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戚珺

出处:《甲午纵横(第二辑)》栏目:学苑杂谈发表日期:2016年12月31日

摘要:中国近代史是一部充满耻辱和血泪的历史。外强入侵,国无宁日;大好河山,任人宰割。帝国主义列强强迫中国签订了许多不平等条约,使中国由独立的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封建国家,一步一步地变成了半封建半殖民地国家。中日甲午战争,大清帝国败给了日本“蕞尔 ...

关键词: (暂缺)

中国近代史是一部充满耻辱和血泪的历史。外强入侵,国无宁日;大好河山,任人宰割。帝国主义列强强迫中国签订了许多不平等条约,使中国由独立的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封建国家,一步一步地变成了半封建半殖民地国家。中日甲午战争,大清帝国败给了日本“蕞尔岛国”,在日本的马关春帆楼,上演了令中国人耻辱的一幕。

1894年,日本发动侵略中国的甲午战争。这场战争是中国近代史上继两次鸦片战争和中法战争之后,帝国主义大规模侵略中国的第四次战争。在战争中,清政府采取消极避战的作战方针,极大地压抑了广大爱国官兵和人民群众的抗战热忱。随着清军接连战败和日军步步进逼,清政府为形势所迫,转请美国驻北京公使出面调停。日军虽在军事上节节胜利,但持续八个多月的战争,已出现财政空虚和军需缺乏的困难。同时,日本在中国连连得手,也触犯了西方列强在华利益,由于诸多因素,日本政府同意议和。

1895年1月,清政府派户部寺郎张荫桓、湖南巡抚邵友濂为全权大臣,赴日议和。中国议和代表抵日本后,即处于日本弁兵的监控之下。中国使节书信往来,日人“先拆阅而后送”。以致发生不允许张荫桓发密电,扣压中国国内电报,侮辱中国使臣之事。所谓的“和谈”就是在这种不对等的关系中开始的。其实对于中国没有什么好谈的,日本早就准备好了媾和条约方案。果然在双方互换敕书时,伊藤博文抓住清廷敕书中的“裁决”二字,咬定中国代表无全权,指责中国无讲和之诚意,却声称日本代表则实有全权。其实清廷敕书中“转奏裁决”与日本敕书中“朕亲加检阅,果真妥善,即便批准”的意思一样,双方代表所谓的“全权”,都不是绝对的。日本却以清政府议和代表“全权不足”为由,破坏和谈,其险恶用心一目了然。鉴于此,清廷不得不照日方要求“改国书”,“将定约、画押、互换各节全权叙入”。可即使这样也无法改变日本的既定方针。日本方面转电北京:“虽允可再开商和议,总须中国派从前能办大事有名之员,给予十足全权责任,方可再行开办。现派之二大臣既未得商此事,即不准仍在日本候信。”就这样,代表大清国议和的中国使臣,在日本受尽污辱诋讪后,又被其驱逐出境。张荫桓、邵友濂离开日本前曾致书伊藤博文,提出“查中国敕谕,往外国议约,其格式向与此次相同,向未闻他国不接受也”;“议和大臣向来应得之权利,本大臣不能照享,实出意外”等的说辞。此番说辞流露出张邵二人对此行的愤懑、无奈之心态。

日本拒绝中国使节是精心策划的结果,其目的有二:一是等待占领刘公岛并最终消灭北洋舰队,这样可使日本在和谈中处于更为有利的地位;二是迫使清政府改派奕䜣或李鸿章来日本和谈,以期达到它的“三个条件”,即“朝鲜独立、割让土地和赔偿军费”。

