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福明 张起明

出处:甲午网栏目:44期学苑杂谈馆刊发表日期:2014年6月5日

摘要:铁槎山千佛洞开凿于宋金之际,文化遗存丰富,是我国东部沿海地区罕见的石窟寺遗迹。其内雕刻佛教造像,其外洞额冠以道教名称——“千真洞”……

关键词: (暂缺)

铁槎山千佛洞开凿于宋金之际,文化遗存丰富,是我国东部沿海地区罕见的石窟寺遗迹。其内雕刻佛教造像,其外洞额冠以道教名称——“千真洞”。洞内石刻造像场面宏大、雕琢技艺娴熟、整齐划一、姿态各异,浓缩了古代匠人的聪明才智,是研究我国宋金时代雕刻艺术不可多得的实物资料。1992年,铁槎山千佛洞被公布为山东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09年申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现已顺利通过省级评审。

千佛洞位于海拔538.4米的山东荣成铁槎山主峰清凉顶北面的崖壁上,洞口海拔409米,长圆形,高1.56米,阔1.1米。洞口上方从右至左题刻“千真洞”三个大字,长150厘米,宽60厘米。右侧从上至下一行刻“大明万历四年孟春”,左侧从上至下分两行刻“文登汤谷丛叔模书 晓亭刘笺刻石”。 在光绪《文登县志》中曾载有:丛叔模,“字汤谷。遥授教谕。学通经、史,书擅钟、王,大字尤奇伟,铁槎山‘千真洞’石刻,其遗迹也” (1 )。当代军旅书法家郑培靖 (2 )、实力派青年书画家及评论家尉明宽 (3 )评其题刻:“楷体,宗承北碑骨韵,结字高古,点画劲健,起落转折如断金切玉,庄严雄伟;用笔方圆兼济,如锥画沙,笔力浑厚朴茂,苍老遒劲;结体方正严密,一以贯之,无一懈笔,展现了幽雅静远、遒丽天成的艺术风貌。唯以其中‘真’字与其它字风格有异。”为固定结合洞口外面砖木构筑的厦檐,古时曾在洞口外部上方及左右两侧岩壁上,凿有铆眼,至今岩壁铆痕尚清晰可见。洞室进深8米,高约1.9米,宽4.3米左右。洞室内有塔心柱,四面呈弧状,周长6.2米,宽1.45米;正面下方凿出主尊佛座。主尊佛座平面呈凹形,长1.40米、宽0.35米,距洞顶1.30米,距洞底0.70米。塔柱顶端与洞顶相连,东西两侧有椭圆形甬道,供礼佛绕行用。

东壁有一佛龛,内坐一尊大佛,八排小佛。小佛旁多刻有供养人姓名,已难辨识。洞口处有一阴线雕刻像,内侧有三方文字,上一方为“崔□王□合像二尊”,一方只辨起首的“开”字,另一方已漫漶不清;西壁也有一佛龛,内坐一尊大佛,座佛两侧有两胁侍菩萨,九排小佛。小佛旁也多刻有供养人姓名,亦难辨识;塔柱西壁有六排小佛,小佛旁也多刻有供养人姓名 (4 )。在两壁近洞口处,各浮雕大座佛一尊,头部已残损。中心柱前有坐台,原有立雕造像3尊,今也不存。洞内现保存石刻佛造像1007尊 (5 ),其中较大造像4尊。

古时有香客、善士为山上寺院捐奉香火钱,寺院则为施主雕凿供养佛像。显然,千佛洞内某些标以供养人姓名的雕刻石佛,应是宋金之际槎山僧人应香客、善士所请,雕凿供养的佛像。

千佛洞前场地平阔,约1600平方米,为玉皇庙遗址。据光绪《文登县志》载:有明万历二十二年(1594年)碑,碑文记载宁海州人郑天福、曲三才,同往苏州府,建造昊天玉皇圣像一尊,从将六员,载至本山顶洞永远供奉,祈保寿命延长,吉祥如意 (6 )。建国初期,台地上的神庙道观还在,并遗有明崇祯戊寅(1638年)《靖海卫进香记》、清康熙十四年(1675年)《□□槎山开元观碑》、康熙四十六年(1707年)《修造□记》与乾隆三十二年(1767年)《□教均仰》4块残破石碑。旧时,千佛洞前庙群有正殿6间,中间修有穿堂过道。东三间为“玉皇大帝庙”,西三间为天仙圣母庙。在“天仙圣母庙”后方,建有“倒坐观庙”,庙门朝北,殿内正中神台上,一尊千斤紫铜所铸的神像——观音大士,面对千佛洞口而坐。在“玉皇大帝庙”左前方,建有见方8尺的“搜山大王庙”;在“天仙圣母庙”右前方,建有西厢房8间,为道人及宾客居室,与“搜山大王庙”相对。庙群前东侧建有高大钟楼,内挂一口千斤紫铜所铸的大钟;西侧建有高大鼓楼,内架一巨大牛皮鼓,钟、鼓两楼相对应,晨钟暮鼓,声振数十里。庙群在文革时期被拆毁,仅留有钟、鼓二楼残迹。现今洞前的槎山千佛寺,是1992年由人和镇政府出资修建的仿古建筑群。

