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刘德煜

出处:甲午网栏目:(暂缺)发表日期:2014年6月14日

摘要:建国前,威海人都知道市区北山有个老树夼。它不是个特有名的地方,但旧时的军政商界要人却都曾光顾过。它坐落在九华顶(菊花顶)的怀抱中,……夼口内外曾有些特殊设施和建筑物。清末,绥军后营曾驻于此……

关键词: (暂缺)

建国前,威海人都知道市区北山有个老树夼。它不是个特有名的地方,但旧时的军政商界要人却都曾光顾过。它坐落在九华顶(菊花顶)的怀抱中,这里山清水秀、青松茂密、气候宜人,夼口内外曾有些特殊设施和建筑物。清末,绥军后营曾驻于此。英租威时期,在后营的原址上又建有华勇营,习称北大营。中国政府收回威海后,华勇营指挥部大楼被改为威海卫管理公署办公楼。楼东北相邻便是英驻威领事馆公寓。公寓西侧并建有马厩,简称“马号”。马号西侧便是“谷氏祖茔”。老茔地后,有一农舍,是为谷姓看管山岚与茔地的“看山人”住所。茔地西与农舍之间,有棵直径约50公分,斜卧地生长着的老橡子树,大概这就是老树夼名字的由来吧!

老树夼被人们一致认为是风水宝地。由于军政机构的所在,因而这里曾出现过一些新事物,发生过骇人听闻的事件。现在虽然名字不存了,但记忆却没泯灭。老树夼是永远的见证地,现按场所和时序分述如下,以供探研者参考。

靶场。清代绥军后营在谷氏祖茔之后,曾建有靶场。卧射地设有一处土台,宽长各有2米,高1米,四周用巨石围砌;向西50米,堆土建一高台,宽、长各3米,高4米,边有石阶可登顶。据传台上设射靶,台下有时可见到铅弹头。台下为一块平坦的操练地,宽约10米,长约20米,后来看山户将此地整为一个打麦场。

中国政府收回威海卫后,海军教导队在夼内亦设靶场。靶台在夼内里山脚下,用青砖砌成地下两室掩蔽部。各室之上设有射靶,每靶有一上一下两靶框,可以轮转互换。报靶员在掩体内验靶,再用小旗通报射台。其射台设在河沟南岸(谷海峰之耕地),距靶台100米,并排砌有两个射台。台高1米,宽0.7米,长2米,台前嵌有刻石(现存市博物馆内)。每次打靶结束后,附近的孩子便会跑去拾散落的铜帽和扣挖弹头,然后将其融化成铅饼。作“撂窝”之玩具。

日伪军沿用旧靶场。1940年春,日军发动大扫荡后,郑维屏部之王树芳(营长)率部投敌,被日伪军收编为警备队第二大队。这些号称游击队的士兵初入北大营,多数仍穿着便服,其中个别的还穿着大褂。他们到老树夼打靶,仍使用原国民党海军教导队之靶场,采用卧射和立射两种形式,看起来就像一些刚入伍新兵似的,瞄不准靶就扣机,有的子弹离靶很远。事后,孩子们去拾子弹头,好远才能找到一个。

英领事公寓。在管理公署专员办公房舍后10米处,便是一座二层楼房的英驻威领事公寓及其附属花园。当时人们都称其为“英国领事馆”,其实领事馆在公安局后。公寓前墙外有条小路通向谷家疃,路南是公寓网球场,公寓东侧下方是九华小学,公寓西是通向山后的一条土路。领事馆服务员多为中国人,在花园里种着各种花草,另外还种有草莓、西红柿、胡萝卜。

1934年春,离任前的默思领事,带着他的夫人和孩子再次到老树夼游玩。孩子由保姆玛丽用藤编小推车推着,到了看山户直接进西院,去摘无花果吃。这无花果是紫皮的,十分甘甜,据说是从英国传来的。

老树夼是英国人常游之地。有时领事还骑着马到这里游走,马号管理员孙春子则用小筐篮带一些胡萝卜,以备随时喂马。到这里来的还有东大楼克拉克家的年轻人,他们经常到老树夼打猎,其实只能打到兔子。

