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丛培威

出处:甲午网栏目:45期学苑杂谈馆刊发表日期:2014年6月15日

摘要:《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馆刊》(以下简称《甲午馆刊》)2011年第3期刊登了李仁海先生的文章《威海街道名称的历史发展及其他》(以下简称《其他》),文中提到了笔者……

关键词: (暂缺)

《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馆刊》(以下简称《甲午馆刊》)2011年第3期刊登了李仁海先生的文章《威海街道名称的历史发展及其他》(以下简称《其他》),文中提到了笔者刊于该刊2007年第3期上的《威海街道名称古今谈》(以下简称《古今谈》)一文,表示对笔者“文中的观点,虽有同感,却不苟同。”笔者认真拜读了李先生的文章,并回顾了自己写作《古今谈》前后的一些情况,觉得有必要借助《甲午馆刊》,就有关情况和观点向读者作一说明。

实行工作重点转移和改革开放,尤其是地级威海市建立后,威海城区不断扩大,新的街道不断涌现。同时,伴随着变化也出现一个新问题:即对老威海人来说,对威海的街道越来越不熟,尤其是新出现的街道,不知道方位,不知道走向。经过查阅历史的、现实的大量资料和认真思考后,笔者终于厘清了威海(仅限于市区,不包括荣成、文登、乳山三市)街道名称的发展演变脉络,并探究了威海街道命名的一些问题,形成了《古今谈》一文的初稿。

因《古今谈》中涉及了许多街道名称的历史问题,为慎重起见,笔者曾将文稿奉请威海文史老人刘德煜先生过目。刘先生看了后表示,基本赞同文中的观点,并提出一些老的街道名称应该恢复的建议。笔者也知道李仁海先生长期从事地名管理工作,也登门征求李先生对文稿的意见。李先生看了后说:“你的文章,观点是对的,理论是对的,但实际操作起来很困难。”并流露出 “不能作主”的苦衷。同时,李先生向笔者介绍了威海地名管理工作的有关情况,指出了笔者文中误将“人防路”认作“南山路”的错误,提出了威海存在“一路多名”的问题,也提出应该恢复一些老的街道名称。临走,笔者还在李先生处索取了一份国务院发布的《地名管理条例》。

此后,笔者采纳了刘德煜先生和李仁海先生的一些建设性意见(如刘先生、李先生关于恢复“中山路”的建议,李先生关于解决“潍坊路”一路多名的建议等),对《古今谈》初稿进行了认真修改,于2007年6月将稿件交给了《甲午馆刊》。

《古今谈》在《甲午馆刊》登出后,在读者中引起了一定的反响,有的当面对笔者谈,有的打来电话,有的转告其他读者的反映,基本都表示认可和赞同。笔者为此感到有一种“为众代了言”的欣慰。

2011年10月,笔者见到当年第3期《甲午馆刊》李仁海先生的《其他》一文。李先生在文中起首就提到笔者的《古今谈》,表示“我多年从事地名管理工作,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地名工作的主要参与者,对‘古今谈’文中的观点,虽有同感,却不苟同。”

这里引起笔者注意的有三点:一是“文中的观点”,二是“虽有同感”,三是“却不苟同”。

“文中的观点”——李先生没有具体说明文中的哪些观点,按通常的理解,应包括文中所有的观点。

“虽有同感”——应该指虽然有与笔者相同的感觉(感受)吧?

“却不苟同”——“虽有同感”,“却不苟同”,笔者真不知如何理解,也不知读者是否感到有些自相矛盾。

李先生此时的观点,与数年前相比,真有云泥之别,笔者看了,感到十分惊疑。

依笔者粗浅的认识,按照行文的一般规则,接下来,李先生该谈谈“不苟同”的理由吧?但是,接下来,直到文末,李先生用了几乎整个篇幅,在谈威海街道名称的历史演变,谈自己对威海街道名称的看法,完全撇开了文章开头自己点出的“不苟同”话题,这不仅令笔者感到十分遗憾,我想读者也会感到十分疑惑。这似乎也不符合为文之道。

