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戚俊杰

出处:《甲午纵横(第二辑)》栏目:(暂缺)发表日期:2016年12月31日

摘要:1852年(清咸丰二年),林泰曾出生于福建省福州闽侯(今福州市区)。 1867年(清同治六年)1月6日(清同治五年十二月初一日),林泰曾考入福州船政后学堂,学…

关键词: (暂缺)

1852年(清咸丰二年),林泰曾出生于福建省福州闽侯(今福州市区)。

1867年(清同治六年)1月6日(清同治五年十二月初一日),林泰曾考入福州船政后学堂,学习航海驾驶。在学堂学习期间,“历考优等”,被誉为“闽省学生出色之人”。

1871年(同治十年)。林泰曾结束了学堂内场课程的学习,被分配到“建威”练船实习,“遍历南北洋海港”。

1873年(同治十二年)。林泰曾“随船赴新加坡、吕宋、槟榔屿与各海口,练习风涛沙线”。

1874年(同治十三年),被沈葆桢派赴台湾后山测量港道。不久,“委充‘安澜’军舰教习枪械”。

1874年6月14日(五月初一日),乘“安澜”军舰随沈葆桢前往台湾,处理日军侵台事件。

1874年冬,调任“建威”练船大副。

1875年(清光绪元年)被沈葆桢奏保守备加都司衔。冬,随同洋监督法国人日意格赴英国采办军用器物。期间,他有幸进入英国高士堡学堂学习,登上英国大战船续学军事,还考察了欧洲船政及海军建设。被沈葆桢“复保都司留闽补用”。

