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北京地主出处:新浪博客:50万岁发表日期:2011年7月29日    浏览人次:676

分享到:

一转眼,我已临近毕业了,在离开大连之前,我要到大连海校与连伯伯辞行,另外,也要把“203”的问题进行到底。

东北剿匪

连伯伯见到我很高兴,他又兴致勃勃地给我讲起了往事……

我开门见山地问,那时曲波和你们在一块儿吗?

 

连伯伯说,曲波当时在团里当副政委,我是参谋长,代号203,剿匪的过程他都知道,只是没有《林海雪原》里写得那么玄乎。

 

我问,杨子荣是真有其人吗?

 

英雄杨子荣

英雄杨子荣

连伯伯说,是的,他是山东牟平人,12岁时一家人因生活所迫闯关东,杨子荣在父亲病死他乡之后,只身一人在东北谋生,他在鸭绿江上当过船工,还当过矿工,因此他对东北的三教九流、风俗人情、行帮黑话等都有所了解(这些生活经历,对他在后来的剿匪斗争中的侦察行动提供了很大帮助)。后来他因不忍洋人的欺凌,带头打了为洋人服务的工头,从东北跑回山东家乡。杨子荣回家以后,秘密加入民兵组织,积极参加抗日斗争。抗日战争胜利前夕,八路军解放了杨子荣的家乡,28岁的他参加了八路军,后来编入胶东海军支队。

 

1945年10月下旬,海军支队分批开赴东北前线参战。从龙口到大连110余海里的行程,3个中队分乘的10多只木帆船竟行驶了三天三夜。那时,一张又厚又大的锅盔(山东大饼)、两斤烟台苹果、两斤莱阳雪梨就是官兵们一路的伙食。杨子荣,在船舱里给战友们讲《三国演义》、《水浒》,将书中的情节描述得出神人化。因他年长几岁,人又热情,战友们都亲切地称他老杨。     

 

在船队距大连不足3海里时,驻守在大连港口的苏联红军误以为是土匪的船只,出动舰艇将其拖至大连港扣留。一位略懂几句日常俄语的战士,磕磕绊绊地翻译说:“俺们是毛泽东的部队,是北上消灭土匪的。”还拿出了党旗,几经周折,两天后苏军才连人带船放行。

 

经过海上7天艰难行程,胶东军区海军支队在辽宁庄河登陆。在庄河经过休整,部队番号改为 “东北人民自卫军辽南第3纵队第2支队”,部队首长再次调整,郑道济、欧阳文调出另有任用,田松、李伟分任副司令员和副政治委员,王云舞任参谋长,房定辰任政治部主任。此时,部队也称为“田松支队”。

 

部队改编后,杨子荣编在二团三营七连一排一班。因为他是个老兵,他被分配到伙房当炊事员。他经常冒着敌人的炮火,把热饭送到前线,帮助抢救伤员,关键时刻还给排长、连长出主意、当参谋,深受指战员的称赞和爱戴。

 

庄河到牡丹江约有1000多里的路程,部队一面行军北上,一面与当地土匪作战。途经凤城、宽甸、桓仁,进人吉林通化、梅河口,行至岔路河时,已进入草枯叶黄、哈气成霜的初冬。战友们穿着棉长袍,身背武器、弹药和干粮,一天徒步行军近百里。途中,杨子荣不停地帮年小体弱的战士背武器,爬山时总是捷足先登,伸手拉后面的战友上山……

 

1946年1月部队番号改为牡丹江军区2支队,支队长田松,政委李伟,下辖1、2团。

 

1团,副团长萧永志,副政委王茂才,政治处主任刘金凯; 2团,副政委曲波,连伯伯任参谋长,政治处主任王日轩。鉴于杨子荣的才智和胆略,并在战斗中的突出表现,他入了党,并被提升为侦察排排长。

 

连伯伯回忆,杨子荣很懂土匪语言及习惯,还曾经演示过土匪的一些暗语,他的另一大特点是孤胆探敌穴。

 

