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初钊兴 选录

出处:甲午网栏目:44期文博论坛馆刊发表日期:2014年6月8日

摘要:《筹笔偶存》是20世纪70年代初发现于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当时称故宫博物院明清档案部)所收藏的清外务部档案卷宗之内……

关键词: (暂缺)

《筹笔偶存》是20世纪70年代初发现于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当时称故宫博物院明清档案部)所收藏的清外务部档案卷宗之内。1979年春,故宫明清档案部与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近代史资料编辑室联合整理编辑,送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该书是山东巡抚衙门经办有关洋务交涉的文牍辑录,起自光绪二十五年四月(1899年6月),止于光绪二十九年二月(1903年3月)。每一、二个月为一卷(即一册),共31卷多,今残存18册50余万字。所幸卷一至卷十五基本完整,记光绪二十五年五月至二十六年闰八月间事尚属系统,对山东义和团运动记载详实,具有重要参考价值。据考,该书作者是山东巡抚衙门经办有关洋务交涉的文案委员,推测可能是徐辰抚。威海地区无义和团,今将该书有关英国强租威海卫的史实选录于下,以补正地方志之缺误,以近距离感受沦为殖民地的威海人民的血泪。

卷七光绪廿六年四月十四日山东巡抚衙门的《告示》中有句:“德国议租胶澳、俄国议租旅大、法国议租广州湾,均已照约划界完竣,民间并无异言。……英租威海,事同一律,照约勘定,何能阻止。尔等均系良民,总以钦遵谕旨,顾全大局,最为紧要。”这向我们提出了一个严肃的历史课题:为什么唯独威海人民不惜流血牺牲反对划租界,而被租借的胶澳、旅大、广州湾“民间并无异言”?是威海的“良民”们不“顾全大局”吗?希望专家、学者能写出大文章!

选录原文。原整理者所加说明用()号标出,选录者注用〈〉号标出,原字难辨者用〇号表示,增补脱漏文字用【】号,订正舛误文字用〔〕号。

卷一  光绪二十五年五月初一日起至九月末

五月初一日

二、札严道威海交涉局:为札饬事。前据该道电禀,嵩武中军前营哨官冯春山在威海租界拿获逃勇石得胜拒捕格伤毙命,英员移请关提讯办一案,当经本部院电达总署查核在案。兹据嵩武军统领尤成章禀称,逃勇石得胜系抢劫研山于姓案内首犯,经宁海州知州张树勋拿获从犯宇前胜当堂供明,移营协拿。由前营后哨哨官冯春山,在威海附近地方,将石得胜拿获。因该犯拒捕格斗,继又情急投海,移时始刻就获。当将该犯送至威海王巡检处,验明后押解来营。不料行至酒馆地面,该犯因拒捕格斗受伤,兼被海水浸灌,遂致毙命。禀由该统领移请宁海州张牧验明,归入正案核办。旋经该道据英员刚德移请关提赴威讯办,碍难解送等情到本部院。据此,哨官冯春山赴威海租界拿犯,不预先知会英员协拿,致与租界章程不符,其粗率自难辞咎。惟查拿犯虽在威海附近,而该犯因拒捕格斗受伤,情急投海,又被海水浸灌以致毙命则在酒馆地方。酒馆不在租界之中,是英员只能责其不应捉拿,而于该犯身死缘由,仍〇毋庸过问。且该犯以中国逃勇结伙抢劫,罪在必死。当场拒捕,复投海,亦是自知无可幸逃之处,故非与凌虐冤囚可比。中西刑律虽殊,而除恶惩凶则一。似此抢劫首犯,如不由中国尽法惩治,万一威海附近有土匪游勇相率效尤,动辄抢劫,英国兵弁杂居其地,亦势必有所不能相安。再查冯春山在威海拿犯时,曾经解赴威海城王巡检署中验明后起解。英国议租威海条约,威海城仍由中国官员自行治理。此案既经王巡检验报,仍是属我自行治理之权。亦与原约无甚岐异。即谓先未照会英员协同拿解,稍有不合,尤领官曾将哨官冯春山及所带往勇丁等分别责惩并声明以后如遇拿犯,必先知会英员,婉为解释。仍请毋庸提解,以敦睦谊而申治权。如谓该弁在租界获犯,未经知照,稍有不合,责惩尚嫌从轻,本部院现已札饬尤提督即将该哨弁等革退离营,以免久滋口实。除檄行该统领外,合行札饬。札到,该道即便遵照,妥速商办。仍将商办情形随时报查。

再据该统领禀称,英国招募华兵二百余名,大半系烟台宁防各营逃走勇丁,并查有犯案巨贼,前经搜捕,借为藏匿之所等情。是否实有其事,并仰该道严密确查。如果属实,应即由该道另文照会英员,毋得率行招补,致与所订议租威海条约及钦准招充巡捕章程不符。切切。此札。

三、为照会事。案准贵军门牍称,嵩武中军前营后哨哨官冯春山,在威海附近拿获逃勇石得胜拒捕身死,英员移请官提,碍难解送等情到本部院。准此,除札饬办理交涉委员严道道洪妥速商办,前据该道电禀云云至章程等因印发外,合亟照会。为此,照会贵军门,请烦查照札饬所开各节,妥酌施行。