围绕此洞是“千佛洞”还是“千真洞”,开凿者与开凿年代,及释道两家居洞孰前孰后等问题,数百年来人们纷争不已。据当地人称,该洞原名云雾洞,洞内石佛乃释家僧人所雕,后改称千佛洞。因铁槎山佛教渐趋衰微,全真教兴起,千佛洞继为道家所居。经今国内不少专家学者及细心人实地辨认,现存的“千真洞”三字,其“真”字确系被后人改动:从巨石表面看,“真”字下凹,结合刻字周边岩壁磨损的不同风化程度,“真”字明显是将原来位置上的字磨光以后重新镌刻;另从临摹拓片之字细观:“千”、“洞”之间,确系是将“佛”凿改为“真”。据元至正元年(1341年)《重修望浆院记》碑刻:“文登县治之东南六十余里,有山曰望浆,南观九顶铁槎山,上有洞府千佛之圣迹。” (7 )明嘉靖《宁海州志》记载:“千佛洞,在县南一百二十里,洞中有石佛千余。” (8 )由山东巡按御史方远宜、始属副使陆釴等创修的明嘉靖《山东通志》中,也载有内容完全相同的千佛洞史料。考其时《宁海州志》对王玉阳修炼于云光洞,源出自“世传”;而“千佛洞”的存在,则是嘉靖《山东通志》与《宁海州志》所认可的不争史实。

康熙甲戌年(1694年),由施闰章等主撰的《登州府志》对此山川圣迹亦记为“千佛洞:在县南一百二十里,洞有石佛千余”。民国年间,由荣成近代名儒张国琪所珍藏的手抄本、后分别由台湾、南京及北京图书馆所刊印的康熙《靖海卫志》山川辞条下,载有“铁槎山在卫东南,相距十八里。齐乘作铁查山。山连九顶,南瞰大海,绝顶大石之上,有龙池,大旱不干,有千佛洞,洞壁有窝,每窝一佛” (9 ) 。广东兴宁人邹士华,曾于康熙五十九年(1720年)任辛汪寨巡检,雍正十三年裁卫设县后移驻石岛海口,改任石岛司巡检。邹士华当年有《游千佛洞》诗云:“铁查流翠雨,石濑响空山。欲上清凉顶,来敲寂静关。风声修竹里,月色白云间。思得琴高鲤,海天任往还。” (10 )

雍正《文登县志·疆域》山川辞条处,亦载有与康熙《靖海卫志》对千佛洞内容相同的描述 (11 )。该志所收录的清顺治年间岁贡、考授州同知的邑人林淇《登槎山》诗,内云:“孤峰直峙海云边,纵目澄波万里烟。石磴层层疑鸟道,浮鸥点点是渔船。龙池水阔珊瑚净,佛洞苔深峭壁悬。振策清凉最高处,茫茫一发见青天。” (12 )

乾隆壬戌年(1742年)由永泰主撰的《续登州府志》,仍列有“千佛洞”之辞条 (13 )。

嘉庆年间,成山卫廪贡岳赓廷曾夜宿铁槎山,作《登铁槎山》诗。内有“幽花窥佛洞,古木荫龙池。此夜宿仙观,茫茫身世思”  (14 )之语。

可知自明嘉靖直至清康熙、雍正、乾隆、嘉庆年间,历经300载,在民间及历代史学家眼中,始终将该处视为千佛洞。

直至道光十九年(1839年),由文登知县欧文纂修的《文登县志》,才在铁槎山辞条处改写成:“有千真洞,洞壁有窝,每窝一佛。” (15 )考较早出现“千真洞”之提法,也是在道光《文登县志》中所载明末清初文登举人宋启元,顺治己丑年(1649年)春游铁槎山时所写之游记。“真”乃真人的意思,“真人”通常被用来尊称那些体道大法,道行高深,羽化登仙的道士 (16 )。而洞内石雕则是为僧人所尊崇的佛像,所谓“千真”之称名实不符。

由方汝翼、贾瑚监修,周悦让为总纂的光绪《增修登州府志》,则采取了相对严谨的纪实态度,载为:铁槎山“有千真洞,壁上镌石佛千余,皆嵌於坎内,一名千佛洞” (17 ) 。向以治史严谨的荣成不夜人孙葆田,在其总撰的宣统《山东通志》中,也沿用光绪《增修登州府志》的提法:铁槎山“有千真洞,壁上镌石佛千尊,皆嵌於坎内,一名千佛洞”  (18 )。