牡丹江地区匪患严重。杨子荣所在部队,担负着剿匪、保卫土改的重任。

 

1946年3月20日早晨,三营在杏树沟追击李开江部李匪据险顽抗,杨子荣与营长交换了作战意见,部队正面佯攻,进行火力侦察。杨子荣带领一班人迂回到敌人阵地侧后,他示意副班长和战士隐蔽好,独自一人跃出掩体,巍然挺立在敌群中,威逼400余名敌人放下武器,迫使匪首李开江、张德振投降。因此,杨子荣被评为团战斗模范。

 

大股匪徒歼灭后,小股残匪流窜于深山老林中。因此组建了武装侦察小分队(团侦查排),消灭残匪。小分队负责人由杨子荣担任。小分队组建后,首先生擒了所谓许家四虎(许福、许禄、许祯、许祥),智擒“姜左撇子”及姜部百余人,还消灭了九彪、马希山等惯匪。

 

我问,真有威虎山吗?它很大吗?

 

连伯伯说,哪有什么威虎山,那叫蛤蟆塘,也没有什么威虎厅。土匪一到冬天就钻到地窖里,上面让雪盖着,很不好找哇。

 

又问,那有什么标志呢?

 

答道,那时土匪做窝时,都要找棵老树,当中掏空,这样既可以当烟筒,又可以当了望塔用。

 

再问,当作烟筒,冒烟不就暴露目标了吗?

 

连伯伯答道,这是很怪,在零下30度时,冒出的烟你就看不见,就是走到跟前也看不见。

 

连伯伯回忆说,1947年1月下旬的一天,他们从当地群众中得到匪首张乐山(即《林海雪原》中的“座山雕”)在海林县境内活动的线索,就派杨子荣带领5名战士化装成土匪吴三虎的残部前去侦察。杨子荣等人到达夹皮沟的山林中,经几番与“座山雕”坐探的巧妙接触,用黑话取得了土匪的信任,打入“座山雕”的隐居地。2月7日,一举将国民党东北纵队2支队匪首“座山雕”张乐山以下25人土匪全部活捉,创造了深入匪巢以少胜多的战斗范例。为此,团里给杨子荣记了三等功。《东北日报》也以《战斗模范杨子荣等活捉“座山雕”》为题进行了报道。

 

不幸的是,2月23日杨子荣在同部队继续追剿丁焕章、郑三炮等匪首的战斗中英勇牺牲。当时,杨子荣冲在最前面,由于他的枪栓被严寒冻住而未能打响,土匪的子弹却击中了他的胸部,杨子荣倒下了,时年31岁。为表彰他的英雄事迹,团里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东北军区司令部授予他“特级侦察英雄”的光荣称号,其生前所在的排被命名为“杨子荣排”。

 

连伯伯用手拍着大腿惋惜地说,要是杨子荣活到解放,准能当上英模代表……

 

这时大妈进来招呼我们吃饭了,由于我要离开大连了,他们老两口执意要留我吃饭,我也就客随主便了。

 

席间,连伯伯接着回忆,1947年1月,奉东北民主联军总部命令,牡丹江军分区独立第1团调给第1纵队,3月,重新组建独立第1团。7月,独立第2团又调给第1纵队,3个营分别编入1师的3个团中。杨子荣生前的2团侦察排调入1师侦察连,编为第3排(现为38军112机械化步兵师侦察营装甲侦察连第3排)。到1948年1月,原田松支队的干部战士分别编入了第1、6纵队、独立第8师、铁道纵队、炮兵纵队等部,并先后参加了著名的辽沈战役和平津战役。不少同志屡立战功,为全国解放做出了贡献。在解放战争后期,“海军支队”的部分官兵回到山东成立了“山东胶东军区海军教导队”,人民海军诞生后,这个教导队和分散在各部队的原刘公岛起义人员陆续调到海军,被分配到舰上或领导机关工作,继续为建设人民海军做出自己的贡献……

