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邹兰

出处:《甲午纵横(第二辑)》栏目:(暂缺)发表日期:2016年12月31日

摘要:威海,一方浸润着独特东方风情与大海神韵的土地,一方负载着悠久历史和属于自己故事的土地,一方在中国近代史中举足轻重的土地,一方背负过屈辱也孕育着希望的土地。她曾经荒凉、落后,她曾经被西方列强、东洋倭寇残暴蹂躏;她曾经有过“一条马路三盏灯, ...

关键词: (暂缺)

威海,一方浸润着独特东方风情与大海神韵的土地,一方负载着悠久历史和属于自己故事的土地,一方在中国近代史中举足轻重的土地,一方背负过屈辱也孕育着希望的土地。她曾经荒凉、落后,她曾经被西方列强、东洋倭寇残暴蹂躏;她曾经有过“一条马路三盏灯,一家煎鱼满城腥”的昔日写照。当然,她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和自然条件,同时决定了其在全球一体化时代走向世界的先天优势。正由于此,绿色人居理念及其环境建设、城市品位的后天培育及整体形象打造,则显示出非同寻常的战略意义。也许,正是源于这一切,戚海峰才立志用自己的智慧和双手,抚平斯乡斯土的创伤,捧给大地母亲最靓丽的妆容,也许正是源自这一切,“造园”情结今生今世注定与他心魂相牵。

走近绿苑人,才读懂了园林艺术与城市品位及大众生活品质的内在关联和外延价值,读懂了园林绿化在“人居城市”形象建设、在创建“国家园林城市”中顶起半壁江山的特殊贡献。

戚海峰,这位绿苑领军人,做事高标准,做人低调门,每当有人提起他连续获得国家“建设部十佳技术标兵”、“建设部劳动模范”等荣誉称号时,他要么“三缄其口”,要么容止平和,一语带过:“一切都会过去,唯有园林事业是永久的。”

二十多年来,戚海峰泥里水里摸爬滚打,咬定园林事业不放松,一门心思、一鼓作气,超越了一个又一个自我设定的人生目标和堪称里程碑式的造园成就。如今,已是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毕业的高级工程师的戚海峰,率领绿苑园林公司的数百口子职工,在威海这方热土地上挥洒着园林建设的大手笔。

新世纪开元头一年,戚海峰组织设计建筑了威海有史以来最大的绿化工程——威海公园。在长达500多天的工期里,海峰没日没夜地靠在一线。工程进入倒计时那段日子,他腿伤不能走路,打上夹板裹上石膏让单位小青年背着上班。实在挺不住了,医生强制他住院,他恳求医生:“这节骨眼上我病不起,就是躺也得躺在工地上……”大家劝他哪怕少休息几天,他语重心长:“民间盖栋茅草房还有句话叫作‘三拆三盖才能周正’,莫说政府投资上亿元的这么一项大型工程,园林建筑施工过程就是园林设计的二度创作过程,咱多一份责任心就少一份纰漏,少一份遗憾。”

在这里且不说威海公园精湛的设计、鲜明的特色、丰富的内涵、人文与自然的有机融合以及优良的工程质量;也不说它荣获山东省“首届园林绿化优质工程奖”和国家建筑工程质量最高奖——“中国建筑工程鲁班奖”带给威海人的激动和荣耀;更无须一一叙说那海上公园参与城市生活的人文价值、社会效益和现实意义。当园内五月的樱花轻吻恋人的鬓角,当你陪心爱的宝贝乘上空中滑车,当你在松荫下徜徉,在石拱桥上驻足,在海苔草亭里小憩,在观海平台上放眼万顷浩渺的大海……不知你是否留意过园中那一丛峭然耸立的石林——硅化木石林?当你知道了它背后的故事,不由你不由衷慨叹:为园林事业,海峰精诚之至。

硅化木生成于距今约1.8—1.6亿年的早白垩纪至中侏罗纪时代,为研究植物演化、环境变迁和气候变化等提供重要科学依据,属国家重点保护文物之一,在我国已很罕见。

形成规模的硅化木石林目前在全国只有两处:一处在深圳世博园,一处在威海公园。而几近同等规模的威海公园硅化木石林造价,仅为深圳世博园石林的七分之一左右!为这片石林,戚海峰耗数年心血,行程上万公里,深入辽宁、河北等地区民间村寨、荒野僻壤,一块一块甚至几立方厘米地采购收集,穷尽精卫衔木的不舍恒心与毅力,终于矗起威海公园与海上公园里这难得一见的硅化木石林,而这样的硅化木在其主要原产地辽宁某地仅有二十几块!

