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北京地主出处:新浪博客:50万岁发表日期:2011年7月29日    浏览人次:696

分享到:

文革后,我考学到了大连。一次,父亲到大连海校出差,带我见到了传说中的“203”。

“203”名叫连城,当年已是60岁多了,已经离休在家。他虽然牙都掉了,但身板还很硬朗,一米八的个头,一举一动都显示出军人的风度。

连伯伯一口胶东口音,他说与父亲是在山东威海刘公岛上认识的,那时他是父亲的班长。

刘公岛景色

刘公岛景色

说起山东威海,我并不陌生,1976年我利用插队探亲的机会就曾到那里的海军疗养院探望过疗养的中的父亲,并且在一个水兵的带领下乘船游览了刘公岛。刘公岛位于山东威海东部5公里的海面上,面积不足4平方公里。那里的丁公府和炮台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北洋海军提督署“北洋海军主要将领硅胶塑像馆”(刘巍峰 摄)

北洋海军提督署“北洋海军主要将领硅胶塑像馆”(刘巍峰 摄)

我还知道文-革中父亲曾因为在威海当水兵的问题挨过批斗,但其中的细节却不得而知。乘父亲去办公务之际,我正好问问连伯伯。

刘公岛起义

连伯伯说,当年,侵华日军因要抽调部分兵力增援太平洋战场,兵力不足的日-军命令汪精卫伪政府扩招部分海军。负责招兵的伪军,以“待遇高,吃的管饱,还能学到航海、枪炮、轮机等技术……”等花言巧语蒙骗一些不知情的社会青年和刚毕业的学生入伍。当时他和父亲也是这样被骗入练兵营的。

为了加强对威海卫汪伪海军的控制,日军在要港司令部内设立了辅导部,一方面掌握着司令部的军政大权,另一方面对伪军练兵营进行辅导。辅导部的主要人员均为日本人,其中有首席辅导官、翻译官、辅导员、水兵等,总计30余人,他们是威海卫要港的实际控制者。

日军辅导部设在位于岛上制高点的一幢豪华英式别墅内,它居高临下,俯视着要港司令部、伪军练兵营、栈桥、码头以及海上舰艇的活动情况。同时,日军利用反动伪军官,对伪海军士兵进行严酷的压榨和盘剥。他们搜刮钱财,进行法西斯式管理,从而激起了伪海军士兵的反抗情绪。

新学员生活单调枯燥,平日里不允许随意走动,除了训练外都要呆在练兵营里。练兵营的大部分军官及日本海军辅导部的日本人对这些新学员要求苛刻,新学员只要有一点毛病,就会被骂挨打。

新学员还要忍饥挨饿。他们每顿饭基本上都是黑馒头、窝窝头、咸菜和菜汤。就这还不管饱,通常刚一吃完,训练一会就饿了。而岛上的日本人和伪军官们吃的是白馒头和大米,他们根本不管新学员的温饱。

当时,岛上伪海军学校流传着一首打油诗:刘公岛上真是好,四面环水中间是孤岛。学兵好比笼中鸟,想跑也跑不了。海军的伙食真是“好”,一日三餐吃不饱。馒头就一个,咸菜一小条……

新学员到岛上几个月了,连军舰的影子都没见到,更别说学航海、枪炮、轮机等技术了。许多新学员意识到自己被骗了,他们也认清了日伪军的真实面目,从骨子里恨透了岛上的日伪军。

连伯伯说,那时,在刘公岛上的日军军官常常带领汪伪海军官兵在北洋水师提督府,朝拜宁死不屈、自杀身亡的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将军。日军军官的目的,一是宣传日本皇军的厉害,二是让汪伪海军学习丁汝昌的坚强精神,好为日军侵略中国的战争卖命。谁知道,每一次祭奠、参拜丁汝昌,都极大地激发了汪伪海军官兵们的爱国热情。

1944年下半年,八路军在各战场开始了局部反攻,日伪军在八路军隆隆的炮声中,惶惶不可终日。此时,在刘公岛上受压迫最深的伪军士兵,预感到日寇的末日即将来临,身为上士班长的连伯伯与练兵营卫兵队少尉队长郑道济,上士班长毕昆山、李仁德、刘国璋等人决定发动起义。

经过一段时间的密谋和准备,他们将起义的日期定于1944年11月5日。这一天是星期日,按照规定,岛上的官兵可以出岛游玩。上午7时左右,连伯伯和毕昆山来到码头,装作看热闹的样子,夹杂在人群中,暗自观察日军和伪军官出岛的人数。

下午1时左右,郑道济将起义骨干集合于练兵营兵舍,正式宣布起义。他高声说:“弟兄们,中—央—军(实际上是八路军)已经快要打到威海了,我们再也不受鬼子汉奸的欺压了,我们要拿起武器,消灭日本鬼子和汉奸,为我们的父老兄弟报仇。我们要杀出刘公岛!”

 

1944年11月22日,郑道济在文西县的海军支队成立大会上宣读誓词。

1944年11月22日,郑道济在文西县的海军支队成立大会上宣读誓词。

郑道济问:“你们有没有种打鬼子呀?”

