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刘德煜

出处:甲午网栏目:(暂缺)发表日期:2014年5月20日

摘要:陶遵祜先生去世已经20余年了,每想起他的音容笑貌,又总觉得这是不久之前的事,正如孟德斯鸠说过的:“能将自己的生命寄托在他人记忆中,生命仿佛就加长了一些。”由于工作的缘故……

关键词: (暂缺)

陶遵祜先生去世已经20余年了,每想起他的音容笑貌,又总觉得这是不久之前的事,正如孟德斯鸠说过的:“能将自己的生命寄托在他人记忆中,生命仿佛就加长了一些。”由于工作的缘故,我与遵祜有过两次相处。一次是1959年春,市成立“绿化办公室”,我和他以及农业局的几位同事,共同工作了半年多;一次是1960年春,工作组下村,我被分派到遵祜所在村陶家夼。两次相处,正是我增进见识的“而立”之年。他以身教言传,使我受益颇多。他经常用“请教”的字眼向我问事,往往使我难以承受;也有时他称我为“老同学”,原因是他为安立堂毕业生,我是安立堂改名育华中学的毕业生,就这样拉上了学子情。我的年龄与他相差19岁,社会经历自然差了一大截。在共事中,我虽未用“请教”的字眼与其相应,但无论是在人际处事上,还是在果业知识方面,都使我在认识上有了空前的飞跃。

第一次相处正值大跃进期间,威海受大跃进的影响,想在短时间内一变大自然的旧貌。市“绿化办公室”的目标为围绕市区的各个丘陵地,修一条串联的环山路,远景规划口号是:“高山深山森林山,低山近山花果山。”办公室只配备了一台水平仪,又无专家指导,从哪着手,如何规划,就靠我们几位不是内行的“内行”运作。我虽于1957年到里口山参与过“山区规划”,但当时只是在各个山夼查勘地形,调查原始植被,并未拿出个像样的规划来。陶遵祜虽在陶家夼有些实践,但也只是些条条块块的小打小闹,并未曾对山川有过总体考量。开始的几天,我们几个人只能沿着菊花顶、古陌山下、高里山、奈古山、李家夼、塔山转了几个圈,之后又跑到烧毁的环翠楼前大果园,上下详细地观察了一下。在这里,遵祜却要我对果树的布局谈点看法。只见偌大的山头,郁郁葱葱的果树横看成垅,竖看成行,没有受大大小小地块的限制。若按传统的按地块分植,每亩24棵,必然是支离破碎,互不统属。他告诉我,他是下了好大功夫才设置成现在这个样子的。这时,我才逐渐领悟,只有“胸怀全局,才有整体”的道理,这就是规划的准则。修环山路的起端,是从戚谷疃后,英国领事公寓北名为前脸子处动土的,沿着松林下方向西延伸。路上有松林,路下多是农田,可作为花果之地。从等高线上远望各处山丘,基本上能平行串联起来,不至于爬高冲下。只是在奈古山前缓下去,横穿烟威公路,从布谷夼外重新爬高一段,向东转至塔山东端下山,最后进入公路。这一基本设计,是陶遵祜在遍查各个山头,而逐渐形成 “胸有成竹”。 方案设定宣布后,我终于意识到在陶遵祜的脑子里,已经先绘好了一张全景图。那就是,以环山路为线,路上面是苍碧层层的森林,路下面是红、白相间的片片花海。尽管后来没能全部兑现,但至今仍有不少人还不时地盘桓在这条废弃的山路上,去追寻那流逝的岁月梦。

第二次相处是在1960年春,正是美丽的陶家夼山村扬名之际,各地参观者络绎不绝。我一进村,陶遵祜便领我先看看他们村路上的葡萄廊。只见大小街路上全被葡萄枝蔓覆盖着,廊下支柱为砖石相间,整齐划一,而且柱中各挑着一盆鲜花。我不禁咏叹:“陶家夼,葡萄夼,进村便进葡萄廊,串串珍珠挂满架,处处美花扑鼻香。”谈起栽植葡萄的历史,他即滔滔不绝的诉说着“万事开头难”的桩桩故事。他说要改变穷山村缺粮少钱的日子,就得先改变人的经营头脑,于是,由他家首先试栽了葡萄。当村民看到人家每天用自行车驮着一大筐葡萄赶朝市,天天都能见到现钱的事实后,也纷纷栽植起葡萄来。可不久谣言就传开了,谁谁家的媳妇怀了葡萄胎,谁谁家葡萄架下藏着大长虫,有些人后悔不该栽这玩艺。陶遵祜告诉我,若让邪念占了上风,陶家夼的葡萄就完了。于是他给一些户讲科学知识,鼓励大家的信心。为了改变单一品种,适应季节的需要,遵祜还跑到各地去讨换一些新的品种枝蔓,分发到有关户。这样陶家夼的葡萄品种就逐渐多了起来,有水晶、冬晶、金皇后、紫羊奶子、绿羊奶子、玫瑰香、巨峰等等。他还经常领我到他南河边的自留园里,去看看那株年产千斤的葡萄王。不难看出,他在这项事业上付出了多少脑力与汗水。

