。其来历未详,很有可能是甲午战争时为日军掠获。图书中有的写有“海军省保转”字样,即从海军省转入国会图书馆(原帝国图书馆)。

就内容而言,这批图书可分为以下三类:

一、鱼雷营各部门章程。

二、鱼雷艇相关机械(锅炉、鱼雷)说明书与操作教范。

三、鱼雷艇水兵实用教科书。

《北洋鱼雷营章程》可归为第一类。该书罗列了25个部门的章程:鱼雷坐营、鱼雷机器大厂、锅炉厂、打铁厂、铆锅厂、小鏻铜厂、木工厂、试验天气缸厂、艇隖吸水机厂、鱼雷库、棉药雷头库、小干棉药库、鱼雷器具库、引信库、储备器料库、支发器料库、铁器库、铁料库、图库、书库、煤油库、雷桥、艇台、管轮学堂、鱼雷局。据其中的《鱼雷局章程》记载:“鱼雷坐营、雷桥、八厂、十二库、管轮学堂、艇台都为二十四处,各从其事,不相统属。”而鱼雷局的设立,就是为了“总汇其事”。遗憾的是,以上章程并未提及战斗部队的情况。

各厂、库的职能自不必说,艇台是平时储存鱼雷艇之所,雷桥是在岸上试射鱼雷之所,管轮学堂要负责教授从管轮直至浇油、升火、学徒的官兵。其中最为庞大的一个部门是鱼雷坐营,负责训练鱼雷艇后备水兵,相当于北洋海军的练勇营(鱼雷库、棉药雷头库、鱼雷器具库三库亦由该营管辖)。该营下辖八队,每队由一名雷弁带领,有三等雷兵四名、练兵二名、新兵二名、伙夫一名。鱼雷艇上的二等雷兵出缺,便由坐营的三等雷兵考升。三等雷兵、练兵和新兵,相当于北洋海军的一、二、三等练勇。另外,该营还编有二十名力勇,负责各种体力工作,如同勇营中的长夫。

综上所述,鱼雷营的组织结构大体如下图所示:

《雷艇章程》虽然名为章程,但所载其实是鱼雷艇的操作教范,应归入第二类。该书分“料理艇身”(八条)和“料理轮机”(四节五十二条,第一节“用艇之前”,第二节“艇已行动时”,第三节“停止行驶之后”,第四节“停止当差时”)。其中第四节注明“自四十条至五十二条凡十三条,皆海部未有,故以伏尔铿原本为根。由此可知,除此节根据德国伏尔铿(Vulcan)工厂所编的轮机书籍外,其余各条皆根据“海部”即德国海军部 (1 )的操典。

《机锅用法 附雷艇章程》、《雷艇出海料理锅炉规条 附雷艇锅炉真空图说》、《修定鱼雷器具图说》与《鱼雷图说问答》亦属第二类。《机锅用法》共分“锅炉总论”、“料理锅炉新章”、“汽机总论”、“论火轮舢板汽机等件”四卷,讲述锅炉与汽机用法。所附《雷艇章程》与上文提到的《章程》相同。

《雷艇出海料理锅炉规条》标明“洋教习福来舍拟”,是锅炉的操作教范。而所附《雷艇锅炉真空图说》则标明“五品顶戴鱼雷左一营管轮把总邓士韫绘纂”,图文并茂。

《修定鱼雷器具图说》分“卸合鱼雷手器名目新旧分年表、卸合鱼雷手器名目图说六十九种”、“较定鱼雷器具图说二十一种”、“压气运气器具六种”、“雷桥较射鱼雷器具图说五种,附应用器具名目一种、手器名目十四种”、“试验天气缸器具图说八种”、“试验六角铜信银暴药管干棉段器具图两种说一篇”六卷,介绍了鱼雷营所需的各种工具。其中仅扳手种类便有十余种上百件,可谓琳琅满目。尤其珍贵的是,该书版心中标明了绘纂者的官职姓名,皆为各鱼雷艇的管轮军官,除上文提到的鱼雷左一营管轮把总邓士韫外,还有:

鱼雷左二营管轮把总窦振全、李绰椿。

鱼雷左三营管轮把总王燕宾、邵葆真。

鱼雷右一营管轮把总郭恩德。

鱼雷右二营管轮把总刘云鹏。

鱼雷右三营管轮把总鲁秉纶。

《鱼雷图说问答》是鱼雷各部件的说明书,标明“北洋鱼雷营总管都司黎晋贤绘纂”。该书共九节,与鱼雷前后九段一一对应,依次为雷头(操雷头、战雷头)、深浅机、天气缸、机器舱、浮力舱、四坡轮、十字架、双叶轮和升降舵架,每节都包括“说”和“问答”两部分,也具有一定的教科书性质。

《雷兵训练歌》是本薄薄的小册子,不过几页,内容是七字歌诀,极为通俗,说明了鱼雷营的大概日程与新兵要学习的基本技能。册首写明了编写主旨:“目不识丁之兵,虽有章程条目图说,如望无字之碑。故按其所事编写歌句,不识字者亦能口授手指目击而心会焉。”读到这里,仿佛能够想象到当年的鱼雷营军官手持这本小书,向新入伍的水兵一句一句教授的场景。