卷二  光绪廿五年十月初一日起至十二月初二日

十月初一日

一、 致夏庚堂:庚堂仁兄大人麾下:密启者,尤提督成章统带嵩武亲军三营,驻扎宁海州之上庄,系海防东路冲要。该军人数是否足额?训练是否认真?尤提督治军驭下如何?有无克扣侵蚀诸弊?闻其人似有暮气,如遇缓急,尚足恃否?其营官闻有以文员承充者,尚得力否?当此钞匮兵单之日,养一营即期有一营实用,不能不随时考查。素佩麾下办事认真,希即就近宻查,详晰示复,以资参考。盼甚,祷甚。祇请勋安,诸维惠察不宣。

二、 致东海关道:幼云二叔姻大人阁下:宻启者,〇〇〇以资参考。又孙绍襄近日病体已痊愈否?其部下近日操练如何?绍襄久病未兴,尚不致因而费弛否?烟台亦系海疆重地,必须布置周密,战守始有把握。二叔近在咫尺,该军情形必知其详,敬祈一并宻示为感。专此布达,祇请勋安。诸维吉察不宣。

三、 致夏、孙、尤统领:绍襄、亥堂、斐然仁兄大人麾下:九月廿九日晚恭奉电旨,风闻意大利有暗调兵舰,欲截三门湾,又云欲占登州庙山。著宻饬各军早为布勒,毋使乘虚而入,致有疏误等因。仅另纸恭录,驰函宻达,不另具公牍矣。查意大利藉端要挟已非一次,此次暗调兵舰,乘虚而入,欲占登州庙岛等处,情极叵测。亟应钦遵谕旨,妥为布置,以占先著而固国防。惟庙岛孤悬海中,非有兵船游弋其间,似难杜其窥伺。弟现已函商北洋裕寿帅酌量调拨,以期兼顾。至登州与烟台、庙岛相距咫尺;烟台宁海两路,亦与登州互相犄角。督率弁勇,认真训练,兹为紧要。陆路筹防,更关紧要。台端请即钦遵电谕,不动声色,督率所部,扼要严防。此后即乞应行所有筹备战守事宜,妥慎图维,以期有备无患。

再,设遇意人有借地操兵,及登岸游历、侦视炮台营垒、测量水道地图等事,均即随时禁止,千万毋蹈章高元贻误青岛覆辙,开门召寇,至今言之寒心。久佩公忠,当能审机明信,为朝廷纾东顾忧也。一切布置情形,仍乞随时函示。

四、 东海关道:余同上。望别纸恭录,驰函宻达,并分行东路各统将,转饬钦遵,妥为筹防矣。东路海防仅此十数营兵力尚嫌单薄。而内地营队又不甚多。现在只好就东路原有防营,各就分防地方,扼要布置。如有战事,再行调拨。登州距庙岛甚近,夏庚堂仅存四营,兵力更单。其余两营在青州,一营在日照,能否调拨回防,尚待筹商。庙岛又孤悬海中,与陆路情形不同,似非有大支水师,不能杜其观(窥)伺。弟现已函商裕寿帅,请其酌量调拨,以资兼顾。惟闻北洋水师成军未久,又须自顾天津门户,能否调拨,亦未可知。意大利藉端要挟,情殊叵测,但能持以全力,厚集雄师,鼓而歼之,亦可泄一公愤也。近日情形如何?烟台见闻较确,尚乞随时示知为感。

五、致裕寿帅:寿帅大人阁下:敬启者,九月二十九日亥刻,恭奉电谕:风闻意大利暗调兵舰,欲截三门湾,又云欲占登州、庙山。著宻饬各营,早为布勒,彼此筹商,妥为布置等因。奉〔钦〕此。谅尊处当已同日恭奉矣。东省海防共十四营,烟台仅孙镇金彪四营,宁海仅尤提督成章三营,登州仅夏镇辛酉七营。而夏镇七营中,又于春间移两营驻青州,一营驻日照。孙镇四营中,又移一营驻潍县。陆路兵力,已嫌单薄。庙山距登州甚近,现拟于登州再酌添三两营,或以夏镇部曲调回原防,或由内地防营抽拨,尚待审画。因内地防营亦复寥寥无几,现值筹办冬防之际,青州、潍县一带又有路矿交涉事件,不能不藉兵力弹压。续募新军,缓急难恃,东省饷项亦不易支持。现已严饬海防各营,就各处分防地方,不动声色,扼要严防。所有应行筹备战守各事宜,亦即妥为布置,以扼东省沿海之险。惟查庙岛孤悬海中,向未驻兵,泉美水深,于寄泊兵船,兹为便利。意人垂涎既久,难保不乘虚占据,以扼南北洋之冲。东省非但陆兵不多,无可抽拨,即使抽拨两三营置之岛中,外无水师为之声援,内无炮台可以凭依,似亦非计之善者。筹审至再,可否由尊处派拨北洋兵船,赴烟台、庙岛一带巡防,以壮声势,而伐敌谋。一面严饬营防各军固守沿海地方,水陆庶可互相策应。(下残)

六 、电奏:北京总署钧鉴:亥。廿九恭奉电旨,当即宻饬海防各将领,不动声色,妥为布置,扼要严防。登州镇夏辛酉原统七营,春间移两营驻青州,一营驻日照,现只存四营,兵力顿单。或调青州两营回防,或于内地另拨三两营往登州,〇〇拟即斟酌办理,仍一面遵旨与直督裕禄彼此筹商。查庙岛孤悬海中,水深泉美,寄泊兵船兹便。又当南北洋冲要,意人久谋占据,更不可不兼顾并筹。惟东省向无水师,如拨陆兵驻守岛中,设遇敌围,恐成坐困。拟请旨饬下直督裕禄,酌拨北洋水师前往庙岛一带巡防,庶可与登州陆兵互相策应。是否有当,伏候圣裁。请代奏。