1876年(清光绪二年)4月(三月),林泰曾从国外归来,又被调往台湾从事翻译工作。

1877年(清光绪三年)春,被选赴欧洲学习。这是福州船政学堂选派的第一批赴欧留学生。

5月11日(三月二十八日),与其他同学到达英国。经安排,林泰曾被派往英国地中海舰队的“博来克珀林”号铁甲舰实习,“并获准给予军官伙食和床位优待”。

1878年(清光绪四年)8月13日(七月十五日),奉命邀请驻英国公使郭嵩焘,到朴茨茅斯观看英国王君校阅皇家海军的船操演练。

1879年(清光绪五年)6月(五月),结束了2年的国外学习,途经法国取道回国。

12月7日(十月二十四日),持李鸿章信函,管带“飞霆”船赴江苏,由沈葆桢差遣。

12月20日(十一月初八日),被奉请以游击留闽尽先补用,并赏带花翎。

1880年(清光绪六年),因南北洋会同闽浙总督奏保,以“沉毅朴诚,学有实得,保游击并戴花翎,调带‘镇西’炮船”。

12月3日(十一月初二日),被任命为管带官,奉命赴英国接带“超勇”舰。

12月6日(十一月初五日),林泰曾一行乘招商局丰顺轮船由西沽码头起行,各兵船开炮挂彩旗相送。

12月15日(十一月十四日),林泰曾、蓝建枢、杨用霖率弁勇百余人赴淞校场会操。

12月23日(十一月二十二日),林泰曾驻吴淞口期间负责办理准备工作及弁勇升火等人的管理和训练。

1881年(清光绪七年)1月29日(十二月三十日),乃除夕日,林泰曾与本部官弁均在寓所宴饮,欢渡春节。

2月2日(清光绪七年正月初四),林泰曾命令全体弁勇起操训练。

2月23日(一月二十五日),林泰曾派头目、舵工、木匠照常供差外,又选水勇二十人代役舱面各事,升火四十人代役机舱各事,官弁亦轮流为之照料。

2月27日(一月二十九日)下午,率领官弁勇丁乘“海琛”轮船启航,淞江各兵船炮台皆升旗发炮欢送。

3月3日(二月初四日),林泰曾一行乘船抵达香港。

3月12日(二月十三日)上午,林泰曾一行乘船抵达新加坡。

4月23日(三月二十五日),林泰曾一行顺利到达英国纽克所(Newcatle)。

5月26日(四月二十九日),率弁勇到纽克所官山墓地,为已故水勇袁培福(山东荣成人)送葬,并立墓碑,上书“大清故勇袁培福之墓”。

5月27日(四月三十日),再次率全体员弁水勇到纽无所官山墓地,为已故水勇顾世忠送葬,同时立墓碑。两墓紧接为邻。

6月9日(五月十三日),陪同丁汝昌参加纽克所政府在议政院举行的纪念火车发明人史提芬生(GeorgeStenphenson)百岁诞辰庆祝宴会。宴会上,林泰曾祝酒时用英语讲到:“我中国提督与在座诸君致谢,非独谢今日之宴也!盖谓中国员弁勇丁到此以来,受诸公及本地民人之款待为已优矣!但愿英与中国永相和睦,无忘旧好,且实提生顺百年庆寿,我中国官员得附(赴)盛筵,何胜荣幸。愿实提生顺子孙世享其泽。夫实提生顺创立轮火车美利几遍各国,我中国他日用之,大获其利,则中国之幸,亦诸君之幸也。”“言已,即席数百人为之鼓掌称善。”

8月2日(七月初八日),率“员弁勇丁第一班赴‘超勇’快船”。

8月3日(七月初九日),林泰曾待驻英国公使曾纪泽把大清龙旗升起之后,便管驾“超勇”快船试航。试航结果是:“快船每点钟尽力可行十四海里,每昼夜烧煤四十五吨,若每点只行十二海里,则昼夜烧煤二十八吨,若行八海里,则用煤十八吨而已。”

8月9日(七月十五日)下午1时许,管驾“超勇”舰由纽克所港道出发,起程回国。

8月11日(七月十七日)下午3时许,管带“超勇”舰抵达“菲利茅抛锚”。

8月12日(七月十八日)12时后,前往拜访英船提督及船主等。

8月17日(七月二十三日)凌晨3时许,管驾“超勇”船启航,“扬威”船随后相隔不远。

8月31日(闰七月初七日)傍晚,管带“超勇”舰到达波斯湾。

9月1日,(闰七月初八日),管带装满煤水的“超勇”舰,于晚上开赴距离鸦罗山打(Aixexan-drea)八十海里洋面前往救援“扬威”舰。

9月21日(闰七月廿八日),管带“超勇”舰出红海门……升旗查“扬威”尚余煤二百五十吨,遂拟不入亚丁直抵锡兰(Ceylon)。午刻过亚丁口,行入印度洋……是夜以号灯与“扬威”答话。

9月27日(八月初五日),接“扬威”船升旗报告:“‘扬威’机器微坏,停轮修理”,“超勇”立即停轮待之。

10月15日(八月廿三日),管带“超勇”舰在香港外口浮岛洋面,放舢舨将木排上坐六人拯救到船,给食更衣,医生为之调治。又在望浮岛“停轮驾舢舨往救四人”。是晚在香港灯塔山前下锚。

10月19日(八月二十七日)上午9时,管带“超勇”船到达广城靠岸,“两广总督张树声来观船,合城文武司道中军以下皆从之”。

10月26日(九月初四日),林泰曾管带“超勇”舰出厦门口,风浪大作,午刻在寥遥下锚,午后风浪愈狂,至夜不歇。

11月1日(九月初十日),管驾“超勇”船于上午7时许到达上海下锚,此后几天,他同洋员葛雷森、章士敦与池仲祐在亚士客寓做出洋用款报销账。

11月18日(九月二十七日),林泰曾管带“超勇”舰到达天津大沽港。

11月22日(十月初一日),林泰曾管带“超勇”舰从大沽前往旅顺口,李鸿章乘坐此船亲自验收“超勇”舰。

12月4日(十月十三日),因接待“超勇”舰来华有功,光绪皇帝“赏林泰曾果勇巴图鲁名号,免补游击,以参将补用”。

1882年(清光绪八年)8月9日(清光绪八年六月二十六日),林泰曾管带“超勇”舰随丁汝昌、马建忠从烟台直奔朝鲜,帮助朝鲜处理“壬午兵变”事件。

8月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