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邹 兰

出处:甲午网栏目:44期学苑杂谈馆刊发表日期:2014年6月2日

摘要:毕克官近作《走近丰子恺》,不久前由西泠印社出版。收到作者在第一时间寄来的赠书……

关键词: (暂缺)

毕克官近作《走近丰子恺》,不久前由西泠印社出版。收到作者在第一时间寄来的赠书,可以说,感慨甚于喜悦。

多年前毕老患前列腺癌,手术之后病情复发,不得不于几年前赴美继续治疗。最初得知作者决定编选出版本书,除了担心老人身体吃不消,也曾有些不解:其无论是在丰氏研究领域所取得的成就,还是在中国漫画史方面的学术地位,是有目共睹、无可动摇的,何苦非要在健康状况几乎绝对不允许的情况下自找劬劳?对此,作者平实地表达了自己的初衷:

多年来的一些研究成果,“大多发表在《文艺研究》、《美术研究》、《美术史论》等期刊上,这类刊物专业性强,一般读者很难看到。近年,有知情朋友到网上去查阅,可我这老病号根本不碰电脑,考虑现实需要,感到实在有必要将分散的有关文章集中起来,出本小书。这对广大读者,对我个人,对研究工作都将提供方便。”

事实上,本书除部分地集中了以往“分散的有关文章”之外,多有近年新作,且无论在研究的深度、广度或高度上均有所突破。已是耄耋之年的老艺术家,正是在与“绝症”的顽强搏弈中,怀着对丰氏研究的不泯情愫以及对中国漫画事业的殷殷厚望,以常人难以想象的执著与坚毅,为学界和读者捧出这部心血之作。

一、仰之弥高   钻之弥坚

作者最早接触丰子恺漫画,是20世纪40年代在故乡中学读书时,一个偶然机会,被一本题为《民间相》的丰氏漫画“像磁石一样地吸引了”。20世纪40年代末,作者赴北京读书,路过天津,从旧报刊上搜集到子恺漫画并剪报成册,这成为他收藏的第一本“丰子恺漫画集”。中央美院毕业后,作者被分配到《漫画》杂志编辑部,始得以与丰氏直接约稿、求教以至建立起忘年之交的师生私谊。在纪念恩师逝世四周年的一篇文章中,作者深情回忆道:“在与子恺老师交往的过程中,对我来说,最为珍贵的还是他在艺术上对我的一系列指教。”其最早介绍丰子恺漫画,始于1961年在《北京晚报》刊文《新旧社会的鲜明对比》。真正进入研究阶段,则始于20世纪70年代末。作者在《走近丰子恺》一书《前言》中如是写道:

丰先生像一座大矿山,蕴藏丰厚。

他是“五四”后期著名的散文家、抒情漫画画派的创始人、早期木刻艺术家、美术和音乐教育家、书法家,以及多国文字的翻译家。其学养之广博,文坛罕有。

面对这样一位堪称“富矿”并令人景仰的艺术大师,作者从心仪到结缘丰子恺,从早期对丰氏的介绍到毕其一生的研究活动,由点到面、由浅入深进而由局部到整体,对百年来的史料进行了大量钩沉,求索的路子越走越长,历经半个多世纪,向学不辍、砥砺不止,最终展示出这一研究领域的全景式宏观图象。

一个时期以来,国内研究丰子恺的学者、大家不乏其人,成绩固然可观,但研究所涉,大多集中在漫画创作、生平传记等局部领域。《走近丰子恺》的主要特色,即在于其首次对丰氏在漫画、木刻画以及封面装帧设计、书文插图诸领域的开创性贡献,对丰氏之艺术成就、文艺思想和文化活动及其所产生的社会影响等方面,进行了全景式呈现和系统介绍。这也正是本书的价值与意义所在。

二、深层挖掘   全景扫描

通读《走近丰子恺》,不难发现,在纵向梳理和横截面剖析交互进行的两个研究维度上,为我们传达出更缜密厚实、更接近客观的历史和人物的本来面貌。

就纵向研究而言,一是对丰氏创作进行了分门别类的系统扒梳,读来脉络清晰,有序而直观;二是就对丰氏创作产生深刻影响的两大支系——陈师曾、李叔同两位大师的相关创作进行了追根溯源的探索、求证,从而为读者提供了漫画史层面的阅读价值。