卷三  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初二日起至二十六年正月十五日

十二月初六日

一、文登县禀。【批】:据禀已悉。查英国议租威海专条,并无准其收缴各项税务明文。现已据情电咨总署核查,俟查复到日,再行饬遵。此缴。

文登陈署令禀报英员在威海收税一案,奏谕查明前后有无此项案据条约。查此案仅于廿四年十二月十六日、廿五年十月初一日两次,准总署咨送议租威海专条,此外则无另据条约,亦未准其缴纳各项税务。而所送专条内载,凡以上界内所有中国管理治理此地,英国并不干预。是未准其缴纳各项税务可知。惟英国议租威海,与俄国议租旅大之期相同。或其狡谋以俄在旅大征收税租,遂引旧约各国获利均沾之条,藉为口实,亦未可定。似应电咨总署酌核就近与英使辩论。禀批拟此,请示遵办之。

再德国租胶澳,遍设海关收税,高于去内地常税厘金,仍请征收税单之款,并先将所缴代存。

卷五  光绪廿六年正月二十一日至二月二十二日

正月二十九日

十七、  荣成禀:奉到石守祖芬弭患条议两条,奉通饬并告示十张,禁止拳教七张,晓谕民教共守法度三张。

美教士在石岛租民房三间,设堂传教,而信从者鲜。洋教士亦时来时往。

二月初九日

二、总署来电初九:英使称:威海会勘租界,已派副将包尔、参将班罗斯为委员。希查照。佳。即。

行李道、严道、洋务局、林游击、布、政二司。

三、陶大臣电初九:复电悉。勘界事承嘱缓,李现拟改于三月初三日起身。

行东海关道。

二月十二日

五、 东海关道申:英教士石佩韦由烟台赴直隶、山东、山西、河南、江苏,女教士司敦由烟台赴直隶、山东等省。

六、东海关道申:日本领事官田结铆三郎、商人宫田仁吉、松冈竹次郎,赴登、莱、青、沂一带游历。

卷六  光绪廿六年二月二十三日至三月二十八日

二月二十六日

四、 荣成禀廿五日:英人索取温泉都四里等处钱粮及户口。【札饬】:查前据荣成赵令昉熙、文登陈令景星先后禀报,英人在荣成县境温泉四都等村庄,文登县境之辛汪二里、三里、四里暨草庙各村庄,索取钱粮等各情。当经飞饬该道、该游击妥速查办在案。兹事谕旨,著令同查明,认真办理等因。除恭录分行外,合亟恭录札知。札到,该游击、道即便会同于令勘租界约,务必援照议租威海专条内载,所租之地系刘公岛及威海全湾沿岸以内之十英里地方等语。令同英员,详悉地势尺寸,期于无讹。细心省勘,不得任其恫喝,要求于专条所订界址之外尺寸地界。又查专条内载,有以上所租之地,专〇英国〇〇等语,并无该处钱粮准归英员收纳明文。应于划界时与英员据理力争,不得迁就了事。此系交涉重大事件,该道等务须钦遵谕旨,妥慎办理。慎勿再蹈从前覆辙,致干重咎。并将遵办情形,飞报查考。切切,勿违。此札。

五、 廷寄:有人奏,英人自威海以外,占文登、荣成两县地方,张贴告示,令界内居民向彼完粮。并强派华绅四人充当粮总,代为催收。此次划界,请饬审定疆界,以固人心,毋蹈从前覆辙等语。著袁〇〇详审地势,据理力争,毋得迁就了事,致启效尤。另片奏,高密县属濠里地方,洋人修造铁路,阻塞田间水道,有碍小民生计,因而拦阻,洋人枪毙数人。日照县地方亦有德人击死农人情事,请饬责问等语。并著该抚详晰查明,认真办理。原折片均著钞给阅看。特此谕令知之。钦此。二月二十七日

三月初一日

二、东海关电:卅电敬悉懔遵。查总署原奏,有划界原图进呈。此图未奉发下,可否请发原图,俾有依据之处,伏乞钧酌示遵。〇〇禀。先〇印。

三、【办事大臣陶电】:济南抚院袁鉴:接奉来电,殊深诧异。文、荣两县所禀毫无影响,划界以前实无征收租界钱粮。承饬李道赴威,以欣以感。尚祈札饬文、荣两县来威见李道,诉其所禀贵部堂之语有何依据。办事大臣陶电。

行李道,行文、荣两县。

六、 要翻译沈琦随同石守前往。早呈威海界务钱粮附又呈交涉命一案。

三月十二日

七、 陶大臣照会:荣成有二事违约:一,于家庄人于永远在该县因案被押。二,该县典史随带人役至租界境内收钱粮。

行李道复查,洋务局。

三月十六日

二、东海关监督申十三日:日本驻烟领事田结铆三郎函称,商人山田政治,往登、莱、青、沂各府一带察看商务。

照例分行。

三月廿三日

三、文登禀廿一。此禀另抄。【批】:据禀并呈送英员告示均悉。查英员告示系于上年十一月间张贴,示内只载有租界之内,应征春秋两季钱粮归彼征收,仍于本征之前妥议汇拟,再行出示晓谕等语。并无立即催征字样。与该令先禀情节不符。馀所禀各节,亦多可疑。已仰李道确实详复矣。仰同该道妥慎办理,毋得稍涉朦饰,致滋贻误。此缴。

