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陈悦

出处:《甲午纵横(第二辑)》栏目:(暂缺)发表日期:2016年12月31日

摘要:中日黄海大东沟海战中,战斗进行至下午13时20分以后,日本联合舰队的编队发生了一联串混乱。先是因为旗舰“松岛”号挂出了一组语意晦涩的旗语,导致日本第一游击队发生理解错误,从最初位于联合舰队本队队首的位置,改为掉头转向航行到本队之后。继而在下午 ...

关键词: (暂缺)

中日黄海大东沟海战中,战斗进行至下午13时20分以后,日本联合舰队的编队发生了一联串混乱。先是因为旗舰“松岛”号挂出了一组语意晦涩的旗语,导致日本第一游击队发生理解错误,从最初位于联合舰队本队队首的位置,改为掉头转向航行到本队之后。继而在下午14时15分左右,乘坐代用巡洋舰“西京丸”的日本海军军令部长桦山资纪发现“比睿”、“赤城”2艘弱舰遭到北洋舰队部分军舰围击,遂发出“‘比睿’、‘赤城’危险!”信号,刚刚转向跟随到本队之后航行的第一游击队得令,再度改变航迹,转而往后航行,意图援救“比睿”、“赤城”。被北洋海军旗舰“定远”打得舵机失灵的“西京丸”刚好无意阻挡到一游的航迹之中,为避免发生碰撞,第一游击队末尾的“浪速”舰被迫改变航向,而与前列3艘军舰脱离①。

这段史事是黄海海战历史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由于是日方舰队自身发生的事情,研究它的重要史料首推以日方资料为详细。在《明治二十七八年海战史》、《日清战史》等史料汇纂中多有提及,但由于这些日文材料在国内获取利用较为不易,又加之语言障碍难以逾越,因而由《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续编·中日战争》(以下简称《续编》)收录选译的日方史料,则是国内了解此类日方资料最为便捷的途径。

关于上述史事,在《续编》第7册选译的“日本参战将领的战斗报告及讲演”中可以找到价值极大的原始材料,尤以第一游击队司令坪井航三的报告为直接。题为“常备舰队司令官海军少将坪井航三的报告”的章节中,对第一游击队的数次改变航向有以下记载:“一时二十分断然向左方回转十六度”(第1次回转),“……遂立即发出向左方变换方向十六度、速度十五海里的信号,采取和本队旗舰并列运动,目的是想要开到本队前头”(第2次回转),“二十二分,由桦山军令部长乘坐的‘西京丸’发出‘比睿’、‘赤城’危险的信号……遂立即向左变换方向十六度……”(第3次回转)②。坪井航三的报告对日本第一游击队改变航向这段史事,具有十分重要的佐证作用,清楚地表达出了一游3次变向的经过,然而如果细细推敲上述的文字,却不难发现其中有个小小的疑团。

按照常理而论,位于本队前方的一游如果要变向航行到本队之后去,首先肯定是要转向往后,在到达适当距离后再转向往前。而一游如果要改变航向救援后方的“比睿”、“赤城”,肯定又要再转向往后航向。然而在坪井航三的报告中,关于这3次转向,都无一例外地加了“十六度”这么个细节,对此,只要稍用数学常识加以分析就很容易发现其中存在一个疑点。即,如果转向角度是数学角度中的16度,那么日本第一游击队在黄海海战中的这三次转向,无论哪一次都是无法实现掉头、回转这些效果的,而且非但无法掉头转向,反而还具有驶离战场的嫌疑。究竟为什么第一游击队每次都转向16度,转向16度是否别有含义,或者是坪井航三写错了?历史事件是由无数个细节累积起来的,脱离了对于细节的考证,尽管也可能得出正确的结论,但那只是侥幸,也是不扎实的。对于建构在海军技术基础上的海战,很多细节的问号只能向当时的海军技术求解。

