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丛培威

出处:《甲午纵横(第二辑)》栏目:(暂缺)发表日期:2016年12月31日

摘要:威海早先是个海边村庄。1403年(明永乐元年)始建威海卫城。六里十八步城墙围起的城池里,人口繁衍,房舍增加,逐步形成一些街道:南门到北门的大街称为直街,东门到西门的大街称为横街。大“十”字隔开的区域里,分布着一些小的街巷。这是威海城市街道的肇 ...

关键词: (暂缺)

威海早先是个海边村庄。1403年(明永乐元年)始建威海卫城。六里十八步城墙围起的城池里,人口繁衍,房舍增加,逐步形成一些街道:南门到北门的大街称为直街,东门到西门的大街称为横街。大“十”字隔开的区域里,分布着一些小的街巷。这是威海城市街道的肇始。到清康熙年间,西北村有西街、庵前巷、陈家井巷、汪家巷、阮家巷、阮家前巷。东北村有东街、马家巷、后王家巷、前王家巷。西南村有城隍庙前巷、王镇抚巷、董家巷、丁家巷。东南村有戚家巷、陶家巷、周千户巷、河沟巷、猪市胡同,计21条街巷。这些街巷,或以当时居住的大户旺族的姓氏命名,或以所处的位置命名,或以其他相关的特点命名,通俗易懂,好找好记。

后来城市发展,特别是英国租借威海卫后,城外发展较快,仅商埠区就筑主要道路14条,威海的街道总数达122条。1931年7月,威海卫收回的第二年,重新进行了一次街道命名。城里的南北直街改称统一路,东西横街改称维新路,巷子则有了以姓氏命名的傅、吕、王、郭、卢、杨、孟、李、董、苗、吴、陶、赵、周、姚、蒋家巷多条,和具有其它特点的西山巷、仓坊巷、蛤蟆湾巷、日裕巷、堂子巷、火神庙前(巷)、当铺巷、牌坊巷、瓦房巷(又称戚家巷)、东城根巷、南城根巷,及用褒义词语命名的荣德巷、同人巷。城外则有医院路和以褒义词语命名的增华巷、文华巷、明德巷、安平巷、三民巷、重光路、和平路、新大路、大中巷,以及湖南街、安徽街、青岛街、潍县街等一大批以外地的省份或城市名命名的街道,还有一条以在《中英交收威海卫专约》上代表英方签字的人的名字命名的路──蓝普森路。这次命名的街道,除城里基本保持了以姓氏、位置和其他特点为自然特色的名称,具有客观写实的本色外,卫城外则主要以抽象的外地地名和褒义词语作为街道名。

1949年以后,威海陆续对个别街道名称进行了调整。一是改名,将维新路改为和平路,东城根巷改为东城街,牌坊巷改名新中巷,同人巷写成同仁巷,绥平巷改称绥平街,安平巷更名安平街,迪化街改称文艺街,长安街更名为健康街,北沟村改称北沟街,联合里更名建立村,后称建立街,蓝普森路更名为海滨路。二是合并,将两条以上小的街巷合并为一条。将仓坊巷、王家巷合称仓坊王家巷,简称仓王巷;北城根巷并入荣德巷;孟家巷、李家巷合称孟家巷;董家巷、苗家巷、吴家巷统称新联巷;王宅巷、蛤蟆湾巷两巷合并称王宅巷;日裕巷、堂子巷统称裕堂巷;瓦房巷、姚家巷、蒋家巷统称民主巷;蒋家巷一部分并入周家巷;增华巷、文华巷统称增华巷;医院路、开封街、太原街、广州街、福州街、大成巷(后称育华路)统称医院路;济南街、明德巷统称济南街;安平巷、振兴巷、烟台巷、荣成巷、文登巷、泰安街、中和巷、民治巷合并为安平巷、文登街、泰安街;三民巷将五权巷并入,更名为新民巷;天津街、重庆巷统称重庆街;南城根巷、重光路合为南城街;和平路、新大路合称新大路;栖霞街、清华里、绥远街、青云巷、吉祥里合并为栖霞街、绥远街、建平街;沈阳街、延平巷、文明巷并入纪念路;杭州街、武昌街统称杭州街。