四、荣成禀廿一,此禀另抄。【批】:禀悉。已札饬登莱道查办矣。英员索交于永远一案,前据该英员照会,即经札饬登莱道查复核办,尚未据该道复函。惟此案既在勘界以前,毋论在租界内界外,均不可交,即由该县妥速讯结可也。再该令现患腿疾,何能协同杨典史分驰各庄?显系捏饰。特饬。此缴。清折存。

三月二十四日

一、 威海加急〔电〕:【批】:李道亥漾电递图均阅悉。威海全湾按图详考,似应在乙线迤东、第二尖为止。所注甲至戊一线在城湾口外,自不得统为威湾,请查明驳争。再总署与英艾使原议,曾谓图由英人绘交,不足准据,仍须令勘定等语。应守定威海湾十〈英〉里为妥。二十四日

写致李严霖信。

三 、耕堂、幼云仁兄大人阁下:迳启者,昨接来牍并图均悉。当于二十二日电复,谅已邀台览矣。查此图系总署与英艾使议专约时,由英人绘交,原不足与准据。仍须令勘时详审复勘,总以守定沿威海湾十英里一句为要。来牍亦谓必须考证明确,众心愈服,然后再与英员订期合勘。具见擘画精详,甚为佩慰。惟弟说勘图载界线,如甲至戊系湾外之地,湾内仍应从庚至卯,至多亦不过从壬至寅。特就图改划界线寄呈,尊意以为然否?应请于划勘时,极力辩争。又丁至申一线,似应从海岸划起,由北迤南。外海凸凹不齐,如沿海岸计算,其界址当较原图为少。核图内惟乙至已、丙至庚两线,其相距里数与专条所载尚相符。其余有溢出十英里之外者,特就鄙见所及专函驰商。惟关系较小,推算仍须于会勘时详细建立。凡有可以辩争之处,务祈援据与之力争。事关交涉,冀收得尺则尺、得寸则寸之效。一切统恃鉴照外,弟不为遥制也。专此。

卷七  光绪廿六年三月二十八日起至五月初三日

四月初七日

二 、东海关电:日本商人细井长次郎赴登、莱、青、沂等处察看商务。

四、东海关详初三:查明英人现无在文、荣两县催完钱粮,亦无强派华绅充当粮总。

四月十三日

三、荣成县禀十二日:查明英人索取钱粮各情,据实禀复由。【札】:据禀已悉。缴。

五 、文登陈令、荣成赵令览:自丁酉德租胶澳、戊戌俄租旅大、法租广州湾后,英即议租威海,以相抵制。曾经总署王大臣与英国赛使议订租威海专条,奏奉谕旨允准,互换颁行在案。本年经总署咨请,本部院派李道等会同英员勘立界石,系照两国议订专条办理。所谓沿岸以内十英里地方,专归英国管辖,亦系专条原文,图说亦由总署颁发,断非本省官员所敢擅专,亦断非该处民人所能租止。该民人等误听谣言,聚众滋闹,并擅将李道挽留作主,不但使公家蹈爽约之讥,且为乡里贻身家之祸。徒自贻戚,终莫能补。愈闹而受害愈烈,愈闹则吃亏愈大,前车可鉴后祸。仰该令即将议租威海系奉旨订约,暨德租胶澳、俄租旅大、法租广州湾,现均照约划界各实在情形,剀切晓谕,代印出示,俾咸周知,毋再滋闹。抚院袁。印。

四月十四日

一 、为出示剀切晓谕事。照得光绪二十三年德国租胶澳、俄国租旅顺、大连湾、法国租广州湾后,英国即议租威海,以相抵制,于二十四年五月十三日,经总理衙门王大臣与英国窦大臣商订议租专条,载明所租之地,系刘公岛并在威海湾之群岛,及威海全湾沿岸以内之十英里地方。以上所租之地,专归英国管辖等因。奏奉谕旨,批准互换。两国大臣将此专条画押盖印,承准总理衙门,咨饬本部院,派登莱道李道等会同英员,勘立界石,即系照两国大臣议订专条办理。图说亦由总理衙门颁发,断非本省官员所能擅专,亦断非该处民人所能阻止。该民人等误听谣言,聚众滋闹,使公家蹈爽约之讥,生民罹惨烈之祸,徒自贻戚,终无补救。愈闹而受害愈烈,愈闹而吃亏愈大。本部院极为尔等惋惜,恻忍不为。兹特奏明另派妥员,会同英员,仍照原订专条,详细履勘。每英里合中国里三里三分,如果英员所划租界在沿岸十英里以外,与原订图约不符,不但尔等不愿,即本部院亦断不肯迁就了事,自当据约驳阻。若实系查照图约勘划,其地均在沿岸十英里以内,即是遵照谕旨办理。尔民人等应即候所派堪舆官员,将勘定村庄〇〇〇〇,毋得再滋事端。除札饬文、荣两县,随时督同绅耆妥为劝导外,合再出示,剀切明谕。为此谕仰两县士民人等,一体知照。尔等食毛践土,受国厚恩,须知时局日见艰难,邦交亟宜敦睦。德国议租胶澳、俄国议租旅大、法国议租广州湾,均已照约划界完竣,民间并无异言。胶澳近在本省,德国派员会同勘定租界一切情形,尔等久居其间,当有共见。英租威海,事同一律,照约勘定,何能阻止。尔等均系良民,总以钦遵谕旨,顾全大局,最为紧要。但能守分,本部院自当随时认真保护,决不任尔等吃亏。若尔等再行阻抗,聚众闹事,因而吃亏受害,本部院亦无法诰诫安全。其细思之,慎勿负本部院谆谆劝谕苦衷,特示。