1895年2月17日,北洋海军全军覆没。3月初,清军在辽东全面溃败,京津危急。清政府为形势所迫,竟不顾全国人民抗战的呼声,答应日本的“议和”条件。

1895年3月14日,清政府派北洋大臣李鸿章、参议江苏存记道李经方、参赞二品顶戴记名海关道罗丰禄等官员及随员、护卫、仆从共135人,前往日本马关。

马关,又名下关,因下关海峡而得名,是日本由东海岸西出日本海和黄海的重要水上通道。甲午战争期间,日舰通过这里驶向侵略朝鲜和中国的航程。日本选择于此谈判,即是为威慑中国使臣,使这次和谈成为对中国最大限度地掠夺的和谈,达到其卑鄙龌龊的目的。

3月20日,中日双方在日本的马关春帆楼举行第一次谈判。此时的春帆楼装修一新,从正厅到二楼的楼梯铺上了华丽的地毯。足见日本对此次谈判的得意亢奋。中方谈判代表为头等全权大臣李鸿章、参议官李经方、参赞官罗丰禄、伍廷芳、马建忠及日文翻译卢永铭和罗庚龄。日方谈判代表为日本首相全权办理大臣伊藤博文、外务大臣陆奥宗光、内阁书记官长伊东已代治、外务书记官井上胜之助、外务大臣秘书官中田敬义及中文翻译陆奥广吉、楢原陈政。双方互换全权文凭后,李鸿章宣读了拟请停战的备忘录,提出“于开议和约之始,拟请两国水陆各军即行一律停战,以为彼此议商和约条款地步”。日方敷衍以“此事明日作复”。作为战胜者,伊藤博文处处显示着自己的优势地位。他讪笑中国前使未完成使命,乃是敕书不完备,无诚心求好之结果。伊藤讥讽使臣,表现极为无礼。在春帆楼的会议桌上,一直表现得颐指气使,飞扬跋扈。

3月21日,中日双方之第二次谈判于春帆楼如期进行。此次谈判日方以酷苛条件,使中国方面打消了停战的念头。日本的条件是:第一,日本军队应占守大沽、天津、山海关,且将该处之城池堡垒、清国军队、武器军需交与日本;第二,天津山海关间之铁路当由日本国军务官管理;第三,停战期限内日本国军队之军需军费,应由清国支补。如答应以上各款,则停战日期、停战期限及日清两国军兵驻守划界并其余细目,应即行议商。李鸿章听完日方复文连呼:“过苛,过苛!”他再三向伊藤博文恳商,伊藤只是傲慢地鄙视着中方,并限定于三日内作出答复。清廷接电日方的停战要款,均觉“要挟过甚”,随派员往各国使馆商酌,各公使皆以先索议和条款为要。于是电复李鸿章:“前三条万难允许,必不得已,或姑允停战期内认给军费。若彼仍执前说,则以难允各条暂置勿论,而先得议款为要。”并让李鸿章讲明朝廷诚心议和之意,婉与磋磨。

3月24日,李鸿章于第三次谈判,告知日方“所复停战节略内要款情形,万难照办”。李鸿章唯恐和议中梗,又委曲求全说:“本大臣尽心议和之始愿,从未稍减,以期两国和局之早底于成也。”先前所提的停战之议,还没达成共识,李鸿章又要求日方出示和款。这就达到了日方不停战而和谈的目的。按照国际惯例,开始议和谈判就要休战。但日本为使清政府接受它的全部要求,一方面在谈判桌上肆意勒索;另一方面派兵攻占澎湖,以逼迫中国在谈判桌上同意割让台湾。孰料就在此次谈判结束后,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迫使日本不得不答应停战。

李鸿章结束谈判后乘轿返回其下榻的引接寺,途中被一暴徒刺伤,子弹击中左颊,血流不止。其实发生这样的事决非偶然,完全是受日本国内主战派叫嚣的扩张主义的影响。李鸿章遇刺事件发生后,日本政府很是不安,一怕李鸿章借此回国,中断谈判;二怕列强乘机干涉。日本政府几经权衡,于30日,两国使臣签订了《中日停战协定》。停战条款的签订,表面上是日本政府作出的让步,实际上是日本政府巧妙算计的结果,只对日本一方有利。该协定只规定在奉天、直隶、山东等处停战,而将台湾、澎湖排除在外;停战期限为三周,以强迫中国在限期内满足日本的要求等。可李鸿章认为能够实行停战,已经是很大的成功,对条款的内容也就不再进一步争论了。也许他在暗自庆幸自己的“因祸得福”。他没有想到缔结停战协定,只是日本设下的一个陷井。

