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苏晓

出处:《甲午纵横(第二辑)》栏目:学苑杂谈发表日期:2016年12月31日

摘要:刘公岛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百余年来,一直为军事要地。1985年,刘公岛由封闭的军事禁区开始对外开放,接待游人。然而,许多参观过刘公岛的旅游者都会产生这样一个问题,即作为我国清代北洋海军重要军事基地的刘公岛,为什么在其上面还零散分布着一些近代 ...

关键词: (暂缺)

刘公岛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百余年来,一直为军事要地。1985年,刘公岛由封闭的军事禁区开始对外开放,接待游人。然而,许多参观过刘公岛的旅游者都会产生这样一个问题,即作为我国清代北洋海军重要军事基地的刘公岛,为什么在其上面还零散分布着一些近代欧式建筑?这些建筑又是什么人在岛上建造的呢?据不完全统计,零散分布于刘公岛南坡(岛上较适于居住地带)的近代欧式建筑有20余处。这些建筑多为石体木屋架二屋结构,室外设廊子,室内为木地板,体量明显大于木举架一层结构的北洋海军时期建筑。

要想知道刘公岛上这些欧式建筑的由来,需要从我国的近代史说起。1895年4月17日,历时八个月的甲午战争以《马关条约》的签定宣告结束。甲午战争后,帝国主义列强乘机掀起瓜分中国的狂潮,刘公岛也未能幸免。1898年7月1日,英国连同刘公岛一起强租威海卫,使其成为英国在远东对抗俄国的军事基地,刘公岛成为英国皇家海军远东舰队的训练和疗养避暑之地。英国在对刘公岛长达42年的殖民统治期间,在刘公岛上修建了大量适合其居住习惯的欧式建筑。至今可以看到的主要有:英海军司令部旧址、英陆战队营房旧址、英皇家酒肆新廊旧址、共济分会旧址、康来饭店旧址、私营商让旧址等。

从1898年7月1日,英殖民者强租威海卫算起至今已有100多年。100多年后的今天,随着旅游业的发展,刘公岛已成为威海的城市名片,刘公岛上举步可见的这些近代欧式建筑,以其特殊的风格与凝重的历史文化内涵,静静地等待着今人的开发和利用。

(作者: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馆员)


声明:本网转载刊登此文仅以传递更多信息为目的,不代表本网支持或赞同文中观点。

关于作者  (请作者来信告知我们您的相关资料,点击这里查看我们的联系方式。)

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日志

Comments are closed.

百家争鸣

  • 替代图

    徐建寅与中国鱼雷艇

    一、概述 鱼雷艇,御敌利器也。以鱼雷艇为主攻武器,它具有体积小、航速高、隐蔽性好、机动灵活、易于变换方向、易于寻觅战机等特点。鱼雷艇配置1个或数个发射管。它专门用于快速攻击敌方舰只和水中目标。 由于鱼雷自航只有数百米,所以鱼雷艇需逼近目 ...

  • 袁世凯·资料图

    甲午战争是袁世凯入朝鲜平叛引起的吗?

    论者多把甲午战争的起因推到袁世凯之身,谓袁世凯报告朝鲜发生民乱,催李鸿章派兵入朝,给了日本发动战争的机会。

  • 替代图

    从《晚清史治要》看戚其章先生的史学观

    史学观,是历史学家的灵魂与统帅。史学家的史学观正确与否,不仅关乎到他的史学工作实践能否按照正确的方法与方向进行运作,而且更关乎到史家所探寻和研究的历史诸问题能否最大限度地反映出历史的真相及其演进规律,并为现实提供真正的有价值的借鉴。戚其 ...

  • 搭建科研平台 推动事业发展 ——写在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馆刊创办10周年之际

    10年来,在主管部门的大力扶持指导下,在国内外爱好北洋海军史和甲午战争史研究的专业学者和业余爱好者的大力支持下,在文物与博物馆行业工作者的大力支持下,在北洋海军广大将士后裔和爱好历史、地志研究人员的大力支持下,在馆刊编辑人员和印刷单位的勤奋努力下,经过10年的不懈努力和精心养护,馆刊已经成为深受读者欢迎的融学术性、史料性、知识性、可读性于一体的刊物,受到国内外读者的广泛好评。作为馆刊的主编,愿借此机会向所有关心、支持、理解和帮助馆刊的领导、专家学者、将士后裔、广大读者和撰稿人,致以最真诚的敬意和祝福,并希望今后继续得到各位更大的支持和帮助。

  • 替代图

    唐置登州与登州海行入高丽、渤海道

    唐代设置登州至民国年间废止,登州成为山东半岛东部的政治经济中心历时1300余年。唐朝再置登州与当时海上运输事业的发展和半岛东部军事上的重要地位有关,“登州海行入高丽、渤海道”,在与朝鲜半岛及日本诸岛的外交与贸易上发挥了重要作用……

  • 北洋舰队覆没的历史反思

    中国到晚清时期才开始筹建和发展海军,历经曲折,总算建成了一支具有相当规模的北洋舰队,迄今已有120周年了。遥想当年,在威海的刘公岛前,舳舻相接,旌旗蔽空,可谓盛极一时。然而,成军仅仅6年之后,这支庞大的舰队竟然全军覆没,樯橹灰飞烟灭了。这种似乎难测的忽兴忽灭的历史变幻,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不能不引起后人不尽的历史反思。

  • 替代图

    瑞乃尔关于威海卫投降的报告

    致《京津泰晤士报》编辑:尊敬的先生,在去年十一月的《布莱克伍德杂志》(Blackwood’s Magazine)上,有一篇上述标题的文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