二 、为札发事。照得会勘威海租界,系照议订专条办理,昨经电饬出示晓谕在案。兹又将拟就告示随札印发。札到,该县迅疾派役,于相距威海四十里内各村庄择要张贴。一面饬承照缮多张,挨庄张贴,以期家喻户晓,借释群疑,而弭衅端。仍将张贴村庄日期暨名目汇折报查。〔行〕文、荣两县。

三 、为札饬事。照得会勘威海租界,系照两国大臣议订专条办理。诚恐民间未及周知,合将议就示稿,发局刊刷。札到,该局即饬匠照式刊刷〇〇千张,克日呈送来辕,以凭核发。毋延。此札。

四月十五日

五 、照得本部院前派登莱道李道等会同英员,查照总理衙门王大臣与英国窦大臣议订租威海专条,勘划租界。该处民人不知条系总理衙门王大臣与英国窦大臣议订专条,奏奉谕旨批准,误听谣言,聚众滋闹,以致与英军互斗,轰伤民人多名。其事极愚,其情可悯。亟应函示明白晓谕,迅派妥员前往文、荣一带,挨庄张贴。并会同各该地方官妥为劝谕开导,俾免再兹衅端。兹查有大挑知县何令金龄,勘以委派。应支薪水川资,即由该洋务局照章支发。除分行、札委,合行札知。札到,该令即便来省起程,驰往文登一带,妥慎办理,毋负委任。切切。札到,该司、该局、该道即仰知照,遵照办理。札到,该县即便会同何令妥慎办理。札何令金龄,文、荣两县,布、按、洋务局。

四月十七日

五 、荣成禀十二日。【批】:禀悉。已出示剀切晓谕矣。仰即查照另檄办理。缴。

四月十九日

六 、宁海禀十八日。【批】:据禀探闻文登近日情形已悉。缴。

四月二十二日

十三、宁海州禀十八日。【批】:据禀文、荣乡民聚众滋事情形已悉。仰仍随时妥为谕禁弹压。

四月二十三日

五、文登禀廿日此禀另抄。英员自埋界石,与乡民争斗伤人滋事情形,现已解散。马井泊村初七毙十五名,草庙初八毙二名。

【批】:据禀已悉。愚民误听谣言,聚众滋事,全在地方官随时竭力劝谕弹压。该令既不防范于先,又不能消弭于后,致令惨毙多命,迭滋衅端,殊属办理不善。仰即查照节次电檄,妥善办理,毋任再滋事端。此次英员不听〇劝,酿成衅端,惨毙多命,其责任归英员。仰候汇案咨呈总理衙门,照会英使秉公议办。惟该令有地方之责,于乡民群聚械斗,既不能预为防范,又不能曲予维护。于后轰毙民人〇〇,经登莱道饬其家属领埋。该令亦并未诣验,按格详报,殊属办理草率。应仍查照迭咨电檄,妥慎筹办,剀切晓谕,毋任再滋衅端。此檄。清折存。

五月初一日

四 、文登禀廿七日。【批】:据禀已悉。仰候汇案呈总理衙门,照会英使,秉公查办。仍由该令督饬绅董,随时切实劝导弹压。缴。尸图存送,并再造呈一分备案。

札催荣成。

七 、为移令事。查商就东省海防内地原有各营各别裁调即新练武卫右军先锋队二十营案内,曾经商调贵部东字中正五营来省改归新军;嵩武中军前营、嵩武亲军中营,归新军操练在案。兹查威海一带,民情尚未十分安谧,宁防相距咫尺,多留中军前一营以资弹压,即改调登防东字中军左营来省,归入新军,以符原拨二十营数目。除分别移行外,相应移令贵镇、统领,请烦查照。登防只酌留登莱练军一营,其东字中军左营,即饬杨管带青山,即日遵调来省,宁防应酌留嵩武亲军左营、中军前营两营。其嵩武亲军中营,即转饬该管带即日遵调来省,以便拨为新军操练。