毕竟事隔数年,许多读者可能对《古今谈》中的观点已经淡漠,因此,笔者认为有必要在此把《古今谈》中的主要观点重申一番。

笔者在《古今谈》中,回顾了威海街道名称的历史演变,探究了街道命名中的一些问题;肯定了威海早期街道或以当时居住的大户旺族的姓氏命名,或以所在的位置命名,或以其他相关的特点命名,以及后来客观地反映了当地的历史和自然地理特征、方位感强、好找好记的命名方法;抨击了“文革”中威海大规模地更改街道名称,致使政治口号之类的街道名称泛滥,给人民生活和城市管理带来了诸多麻烦的现象。笔者认为有必要对我们的街道名称进行一次认真的审视。对那些具有历史文化内涵,反映了当地自然地理特征,且不是生僻字、异体字,不带侮辱性、歧视性的街道名称,千万不能改,已经改了,并且依然活在群众口头的,可酌情恢复;对那些与当地历史和自然地理毫无关联、抽象难记、不为老百姓所接受的街道名称,可酌情更改,街道更名应慎之又慎;街道命名应尊重当地的特点和历史,尊重民意,尊重专家的意见,好的街道名称应有自己的特点。笔者认为,在威海现有的地盘上,存在着大量的村庄、山岭、河流,随着城区的扩大,这些村庄、山岭、河流已经或正在成为城中村、城中山、城中河,这些城中的村、山、河,就是最显著的地理坐标;有的地方历史上还发生过重大事件。这些,对老百姓来说,说起来就知道方位,我们在起街道名称时应加以利用。许多地方在老百姓的口头本来就有名字,后来建成了街道,我们应考虑利用老百姓中已有的名字。笔者不赞成利用外地的行政区划、名山大川和政治词语、吉祥词语为街道命名,认为抽象、难记,还造成与外地城市街道的互相类同(这是外地许多城市的做法)。笔者认为,为街道起名切忌对外地的照抄和模仿。不要期望街道名称有多大的政治教化功能。街道名称也不以表面的文字华丽为上乘。

此外,还有一些其他观点。

时隔数年,再次审视这些观点,笔者仍然认为并无不妥,不知读者诸君然否。

20世纪80年代以来,威海的确发展很快,区划的调整,城市的扩张,调整和增加了大量地名。这其中,有一些地名起的是贴切的,方便了城市管理和人民生活,得到了人们的认可,但毋庸讳言,也有一些地名一直为人们所非议。比如,在区划方面,地级威海市建立,原县级威海市改为环翠区。人们知道,在古威海卫城西北城墙上有个环翠楼,登楼可见城东万顷碧波,西、南、北翠山环绕,因而名之环翠楼。环翠楼脚下的街道办事处因此命名为环翠楼街道办事处。但是,环翠区的“环翠”作何解释?如果顺着这个思路,单单从“技术”方面考虑,还不如叫“环翠楼区”讲的通(且不论顺着这个思路为新设立的区起名是否合适)。威海经济技术开发区有个皇冠街道办事处。皇冠者,皇帝的帽子也,距我们今天多么遥远。引起现代人对“皇冠”使用频率比较高的,是从日本进口的一种轿车。这二者与一个街道办事处何干?将一个街道办事处命名为“皇冠”,向社会传递着怎样的信息?在公园方面,抱海大酒店南侧狭长的海滩填建成了一个公园,在为公园命名时,当地的新闻媒体还搞了个为“南海滨公园”公开征名活动(实际无意中已透露了一个朴素、准确的名字——南海滨公园),结果最后敲定的名字是“威海公园”。威海历史上曾在现东山宾馆处有一个“威海公园”,而且在为这个南海滨公园命名时,威海已有环翠楼、塔山、海滨等多处公园,再命名一个“威海公园”,不但与历史重复,是否还有冠盖一切的意味呢?幸福公园原叫海滨公园,它是威海最本真意义上的海滨公园,这不仅因为它在威海各个海滨公园中建设最早,而且它离威海城最近。在以前,说到威海的海滨,人们很自然地就想到这里,而不会是别处。但它经过填海扩建后,却改为“幸福公园”。人们叫了几十年“海滨公园”,现在却都要改嘴叫“幸福公园”。在街道方面,街道的数量最大,人们的议论也最多。人们现在闹不清的,往往是一些新建区域抛开了当地的历史文化和自然地理特征,而以抽象的外地行政区划、名山大川和吉祥词语、政治词语等命名的街道。2011年12月28日的《威海晚报》以一个整版的篇幅向读者介绍市区主要道路如何分段。这些道路,除中心城区外,大部分没有当地的历史文化和自然地理特点,工业新区则完全没有当地的历史文化和自然地理特点(针对《威海晚报》所列道路而言)。李仁海先生说:“地名的第一作用是指位,是按照这个符号的指引找到所表示的那个地理实体。好找好记,方便实用是对地名的最基本要求。”(见《其他》)已经命名很久的街道,还要新闻媒体专门作一介绍,这是否无意中对街道命名进行了一次讽刺?