由上可见,明、清道光前史学家在修撰志书时,均将千佛洞列入境内山川辞条。自清道光年(1821~1850年)之后,地方志书始见“千真洞”之语,且多持审慎态度,同时加入千佛洞之又名。而民间时至今日,仍多以千佛洞呼之。

道光二十年(1840年)《荣成县志》“王玉阳”辞条下,载有“以烟霞人迹杂沓,徙居槎山,自成一洞,名曰千真。下注:土人讹呼为千真洞,俗僧妄镌佛像於石壁,改为千佛洞” (19 ) 。此说显然是错误的。

九顶铁槎山被誉为大东胜境,自古便是释、道两教圣地。槎山九顶中的一顶,甚至以“佛龛”而命名。早在1958年,曾于槎山近地出土有“黄山寺开宝九年,耿遇施碑虎”字样的石刻;2008年五台山佛家与院夼村委联合,选址在院夼北山、距千佛洞约三里之遥,当地人称瓜园地之处,兴建槎山禅院。开基动工时,曾出土过不少宋代青砖和“天圣元宝”、“皇宋通宝”及“崇宁重宝”等宋代古钱币。“开宝九年”(976年)为北宋之初太祖赵匡胤时期,可知黄山寺建院距今已有1千多年;而“天圣元宝” 、“皇宋通宝” “崇宁重宝”,则分别铸造流通于北宋仁宗赵祯天圣(1023~1031年)、宝元(1038~1040年)及徽宗崇宁年间(1102~1106年),距今亦近千年。千佛洞南侧山下不远明代所置院夼村,也是在古时的朝阳寺遗址处所建。据今槎山禅院住持上伽下照云:槎山禅院周边多有佛家祥瑞之兆与景观;另在瓜园地至千佛洞还有一古时人行小路,沿途遗有石臼等器物,分析古刹黄山寺有可能建于瓜园地(今槎山禅院)之处。早在北宋初期,槎山便有佛事活动,成为僧人修炼胜地,后在山上凿建石窟寺,历经宋金两代。

金大定九年(1169年),全真教领袖王重阳弟子、北七真中的王玉阳、郝大通二真人率众道徒,选中铁槎山这块依山傍海的风水宝地,自此,这里成为全真教嵛山派的重要活动道场。“千佛洞”前的道教庙群,约建于大定年间,距今八百余载。随着铁槎山道家的日益兴盛,佛家渐趋衰微而退出,而千佛洞最终也被道家所居有。为使占居合法化,道家又演绎出不少王真人以钵铲或木鱼挖成千佛洞的传说故事。孰知道家雕凿佛像,本身便显荒诞。木鱼和钵,分别都是释、道两教中的法器。道教中的木鱼系木质法器,在道教行仪时用以敲击节奏,控制诵经速度。钵材质为铜铸,通常与木鱼搭配使用,为通神乐器;而释教中的木鱼,多由桑木或椿木制成,属释教法器中的打击乐器。钵分铁制与陶土制两种,为僧尼常持物具,一般作为食器。传说中的王玉阳用木鱼(或钵)开凿石窟,纯系无稽之谈。全真教为金代王重阳所创,王重阳认为道、儒、释的核心都是“道”, 宣扬“儒门释户相通,三教从来一祖风”,“释道从来是一家,两般形貌理无差”;应“心中端坐莫生邪,三教搜来做一家”, 主张三教合一。教其门徒讽诵《孝经》、《心经》、《道德经》。其弟子们也都继承他的主张,高唱三教同源一致,力倡三教平等,仿释教建立道教丛林,全真道士住丛林,重清修 (20 )。因而道教将玉皇殿安然选址建在清凉顶下,与千尊石佛及观音大士“和谐相处”。全真道虽倡导三教合一,但绝不会主动在自家的栖身修炼之地雕凿佛像。

迄今所知,佛教进入荣成境内最早的时间是在唐代。查唐代有关史籍及地方文献,未见有“千真洞”与“千佛洞”之载,更兼千佛洞里的佛像,并不具备唐时雕凿风格。1988年,浙江美术学院王伯敏教授在其《游槎山日记》中曾云:佛像系明代石雕,是我国近古佛教雕刻史上罕见的遗例。考,在今铁槎山三清宫前东侧,所竖元至正七年(1347年)《重修增福延寿宫碑记》中刻有“南望波洋,东涌霓虹,西睹千像”之碑铭;另在光绪《文登县志》望浆院辞条下“节录至正元年重修望浆院记”中,亦载有“南观九顶铁槎山,上有洞府千佛之圣迹”的碑刻,知在元至正年间,该洞已有石雕佛像。故明代雕像之说不足采信。我国佛教考古的开创者、北京大学考古系教授宿白,1981年来山东省博物馆进行学术讲座时,曾谈及山东地区的佛教遗迹,认为铁槎山千佛洞乃系金代佛教石窟;2010年,经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业务指导组组长、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原副院长容大为及有关专家认定,千佛洞内的佛像雕凿时间为宋金时代。