卷九  光绪廿六年五月三十日起至六月二十一日

六月十二日

五 、登莱道会同林严禀初一。【批】:初七洋务局详前由。已据禀咨呈总理衙门查照矣。仰即知照。缴。图说存送。

咨总署。

十三、荣成令禀何金龄初九。【批】:据禀已悉。仰洋务局分饬知照。缴。

六月十五日

四 、宁海州禀十一日:奉发严禁拳匪告示、歌词照刊

卷十  光绪廿六年六月二十二日起至七月初五日

七月初四日

四 、登州府禀廿一日:督饬各属办团。

七月初五日

一 、初二改委何令金龄、李令诚保〈分别〉查西、东路。

卷十一  光绪廿六年七月初六日起至七月二十四日

七月初七日

十二、文登禀廿九日:遵办团练。

七月二十日

四 、大英钦命署理威海、刘公岛等处办事大臣布〔照会〕。

七 、文登、荣成会禀十九日。文、荣两县应划租界钱粮按庄核粮,以杜弊窦。是否可行,伏候迅赐裁夺示遵由。

【批】:已据禀檄饬登莱道李道核议具复,应候禀报到日再行饬遵。仰文登县移会荣成曾令知照。缴。

七月二十四日

七 、荣成禀二十三日:办团练。

卷十二  光绪廿六年七月廿五日起至八月十六日

七月二十七日

十三、荣成禀廿七日:日本鱼雷艇于初五在青岛触礁,有二三十人上岸支棚居住,看守破船。初六七等日,英国兵船来装军器子药。

八月初五日

九 、文登禀初四:划界案内,民人被英人击毙,乞抚恤。

八月初六日

十二、荣成禀初五:日本看守破鱼雷船三十余人,于七月十四日搭轮船去。

八月十二日

十六、文登县禀十一日:本道前饬将租界内应划钱粮逐一查明,开具花名、顷亩银数清册,绘图贴说,呈送司道会办。按地核粮窒碍甚多,以庄核粮弊窦较少。现值农忙,俟秋后再办。

七月初八日,凤林集因买牛起衅,印度兵百余名前往掠掳,并捆去十人。措洋五百元,赎回八人,下余二人,钱未付清,尚未放回。

【批】:禀单均悉。候行登莱道李道核饬遵办。另单禀请知会英员饬令约束洋兵等情。现在外兵北犯京师,〈慈禧太后和光绪帝〉乘舆西幸,迭奉谕旨,保守疆土,自应钦遵,妥慎筹办,相机应因,以免别滋衅端。此案仰候大局平定时,再行酌核办理。仍一面由该令督饬绅董,剀切劝谕界外各庄民等,设法开导,各安本业,切勿藉端滋事,以维大局而固海疆。缴。

卷十三 光绪廿六年八月十七日起至闰八月初三日

八月十九日

六 、威海步大臣电:本日接到七月十六日照会,拜悉一切。该县越界拘传姜立志,并唆民罢市,殊属不合,务祈鉴涵。现已札饬东海关道派员从严查办。俟查明后,定即酌量办理,以副雅嘱。再,嗣后如有公牍,希就近交东海关道封寄省,以期迅速。特先电复。

电登莱道。

八月二十二日

十八、登州府详二十一日:招募练勇两哨,月支七百九十七两二钱。

【批】:据详已悉。仰善后局核议复饬遵。缴。册领存。

八月二十三日

十五、登州府会禀二十二日:团练。

【批】:据禀已悉。仰仍会同查照旧章妥慎筹办,并移焦守知照。缴。

八月二十四日

十一、〔四言告示:〕各国传教,载在约章,迭奉谕旨,准建教堂。劝人为善,远涉重洋,认真保护,圣训煌煌。民教一体,均是编氓,各安生业,何用参商。纵有屈抑,赴讼公堂,持平审断,官为主张。毋得私斗,自取祸殃,无习邪拳,至乱纪纲。托名仇教,实扰善良,自相残虐,流毒四方。教民杀戮,何啻自戕,教堂焚毁,终须赔偿。教产攘夺,还要追赃,祸延军国,衅起列邦。兵凶战危,业废农桑,千里为墟,怵目心伤。现议和局,派使妥商,严拿拳匪,诛锄豪强。调和民教,抚恤流亡,根株除尽,嫌怨胥忘。教堂林立,附近村庄,庄长首事,守卫周详。教士来往,保护照常,责成州县,实力巡防。同效康乐,共迓休祥,倘再迷犯,毋任远飏。拿获正法,以警披猖,噬脐何及,履冰坚霜。

八月二十五日

十一、威海:步大臣鉴:本日接准八月初十日照会拜悉。所有租界杨家疃有五人因命案在文登县被押等因,已电饬烟台道,转饬该县解交贵大臣矣。特电复。

十二、烟台:李道台:顷准威海步大臣照称,租界杨家疃有五人因命案在文登县被押,本大臣已函嘱文登县令,将此五人解交本大臣讯办等因。请即转嘱文登租界〈“租界”应为“县令”〉,此五人既系租界内,应即解交步大臣讯办。仍查明禀复。

八月二十七日

二十九、文登禀:王熙元会查登属匪徒情形。

八月二十八日

二十三、登莱道禀二十七日:草辫抽厘。

【批】:据禀已悉。殷令志超创办草辫抽厘,前已批准暂行矣。仰即知照。缴。

闰八月初三日

十二、登州府禀初二日:团练情形。

【批】:禀悉。该府属团练前已饬令暂行停办矣。仰即督饬所属整顿捕务,以消隐患而清盗源。缴。

卷十四  光绪廿六年闰八月初四日起至闰八月二十一日

闰八月初七日

七 、荣成禀初六日:请领枪子,招募团勇,呈《劝民勿习邪教歌》。

闰八月十四日

一 、东海关禀十三:派员查明威海租界民人姜立志被抢一案。

【批】:已据禀照会英国步大臣查照矣。拟仍督饬文登县,遇有交涉事件,随时按照议租专条妥慎办理。缴。

二、〔照会威海英大臣:〕为照会事,光绪二十六年八月二十日,准贵大臣照会内开:现闻文登县派壮役擅入租界,任意横行,唆民罢市,请烦从严查办等因。当经电饬东海关派员前往查办,并一面电复贵大臣查照在案。兹据东海关道李道希杰禀称:当经委派候补知县谢全忠前往确查。该员旋即驰往文登,提集壮役严行审讯,实无其事。当将该役等看管,并即会同该令折赴威海到窑夼村详查。有教民姜立志于六月十二日被人勒出大钱二百文,并未抢去衣服、家器之事,其人亦并非县差形状。当即会同至刘公岛,谒见贵大臣,陈明查询情形,并讯明闯入姜立志家之人自称县差,并无票据。其两人一姓丛,一姓姜名文胜,而检查县中壮役名单,亦并无丛姓及姜文胜其人。显系匪徒冒充公役,借此抢劫无疑。至唆民罢市一节,系出自谣传,遍查亦无其事。当经谢令等据实陈明,仰荷贵大臣明察,允将此案了结,谢令即回烟销差。由该道核明禀复等情列本部院。据此,除禀批示外,且复贵大臣,烦请查照。