到1969年7月,受“文革”极左思潮的影响,威海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街道改名,政治口号之类的街道名称泛滥。城里除了新联巷、新中巷、民主巷三条巷子外,其余21条街巷全部改了名(其中裕堂巷和小陶家巷合并,称陶家巷)。城外也仅青岛街、济南街、湖南街、新民巷、上海街、潍县街、外蒙巷、治安巷、内蒙巷、杭州街、南昌街11条街巷保留了原名,其余23条街道全都改了名,改名的街道占威海当时街道总数的百分之七十以上。所改的街道,一是以革命圣地、纪念地和首都命名的,如韶山路、井冈山路、安源街、遵义街、延安街、北京路;二是以当时流行的政治词语命名的,如东方红路、东风路、红星巷、红旗巷、红卫街、卫东街、向东街、反帝路、反修路、兴无巷、灭资巷;三是以一些褒义词语命名的,如和平路、光明街、前进街、胜利巷;四是以出名的先进单位命名的,如大庆路、大寨街。大规模地改名,给人民生活和城市管理带来了诸多麻烦。

“文革”结束后,工作重点向经济转移,城区也不断扩大,新的街道命名任务又摆在面前。1981年7月,威海又集中进行了一次街道改名、命名,为28条街道改了名,取消了1969年7月改名的北京路、韶山路、东风路、兴无巷、四新巷、灭资巷、红心巷、忠东巷、红卫街、反修路、反帝路、向东街、卫东街等政治色彩太浓的街道名,恢复了统一路、和平路、西山巷、栖霞街、纪念路、安平街等街道名,新命名了西城路、体育路、海港路、同德路、杏花街、塔山西街、塔山东街、河南街、同心路、海城巷、新建巷、环翠巷12条街道。这次街道的改名与命名,对1969年7月“文革”中所改的街道名字,本有拨乱反正之意,但因“文革”的影响尚未彻底肃清,一些“文革”中改的不恰当的名字至今还没有正过来。如城里西南村、东南村“文革”中改的名字就一个没动,那诸姓聚居,牌坊、当铺、浴池、火神庙并立的景象已从街巷名中抹去,而只存在于耄耋老人的旧梦遗痕中,一般市民和外地来客,只能去翻查历史资料才能寻找得到。

实行改革开放,特别是成立地级威海市以来,威海城市建设日新月异,新的街道不断出现。其中有许多街道名称起得较好,如西北山路、钦村路、哈大路、山大路、环海路、环山路等。这些道路客观地反映了当地的历史和自然地理特征,方位感强,好找好记。但也有些尚与老百姓的生活隔着一段距离的。如城里的街巷,名字已改了几十年,但老威海人还是习惯于城里东街、南街、西街、北街称呼,习惯称卢家巷子、杨家巷子、陶家巷子,而不习惯称安源街、向阳街、红光巷。又如,1931年,南城墙内命名为南城根巷,城墙外命名为重光路。1955年,南城墙拆除后,两者合为南城街。1959年冬到1960年春,城南河两岸栽上了许多葡萄,河空上架起了铁架子,几里长的河道变成了葡萄长廊,各种葡萄如珍珠似玛瑙挂满葡萄架,蔚为壮观,成了威海的一大风景,名闻遐迩。1969年7月被改名为解放路,但在威海人的口头上,一直称呼其为葡萄河路或城南河路。后来葡萄河被覆盖更名为世昌大道,这一段历史就从名字上彻底清除了。再如,英国租借威海期间,从东山到金线顶西逐步形成一条贯通城区的大路。收回威海后,东山到南大桥段命名为中山路;南大桥至金线顶西,命名为四栋楼西(路)。日伪统治时期,两路合并改称新威路。1956年,新威路中段(今百货大楼至市农机公司大楼)铺设了水泥路面(后来人们习惯称“洋灰道”),开拓新威路南段(搿伙沟至北竹岛桥)。1969年7月,四八○九厂至东山段划出,余者更名为东方红路。1981年7月,北起高角山,南至南竹岛村北,复称新威路;今实验中学至环翠区体育场南端路段划出,命名为海港路。而今天,新威路则是从市政府广场到北竹岛,往南接青岛北路。但在老威海人的口头,依然有“洋灰道”、“中山路”的称呼,特别是境外归来的人,有的就问:中山路怎么没恢复呀?还有,陶家夼,乃离市中心不足十里的一个小山村,上世纪六十年代前后,曾是远近闻名的农业先进单位,参观访问者络绎不绝。后来城区扩大,陶家夼成了城中村,而通往陶家夼的唯一一条东西路,被命名为四方路。南竹岛、戚家庄、望岛都是有名的村,而通往这三个村的路分别叫沧口路、即墨路、莱西路。经济技术开发区蒿泊通老集的路叫齐鲁大道,经过大、小天东村到牛角沟的路叫珠海路,如果命名为陶家夼路、南竹岛路、戚家庄路、望岛路(据闻莱西路已改为望岛路,可贺)和老集路、天东路(或牛角沟路)谁人不知?还有潍坊路,西段是潍坊路的牌子,东段是顺河街的牌子,口头还叫寨田路,究竟叫什么?