中日两国发展近代化海军的时代,刚好处于海军舰船发展史上的蒸汽铁甲舰时代。自风帆战列舰时代脱胎而来,在工业文明之火中锻炼出的钢铁蒸汽军舰,还依依不舍地遗留有很多风帆时代的残迹。19世纪中后期的军舰与航船上,用来辨识航行方向的重要工具为磁罗经,其始祖原型就是中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的罗盘,发展至近代以后罗经表盘上的指向已经不再只是指示简单的方位,而是进步到较准确的方向刻度,但是这一时期罗经表盘(罗经分度盘)上的刻度还没有使用数学上的角度,而是用了一种奇特的单位——点。

在风帆时代,船只主要凭靠风帆为动力航行,在航向调整上很难精确到数学上细微的角度,船只上的罗经表盘都以32个标识方位的点来进行定位。即将罗经表盘上的刻度以圆周分为32个点,每点等于数学角度上的11又4分之1度。而且各个点还有专有的名称,其中指示东南西北方向的4个点称为四方点,指示东北、东南、西北、西南4个方向的点则称为四隅点,合称为八主要点。8个主要点之间再进行2等分,分出的另外8个点称为八中间点,分别称:北北东、东北东、东南东、南南东、南南西、西南西、西北西、北北西,因为都是用3个字表述,又可以称为三字点。为了进一步精确刻度,八主要点和八中间点间再2等分之,形成的另外16个点称为微点,每个点还有自己的专用名称,如北微东、北东微北等,因与本文关联不大,不再一一赘述③。关于近代罗经在表盘上划分出32个刻度即32点的规范,曾经在1887年参与护送外购的“致远”等军舰由英返华的中国外交官余思诒在日记中也有完全相同的记载,相比客观表述,别具一番趣旨:“泰西罗经之制效法中土,前后左右四方,四象也;分为四维,八卦也;复分十六字三十二向……。”④

作为传统的海上航行规范,这种罗经刻度标准不仅沿用到了近代,及至现代船舶的罗经表盘上也还能看到这种刻度方式,区别只不过是现代的罗经表盘上在传统的32点之外,增加了数学角度的标识。以这种刻度方法进行识别,磁罗经表盘上由八主要点、八中间点和16个微点组成的32点,对应数学角度中的360度。而32点的一半即16点,对照数学角度则刚好为180度。联系日本第一游击队在海战中几次转向的过程记载,坪井航三报告中屡次提到的第一游击队转向“十六度”,实际就是罗经表盘上的16个点(由于未掌握到坪井航三报告的日文版本,尚无法揣测是否是翻译时造成了歧义)。由此联合舰队转向的角度问题迎刃而解:在得到本队“第一游击队回航”的命令后,第一游击队向左侧旋转了16点,即180度,转向联合舰队本队的队尾方向航行,到达适当位置后,再转向16点,跟上本队末尾军舰,整个过程近似在本队的外侧划了一个圆圈。当“西京丸”舰传出“比睿”、“赤城”舰危险的信号后,已经跟随在本队之后航行的第一游击队再度向左侧旋转16点,绕向后方航行。

无独有偶,因为点是当时通行近代海军的方位标准,在中日双方其他一些涉及舰船方位的文字中也都能予以适用。例如同在《续编》“常备舰队司令官海军少将坪井航三的报告”一文中还有“……但由于本队向右变更方向四度左右,因此无论用多大速度,为了达到这一点,必得浪费时间”、“二时五十四分,首先向左方转十六度……”⑤等内容,这些类似记载中提及的“度”显然都应当作为“点”来理解。

另外值得注意的还有一个显著的例子。参加过黄海海战的北洋海军英籍洋员戴乐尔(WilliamFerdinandTyler)在其所著PullingStringsinChina一书中有一段关于海战的记载,“Obviouslyaneededorderwasforourfleettoaltercoursetogetherfourpointstostarboard”⑥,直译为“显然应该命令我们的舰队向右舷转向4点”,其中的point就是标识罗经点的英文单词,曾经担任过英国海军军官的戴乐尔显然熟知这个海上基本知识。而1931年由张荫麟翻译的名为《甲午中日海战见闻记》的PullingStringsinChina一书节选中,则将此段翻译为“此时我方所需之号令,显然为全队同时向右移转四度(fourpointstostarboard)”⑦,缺乏海军技术知识的翻译者并不理解point一词的词意,没有直译为点,而是根据前后文的文意改成了度,出于对自己这段翻译内容的不放心,译者又在其后附加了英文原文。