街道名称是街道的文化符号,它关乎当代人的现实生活,关乎以后长远的历史,其重要意义自不待言。威海作为迅速发展的城市,新的街道肯定还会大量涌现,老的街道也许还有所调整。作为威海的一名普通市民,笔者惟愿街道名称切实方便人民生活,好找好记,不再为弄不清街道的方位、走向而烦恼,仅此而已。

 

(作者:威海市环翠区人大干部)


声明:本网转载刊登此文仅以传递更多信息为目的,不代表本网支持或赞同文中观点。

关于作者  (请作者来信告知我们您的相关资料,点击这里查看我们的联系方式。)

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日志

百家争鸣

  • 替代图

    晚节不保毁誉参半——山西、云南巡抚梁萼涵

    梁萼涵(1798-1858年),字心芳,号棣轩。原籍荣成孟家庄(现属环翠区)。梁萼涵出生在一个有良田百亩、房屋数十间的殷实人家。其父梁敬亭,重视读书,热衷功名,曾花钱捐得一个“附生”。他对子侄们的读书尤其重视,督促他们趁青春年少“强学力行”。梁萼涵在其 ...

  • 替代图

    略述丁汝昌在逆境中之作为

    中日甲午战争爆发后,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虽然尽职尽责……甲午黄海大战之后,丁汝昌与北洋海军的处境更为艰难。特别是旅顺失守,战伤未愈的丁汝昌更加成为反对派攻击的靶子。他们把旅顺基地丢失的责任一股脑地推到了丁汝昌的头上……

  • 替代图

    八声甘州 游甲午遗迹

    水苍苍,临岛吊遗痕,叹甲午悲情。 伤船矛烈举,孤岛绝境,吞烟恨声。 码头苔藓相拥,紫藤摇独影。 残炮无声怨,学堂人去空。   昆明杨柳画舫,佛爷悦凤颜,橹折墙崩。 旧恨堪为鉴,将士英魂忠。 天寥廓,凭栏远眺,楼林耸,斜 ...

  • 替代图

    英名左邓同千古生于末世运偏消——也论丁汝昌

    引文: 丁汝昌是我国特定历史环境下的一个特定的历史人物。他,出身贫微,可是后来却成为国之股肱;他,一介农民,可是凭着自身的素质,先陆军而后海军,成为中国历史上的一代名将;他,近乎文盲,可一生勤奋好学,写得一手好字,满篇华章;他诞生于封闭 ...

  • 访英期间,李鸿章与英国两大臣合影。

    李鸿章论人与论世

    近日,《李鸿章回忆录》出版。这本书在出版史上,本身就是一个奇迹。作者曼尼克思是一位战地记者。

  • 替代图

    《坐探山东军务委员曾于梁报告 光绪廿一年山东军事情况折》考释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图书馆收藏一份题为《坐探山东军务委员曾于梁报告光绪廿一年山东军事情况折》(以下简称《报告折》)的史料(档号兵10),记录了甲午战争期间某省坐探委员对山东省军情的报告。笔者在此将其整理并略加考释发表,以便于学者研究……

  • 替代图

    唐置登州与登州海行入高丽、渤海道

    唐代设置登州至民国年间废止,登州成为山东半岛东部的政治经济中心历时1300余年。唐朝再置登州与当时海上运输事业的发展和半岛东部军事上的重要地位有关,“登州海行入高丽、渤海道”,在与朝鲜半岛及日本诸岛的外交与贸易上发挥了重要作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