马号。在领事公寓西50米,为独立的一处西式建筑物。水泥院内有两个马房,每房上有一小型阁楼,窗户呈三角形。院西便门直通养马人住房,经外走廊进入其住户,设里外3室。养马人名叫孙春子(乳名),有4个孩子。大女儿名叫当子,二女儿名叫秋贵,都是十几岁,有时可帮帮领事馆干点杂务活儿,三女儿名小辫,被一位给英人服务的解先生领养,小儿子名锁子。马房里喂养一匹高大的枣红色洋马,为领事专骑,威海不宁时,这匹马就不见了。日军占领北大营后,领事馆周围日军活动频繁,紧张时期,英人将馆内细软秘藏在马房的阁楼里,以便于随时向外转移。后来日军在马号焚尸、杀人,这所建筑物便空旷起来。

管理公署办公楼。此楼东端因装有一个对外的大钟表,故群众习称其“钟表楼子”。楼东端设一长廊,登阶连通专员办公房舍。舍前为南北走向的公署路,路两旁原营房为海军教导队和公署路小学占用。公署办公楼西侧是老树夼河,南下入海,河上建有一座带栏杆的小木桥,可直通西岸联合里等居民区。专员办公地后设公署伙房,并在河边设有机压水井,用一长木杆压水经铁管输送至高处之水柜内,为伙房专用。管理公署特点是没有围墙和明显的保卫设施,这里前后左右均有路可通行。

正因大楼可以自由行走,孩子们多喜到楼廊里寻拾大头针、曲别针。更愿拉帮到大楼东廊外看孙专员审判抽大烟的众烟鬼。审前,警察先将犯人按倒在走廊上打大板,然后再提至室内审讯。有一次一个年纪较大的人,被轻轻地按倒,并轻轻地打了几板,可是这人却用劲地叫唤。提起来后他偷看栏杆外的孩子们,孩子们不禁拍手大笑,他也难为情地笑了。及提至室内,大概被孙专员发现了,指示再打,这一回警察真使了大劲,板声那么响,他却不再叫喊了。这是孩子们最喜谈的所见故事。

日本海军陆战队司令部。1938年3月7日日本侵略军进入威海湾。下午,其海军陆战队直奔管理公署,挂起日本海军旗,在这里设立了占领军的司令部。其实这天早晨管理公署所有人员连早饭都没来得及吃,便忽忙地纷纷撤离市区。马号里的孙春子见人都走了,便悄悄跑到公署伙房,一看一大盆已发酵好的面还放在案上,于是将其端回来,又怕面中放有毒品,就简单地蒸熟了一些,放给狗吃,结果看无事,才将其蒸了一锅馒头,除自食外,又分给近邻老树夼刘家一些,两家人吃了好几天。

日军占领公署等处后,急于布防设哨,当晚不见有其他行动。第二天便将公署内的所有文书、档案、办公文具,甚至算盘子、篮球等物,全部推运到西沟里,引火焚毁,大火着了一整天,第二天沟里仍是灰飞纸扬。

3月11日午夜,郑维屏率部奇袭敌军司令部。当晚人们正在熟睡中,忽听到北大营内枪声大作,不久,顺着老树夼山沟里向西南响去,直至天将亮时,枪声才越响越远,这时又听得几声炮响。天亮后,几个日本兵端着刺刀向着看山户家跑来,踢开门到处搜查,看到的只是老的老、小的小,好在没搜到什么,才转身离去。此后,敌军加强了戒备。13日便在英领事公寓西至马号之间,拉起了一道水泥桩柱的铁丝网,并在公寓西侧的一个小山包老黄莲树下挖了一个掩体圆坑。此后,有个日兵不时地拿着望远镜在这里窥视远山,还可居高临下看到英领事公寓院内的一切。同时,将东仓原专员公寓门前的一门旧废大炮和两挺重机枪搬来,放在机器井上方高地上,加高了沙包,由两名日兵看守。这里被封锁后,山后老百姓要到市区就只能走谷家疃了,进出老树夼也要经马号前的铁丝栅栏门,但晚上门又被锁上。直至日军司令部搬至东仓原专员公寓处,老树夼的铁丝网才作废。