①黄海海战中这段史事在各种相关著作中屡有提及,拙文“黄海鏖兵——甲午战争中的大东沟海战”(五)对此也略有叙述,载于《现代舰船》杂志2005年7月B刊。

②“常备舰队司令官海军少将坪井航三的报告”,《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续编·中日战争》第七册,北京,中华书局1996年9月版。另戚其章先生著《甲午战争史》显然引用了这则资料,称“(坪井航三)立即下令向左变换方向16度,以全速向北洋舰队前方驶去”,见戚著《甲午战争史》第131页,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年7月版。

③有关罗经的详细介绍,国内专业著述颇多,略举几则。谭冠法,《实用磁罗经学》,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58年版。关政军,《磁罗经技术》,大连,大连海事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

④余思诒:《航海琐记》,第266页,北京,中华全国图书馆文献缩微复制中心影印本,2000年2月版。

⑤同注②

⑥WilliamFerdinandTylerPULLINGSTRINGSINCHINAPP.49CONSTABLE&COLTDLONDON1929.

⑦张荫麟译、泰莱著“甲午中日海战见闻记”。发表于钱智修主编《东方杂志》,第二十八卷第六号,第71页,上海,商务印书馆1931年3月25日初版。

(作者:北洋水师网站站长,中国海军史研究会研究员)


声明:本网转载刊登此文仅以传递更多信息为目的,不代表本网支持或赞同文中观点。

关于作者  (请作者来信告知我们您的相关资料,点击这里查看我们的联系方式。)

相关文章

  • No Related Post

Comments are closed.

百家争鸣

  • 清政府也曾致力于改革

    受甲午战争惨败于日本和战后民族危机的刺激,清朝统治阶级上上下下已经整体上认识到效法西方进行改革的必要性,清政府似乎也要在经济、军事、财政金融、文化教育方面走上现代化道路。但事实上,旨在求得国家富强、有朝一日洗雪耻辱的改革进行得很不理想。

  • 丁汝昌年谱

    9月1日(八月初二日)晨,丁提督率舰队开赴旅顺海域,指派“致远”、“经远”两舰及“左一”鱼雷艇到旅顺北一带探询日军舰船踪迹。

  • 替代图

    海外追怀故人情:敬悼甲午战争史学权威戚其章教授

    去岁十月二十一日晚八时,突接友人郑海麟博士自香港打来的长途电话,告以在电视上看到戚其章先生去世的消息……我与其章兄相交几达二十载。由于我们都是中国海军史研究的同好,其间除参加会议见闻畅谈之外,平日亦有书信往还。如今惊闻其噩耗,实不禁怅然若失,感慨万千……

  • 替代图

    《筹笔偶存》中有关威海地区的史料

    《筹笔偶存》是20世纪70年代初发现于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当时称故宫博物院明清档案部)所收藏的清外务部档案卷宗之内……

  • 替代图

    试说成山观

    就拿吾乡成山头来说吧,那里的始皇庙啦,日主祠啦,还有什么李斯碑等等,这些年来被人们反反复复地炒来炒去,管他说得对不对,反正已经令人耳熟能详了。不过,在成山头还有一处古迹成山观,历来却很少有人提及,那今人就更无从置喙了……

  • 替代图

    话说双岛湾

    威海环翠区与烟台牟平区之间有个大海湾,谓之双岛湾,当地人谓之双岛港。从威海乘汽车去烟台要经过双岛大桥,这大桥正是跨过双岛海湾,是威海最大的跨海大桥。双岛湾三面环山,北面是一道沙坝和很小的出水口,几乎把双岛湾给封闭起来,海洋学家把它称之为 ...

  • 替代图

    历史著作也可以这样撰写——刘玉明、戚俊杰新著《辩证看甲午》读后

    中国历史学家撰写历史著作,有自己民族独特的方法与传统。一代又一代的历史学家为写出文质兼美传之后世的历史作品,秉笔直书,呕心沥血,献出了毕生的聪明才智甚至宝贵的生命,给我们留下了丰厚的历史文化遗产。但是,由于缺乏科学的宇宙观和方法论,中国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