在告别连伯伯的时候,我和他在他们的家门口照了张合影留作纪念。

在告别连伯伯的时候,我和他在他们的家门口照了张合影留作纪念。

我分回北京工作后,曾听说连伯伯与曲波为“203”之事对簿公堂打起了官司,最后,两位老战友终于言归于好了。如今,两位老人和我的父亲均已故去,父辈们留下来的故事,只能由我们后人来评说了……

附:胶东军区海军支队
支队长      郑道济
政治委员    欧阳文
副支队长    田  松
副政治委员  李  伟
第1大队  大队长丛树生    政委王茂才    副大队长罗  江    副政委刘金凯
第2大队  大队长连  城    政委曲  波    副大队长萧永志    副政委王日轩
警卫中队

牡丹江军区第2支队
支队长      田松
政治委员    李伟
第1团  副团长萧永志      副政治委员王茂才    政治处主任刘金凯
第2团  副政治委员曲波    参谋长    连城      政治处主任王日轩
警卫营
直属炮兵连

 

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672dd80100a5qu.html

声明:本网转载刊登此文仅以传递更多信息为目的,不代表本网支持或赞同文中观点。

相关文章

百家争鸣

  • 替代图

    晚节不保毁誉参半——山西、云南巡抚梁萼涵

    梁萼涵(1798-1858年),字心芳,号棣轩。原籍荣成孟家庄(现属环翠区)。梁萼涵出生在一个有良田百亩、房屋数十间的殷实人家。其父梁敬亭,重视读书,热衷功名,曾花钱捐得一个“附生”。他对子侄们的读书尤其重视,督促他们趁青春年少“强学力行”。梁萼涵在其 ...

  • 替代图

    关于威海历史文化的几点考证

    登县设置时间有三种说法:556年,568年,公元前219年。文登置县时间有争议,解决争议首先应明确置县背景……

  • 学员们在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门前合影

    加强基地建设 广泛开展国防教育

    2009年下半年,在北京召开的全国国防教育会议上,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又获殊荣,继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后,又被国家国防教育委员会、中宣部、教育部、解放军总政治部授予全国国防教育示范基地。

  • 秋瑾

    作为辛亥革命策源地的日本

    兴起于甲午战争之后的赴日留学运动,竟然酝酿了一支埋葬大清国的革命力量。挽救,从另一个角度讲,却是埋下了颠覆的种子。

  • 首任北洋水师总兵林泰曾旧照首次发现

    林泰曾生于1852年,为林则徐胞弟林霈霖长子林龙言第四子。他自幼父母双亡,由寡嫂养大,是船政学堂首届学生。1871年5月,他到“建威”舰实习。1874年,奉派赴台湾后山测量港道,旋任“安澜”舰的枪械教习,年底调充“建威”舰大副。

  • 替代图

    生态理念与博物馆建筑

    生态是指生物在一定的自然环境下生存和发展的状态。21世纪是生态文明兴起的世纪,生态的理念将会左右着人类的各项建设。在博物馆领域,可以肯定地说,处于试验期的生态博物馆不可能取代一般意义上的主流博物馆,但生态理念却贯彻于博物馆建设之中,博物馆 ...

  • 搭建科研平台 推动事业发展 ——写在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馆刊创办10周年之际

    10年来,在主管部门的大力扶持指导下,在国内外爱好北洋海军史和甲午战争史研究的专业学者和业余爱好者的大力支持下,在文物与博物馆行业工作者的大力支持下,在北洋海军广大将士后裔和爱好历史、地志研究人员的大力支持下,在馆刊编辑人员和印刷单位的勤奋努力下,经过10年的不懈努力和精心养护,馆刊已经成为深受读者欢迎的融学术性、史料性、知识性、可读性于一体的刊物,受到国内外读者的广泛好评。作为馆刊的主编,愿借此机会向所有关心、支持、理解和帮助馆刊的领导、专家学者、将士后裔、广大读者和撰稿人,致以最真诚的敬意和祝福,并希望今后继续得到各位更大的支持和帮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