镜头回到威海公园海草亭。最初,设计人员拿出的草图是水泥柱子、水泥抹顶涂色。看到这样的设计效果图海峰不答应了:明知搞出来的东西注定是败笔宁肯不搞!于是,他跑遍龙须岛一带沿海渔村,收购耐腐烂、耐高温、耐雨水侵蚀的已濒临绝迹的海苔草,水泥柱子则改用海上作业用的绳索缠裹。就这样,威海公园里那一排排海草苫顶人见人爱的亭子才有了“杜甫草堂”的诗意、海的韵味、胶东“生态民居”的特色。实话说,海草亭是整个园林景观中并不十分“显眼”的一组小品,然而在海峰心目中如同十个指头有长短,都同样连着母亲心弦的十个儿女一样。正是这些细节和局部要素,构成了园林建筑的和谐美和整体视觉效应,也构建了海峰心目中完整的园林艺术世界。

继威海公园之后,戚海峰主持设计施工的烟台路——解放路改造工程,被市民亲切地称为“流动的城市花园”。环山路改造工程、海源公园、威海国际会议中心详规和绿化设计等多项工程,荣获“山东省园林绿化工程优质奖”等省、部级多项大奖……

目前正在兴建中的威海“新外滩”,是2006年市级重点工程之一。工程建设主要包括护岸整治和景观建设两大部分,在整体设计方案中,在“红线”不可越、“绿线”不可改的基础上,戚海峰首倡“蓝线理论”——保护岛屿,保护礁石,保护海滩,控制海水污染,在山、海、陆多维空间全方位实现生态、环保、和谐、可持续发展的园林建设理念。

海峰说:“打造一座城市一处园林的文化品位不是空口说白话的事,更不是生搬硬套拼凑来的表层上的东西。”在威海新外滩,除了感受“威海之门”那横空出世的宏阔气势,“观海平台”那迎击太平洋潮汐的浩瀚格局,音乐长廊和下沉艺术画廊那文化绿州中的点睛之笔,还可循一条历史长廊——自明代设卫、戚继光抗倭直到十九世纪末叶的甲午海战、闻一多的《七子之歌》……一路触摸,一路走来,以一个中华子孙的特有情感感受那段虽经风化但不可忘却的民族记忆。

深谙琴棋书画之道、有着极高艺术素养的海峰,重传统文化之根脉、钟情东方哲学思想的海峰,对故乡故土充满无尽眷恋的海峰,甚至留恋早年奶奶的海草屋中那织机、纺车、生了锈的犁铧、石碾、石磨、柳条笸箩、剪纸窗花的海峰……也许是他的人文情结与忧患意识过重,也许是理性与良知赋予他的逻辑思维方式,也许是他善于用历史与现代文明对接的眼光去衡量人类当下的诸多行为,他坦言:“在造园过程中,在许多时候、许多环节、许多规划思路上,我的设计宗旨常常与‘黄金经济带’之类的论点相悖。在主持园林建设规划中,凡是我个人能掌控得了的,总要尽可能地融进民族的东西和中华园林艺术要素,其中,可持续发展理念则是贯穿始终的核心要素之一。”

提起威海卫城几百年来的一道标志性景观——环翠楼,海峰动情地说:“环翠楼公园在我心中的份量太重,轻易不忍心碰她!”