由于李鸿章受伤,故没能出席4月1日的第四轮谈判。由李经方代替与日本商谈关于议定和约的程序方法。日方提出逐条进行议商的办法,李经方力主在全部条款阅毕后再逐条进行议商。日方虽答应,但提出和约底稿出示后,中方须在三日或四日内作出答复。日本深知勒索太多,而列强在中国各有利益,各有图谋,条款内容一旦泄露,便会遭到列强干预或反对,所以极力使媾和条款保密。

李鸿章虽早就知晓日本所欲甚奢,但还未料到其贪婪到如此程度。所提和约,获取的利益远远超过西方列强在中国的特殊权益。清廷接报日本和约内容,急电密告英、俄、法三国公使,希望借助列强阻止日本。清廷内部就让地一节,发生争执,意见相持不下。有人力主台湾不可弃,有人主张弃台保奉天南部。最终弃台派占了上风。清廷在左右为难中,电旨李鸿章:“极尽驳论而不能得,不得退避不言。”然对割地无肯定指示。清廷在割地问题上仍然抱有幻想,后又指示李鸿章:“让地赔费不嫌反复辩驳。”清廷哪里知道,中方来往密电,早已被日本掌控。日本方面担心拖延谈判夜长梦多,不如尽早下手。他们考虑到李鸿章的威望和影响,提议清廷予李经方以全权。清廷正急于谈和,觉着当无不可,遂“添派李经方为全权大臣”。日本正为下一轮谈判精心准备着,决定“在事实面前使他们就范”。

4月10日,中日全权大臣在春帆楼举行第五次谈判。日本政府考虑到西方国家的在华利益,为缓和矛盾,对和约底稿稍作改动。伊藤博文拿出准备好的改定条款节略,对李鸿章说:“今日之事,但有‘允’、与‘不允’两句话而已。”李鸿章虽就赔款和让地两项进行辩解,但被日方断然拒绝。伊藤扬言:“若再商改约款,故意迟延,即照停战款内和议决裂此约中止办法。”日方以战争再起施行外交讹诈。李鸿章见伊藤毫不松口,便要求改日答复。

李鸿章面对伊藤的恫吓,急电北京请旨定夺。而清廷的电旨尽是些让李鸿章“相机因应”之词,没有强制性的命令和实质性内容。不得已,李鸿章又求日方对让地赔款两项酌为减轻。日方获悉了中方往来密电,声称:“恐不待停战期满,已先开战。”李鸿章感觉到日方愈逼愈紧,无可再商。又闻听日本已派遣运兵船二十余艘,由马关开赴大连湾。他不敢怠慢,再次致电总理衙门:“事关重大,若照允,则京师可保;否则,不堪设想。”君臣皆惟恐京城不保,连复两份相同内容的电报,谕李鸿章即可定约,又嘱咐“争得一分,有一分之益”。

4月15日,第六次谈判还在春帆楼进行。相同的地点,相同的人员,不一样的只是中日使臣的心境罢了。日方胸有成竹,中方垂头丧气。李鸿章不惜费尽唇舌恳求日方作出让步。日方知清廷许李鸿章以权宜签字的权限,决定强硬到底。这次会谈整整进行了五个小时,不管李鸿章怎样周旋,日方始终不肯作丝毫让步。不得已清政府只好屈从于日本,而日本达到了其预期的目的。