闰八月十八日

四 、登州府禀十七日。【批】:据禀已悉。该守查明栖霞县境有拳匪聚众煽惑,当派哨队驰往会缉,筹办甚善。仰即督饬该暨王哨官等,迅率勇役,严密查拿,务获严办,毋稍〇〇。切切。此缴。

闰八月十九日

一、 文登县禀十八日:【批】:据禀已悉。此案昨据登莱道查明禀复,已据情照会英国步大臣查明矣。嗣后遇有交涉事案,仰仍随时按照议租威海专条,妥慎办理。缴。

卷十五  光绪廿六年闰八月廿一日起至九月十四日

闰八月二十一日

二、文登、荣成会禀二十日:遵饬合议租界钱粮等项善后各事宜,缮具条陈清折。

【批】:据禀已悉。该县等遵议租界钱粮,拟照英员按庄不按地原议核办,固属简捷;然其中流弊甚多,且有窒碍难行之处,仍不如随地划粮分别先纳为是。如租界外人有地在界内,其应征钱粮耗羡,由文、荣两县查明实数,移请英员代征转交文、荣两县照收。其租界内人民有地在界外者,其应征钱粮耗羡,由英员查明实数,移请文、荣两县代征,转交英员照收。钱粮词讼事本相因,似比随地划粮,可省许多周折,并可杜许多流弊。然仍以附近租界之文、荣两县为断,将来与英员合订简明规条,即须随案声明,不得如该令等禀报所开,但以租界外三字浑括其词,转致漫无限制。至英例征耗羡,或将代征界外地亩耗羡划抵,仍当另行设法抵拨。仰登莱道就近查看情形,悉心妥筹详复,以凭核夺。似此变通办理,仍与该道原议由威海同知居中移令代催大概相同,不过勿庸另行派员居中代催,更为直捷。其余一切应行筹议事宜,均应以期折中至当,简易可行。仰登莱道就近查看情形,悉心妥议,详晰具复,以凭酌核,分饬遵办。缴。

闰八月二十五日

三、登州府禀廿四:查复姜立志一案。

【批】:据禀已悉。此案昨据登莱道查明禀复,已据情照会英国步大臣查照矣。仰即知照。缴。

闰八月二十九日

一、 文登、荣成祝令、曹令同览。威海租界粮册速即造送,并先将查明情形电复。

九月初二日

五 、宁海州禀初一:查无焚烧教堂〈事〉。

【批】:据禀已悉。仰仍随时妥为保护弹压。缴。

九月十四日

一、〔致〕文登、荣成:祝令、曾令同览:迭送租界粮册,仍以按地为便。惟地在界内、人在界外者,应由地方官代收转交英员;地在界外、人在界内者,应由英员代收转交地方官,以便催科而归简易。前电译码将界内、界外字颠倒,应更正照办。

烟台李道同。

二、荣成禀十四日:沥陈租界划粮,以地划粮实属窒碍难行,请仍照英人原议论庄不论地之法办理。

【批】:据禀已悉。前议按地划粮,原系地在界内、人在界外者,由地方官代征交英员;地在界外、人在界内者,由英员代征,转交地方官。以便催科而曰简易。发电时译码偶有乖错,致将界内界外字样互相倒置,文意遂亦随之而异,已另电更正矣。勿论按地按庄,总以便民为重,本府院原无成见。不过按地划粮,似剖析较清,界限亦较严。按庄则有笼统之嫌,恐滋牵混之弊。征粮与租地,事相表里,该令等身任地方,见闻较确,按地划粮如果有窒碍难行之处,仰该候札行东海关道另行核议饬遵。该令等仍一面会同文登祝令体察民情,即就近禀承该道妥筹办理。缴。

卷二十五无威海地区史事。

卷二十六  光绪廿七年五月十八日起至六月十九日

六月十一日

二、为照会事。光绪二十七年六月初十日,准贵大臣咨开等因。准此。当经商明正任袁抚院,以查本国律例,互斗因伤身死之案,与盗匪大有区别,须按定例审办,未便通融。此案既系在威海城内互斗,凶犯又系界外人,业由威海司潘巡检缉获,交文登县讯实监禁。自应仍照本国定律,由县审拟解赴府司各署勘转,按律定罪方足以成信谳。亦决不至久延时日。来照拟请札饬文登县将该犯迅速就地正法一节,中外均无此例。所请通饬皋司及该管道府毋庸提讯,亦与定例不符,碍难通饬。诸希涵亮。除秉公讯明,札饬文登县,按照例限从速解审外,相应备文照会贵大臣,请烦查照。须至照会者。

卷三十一  光绪廿八年四月初七日起至七月初四日

五月二十三日

一、 威海骆大臣电:风闻祝令期满调省,于令接署。如祝有要介,即勿庸论,否则请留。办事大臣骆电。〈据此,《文登市志》482页“祝鑫”下应有“光绪廿八年于某任县令”之补〉