与戚海峰一席长谈始知,近年来,他不遗余力地多方争取将环翠楼公园划归园林处统一规划管理的良苦用心,始感知到,一部威海近代史及由此阐发的威海城市精神定位,在他的情感世界中有多重多深。

威海自明代设卫,是当其时中国东南沿海五十二卫之一。19世纪中叶,抗击倭寇壮烈牺牲的戚惟达五兄弟等四十一烈士灵位,曾被威海卫人供奉在卫城东门楼上的文昌阁里。环翠楼始建于明朝弘治二年(1489年),因战乱几建几毁,最后一次被日寇焚毁于1944年冬。现在的环翠楼于1980年建成。威海卫人曾于其上祭祀过邓世昌、丁汝昌等民族英灵。

海峰说:“许多人不理解,我力争环翠楼公园规划管理所属权、力主重修从奈古山半山腰穿过的一段明代古城墙、包括拟建先贤祠用意何在?这无须太多解释,一是它的自然生态,二是它的人文生态,而后者是我尤其看重的。我敬仰和心仪熔铸于其间的那些足以惊天地泣鬼神而播扬千古的民族精神——自明代设卫数百年以降,自甲午战争百多年以来,威海卫的后裔们是应当以一种可能的形式,打开这部即将被尘封的历史卷轴,给英烈们一处安魂之所并进而续延一种民族风骨、城市精神的,我们这代人有这个责任,我愿意担待这个责任。我担心,如果无限期拖下去,这缕城市精神流脉必将由衰微转而断裂!”

“目前情况是,占地约70公顷的环翠楼公园,归园林处所属不过四分之一左右。好端端一方城中山水,一处独特的城市品牌标志,被糟践得惨不忍睹,抓紧拯救,已迫在眉睫!”

海峰的声调由激愤而激动,喑哑的颤音,听了让人禁不住有泪水自心底溢出。

“如果允许把环翠楼公园比作母亲的乳房,尚未被最后蚕食殆尽的仅剩下乳晕以上部位,那是令儿子的心灵为之滴血的干瘪与丑陋,无以面对!”

几多忧患一份责任,海峰游说经年、多方协调,修建起一条环绕奈古山南麓的环山公路,成为暂时延缓各类建筑自南麓上延蚕食环翠楼公园的权宜之计,其拳拳之心可见一斑。

急功近利的破坏性开发,已成为当下的普遍现象,为改变这一现状,近年国内许多城市风景文物划归园林部门统一管理,这无疑是城市风景文物保护的一道福音。鼓舞也?希望乎?海峰以其对威海卫古城的血脉依恋、对园林建设的不改痴情,为重建威海城中一方人文宝地——环翠楼公园,正自不舍昼夜,辛劳奔波。

采访中了解到:国家建设部明文规定,园林苗圃用地应占城市规划用地的百分之二,苗木自供率达到百分之八十以上。

现实情况是政府有困难,仅靠财政拨款解决不了实际问题。不能等,不能靠,不能要,只有自己想办法创造条件解决。通过实地考察,在离市区60华里外选中场址,采取多种融资渠道,以高出同类地租160%的价格,在农民撂荒的土地上建起占地1500多亩的新植物材料基地。这一战略决策,不仅解决了威海园林建设大部分用材自给,同时进军全国苗木销售市场,为绿苑公司建立了一座取之不竭的绿色银行。其中占地数百亩的大树区,以其种类多、观赏价值高和相对名贵的品质,在贯彻市委市政府“把大树引入市区,让森林进入城市”的绿化方针并因此节约采购资金达50%以上的同时,在丰富绿化景观、提升工程质量、推进城市绿化档次和品位方面发挥着无以替代的作用。

由于园林工作的特殊性,海峰多年来养成一个习惯,一年四季不管晚上啥时间躺下,第二天准时5点半左右起床,抹一把脸就开车上路,包括远在60华里开外的新植物材料基地和几处外围工程,每天都要转一转,看一看,正在施工的项目,尤其是他巡视的重点。越是恶劣天气,他出门得越早,转的地点越多,大到一项工程,小到一株花草,全都牵挂在心……一圈转下来准时回到办公室或施工现场正式交接班。凡是关键时刻,他注定第一时间出现在现场,凡是工程中出现的关键性问题必须在第一时间解决。他的老搭档——郑书文总经理由衷慨叹:“跟海峰干事,大事小事都不能打马虎眼,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他都掌握着自己实地考察的第一手资料,不服他不行。海峰凭他的事业心和凝聚力,带出了一支‘唯一必争,唯旗必夺’的永远没有休止符的团队。”