 

参考资料:

(1)光绪《文登县志》卷八中,人物一。

(2)郑培靖,字清和,号静心斋主,现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楹联书法委员会委员、山东省书法刻字艺术家协会副主席、山东省书法家协会理事、山东将军书画院副院长、《新世纪领导者》杂志社总编等职务。

(3)尉明宽,字东野,国际文人画家总会常务理事、中华文言文应用学会常务理事。精研书法,笔墨遒劲;画风雄健清雅,尤擅画鸡,有“司晨将军”之美誉。

(4)荣成市文物管理所2009年: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申报资料,槎山千真洞石刻造像。

(5)荣成市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荣成市志》,齐鲁书社,1999年。

(6)光绪《文登县志》卷四中,寺观。

(7)光绪《文登县志》卷四中,寺观。

(8)嘉靖《宁海州志》卷之上,地里第一,山川。

(8)康熙《靖海卫志》(民国间[1912—1949]抄本).增补.山川.北京图书馆钞藏。

(10)雍正《文登县志》卷九,艺文志,诗。

(11)雍正《文登县志》卷一,疆域志,山川。

(12)雍正《文登县志》卷九,艺文志,诗。

(13)乾隆《续登州府志》卷二,山川。

(14)徐世昌撰:《晚晴簃诗汇》,卷一百三十三。

(15)道光《文登县志》卷一,山川。

(16)李绿野编著:《道教-图文百科》,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年2月,432页。

(17)光绪《增修登州府志》卷三,山川。

(18)宣统《山东通志》卷二十七,疆域志第三,山川。

(19)道光《荣成县志》卷十.寺观。

(20)国务院宗教事务局资料组编:《我国主要宗教知识简介》(内部资料),1982年11月。

(王福明:荣成市政协文史研究会理事、荣成市作家协会理事、荣成市卫生局原副局长;

张起明:荣成市政协文史研究会顾问,荣成市文物馆原馆长。)


声明:本网转载刊登此文仅以传递更多信息为目的,不代表本网支持或赞同文中观点。

关于作者  (请作者来信告知我们您的相关资料,点击这里查看我们的联系方式。)

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日志

百家争鸣

  • 替代图

    关于吴长庆的生年问题

    吴长庆是清代淮军“庆字营”统领,光绪八年(1882年),因戡定朝鲜“壬午兵变”而受世人所重。他究竟生于何年,史学界至今并无定论。究其原因,主要是在吴长庆的早期文献材料中,大多数没有述及吴长庆的生年。如兵部侍郎江苏学政黄体芳撰的《诰授建威将军广东 ...

  • 替代图

    关于《威海街道名称古今谈》的说明

    《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馆刊》(以下简称《甲午馆刊》)2011年第3期刊登了李仁海先生的文章《威海街道名称的历史发展及其他》(以下简称《其他》),文中提到了笔者……

  • 替代图

    北洋海军军舰“主炮晾衣”说考辨

    当代“主炮晾衣”说内容可信度之辨析 被国家寄予了太多希望,且还一度戴起过亚洲第一桂冠的北洋海军,在甲午战争中拼却一身也未能换得胜利,其悲剧性的结局足令后人为之五内俱摧,而其失败的个中原因、教训如何,无论是学术研究,亦或是坊间巷议,至今仍 ...

  • 替代图

    勿忘甲午 以史为鉴 ——在接待台湾大学生中华文化研习营时的讲稿(上)

    在接待台湾大学生中华文化研习营时的讲稿

  • 替代图

    威海鲜花赋

    威海是片开满鲜花的土地。威海市早就获得花园城市的美誉。遍布市区的各种鲜花,把这座海滨城市打扮得分外美丽。

  • 威海曾经红火的砖瓦制造业

    据考证,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威海的砖瓦制造业一直沿袭传统手工操作、露天作业、季节性生产和土法烧结等落后的生产工艺。一般是农历的春分后工人进厂,修整场地、备柴集土和维修窑室。

  • 替代图

    丁汝昌考略

    今年是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诞辰170周年。特殊的历史背景,决定了丁汝昌的悲剧人生,但丁汝昌仍无愧是一位理应受到尊敬的中国近代史上具有民族气节的高级爱国将领。然而,对于他的家世与早年生平事迹多有纰漏之处,历来著述多有舛误,以至后人因循旧说,以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