日军焚尸场和杀人场。1940年日本侵略军发动大扫荡,北大营又成了其陆军驻地,马号西侧竟成了其战死士兵的火化场。他们将日军尸体用白布缠好,放在堆好的木材中间,上面再放上一草包稻谷,用汽油助燃火化,众士兵围着火堆低头默祷。除军人外,日本人家属的一个孩子因在石码头玩耍掉海溺死,也在这里火化了。

马号房后有几棵松树,这里又成了日军的杀人场。1940年春,10余名日军牵着几只狼狗,押着一名穿着土布黄绿军上衣的游击队员,将他绑在松树上,嗾着狼狗将其活活咬死,其惨叫声百余米外都可听到。次年秋,日军又拉着狼狗,押着一名穿灰大褂的八路,也在这里被狼狗撕咬而死,不过此人并没有喊叫声,据分析他的嘴可能被用布塞住。

马号已是恐怖之地,老树夼也不安宁,孙春子一家早已搬走,看山的刘家也于1942年秋后搬走,这里换上姓崔的看山户。从此老树夼再也未发生什么大事。

 

(作者:威海市环翠区史志办离休干部)


声明:本网转载刊登此文仅以传递更多信息为目的,不代表本网支持或赞同文中观点。

关于作者  (请作者来信告知我们您的相关资料,点击这里查看我们的联系方式。)

相关文章

  • No Related Post

Leave a Reply

百家争鸣

  • 替代图

    瑞乃尔关于威海卫投降的报告

    致《京津泰晤士报》编辑:尊敬的先生,在去年十一月的《布莱克伍德杂志》(Blackwood’s Magazine)上,有一篇上述标题的文章……

  • 赴英留学生

    长江下游城市近代化的轨迹

    城市近代化轨迹的多样性是客观存在的必然。社会的异质同存也是近代化过程中不可避免的。各种不同的质,在近代化的长期进程中逐步融合,也是中国近代化的特色。

  • 替代图

    日岛炮台:不辱使命的海上堡垒

    1888年清政府创建北洋海军,在威海湾沿岸和刘公岛上部署炮台多所,日岛因其位置特殊更受北洋大臣李鸿章的注意。在勘察各口岸海防奏折中他特意提到在日岛修建铁甲炮台一座……

  • 替代图

    读历史新书长振兴之志——读《辩证看“甲午”》一得

    最近喜得朋友惠赠的两本新书,都是研究甲午战争的。一本是戚其章先生的《走近甲午》,是戚先生在对自己近50年来甲午战争研究总结性基础上更上一层楼地阐述了甲午战争研究中的一些学术前沿问题,老树新花,鲜艳夺目,启迪多多而深刻。一本是刘玉明、戚俊杰 ...

  • 从威海武备学堂炮学教习发迹的段褀瑞

    民国时期,段祺瑞的大名在国人心目中如雷贯耳,但真正知道他从安徽来威海在武备学堂一炮走红内情的,恐怕少之又少……

  • 替代图

    英名左邓同千古生于末世运偏消——也论丁汝昌

    引文: 丁汝昌是我国特定历史环境下的一个特定的历史人物。他,出身贫微,可是后来却成为国之股肱;他,一介农民,可是凭着自身的素质,先陆军而后海军,成为中国历史上的一代名将;他,近乎文盲,可一生勤奋好学,写得一手好字,满篇华章;他诞生于封闭 ...

  • 丁汝昌年谱

    10月2日(九月初四日)下午,丁汝昌与龚照玙在旅顺收到李鸿章中午来电:听说禹亭伤病未痊愈,甚念。汉纳根、马船主及管轮洋人皆讲“定远”、“镇远”应择紧要处修理,如炮台等,其木板舱房等各件,则可缓修,这样做,则数日内便能出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