一个时期来,在许多人似乎忘记了中国曾被誉为“世界园林之母”的造园成就和地位,在许多人包括一些造园“大家”一窝蜂地仿效西方园林建筑模式,在东拼西凑的泊来园林板块在本土上一一被嫁接的时候,海峰却以他特有的冷静给出了如下定位:“江南园林的灵秀韵致、皇家园林的辉煌气派、欧美园林的别样风格,都拥有其各自独特的艺术价值,都值得我用一生的时间去领略和解读。然而,即使是堪称经典的中外园林艺术作品,只要是前人留下和出自他人之手的,则只可借鉴不可照搬,拼凑起来的东西注定是败笔!而这一点绝不仅仅是现代造园技术层面上的问题,它同时牵涉到民族文化尊严、园林建筑向何处去以及园林艺术的生命力问题。尽可能减少留在威海园林建筑史上的遗憾,打造百年质量标准、百年艺术价值的园林工程,是绿苑人为之不懈求索的目标。”

采访接近尾声,我随便问了一句:“工程量这么大,工期这么紧,能给家人的时间很有限吧?”

听了我的话他默然良久,双手递过摆放在案头上的唯一一帧照片,那是他远在加拿大读书的独生女儿。“这些年,女儿的照片我走到哪儿就带到哪儿,再简陋的工棚、再紧张的工程,女儿都陪伴在我身边……”

心底被触动的刹那,忆起鲁迅先生“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的诗句。这特有的父爱表达方式,让我读懂了绿苑人情感世界最丰沛细腻而柔软的部分。

也是在这次采访中,我有机会和外滩工地一线施工人员共进工作午餐。无须酒水,没有菜肴,主食就是三鲜馅手工水饺——工程会战期间,定期为一线工人改善生活是公司后勤各职能部门女职工份内的事。说话间开饭时间到了,办公室茶几是现成餐桌,我们一桌清一色女士。水饺端上桌,我招呼大家坐过来,原本打算陪我一起进餐的海峰稍稍犹豫了一下,接着用手势告诉我:他在这儿,恐怕几个年轻女工尤其是那位即将分娩的年轻妈妈,碍于面子吃不饱。于是,他独自去了伙房。待海峰再次回到办公室时,女士们早已开开心心地把锅碗瓢盆吃了个干干净净底朝天。

李主席拾掇着餐具随口问道:“主任,饺子咸淡还好吧?”

“挺好。我喝了两碗片儿汤,味道都那么可口,饺子肯定没说的。”

李主席一时楞在那里:“今天饺子包得太多了,放着饺子不吃偏去喝片儿汤,干啥嘛你?工地上还有一大摊子事下午连着晚上地等着你嘞!”这位里里外外一把手、工作起来不让须眉的工会主席,语气里毫不掩饰她的几分埋怨、几分心疼。