4月17日,中日使臣在春帆楼举行条约签字仪式。历时29天的“和谈”,清廷最终还是以割地赔款满足了日本的欲望。在日方的淫威逼迫下,签订了《中日马关条约》。《中日马关条约》包括《讲和条约》十一款、《议订专条》三款及《另约》三款。该条约割地之多,赔款之巨,都是空前的。仅赔款一项就相当于清政府3年多财政收入的总和。它严重破坏了中国领土主权的完整,使中国进一步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国家。从此,清政府债台高筑,国家愈来愈衰弱,人民愈来愈贫困。而日本正是得益于甲午战争的巨额赔款,其经济和军事迅猛发展。最终走上了军国主义的法西斯道路。

“万顷云涛玄海滩,天风浩荡白鸥闲。舟人哪识伤心地,为指前程是马关。”这是《中日马关条约》签订后的第七年,清末教育家吴汝纶考察日本时,在马关触景生情所作的一首诗。他悲愤地题书:“此为伤心之地。”

今年是《中日马关条约》签订111周年,回顾百年前这段耻辱史,为的是总结和汲取历史教训,更好的面对未来。今天的中国早已结束了任人欺凌宰割的屈辱历史,中华民族正迈着雄健的步伐跨向新世纪。然而,马关春帆楼那耻辱的一幕却永远铭刻在后人心中。

(作者: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馆员)


声明:本网转载刊登此文仅以传递更多信息为目的,不代表本网支持或赞同文中观点。

关于作者  (请作者来信告知我们您的相关资料,点击这里查看我们的联系方式。)

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日志

Comments are closed.

百家争鸣

  • 替代图

    博物馆不能办成展览馆 ——光明日报专访中国博物馆协会理事长宋新潮

    “博物馆的展览不应该是简单的陈列,而应该能体现出研究水平,能有效传播信息,让观众能切实受到教育。博物馆不能办成展览馆,不重视藏品、不重视研究是万万不行的。”

  • 替代图

    山东文登郐家发现宋金石椁墓

    2005年春,山东省文登市小观镇郐家村村民在村西丘陵斜坡处挖养鸡场温室地基时发现一处石椁墓,现介绍如下。

  • 替代图

    国耻类遗址博物馆如何在社会教育中发挥作用

    国耻类遗址,是中华民族被外敌入侵、遭受伤害和杀戮的历史见证。国耻类遗址博物馆就是管理保护这些遗址及其所属建筑遗存的专门机构。新中国建立后,特别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全国各地也相继建立了许多专题性遗址类博物馆、纪念馆。本文拟就国耻类遗址博物 ...

  • 替代图

    海上丝绸之路与14世纪中韩航海交流——以蓬莱高丽古船为中心

    蓬莱市登州港(蓬莱水城)位于山东半岛北端,与日本、韩国隔海相望,是中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东端著名港口。1984年、2005年在登州港两次清淤工程中,先后发掘出土4艘古代沉船,在世界古港中较为罕见。登州古港的古船发掘成果,引起国内外学术界的关注。海 ...

  • 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

    国耻类遗址博物馆如何在社会教育中发挥作用

    国耻类遗址,是中华民族被外敌入侵、遭受伤害和杀戮的历史见证。国耻类遗址博物馆就是管理保护这些遗址及其所属建筑遗存的专门机构。新中国建立后,特别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全国各地也相继建立了许多专题性遗址类博物馆、纪念馆。本文拟就国耻类遗址博物馆如何在社会教育中发挥其重要作用,谈些粗浅的意见。

  • 监测工作人员正在进行现场测试

    蓬莱阁丹崖山岩体加固保护技术研究

    我国有众多的名胜古迹建筑在高山峻岭之间,但千百年来,其基础岩体受地质应力等多种因素影响,出现了裂隙、破碎带、危岩体,甚至发生岩体崩塌、大面积滑坡等严重病害。我们将锚杆、锚索加固这项现代新技术,运用到我国名胜古迹基础岩体加固保护领域,使我国的文物科技保护技术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

  • 替代图

    徐建寅监造铁甲船“定远”号

    1879年(光绪五年八月),徐建寅奉旨前往德国,派充二等参赞,订购、定造两艘铁甲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