威海街道名称,真是想说爱你不容易!

一条街道自有了名称才算真正的诞生,也才有了文化的属性,此后这街道发生的一切,全都无形地积淀在这看似只有几个字的名称里。如果说街道名称是一条街道的文化符号,那么这街道的生命密码就在其中。我们今天都讲重视历史文化,但历史文化不是笼统的、空洞的、单一的,它存在于生活的各个领域和各个角落,一个城镇也好,一个村落也好,一条街道也好,往往会浓缩着历史文化的精华。因此,街道名称也是历史的载体,街道名称延伸着历史。街道名称还潜在一种凝聚力、亲和力,又有复杂的情感,它尤其深深地藏在上年纪人的记忆之中。重视它们,研究它们,并在发展、建设中给予特别的对待,是一种历史责任。尊重历史,尊重文化,首先在于珍爱历史的赐予,而不是忽视它们,甚至无所谓地将之丢弃。如果轻率地丢掉它们,就等于割断了历史和人们的情感。

珍爱不只是为了历史,更是为了现实,为了未来。没有历史文化作背景,失去历史文化的丰富内涵,这样的发展又焉能不显得轻飘而苍白?

这是常识,但现在还没得到所有人的认知。

街道名称是历史遗留下来的,它不仅有历史的文化的意义,更主要的为现在人们的出行和职能部门的管理提供便利。老百姓出门办事串亲访友要找到准确的地点,职能部门管理要确定准确的位置,这是街道名称的实际意义。

为了保护和延续历史,为了方便人们生活和城市管理,有必要对我们的街道名称进行一次认真的审视。对那些具有历史文化内涵,反映了当地自然地理特征,且不是生僻字、异体字,不带侮辱性、歧视性的街道名称,千万不能改,已经改了,并且依然活在群众口头的,可酌情恢复。对那些与当地历史和自然地理毫无关联、抽象难记、不为老百姓所接受的街道名称,可酌情更改,有的虽然已使用了几年甚至几十年,但相对于已有600多年历史的古卫城,及以后更长的历史,毕竟是短暂的一瞬。“亡羊补牢,犹未晚也。”街道更名应慎之又慎,国外有些地方更改地名甚至要进行议会投票或全民公决,这不是小题大做,而是因为更名关系到社会能否开展正常的交流和交往。

街道是城市的构成元素,文明城市的建设也从街道开始。随着城市的建设发展,将会有很多新街道的出现,如何为这些新的街道起一个好的名字,确实是关系人们生活和社会管理的大事。俗话说,儿子好生名难起。起一个好的街道名字也不易。我相信,在已往的街道命名时,主管部门和决策者们都费尽了心思,绞尽了脑汁。但起一个好的街道名称的办法还是有的,那就是尊重当地的特点和历史,尊重民意,尊重专家的意见。好的街道名称应有自己的特点,如北京的胡同、天津的道、济南的经纬路,都有自己的特色。滨州是我省黄河岸边、渤海湾畔的新兴城市,街道大都是新建的,他们把东西与黄河平行的街道取名为黄河一路、黄河二路、黄河三路……南北与渤海岸平行的街道称为渤海一路、渤海二路、渤海三路……既有特色,又好记好找。威海城是在海边村庄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在威海现有的地盘上,存在着大量的村庄、山岭、河流,随着城区的扩大,这些村庄、山岭、河流已经或正在成为城中村、城中山、城中河,这些城中的村、山、河,就是最显著的地理坐标;有的地方历史上还发生过重大的事件。这些,对老百姓来说,说起来就知道方位,我们在起街道名称时何不加以利用?以村、山、河命名城市的街道并不“土”,也不丢人。许多地方在老百姓的口头本来就有名字,后来建成了街道,我们何不考虑利用老百姓中已有的名字呢?地名管理的原则之一是尊重当地群众的愿望。数年前有报载,国外有一城市修建公园要铺人行通道,建设单位没有主观设计铺修,而是先让人们随意行走,最后根据人们走出的路进行铺修。这种充分尊重民意的作法很值得我们在地名工作中学习借鉴。地名专家因为长期从事这一工作和研究,懂得地名工作的规律,他们的意见应该得到充分的尊重。利用外地的城市和名山大川命名街道是许多城市的做法。看到这些名字可使人马上想到城市的繁华和山川的秀美,但一用作街道名,便马上抽象起来,并非上乘,还造成互相类同。褒义词语命名街道,词义很好,缺陷也是抽象难记。不要期望街道名称有多大的政治教化功能。为街道起名且忌对外地的照抄和模仿,有言曰:太像别人就没有自己。街道名称也不以表面的文字华丽为上乘,它不是服装,越华丽越好,更不能因其文字华丽而称其“美不胜收”。