“啥东西吃到肚里都一样,剩下的饺子我都一一倒了盆,留给晚班的人作宵夜。片儿汤留到下一顿就烂烀的没法子吃了,扔了又怪可惜。”海峰憨笑笑。

威海人习惯把煮破了肚皮的饺子称作“片儿汤”。儿时记忆里,逢年过节包饺子倘有煮破了肚皮的片儿汤,那是独有妈妈才喝的,如同妈妈愿吃鱼头、愿吃剩饭剩菜一个理儿。

瞥一眼海峰,一脸的惬意,一脸的纯粹,仿佛幼儿园大班的孩子,那神情甚至没法子让人将他和一位百炼成钢的领军人联系在一起。

在这段对话中,我没插一言。这事小的几乎不值一提,甚至没有理由去提它,我却着实被一种久违了的人性本质、情愫,一份人与人之间不掺杂丝毫虚假成分的融洽所感动。

这让人联想到什么?哦!大地。大地一样的朴素、真实。

这就是戚海峰。

这就是绿苑人。

这就是绿苑领军人和他的一班子兄弟姐妹们。

如同我没有理由不被绿苑人感动一样,我同样没有丝毫理由怀疑新外滩公园的整体设计效果、工程技术质量以及它在造园艺术上所达到和实现的突破。但是,威海是地震多发地区,在历史上曾发生过六级以上大震,另外就是海洋潮汐变化的影响,因了这些不可控的客观因素,威海新外滩工程尤其是首开先河的多项地下、半地下工程,在抵御不可预见性自然灾害方面的能力有多大?这位绿苑领军人对此的把握又有多大?据说,目前他又在百忙中挤出时间对威海城里目前仅存的一条百年老街——栖霞街进行实地考察,而刘公岛东村——这一融汇了中国传统民居和欧洲殖民地建筑符号的百年古村落,也同样牵动着他的心弦……栖霞街?刘公岛东村?栖霞街和刘公岛东村的拆毁或者保留、改造或者重建,这难道也与园林建设有什么关联?如果没有必然的内在关联,他戚海峰难道有这个必要吗?由是,我联想到一个常识性问题或者称之为“现象”:揽的摊子越大、铺的面越广、干的事越多,他肩上的担子越重、压力越大,而出现失误或非安全系数的几率将会越高,甚至难以避免来自某些非议的声音或调门,对于这些他是否考虑过?

一抹浅笑掠过海峰的嘴角:“只要坚持一种责任心,就没有必要担心失败。只要用心做事,我从来都相信结果。”

古人云:天有时,地有气,工有巧,材有美,合四者然后为良。我想,这“材”之所指注定是广义上的,其中最为紧要的当是人才之“材”。

海峰追求的造园意境和人生境界大致正在于此。

放眼新外滩,海天一色,鸥鸟唱和,葱茏毓秀,一派生机盎然。戚海峰和绿苑人的造园故事在威海大地上续写……

(作者:威海市艺术馆馆员)


声明:本网转载刊登此文仅以传递更多信息为目的,不代表本网支持或赞同文中观点。

关于作者  (请作者来信告知我们您的相关资料,点击这里查看我们的联系方式。)

相关文章

  • No Related Post

Comments are closed.

百家争鸣

  • 替代图

    清末民初的荣成教育

    荣成历代都十分重视教育,涌现出不少杰出的教育先驱:20世纪初被誉为山东“四大教育家”之首的鞠思敏;曾任荣成县、海阳县和阳谷县“教育局长”,后在威海、大连从事党的早期教育的周璋;1906年创办“荣成县公立风鸣高等学堂”的曲璜、刘培源等,都为早年荣成、威海乃至山东的教育做出过彪炳千秋的贡献……

  • 替代图

    追忆戚其章先生

    2012年10月7日2时35分,享年88岁的著名历史学家、山东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戚其章先生,因病逝世。噩耗传开,各界人士无不悲痛、惋惜……

  • 替代图

    孙武为何不显于春秋之世

    孙武是我国古代伟大的军事家,被人们誉为“兵圣”;《孙子兵法》是我国古代兵学文化最早、最杰出的代表,被当今人们誉为世界军事理论“瑰宝”。但是,令人不解的是,在誉为信史的《左传》和《国语》中对孙武和《孙子兵法》却无只字述及。在较早的先秦著作如《 ...

  • 替代图

    戚其章先生逝世悼文

    接获戚其章先生逝世的消息,谨表示衷心的哀悼!今日,通过贵馆惠送的《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馆刊》(2012年第4期),我方得知戚其章先生去世之事。1994年甲午战争100周年时,我与戚其章先生在威海初次见面,此后,承蒙他非常多的关照和指教……

  • 替代图

    陆奥宗光与“陆奥外交”

    陆奥宗光是近代中日关系史上关键性的人物之一,在其外交大臣任内利用朝鲜东学党起义之机,施展“狡狯”的外交手段,发动了甲午侵华战争。因此,这一时期的日本外交也就冠以“陆奥”之名,被称为“陆奥外交”。“陆奥外交”规定了后世日本外交的走向,甚至迄今仍然 ...

  • 替代图

    甲午战争后的程璧光

    程璧光,福建船政学堂毕业,曾参加甲午战争,担任过民国海军总长,主要的功绩是率海军南下参加孙中山的护法运动……

  • 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

    国耻类遗址博物馆如何在社会教育中发挥作用

    国耻类遗址,是中华民族被外敌入侵、遭受伤害和杀戮的历史见证。国耻类遗址博物馆就是管理保护这些遗址及其所属建筑遗存的专门机构。新中国建立后,特别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全国各地也相继建立了许多专题性遗址类博物馆、纪念馆。本文拟就国耻类遗址博物馆如何在社会教育中发挥其重要作用,谈些粗浅的意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