(一)对丰氏漫画、木刻画创作脉络梳理。

漫画创作。据现有史料,《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为丰氏发表的第一幅漫画作品,时间为1924年夏季,最初发表在朱自清、俞平伯主编的刊物《我们的七月》上。从1920年代中期创作的《花生米不够》、《瞻瞻底脚踏车》等儿童漫画系列,到其后的《好鸟枝头亦朋友》、《邻人》、《矢志》等不同题材类型的抒情漫画和政治漫画等,再到抗战时期的1938年,为庆祝中国空军飞临日本长崎、福冈等城市上空撒下100多万张传单这一壮举,丰氏在《中国空军》上发表了题为《百万传单乃百万重磅炸弹之种子》的新闻漫画……一代漫画大家的创作足迹及思想历程,气象万千,丰富而宏阔,不但为后人留下宝贵的文化遗产,并且为世界反法西斯的二战史留下了弥足珍贵的形象记录。

木刻画创作。20世纪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作者为撰写《中国漫画史话》,曾先后拜访丰氏当年同事、挚友朱光潜、叶圣陶等前辈。其中,朱光潜早年曾撰文,称丰氏是“最早作木刻”的当代艺术家,朱先生在晚年回忆说:

丰先生的木刻是在白马湖的时候,即1923至1924年间。我们大家经常在一起谈天,他经常是当场画好了立刻就刻,刻好后就传给我们看。我记得很清楚,他最早的一些画,是亲自作过木刻的。

朱光潜、叶圣陶特别提到,开明书店办起来之后,许多书籍插图都是由丰先生木刻出来的。其中,《子恺漫画》由《文学周报》编辑,于1925年出版。1926年改由开明书店继续出版——历史以这样的方式,澄清了这一在中国现代美术史上相当重要的问题,并为丰氏的漫画创作及早期木刻画保留了应有席位。有此为证,丰氏木刻画(以及李叔同早期木刻创作活动)在时间上比左翼木刻早了十多年。

2011年底,《中华读书报》盘点本年度中国出版业界,其中,“出版界掀起民国教育读物热”成为本年度“十大出版事件”之一。评论者说:

去年底,叶圣陶编写的老课本《开明国语读本》,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迅速走红。……人们读《开明国语读本》,多为叶圣陶对儿童心理的了解而赞叹,为丰子恺的插图而折服,对民国那个大师辈出、百家争鸣的时代更添几分向往。

(二)对陈、李两大支系的追溯探究。

作者在数十年间,可谓踏破铁鞋,最终在一家科研单位的馆藏中找到民国元年创刊的《太平洋报》……陈师曾当年刊登在这批珍稀版本上的十数幅画作,印证了丰氏多次在其文章中提到陈氏“廖廖数笔,余趣无穷”的画风及其对自己的影响,从而找到丰氏“画风简约”且“小中见大,弦外余音”的源头之一。就直接的师从关系而言,经本书作者数十年研究,李叔同“是中国报章广告、艺术画的开创者;中国现代木刻版画艺术的开创者”,以及早在其任教于浙江省立两级师范的1912~1918年期间,与同道友人组织成立“乐石社”及其从事木刻创作活动和后来的广告艺术画等……从中都看得出李叔同在艺术创作、文艺思想诸方面,对丰氏所产生的深远影响,此为丰氏早期漫画创作的重要源头。

关于横截面上的研究。于作者而言,也许是研究上的必然过程,对于笔者来说,却是在此前不曾关注的一个层面。

欣赏、品读丰氏漫画,如,《堤上杨柳已堪折,塞外征人殊未归》,堪与“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异曲同工,引人联想唐代边塞诗的况味;《好鸟枝头亦朋友》看似意境闲适,“劝君莫射南来雁,恐有家书传远人”的情愫却相与而生。至于童趣盎然的《瞻瞻底脚踏车》,何尝不是遥接“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的唐诗意境;韵味隽永的《人散后,一勾新月天如水》,分明茶香依旧在,友声犹未远……。

由是可见,丰氏正是以“诗人的眼睛”观察生活的艺术修炼,以其古典诗词的深厚学养,以及“小中见大,弦外余音”这一创作旨归,为读者营造了意蕴丰沛的艺术审美意境。

本书作者以为:“在情与景偶然融合的瞬间,抓住寄托情感的形象,并非易事。”凡此种种,丰氏无疑是达到了的。

有说,行家品评一部学术专著,首先要看的不是书的内容,而是关注书后所列参考书目及文后注释。盖因为,这两大要素足以掂得出任何一部学术著作的“来路”及其含金量。当然,笔者既非行家,更非本书所涉学术领域的专业人士,所以特别关注到这一层面,既被其间所传递的丰富信息所吸引,更为作者在此类细节上所下的功夫及其良苦用心深深打动。