由于到陶家夼参观的人太多,尤其是从北京来的各级领导干部,他们不仅看,还随时提问一些村情。市委宣传部张素娥部长有时还特别打电话,要我协助做好接待,有时可直接领客人深入到户。这使我往往难以应付,总觉得这种越俎代庖的举动,往往是出力不讨好,让人家村干部处于被动地位。陶遵祜看出了我的心思,鼓励我大胆去做,参观路线也由我决定,知道多少就说多少。他说:你不仅帮了俺的忙,最主要的是你可客观公正的为俺村澄清一些事情。是的,我想到曾有人说陶家夼夸富闹形式,什么驴栏里挂琉璃帘子;来人参观,通知某某端着衣盆到河里洗新买的“太平洋”床单等等。这事若不是我亲临其境,有人或信以为真。事实是,当我一进村,他们便领我到了陶遵洋家,住进院内四面坡的厢房里,屋里屋外收拾得十分干净,门上还挂着一幅美丽的珠帘。那为什么有这种议论呢?原来全村四面坡的房子,多数人家是用作放柴草、农具的场所,也可能原设计时就备作驴栏用;至于到河里洗衣服,我并未发现有弄虚造假的场景。陶家夼人生活提高了,注重环境美,这是不争的事实,也没有藏眼怕人的地方。有一次国家农业部一位副部长带着其家属来村参观,其妻很好奇,很想看点“真实”的东西,独自闯进了几家,使部长十分难堪。后来,副部长说,我这个副部长在北京的住所,还不如你们这里农民住得好!这就是他们所看到的真实。陶遵祜对参观陶家夼,既不愿吹牛,也反感造谣中伤。

由于经常跟随陶遵祜进果园,我就像个孩子似的问这问那,他也发觉我学生气、好学,于是他走到哪便讲到哪。如他力主的“主干疏层形”修剪果树,优点是结果龄长,树冠也很美观;而刘福义力主的“开张式”,不强调领导干,多留结果枝组,优点是结果早、丰产,但早衰,也不美观。他还给我讲“里芽外蹬”、“幼芽轮转”等等知识,使我渐渐有了“师傅领进门”的优越感。有一年我到临淄考古,休闲时走进近处的一座果园逛逛,果树还没长叶,我发现修剪上存在的问题,如树干一律向东北方向倾斜,是定干时没留准西南向的幼芽所致,侧枝无层次,且枝组又太密集,光照不足,推想只结绿果,而个头又小…… 。这时园内的果农都围拢过来,齐声地要求我这位“师傅”一定留下来,给他们讲授一下修剪经验。真没想到,“师傅”二字是陶遵祜为我预加的尊称。

仅仅两次相处,我和陶遵祜竟成了忘年之交,离别久了他总不时地打听我的近况,我也经常惦记着他,怎么也没想到他过早离世,使我常常沉入无限的思绪中。已是永别,但我总觉得他没有走远,在我的脑海里,他依然是那样永带着一副慈善的笑容、又富于健谈的一位学者。

趁此小记,权作一番后生对长者的追思悼念吧!

 

(作者:威海市环翠区史志办离休干部)


声明:本网转载刊登此文仅以传递更多信息为目的,不代表本网支持或赞同文中观点。

关于作者  (请作者来信告知我们您的相关资料,点击这里查看我们的联系方式。)

相关文章

  • No Related Post

Leave a Reply

百家争鸣

  • 日本于甲午战争前夕订造的世界第一快舰“吉野”号

    珍贵史料解读日方版本的甲午战争

    1894年7月19日,中日海军在黄海海面展开了一场海战,由此拉开了“甲午战争”的序幕。这场海战对中国、日本、朝鲜以及远东政局都产生了广泛而深刻的影响。

  • 替代图

    一本以史为鉴的好书——读《辩证看甲午》断想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这句流传极广的名言,实际上蕴含着一个重要前提:尊重历史并正确地认识历史。不尊重历史,历史的兴替就无从为鉴。对历史缺乏正确的认识,史鉴就会变成哈哈镜,历史兴替的真相就会被扭曲变形,误导后人:前人具有激励作用的业绩, ...

  • 替代图

    书讯:北洋海军舰船志

    本书以军舰级别进行分篇,逐一介绍北洋海军各主要军舰。将北洋海军舰船的设计、建造置于整个19世纪世界海军造舰技术和武器装备的大环境下进行考量、评价。

  • 替代图

    国内文博单位商业化运作令人堪忧

    5月24日,在今年的文化遗产日新闻发布会上,国家文物局副局长董保华对包括故宫在内的一些文博单位建“会所”进行经营的事件进行了表态。

  • 替代图

    博物馆不能办成展览馆 ——光明日报专访中国博物馆协会理事长宋新潮

    “博物馆的展览不应该是简单的陈列,而应该能体现出研究水平,能有效传播信息,让观众能切实受到教育。博物馆不能办成展览馆,不重视藏品、不重视研究是万万不行的。”

  • 替代图

    怀念我的祖太爷丁汝昌

    慷慨捐躯去,岿然浩气存。 至今威海上,犹听怒涛声。 迢递三千里,沉浮一百年。 英灵钟冶父,低首拜乡贤。 ——孙文光《刘公岛吊丁汝昌将军》 作为丁汝昌第五代嫡孙女,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有一个心愿,想写篇纪念老祖宗丁汝昌的文章,表达我对这位祖先 ...

  • 替代图

    道教全真派何以创立于胶东昆嵛山

    金元之际,王重阳及其七大弟子在胶东昆嵛山创立了道教全真派,使其在元代发展至鼎盛,明清时期虽然呈现出衰落趋势,但它仍然是封建社会后期在道教中与正一派并立的两大道派之一,且影响极为深远。本文试就全真派何以创立于胶东昆嵛山,予以历史文化方面的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