另外,住宅小区、公园、广场、公交站点的命名也与街道命名有共同之处,不过不属于本文议论的范围。

一家之言,写出来,求教于高明。

(作者:威海市环翠区人大干部)


声明:本网转载刊登此文仅以传递更多信息为目的,不代表本网支持或赞同文中观点。

关于作者  (请作者来信告知我们您的相关资料,点击这里查看我们的联系方式。)

相关文章

  • No Related Post

Comments are closed.

百家争鸣

  • 替代图

    东亚史料中的明清海商

    船舶是海洋地域和国家间接触以及交流不可或缺一个重要因素。从14世纪到20世纪初叶这段漫长的历史时期里,从事于远洋航行的船舶主要是中国的帆船……

  • 替代图

    国内文博单位商业化运作令人堪忧

    5月24日,在今年的文化遗产日新闻发布会上,国家文物局副局长董保华对包括故宫在内的一些文博单位建“会所”进行经营的事件进行了表态。

  • 替代图

    甲午战争残炮辨疑

    我院收藏的一门甲午战争残炮、两副地阱炮炮架。残炮属于哪种类型的大炮,来自于哪座炮台?炮架属于哪种类型,来自哪座炮台?多年来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我院通过照片、史料和访问相关人士证实该炮应属于日岛炮台的中国仿制阿英式阿姆斯特朗地阱炮,解开了残炮的身世之谜,为研究清末武器制造业提供了实物例证。

  • 替代图

    李鸿章六次巡阅威海卫

    《李鸿章六次巡阅威海卫》详尽的描述了年过六旬的李鸿章如何不顾身体劳累六巡威海卫,极尽详实地记录了每次巡视威海卫的行程安排和对威海卫基地的建设、北洋海军的操练、守备情况的指示。通过此文让读者了解到李鸿章这位洋务运动的改革派对威海卫基地的重视和对建立强大的北洋海军的殷切期望,对研究中国近代海防和李鸿章海防思想具有较好的参考价值。

  • 替代图

    老树夼的见证杂记

    建国前,威海人都知道市区北山有个老树夼。它不是个特有名的地方,但旧时的军政商界要人却都曾光顾过。它坐落在九华顶(菊花顶)的怀抱中,……夼口内外曾有些特殊设施和建筑物。清末,绥军后营曾驻于此……

  • 替代图

    北洋海军爱国将领林泰曾

    林泰曾是清朝北洋海军左翼总兵兼“镇远”舰管带,他为中国的近代海防事业与北洋海军筹建做出了重要贡献。他在抵抗外来侵略、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完整的伟大斗争中,英勇顽强,身先士卒,奋勇杀敌,展现了崇高的民族气节与强烈的爱国精神。然而,由于他是忧愤自 ...

  • 替代图

    谁说方伯谦“甚谙海战”了?

    1896年即甲午战争结束的第二年,由林乐知、蔡尔康翻译辑录的甲午战争期间报章报道的《中东战纪本末》面世。该书收录了当时报章的文章很多,其《朝警记十》之《威海卫海军之覆》篇中,收有一封“西简”,记录北洋舰队最后投降的过程,并对负责递送降书的“广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