《鱼雷新兵三十二问答》、《鱼雷练兵问答十六条》、《三等鱼雷兵问答十六条》亦是用于教授水兵的教科书。三种《问答》的内容根据水兵级别由浅入深,从“何谓鱼雷”一直问到具体的各种操作规范,语言亦极通俗,简直可说是“我手写我口”的风格。除了研究海军史的价值之外,亦可一窥当时的口语风格。

另外,有些问答还记载了鱼雷营的若干旧事,颇有价值。如《三等鱼雷兵问答十六条》记载:“前五年有个天津学堂的英国人,叫做希耳顺,假充内行,在旅顺口外放鱼雷,头一个便不见了。其实他懂得一点钢雷的事情,并不懂得铜雷。”这正可以和其它史料相印证 (2  )。《鱼雷练兵问答十六条》中还坦率地记载了鱼雷营在检阅中丢脸的事情:“那年王爷来看操,黄金山前十个雷打靶。蔡大老爷是我们营里的好手,这一回有一个雷出口,直向南对靶子去,走到三分之二的地方,忽然转过头来,向东走了,望着他没有法子。这个雷是学徒定的,有点毛病。如果是打战,就打不着人家了。” (3 )

综上所述,这批图书勾画出北洋鱼雷营原本较为模糊的面貌。北洋鱼雷营以往常被简单地认作是北洋海军下属的鱼雷艇部队,其实独立性很强(因此不称“北洋海军鱼雷营”而称“北洋鱼雷营”)。从其章程可知,它有着自己的一套组织机构,可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连水兵的等级名称也有异于北洋海军。至于其管理、训练的情况,这批图书更提供了丰富的材料。日后若有学者论述及此,希望能够善加利用这些史料。

注:

(1) 北洋鱼雷营的训练主要由德国军官哈孙克赖乏(Hasenclever)、福来舍(Fleischer)等人主持,可以推知所根据的应是德国规范。

(2) J. L. Rawlinson, China’s Struggle for the Naval Development, 1839-1895, pp.165,转引自姜鸣:《龙旗飘扬的舰队:中国近代海军兴衰史》,北京:三联书店,2003年,第375页。

(3) 从“王爷来看操”一句看,这次检阅是在光绪十二年(1886),当时醇亲王视察了旅顺、威海、大沽的海防。蔡大老爷,应指蔡廷干,留美幼童出身,毕业于天津水雷学堂,光绪十五年任鱼雷艇“左一”管带,十八年任“福龙”管带。

 

(作者:北京大学历史学系硕士研究生)

 


声明:本网转载刊登此文仅以传递更多信息为目的,不代表本网支持或赞同文中观点。

关于作者  (请作者来信告知我们您的相关资料,点击这里查看我们的联系方式。)

avatar


相关文章

  • No Related Post

Leave a Reply

百家争鸣

  • 替代图

    关于甲午海战史料的考辩(二则)

    “北河”与“东北河” 中国语文文字,本多歧义,再加上句读因素,不消说外人,即使国人有时也会莫名其妙,产生歧解或者误解。如,“泥丸”为一条船的名字,准确地称为“泥丸”号或“泥丸”轮。你乘坐这艘船,可以如此表述:“我健步登上‘泥丸’号(或轮)”,听者完全 ...

  • 替代图

    辛亥革命烈士于春暄

    辛亥革命,是孙中山先生领导的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反封建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它推翻了在中国统治了两千多年的腐朽的封建君主专制主义的统治,掀开了中国近代历史崭新的一页。

  • 丁汝昌坐像

    丁汝昌年谱

    (接上期) 11月20日(十月二十三日),丁汝昌在威海就旅顺各军将领函请救援事,致电李鸿章:顷刻接旅顺龚道照玙及各统领信函称,十九日、二十一日两获胜仗,并托求相帅速催外援。关内马队与步兵军队请速令出关,马队尤须先发。旅顺如能增添数营最好, ...

  • 替代图

    还历史的本来面目 ——日清战争是怎样发生的

    第三节 编纂《日清战史》时有无编纂提纲……

  • 替代图

    徐建寅与中国鱼雷及水雷

    一、鱼雷技术及其战术运用 鱼雷是用于海战的一种新型武器。鱼雷能给敌人带来伴随着电光闪耀的巨大爆炸声及恐怖性杀伤,或把敌舰击沉。早期的鱼雷,由水面舰船携带、发射。鱼雷在水中,按预先设定的水深、方向、航速作直线航行,在有效的射程内,攻击敌方 ...

  • 替代图

    清凉禅寺拾遗(一)

    豆山,属伟德山山系,呈东西走向,西衔十九河,东至不夜河,横跨泊于、埠柳两镇,襟带屯钟家、官庄、西豆山、东豆山、西初家、东初家、小林格、大林格等8个自然村……

  • 北洋舰船为何要去长崎油修?——再与马幼垣先生商榷

    确切地说,我并非对马先生所有的意见都不接受。写这篇文章的主旨是,我承认马先生所指出的错误,并就新的疑问向马先生请教。请马先生容忍我“不可教也”的顽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