以文后注释为例,即如丰氏两幅珍贵的封面设计之一,是1926年5月第121期《中国青年》,为纪念“五卅”一周年,杂志社“特别请丰子恺君画的”一张题为《矢志》的封面画。作者在本文文末“注”曰:

唐朝张巡镇守睢阳,为敌所困。张巡派青年部将南霁云突围,求救于贺兰进明。进明不允,欲留霁云,并设宴招待。南则表示:我全城久已断粮,我岂能在此饮宴,遂拔刀断一指而去。临出城时,以箭射中佛寺浮图,以示战胜之决心。

张巡、许远、南霁云等,与《颜真卿祭侄文稿》所记颜皋卿、颜季明父子,同为“殉安史之乱”的知名唐将。睢阳一役之惨烈,为古今军事史所罕见……

再如,《陈师曾的另外两幅简笔画》文末注释,向读者提供了一个江南文化世家的如下信息,其间人物之学术盛名,无一不如雷贯耳:

陈师曾是史学大师陈寅恪之兄,其父陈三立是清末民初文化名人、著名诗词家。祖父是清朝湖南巡抚陈宝箴。陈师曾是民国初年北方影响颇大的画家,以中国画山水为主。齐白石初到北京,就接受陈的指点,深受其影响。

笔者以为,读者诸君决然没有理由忽略这些看似无关宏旨的信息。细细品读,受用不尽,倘肯以此展开延伸阅读,则真不啻为读书一途上的造化了。

从横截面所涉人物的大致情况来看:丰氏在浙江两级师范读书期间,师从李叔同、夏丏尊、姜丹书等先辈,与刘质平、吴梦非、曹聚仁等人同学;在浙江上虞白马湖春晖中学任教期间,与朱光潜、朱自清、夏丏尊等人同事;在出版事务中,与叶圣陶、郑振铎等文化名人交谊甚厚;也曾应早期共产党人恽代英等人邀请,为共产党重要刊物《中国青年》创作封面漫画;于1927年在上海参加“著作人公会”和参与“文艺界同人为团结御侮与言论自由宣言”的签名等进步活动……。

可以说,除了丰氏研究这一饱满的主线之外,其他附丽在每一段横截面上的文化人、文化事件及相关社会活动等,无一不是中国近代文化史长卷上的一道风景甚至具有里程碑的意义,同时也是一部相对厚重且值得研读的大书。

在横截面研究中,以散文研究为例,本书作者在《关于拓展丰子恺研究领域的思考》一文中写道:

“此外,在研究工作已涉及的领域,即如漫画,以往较多地从题材、立意方面进行探讨,而从艺术创作规律本身、审美特点以及子恺漫画产生的时代和社会背景作深入研究,似乎还有待加强。另外,作为“五四”新文化运动的一位散文大家,其散文创作同样有待深入研究。”

似乎为强调并呼应这一观点,在丰氏散文研究领域,此前不曾留意的一位研究者——本书作者的女儿、现任教于香港理工大学中文及双语学系的毕宛婴女士,就本书所见,其对丰氏散文研究的几篇力作,在使读者得以领略丰氏散文风采的同时,无疑将起到“抛璞引玉”的作用。其中《 “纳须弥于芥子”——从<杨柳>一文看丰子恺散文特色》篇,仅从文章标题看,已然禅意邃密、哲理深远,近乎神来之笔,可谓一语点破丰氏散文“化平淡无奇为不凡境界”的显著特色。这一点,既与丰氏向所秉持的艺术创作旨归“最喜小中能见大,还求弦外有余音”交互契合,又深得毕氏之研究精髓。品读全文,剖析透彻,文笔流丽,大有“雏燕清于老燕声”的不凡气派。

此外,作者在长期研究活动中,“有意识地关注那些不大被人注意的冷僻‘角落’”——即如丰氏在封面装帧设计、书刊版面装帧、书文插图和木刻漫画等方面的创作与贡献等,都给予了全方位关注。正是这一独辟蹊径的研究方法,使作者在丰氏研究领域取得令人瞩目的成就,并因此使丰子恺这位“文坛罕有”的艺术大家及其创作活动,具有了立体学术形象以及经典意义。

三、毕生所系  此志不渝

作者在《走近丰子恺》一书《前言》中写道:

本书决定要出版,正值我回故乡威海出席“毕克官艺术馆”开幕式。回到洛杉矶后再次进行前列腺癌症化疗,顾不上休息,马上投入编选工作。待到本书出版时,我已是度过80春秋的耄耋老叟了。

屈指算来,本书作者介绍、研究丰氏长达半个多世纪,其所涉领域及其所取得的成就以及开创性贡献,迄止目前,无出其右者。即如毕为民、贾燕赓在《编后记》中所说:“作为学者的父亲,对丰子恺先生的研究独创而富有建树……《走近丰子恺》一书出版,为人们认识毕克官提供了一个新视角。”

在本书中,近年新著所占比例尽管不是很大,但可以说,每一篇文章的学术含量,都有新的开拓、发现,或在此前研究基础上的充实以至升华。从时间上看,基本上都是完成于作者身患重病之后和赴美治疗期间。其中,《关于拓展丰子恺研究领域的思考》2005年春节写于香港;《李叔同的另外两个“最早”》2005年2月初稿、于2008年2月定稿;《丰子恺套色木刻试析》2009年3月于洛杉矶;《陈师曾的另外两幅简笔画》2009年洛杉矶初稿、2010年农历腊月23日八十生辰定稿……一个经年累月与“绝症”苦苦较量的“老病号”,一个焚膏油以点燃学术灯火的耄耋学人,其所耗功力,所付诸心血,非是亲为不知难!

阅读中无意发现,作者多篇文章完稿于生辰之日。这让笔者无端猜想,作者该是以这别具一格的形式作为生日(或者献给“母难日”)的礼物,并以之润泽丰茂自己的生命(或表达感恩的心迹)的罢?当然,这猜想可以毫无必要,笔者却愿意将之视为一种不可多得的文化品质。

此外,本书还给出这样两组信息:一组有关李叔同研究,即《中国近代美术的先驱者李叔同》及《李叔同的另外两个“最早”》;另一组有关陈师曾研究,即《陈师曾简笔画的发现》及《陈师曾的另外两幅简笔画》——在研究时间的纵向跨度上,前者长达22年,后者为25年!对同一题材进行一而再,再而再地不懈开掘、拓展,其严谨缜密的治学精神,其锲而不舍的心志与韧力,在漫漫求索的艰难行进中“纤毫毕现”!

由于丰氏在中国现代美术史以及诸多领域的特殊贡献和地位,作者一再“寄希望于更多的有志者,能够热情地投身到这项工作中去”。其在《丰子恺先生两张珍贵的封面设计》一文中写道:

这两张封面漫画的发现,是王朝闻先生提供的线索,经过作者反复查找,终于取得令人兴奋的收获。也借此机会,呼吁、请求老一代文艺家撰写回忆录或提供线索,那将是非常宝贵的。

我们还知道,《走近丰子恺》一书的封面设计,出自毕老的夫人——中央美院油画系教授王德娟女士之手。以笔者所见,此作堪称同类书籍封面设计中的臻品。即如,选用丰氏创作于1925年的套色木刻《银红的衫儿》其涵义与指向;又如,画面中“一簾”风景内外虚实的对比;再如,端庄大气的宋体书名与意象空灵的漫画风格亦庄亦谐、相得益彰的无边意趣;尤其是,书名中极尽精妙的一个“走”字——这一堪称“画眼”和“字眼”的点睛之笔,宛如钤在整体画面上的一枚朱红“印章”,虽“地处一角”,却大有“坐镇八方”之势……凡此综合要素都将为读者提供怎样的审美可能?毫不夸张地说,仅这帧封面本身就足以构成一篇品相上乘的学术论文。当然,这需要行家里手的专业功力了。

王德娟1954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曾任教于中央美院、北京电影学院。出版画册多部及散文速写画集《亲近泥土》。曾在中国大陆及台北、新加坡、美国等地举办个人画展,作品广为国内外知名人士及美术馆收藏。德娟教授毕生在油画艺术领域探索、耕耘。她感恩大自然寄予自己的启示“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在创作实践中,既遵从法则,又不受其约束。她笃信真情是主线,真实、自然的流露才有说服力。她喜欢柯勒惠支、勃纳尔等欧洲大师的画,崇尚大气的作品。中央美术学院原副院长、油画家杜健先生写在《王德娟画集》出版感言中的一段话,女教授德艺双馨的人品及高贵温婉的形象呼之欲出:

王德娟祖籍江南,明眸质丽,温柔毓秀,又有质朴和洒脱的大气。她为人坦诚,心地清澈……画如其人。她的作品生动而自然,毫无矫饰气。她既有坚实的基本功,又有热衷探索的心态。1980年代初,我们都是近五十岁的人了,德娟抓住这个时机(受中国文化部委派赴欧洲考察油画艺术),积极吸取营养,深化了对艺术的认识,使自己的艺术发展到一个新阶段……王德娟的作品从不装腔作势,朴素的真情实感,像清风一样给人带来审美的愉快。

借此,有必要腾出一点空档儿,说说这位“威海的媳妇”——这在笔者,是对德娟教授怀了深深敬意的。

去年10月,“毕克官艺术馆”开馆翌日,笔者往访毕、王二老。落座稍顷,德娟教授轻轻起身,蔼然道:“我这角度不合适,小邹看我是剪影呢!”说着,将座椅挪到向窗一隅的侧前方。在所有场合和细节上为别人着想并尊重每一个人,不止体现了女教授的美德与教养,更是她以画家的眼睛和敏悟观察事物并关照心灵的艺术特质。每与德娟教授相处,即使短暂会晤,总感觉着“如入芝兰之室”的恬静温馨。

毕老在本书《前言》中的几句“大实话”,感怀之情溢于言表:

作为一位有才气的油画家,为了我们这个家庭,她在专业上做出了太多牺牲。我到洛杉矶治病,子女不在身边,是她一个人负起照顾我的劳务。在病情较危急时,是她当机立断做出治疗决策。可她也是病痛缠身的近80岁的老人了…… “要没有德娟,就没有我的今天!”这次出书,她又担负起“编审”的责任。为了这本书,她贡献出创作的丰先生油画肖像。丰老一生未及拍摄彩色照片,德娟的作品弥补了遗憾。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祝愿这双慧质独具、宅心宽厚的比翼良侣,在艺术园地相扶相携,躬耕不辍并收获丰硕成果——同时收获健康幸福。

 

(作者:威海艺术馆馆员)


声明:本网转载刊登此文仅以传递更多信息为目的,不代表本网支持或赞同文中观点。

关于作者  (请作者来信告知我们您的相关资料,点击这里查看我们的联系方式。)

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日志

发表评论

百家争鸣

  • 替代图

    关于甲午海战史料的考辩(二则)

    “北河”与“东北河” 中国语文文字,本多歧义,再加上句读因素,不消说外人,即使国人有时也会莫名其妙,产生歧解或者误解。如,“泥丸”为一条船的名字,准确地称为“泥丸”号或“泥丸”轮。你乘坐这艘船,可以如此表述:“我健步登上‘泥丸’号(或轮)”,听者完全 ...

  • 替代图

    威海市区近代不可移动文物的普查与保护

    根据国务院开展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工作的部署,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负责对刘公岛及其周边相关区域内(包括“边缘”地带)不可移动文物进行了广泛、全面、深入的普查……

  • 丁汝昌年谱

    8月1日(七月初一日),丁提督在刘公岛为部分员弁水勇改换工作之事,致信龚鲁卿:现“敏捷”待改“海镜”,所有“敏捷”船原配弁勇、升火人等……

  • 替代图

    戚其章先生逝世悼文

    接获戚其章先生逝世的消息,谨表示衷心的哀悼!今日,通过贵馆惠送的《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馆刊》(2012年第4期),我方得知戚其章先生去世之事。1994年甲午战争100周年时,我与戚其章先生在威海初次见面,此后,承蒙他非常多的关照和指教……

  • 替代图

    从《晚清史治要》看戚其章先生的史学观

    史学观,是历史学家的灵魂与统帅。史学家的史学观正确与否,不仅关乎到他的史学工作实践能否按照正确的方法与方向进行运作,而且更关乎到史家所探寻和研究的历史诸问题能否最大限度地反映出历史的真相及其演进规律,并为现实提供真正的有价值的借鉴。戚其 ...

  • 档案管理

    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档案的建设与利用

    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档案工作经历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不断提高完善的发展过程。初步形成了门类齐全、结构合理、管理科学、有效利用的档案事业体系。目前,档案管理已进入信息化管理阶段。

  • 替代图

    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所藏北洋鱼雷营图书阅读笔记

    笔者前两年在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网站上检索藏书目录时,无意间发现该馆藏有若干北洋鱼雷营所刊图书,颇想一睹为快。近日利用途经东京之便,花了一下午时间将这批图书匆匆翻阅一过,得偿所愿。现就所得介绍如下,希望对治海军史者有所帮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