“有!”大家异口同声地喊道。

郑道济将练兵营编为3个突击队,分头行动。至下午5时,已将岛上所有的日军和企图顽抗的反-动伪军官全部消灭,控制了全岛。并争取了岛上的5个派遣队和伪海员养成所70余人及“同春”号运输舰参加起义。

为了对付即将从威海回来的日伪军官,郑道济等人进行了周密的布置,连伯伯带人埋伏在栈桥附近,用两挺轻机枪瞄准栈桥。

下午5时半,从威海开回来的交通艇“日生利”号徐徐靠岸,十几名起义士兵腰里暗藏手枪,紧密注视着上岛的日伪军。回岛的日军有7人,伪军官有十几人,他们依次走上栈桥,每一个日军和伪军官身后都有一个起义士兵跟随。当走在前面的日军快到栈桥末端时,连伯伯突然开枪,发出了动手信号,跟在日军和伪军官身后的起义士兵们纷纷举枪射击,顿时枪声大作,日军和伪军官一个个应声倒地,没有被打死的日军和伪军官企图逃跑,埋伏在栈桥下面的起义士兵一拥而上,将其全部消灭。至此,岛上的日军和伪军官被全歼,起义士兵无一伤亡,取得了彻底的胜利。

11月5日这天,刮的是西北风,因此威海卫的日伪军没有听到岛上的枪声,对起义一无所知。当天,起义部队共击毙日军17人,伪军官上校1人,中校2人,少校2人,尉官及反动伪军10多人,缴获大批武器弹药及“同春”号运输舰、“日生利”号交通艇等舰只。起义人员无一伤亡。

当天晚上,借着月光,起义部队及其他相关人员共600余人携带缴获的军用物资分乘“同春”号运输舰、“日生利”号交通艇等舰只,驶向八路军控制的牟平县。第二天清晨,起义部队在双岛西海岸弃船登陆。

在起义部队走到牟平酒馆附近时,郑道济等人高喊“快隐蔽!”大家急忙钻进周围的山峦里隐蔽起来。稍后,天上传来飞机的轰鸣声。飞机在天上盘旋了两圈后,胡乱扔了两颗炸弹就飞走了。事后才知道,日军得到刘公岛起义消息后,从青岛派来飞机轰炸,所幸起义部队躲得快,人员未受到损伤。

连伯伯说,刘公岛起义是杀敌起义,这一壮举,给敌人以沉重打击,是当时震惊中外的一个事件。他说,你父亲在那年的6月份就离开了威海,所以没有参加这次起义……

连伯伯绘声绘色地讲述,完全把我融入了故事之中,不觉天色已晚,我连忙起身告辞,连伯伯谈兴正浓,我只得说有空一定再来听他讲故事,他们老俩口这才乐呵呵地我送出了大门。

我心想,“203”的故事我还没问清楚呢,这刚开了个头。这正是: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附:一首由起义军官写的《海军进行曲》:

我们是中国未来的新海军, 新海军!

我们要担负起海上的使命,

每个人都沸腾起抗日救国的热血,

每个人都在狂吼起抗日救国的歌声。

打倒帝国主义法西斯暴政,

不再受无道军阀铁蹄下的欺凌。

永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

流到最后一滴血,

勇猛的向前征,

中国未来的制海权,

全仰仗我们,

我们要担负起海上的使命,

我们是中国未来的新海军, 新海军。

声明:本网转载刊登此文仅以传递更多信息为目的,不代表本网支持或赞同文中观点。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百家争鸣

  • 替代图

    东亚史料中的明清海商

    船舶是海洋地域和国家间接触以及交流不可或缺一个重要因素。从14世纪到20世纪初叶这段漫长的历史时期里,从事于远洋航行的船舶主要是中国的帆船……

  • 替代图

    见证历史的济远舰前双主炮

    1986年,烟台救捞局于旅顺海域打捞出水两门巨炮。据专家考证,它是清朝北洋海军“济远”舰双联装前主炮,由德国克虏伯兵工厂于1883年制造。它威武的雄姿令人叹为观止,它曲折传奇的经历更令人感慨万千。

  • 替代图

    从《晚清史治要》看戚其章先生的史学观

    史学观,是历史学家的灵魂与统帅。史学家的史学观正确与否,不仅关乎到他的史学工作实践能否按照正确的方法与方向进行运作,而且更关乎到史家所探寻和研究的历史诸问题能否最大限度地反映出历史的真相及其演进规律,并为现实提供真正的有价值的借鉴。戚其 ...

  • 龙旗下的臣民

    略论《龙旗下的臣民》对北洋海军记载之失实

    毋庸讳言,北洋海军的覆灭与自身弊病是分不开的。然而,史学研究应讲求实事求是,绝不能因北洋海军的失败就将不符实际的批评加诸其身。两文作者未对诺曼的记载进行任何考证,便轻率地援引这种不实之词抨击北洋海军,笔者不认为这是对历史负责的态度。

  • 替代图

    山东文登郐家发现宋金石椁墓

    2005年春,山东省文登市小观镇郐家村村民在村西丘陵斜坡处挖养鸡场温室地基时发现一处石椁墓,现介绍如下。

  • 赴英留学生

    长江下游城市近代化的轨迹

    城市近代化轨迹的多样性是客观存在的必然。社会的异质同存也是近代化过程中不可避免的。各种不同的质,在近代化的长期进程中逐步融合,也是中国近代化的特色。

  • 替代图

    明代烟墩今尚存 ——荣成石桥子烟墩存废之商榷

    烟墩位于荣成市崖头街道办事处石桥子村北,当地人称之为烟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