二、〔复威海骆大臣〕威海骆大臣鉴:尊电拜悉。文登祝令调离另有要差,接署之于令向充洋务局委员,熟悉公务,到任后,尚希随时关注为荷。

癸卯卷  光绪廿九年十二月十九日起至卅年二月初四日

附录:山东抚院收电簿残卷

二十九年十二月十九日

三 、烟台何道台:宙〔密〕。卦电悉。各国若准商船照常出入,纵无匪徒贩货接济战国,终恐谣言传入致烦口舌。是以饬转登、莱、青、武定等府各海口一体严密稽查,除打鱼小船取有的保准其出入外,其余中国商民大小船只,有载无载,概不准出海。即外来民船过境,亦应扣留,免致租经战地。如实有民船载货,由中国此口至彼口,在沿岸海边行走,亦须查明无粮、煤、食牛诸食物及一切军需禁物,仍取具的保方准出海,并发册存记,违者将船货归官,商人、舵工、水手并惩。并由尊处督饬登、莱、青三府,委派文武员弁赴(下转48页)(上接42页)各海口、各码头驻扎查禁,仍一面派官轮船、帆船给护照,赴沿海一带梭巡。至局内、局外各国轮商照常通商,其余饬遵外部所颁条规办理。昨已备文分〔别〕进行,兹承电旨,特再摘要电达,照此办理。不过严断接济,并非一律禁止商船出海,似不十分有障国家税课、贫民生计,只要地方官奉行得法,亦当不至别滋借口,仍希随时督饬妥筹办理为要。

六十三〔光绪二十四年〕七月十二日(收谢庭芝电)济南〇宪钧鉴:初十日,确有苏猪船由威海来烟,旋即开赴营口。庭芝禀。七月十二日

复如有续闻请其电知。

六十四〔光绪〕二十四年七月十二日(收谢庭芝电)济友  抚院钧鉴:顷据英访事人电致上海外洋报馆云:俄人欲居营口。昨英提督派兵轮往看动静。英副提督在威海密商海疆划界事宜。德人并有欲居崂山之说。电局兼侦探委员谢庭芝禀。

六十五、〔光绪二十四年〕七月十六日(收谢庭芝电)济南  抚宪钧鉴:文电敬悉。凡有关涉洋务之事确有可据者,遵即随时电禀。庭芝禀。

七十四、〔光绪二十四年〕九月初一日(收总署电)济南  督抚、将军:奉旨:前经谕令各省保护各国教士。此事极有关系,各该将军、督抚务当严饬地方官于教堂所在,及教士往来之处,一律认真保护,不准稍涉玩懈。如再有防范不力,致涉事端,定即〔从〕严惩处。钦此。

东。印。九月初二日

(作者:文登市志办编审)


声明:本网转载刊登此文仅以传递更多信息为目的,不代表本网支持或赞同文中观点。

关于作者  (请作者来信告知我们您的相关资料,点击这里查看我们的联系方式。)

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日志

百家争鸣

  • 戚其章

    于无声处见真情——纪念戚其章先生逝世一周年

    戚其章先生是山东省威海市城里人,而立之年已成为威海市的文化名人,特别是电影《甲午风云》上映后,更是成为广大青少年心目中的偶像,许多年轻人了解他的成才经历而仿效之……

  • 替代图

    北洋海军航海日志考

    记录航海日志乃海军平时、战时相当重要的一项业务。日志中实时记录舰船航行、停泊、训练、作战等全部活动,乃至舰船状态、气象状况等第一手数据,是搜集海洋航海资料、积累官兵航海经验、提升官兵战训素养、以及考核官兵的重要手段和途径,因而西方国家海 ...

  • 替代图

    博物馆如何为志愿者服务——以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院为例

    甲午战争博物院志愿者工作迈入了一个新的阶段,这对于进一步发挥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作用,助推博物馆事业发展,为各界人士尤其是志愿者主流的大学生和部队官兵提供良好的社会实践 平台都起到了积极作用。

  • 替代图

    明代的威海卫

    宋金元相交时,山东是主要战场,频仍的战争,使人民群众处在水深火热之中,一些有点财富的人多逃亡至长江以南,如上世纪50年代,草庙子武林村曾出土过一坑完整的北宋历代年号的铜钱,可推测出是主人于出走前埋下的。蒙古贵族统治后,田园荒芜,人口大减。 ...

  • 替代图

    海阳嘴子前春秋4号墓墓主考古质疑及新说

    1985年烟台和海阳市两级文管部门对位于海阳市盘石店镇嘴子前村东北部的一处小高台土层标注为M-1—M6的古墓进行了抢救性发掘,发现和清理了为数众多、制作精美的古代青铜器及其它材质的遗物……

  • 替代图

    论文物保护工作与旅游开发——以山东省临朐县为例

    临朐县目前已发现的各类文物遗迹200余处,已公布为全国、省、市、县级文物保护单位的137处。其中国家级保护单位2处(分别是冶源海浮山北齐崔芬壁画墓和齐长城遗址临朐段),省级文物保护单位3处,潍坊市级文物保护单位5处,县级文物保护单位129处。这些文物 ...

  • 替代图

    勿忘甲午 以史为鉴 ——在接待台湾大学生中华文化研习营时的讲稿(上)

    在接待台湾大学生中华文化研习营时的讲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